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實務營/退修會 2014 台灣 家庭故事書寫坊活動迴響

祂的神蹟  我的盼望

文 / 周侾甫       

 

「我覺得你應該去考考中興大學的EMBA!」
「爸,我以後想要作傳道人,我想念神學院!」

 

那是2003年七月的某一天,近下班時我與父親在辦公室的對話!那天,母親也坐在辦公室一角,姐姐正巧在如廁,就在這關鍵時刻,我與父親的對話發展到隨時可能引爆衝突的地步!父親忽然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旋即轉回電腦螢幕前,淡淡地說了一句:「好啊!你已經長大了!你自己決定吧!」母親坐在位子上,看似專注地做自己的事情,其實正為這對心靈角力的父子捏了一把冷汗。姐姐在廁所裡,許久不敢出來,她的眼淚流了下來,因為她知道父親聽見了這個消息,一定非常心痛,她好像感受到了父親的痛苦!那一天,雖然是台灣濕熱的盛夏,我們家的氣氛卻有如冰天雪地,好像吸一口氣,人就會被冰封住了一般。

 

往後的三個月,我與父母親的關係走到了冰點,母親與我的對話大大減少,只剩下一些資訊的交換,而父親幾乎沒有跟我說話!印象中,父親只問了我一句:「你甚麼時候走?」隨後又忍不住訓斥了我一頓:「你不要以為你這個選擇很神聖!你們的教堂會那麼大,那是環境使然!」父親的意思是:你以後生活怎麼辦?你拿甚麼養活孩子?我猜想父親最深的擔憂是我的生活以及我的前途!

 

父親三十年前在台北創立一家貿易公司,這一路走來不知道經過多少風霜與挑戰!1970年代,他因為作保,背起了六百萬台幣的債務,還好公司經營有方,獲利穩定,讓父親走過財務危機;1980~2000這二十年來,姻親間的財務問題、公司間的合夥問題,一直讓我們家處在財務大起大落的景況!我常常看見母親標會、跑銀行趕三點半、父母夜間的口角與冷戰,都是為了金錢的問題。連我自己也成為在某些尷尬場面代替父母親出面的角色,因為銀行的老總、討債的親人不會對小孩子太不客氣。有一回,甚至有人跑到家裡來按門鈴,我一聽是某某姑爹,就趕緊催促母親上頂樓去躲一躲,而我自己則開門去面對姑爹與姑媽,說話應對打圓場。有一年,我們家真的走到了絕境,一家四口去承租以前幫我們打掃的阿姨家,看見父母親低聲下氣,內心真的難過極了!甚至母親盲腸炎,整夜疼痛無法入眠,而我們家卻連看醫生的錢也沒有─因為他們要留錢給我吃飯!那一年,我正要考大學聯考。

 

我與父母親最大的衝突就是我的職業選擇。從小他們就期待著我有一天可以接下父親的事業,在商場上大放異彩。但是我從高中開始,就想要成為一名外交人員,為國家盡一分力,甚至拋頭顱灑熱血,只是擔心別人笑話,而深藏在心裡。大學聯考放榜了,我的成績鐵定可以進入政大外交系,只可惜在媽媽的勸說下,我還是選擇了台大的科系,兩年後轉入經濟系,我覺得自己好像一直離想要的人生越來越遠!其實我內心有著深深的矛盾,一方面希望自己做個「子承父業」的好兒子,另一方面,內心深處又對自己的夢想有著憧憬。兩股勢力一直在拉扯著我的每一個決定!直到大學畢業,仍然如此。

 

我其實很恨自己,沒有勇氣毅然做出決定!就在內心交戰拉扯最劇烈的時候,我相信了耶穌,成為一名基督徒。這個信仰使我重新思考人生的道路與生命的價值,甚至也改變了我對職業的選擇,放下多年對從政的渴望,轉而注意年輕人的需要。但這個信仰也讓我與父母親的衝突檯面化!一方面對我的職業,父子雙方都有自己的想法與期待;另一方面,信仰的某些實踐(不拿香、不拜拜),會讓父母親與長輩們感到孩子被基督教騙走了、數典忘祖,當然也讓我們之間的矛盾白熱化!那兩年的時間,我常常要學習小心說話,靈巧地表達立場,避免自己在負面的情緒下反應,然而這兩件衝突卻是我與父母間根深柢固的信念差異,我們像是兩條平行線,永遠找不到交集一般!我內心非常掙扎,有時能體會父母親的勞苦與心情,有時卻又因為雙方無法溝通、自己不被理解、父母高度期待下的壓迫感而怒火翻騰!我與父母親間的關係就這樣漸行漸遠,直到那一天我向父親攤了牌,期待的落差,成了一道鴻溝,遠遠超過他們原本所想像的!親子之間非常避諱的話題不僅浮上了檯面,也形成壁壘分明的光景!

