文化實務營/退修會 2014 賓州 家庭故事書寫坊活動迴響

誰在乎?在乎誰?

 

文 /樂子

       

我在一個四代同堂的家庭中長大。來美三十年後,有一次因母親病重回臺,才過了五天,母親就離開了!在母親追思禮拜的前一天晚上,牧師來家裡,讓我們述說對母親的思念。輪到我這老么懷念母親時,才說不到兩句,二姊就大聲說:「媽媽沒這樣!」突然間,我彷彿成了薑餅小孩,完全被懼怕與無助充滿,面無表情,啞口無言……我又好像一隻受了傷的小貓,縮在牆腳,自己舔著傷口。

 

腦海中浮現出從小被傷害的景象--大聲的吆喝!每次全家要出門赴宴,就聽到二姐大喊:「就帶妳這最美麗可愛的小女兒就好!」,而我只能躲在媽媽的裙擺後,不知所措。她也常說:「為什麼哥哥就有,我就沒有?」,「為什麼我要穿大姊穿過的衣服?」。後來幾次返台探親,她脾氣依舊,她會大清早備好早餐,若不按時出來用,她就用腳踢妳的房門。

 

又有一次,我們下午四點多在媽媽家的二樓等小姑帶我們出去吃飯,女兒一邊練琴,一邊等。一直到六點,由於交通阻塞,我們久等卻不見小姑!二姊突然出現,怒責我們一回台,就鬧得她雞犬不寧,她暴怒的把水瓶摔破,將我們趕出門外,女兒大哭說:「媽媽,這是家庭暴力,我們該報警!」

 

從小,母親管不住二姊的脾氣,總說:「對不起,我們就忍耐吧!我教不動她。」每次的聚集,我總要心驚膽跳,不知又有什麼動作情節要上演了…

 

離家三十多年來,我突然了解:家人一直以來,都是要我忍耐,且不能溝通。這種原生家庭養育出來的我,雖相信上帝愛我,為我捨己,也學習基督徒的犧牲和忍耐;但家裡面,沒有人真的了解另一個人心裡面在想些什麼?

 

逆來順受,有耳無口就是我這個老么與生俱來的本份嗎?我突然不知道我是誰?「乖」就是最好的嗎?從小我是家裡的和事佬,出氣筒,我的任務就是幫家人傳話,因為哥哥不和二姊講話,而哥姊們更有十年之久,不和爸媽說話!難怪大姊在我要出國時說:「我們家的『鹽』要走了,以後誰來調和?

 

自從母親被主接走,一晃六年又過了,女兒要結婚了!雖從小為女兒禱告,盼望她的婚姻對象是基督徒,身體健康,父母都信主,但我們的心一直仍是惦掛著。女婿的全家大小真都是被神更新過的人,可比我所有看過的精彩見証篇更精彩,但要很大的信心才信得過的!女婿從初中到大學畢業,都是打美式足球的,得過無數獎杯,在人看來,是個擊不倒的不倒翁,常會逗女兒開心;他是拿得起放得下,凡事努力向前衝的主內弟兄。他真是我們眼未看過,耳未聽過,心也從未想過的女婿!

 

回想著這三十多年來,從離家到成家到送女兒給別人家,讓我再次看到這些年的變化--我原不知我成了完美主義者。

 

從小,我的心那麼的渴望看到家人和睦同居,全家事奉主!多年來,有名無實的基督教式的原生家庭,使我對主有很大的失望,那深深埋在我內心的恐懼-為什麼祂沒改變我們的家?我內心充滿憤怒與無奈,我渴望有個尊主為大的家!

 

感謝上帝,這三十多年來,祂親手建立我與先生這新的家。丈夫和我每天全心全意禱告,只求祂給我們一個榮神益人的家庭;盼著兒女能愛主事主,而主也憐憫我們,聽了我們的禱告。有時難免消極地想:一家本來是四重唱,女兒嫁人,兒子獨立,就只能二重唱,而不知那天誰要獨唱?但上帝來更新了我的思想,兩人變四人,四人可能變八人…。或許有時會有不協和的弦外之音,但有一天,我們定能用美妙的和聲來讚美祂!

 

現在我們要把心愛的女兒送出去,我又開始把「完美主義」帶到現實--期盼著的女兒婚禮,我得學習不要替小倆口出意見,這是要放手讓上帝掌權的時候;我也學習「向主開口,向人閉口」的功課。眼淚和禱告不知有多少 ?我的三位兄姊沒一個要來,我丈夫的家中二個姊姊、三個妹妹、兩個弟弟及家人也不能來!倒是表哥,表嫂,大姊的兩個女兒及兩個小外甥來了。

 

親兄弟姐妹,真的沒有一個能出現嗎?但上帝的手仍繼續在動工,人的盼望有時落空,但女婿的盼望,主卻大大的賜福。他的父親因有官司在身,十二年來都不能出國,女婿何等渴望看到上帝開路,讓他父親能參加婚禮,而上帝真的在婚禮前兩星期讓他出來,就這僅有的兩星期能出國,婚禮完馬上就要再回去!此時,主讓我認罪悔改。多年來,總以為自己的想法「可能」比祂高明,我能要求誰來,誰不來嗎?該在那兒請客,該請誰?該拍記錄影片,該做這,該做那!三十多年,我已從一個很『乖』的人,變成很有意見的人,但上帝在我身上的施工,有一天總會成的,我還是選擇作個聽上帝話的人吧!

 

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這句話,在那兩個月一直在我心中轉著,祂的恩典極大!祂讓我知道,我會錯,但祂絕對不會錯。

 

女兒本來為了欠太多學貸,不敢交朋友,也不想結婚;立志結婚前要把學貸還清。結果就是:他們要個極小的婚禮,只要在上帝面前立約,沒蛋糕,也不要花錢在茶點上。

 

雖然親愛的家人沒到,但好友們及上帝家中的愛,真可用「耶和華祝福滿滿」來形容。祂的愛何等奇妙,在他們倆在精打細算一切從簡,連蛋糕都沒有的婚禮中,教會弟兄姊妹來了超過六百人!主內大家庭中對他們的愛,和我們自己的家人相比,真是怎麼算都算不來!我們遠道來的朋友也是如此的愛我們!更要感恩的是:本來不肯結婚一直說要先把學貸還清的女兒,居然在婚禮中,收到好幾萬美金的賀禮,而能把學貸還清!

 

我們的上帝所賜給我們的家,真是祂奇妙大愛充滿的地方。我不再為沒能來聚的家人感傷或不平、不滿,只盡心為他們禱告,讓愛再次從天而來,當愛充滿我時,我就能再愛下去!

 

誰在乎?我真是太在乎,但我對「完美」的要求,能帶來什麼好結果?

 

但這位宇宙的主宰,讓我能信得過祂的話語及信實,讓我滿有平安和喜樂來欣賞祂的大作為!我徹底領悟了,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在乎這位愛我們的主!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