 

我離開了父親的公司,走上了實習傳道的路,大約兩三年之久,親子之間都是冰冰冷冷的!避諱的話題雖然浮出來了,但是我們仍舊害怕衝突而壓抑著許多的情緒,偶有一點點零星對話上的不愉快,但是華人的「修養」都很好,因此我們維持著很微妙的平衡!

 

在教會工作了幾年,認識了我的太太。初識的時候,想要帶她給我父母親看,卻久久沒有得到回應。我清楚知道,這樣的婚姻與媳婦,不是他們所期待的。我們倆持續地禱告與等待,有好幾回我內心憤怒不已,不住地想問:為什麼不能結婚呢?甚至我終於忍不住,在與母親的對話中露出不悅與厭煩的表情。有一段時間,我甚至覺得很灰心了!不曉得出路在哪裡?難道我要在父母親不同意的情況下,步入禮堂嗎?掙扎良久,我在一位牧師的身上看見了榜樣與盼望,他立志等待父母親同意才結婚,因為孝敬父母是絕對的,結婚與否不一定是絕對的。他的故事有非常美好的結果,讓我產生了一絲絲的盼望,也決定信賴聖經的教導,繼續等待下去!

「他們甚麼時候要結婚?不用拖了吧!」終於有一天,父親這樣問母親,母親悄悄地轉達給我,我想這時候應該水到渠成了!我們步入了禮堂,父親破例進教堂,也第一次與我的岳母見面,席間也對我的信仰相當尊重,我內心激動不已,非常想對父親說:「謝謝爸爸這麼忍耐我!」

 

「爸爸,這是我婚禮收的紅包錢,有二十萬!」
「你怎麼收了紅包?不是說不要收嗎?」
「噯呀!大家都給了嘛!我也沒有跟大家要啊!」

 

婚禮後第三天,我走進父親的辦公室,將這筆紅包的錢交給了父親,內心默默希望可以補足父親為我付的酒席錢。過了幾天,母親的電話來了,她告訴我她們很謝謝我們夫妻把這筆錢拿過來,剛剛好補足了酒席的費用,否則真的會有一點財務壓力!

 

這幾年,我與父親之間的關係漸漸破冰了!隨著我在教會的工作蒙神賞賜,才三十出頭的年紀,已經有機會在區牧的職份上學習事奉。母親偷偷地幫我說話,告訴父親:妳兒子已經是「 樞牧」了!原來媽媽不曉得怎麼聽的,「區牧」竟然變成「樞牧」,雖然啼笑皆非,內心卻非常感動。生命一天一天的成長,步入婚姻,成立家室,生養小孩。父親與母親看見我的發展,雖然仍然有些擔心,薪水當然比他們期待的少了許多,不能買房不能買車,東西也用得簡單樸素,與我過去商人世家太子黨的味道大相逕庭,卻也看見我這一路走來,很穩健!夫妻關係良好,女兒教養有方,現在內人還懷了兒子!在父母親的觀念中,我們周家也算是有後了!每個星期天,雖然我們夫妻特別忙碌,晚上卻是家庭團圓的時間。每週母親都會準備好許多材料,讓兒子媳婦孫女回家,一起預備豐盛的佳餚,我與父親也會在餐桌上品嘗紅酒,桌上的兩杯紅酒,常常拉近了我們心靈的距離,有時雖會沉默,但是父子卻可以同桌而不尷尬。

 

我還不敢見證說,我與父親之間關係有很大的突破。只是這一路過來,不得不感謝上帝,賜我力量去面對父母親對我態度的失望、不滿與指責,也讓我可以忍耐與等待。許多次,父親還是會對我大罵,甚至有一次罵了我一小時,連母親都佩服我的韌力,並且開玩笑對我父親說:「哪一個孩子可以讓你這樣罵一小時?你去找找看!」我也曾經期待著許多基督徒所說的見證發生在我身上─他們相信上帝,自己的生命改變,父母親很高興,也跟著信了耶穌!還有許多的故事訴說著上帝的神蹟,改變了家人。我的神蹟卻是超乎我自己修養與容量的忍耐與等待,除了感謝上帝,我內心也非常感激身邊的基督徒朋友,不斷地鼓勵我不要放棄愛,也有許多牧師以神的話與親身陪伴,讓我能一直走下去。

 

如今,我因為職務的關係,常常會與青年學生談到兩代之間,我的經歷都成為與他們分享的材料。不是甚麼驚天動地的故事,卻是一步步對上帝的信賴以及愛的團契不氣餒地扶持的真實見證。甚至因為沒有太大戲劇化的故事,反而讓許多需要耐心與等待的學生們不會失去盼望。現在我可以勇敢地對自己也對別人說:我有盼望,深信有朝一日我們父子、母子間的關係,可以非常地健康,我父母親的金色年華會過得很精彩,因為有上帝的愛!

 

我自己的學習與回應:

  1. 文字的用法仍有許多要學習的,才不會誤用。
  2. 有些文字可以精簡,用更好的成語或語詞代替。
  3. 在教會的工作之描述,要含蓄謙卑一些。
  4. 標點符號的使用也要學習。
  5. 下主題不要怕提到上帝!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