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實務營/退修會 2014賓州家庭故事書寫坊迴響

康偉的音樂路

文 / 永齡

     

最近大兒子康偉, 透過網站轉送來一張他2014年二月二十四日在紐約時報的照片 (註一)。 原來這是紐約市立歌劇院及交響樂團最後一次的演出,因為經費不足,不能繼續經營下去的關係。 演奏完,整個樂團站起來與世界著名的男高音,Placido Domingo,一起向聽眾致謝。 看著康偉在第一排中間,拿著小提琴豐采十足地與 Domingo同台 謝幕的情景,不禁使我想起他自幼學小提琴的經過,那真非一條易路啊!

 

康偉很小時,我們在家中歌唱,聽音樂, 在他五歲時我開始讓他學鋼琴。因為我覺得五歲的孩子,一般手指發育得差不多,也比較有自我控制,能聽懂老師的指導與要求,也能表達自己。 一般五歲的孩子注意力可達到30 分鐘。  當時只覺得學琴能陶冶性情 、培養品格 ,又能藉他圓自己兒時的夢。 因我小時候很喜歡音樂,卻沒有學琴的環境,所以就非常想給自己孩子供應這機會。 

 

沒想到他是如此熱愛音樂,並選擇成為他的專業。後來才知道學樂器的好處實在太多了。如幫助腦子的發育,增強聽力及數理的學習、比較有創作力,又能增強表達能力、克服困難與懼怕、學其他國家的文化、交到興趣相同的朋友等 等。

 

剛開始學琴時很有興趣,但每過幾個月就不想繼續了。 大概看到許多同齡的鄰居朋友每天都在玩,而他要練鋼琴、學中文。 每次他想放棄時,外子就跟他在房裡「談話 」 十來分鐘,他就會同意繼續彈。 原來外子是告訴他,「上帝給你這樣的天分,學習又快。 如果隨便放棄,浪費光陰,將來會後悔的。」我們在他小時, 就讓他抄經節和背經節,特別是「 凡你手所當做的事要盡力去做。」 他也就這麼繼續學下去了。

 

等到念完小學三年級快九歲時,學校通知暑期有各種樂器班可以選擇。 當時兒子想學喇叭,我就告訴他,「你有時會氣喘,管樂比較不合適,選擇弦樂器,小提琴會比較好」,他就同意了。 沒想到,上第一堂課,只是學習如何拿琴,連弓都還沒碰到就愛上了。 以後老師也告訴我,他音感絕佳,學習又快。 兒子自己非常喜歡,因為鋼琴有高音譜和低音譜,兩隻手又要同時彈,而小提琴的譜只有高音譜,對他來說就太簡單了。 他音感絕佳,所以一開始就從來沒有吱吱嘎嘎的「殺雞聲」。

 

兒子從小記憶特好,而且另一好處是他很專心。  常常有父母問我如何叫他練琴。因為他愛上小提琴,我從來不需要叫他練琴。 事實上,每次去朋友家吃飯,他都急著要回家練琴。小小年紀一站就是四十五分鐘。 我大多不用陪他。 以前練鋼琴都是坐在旁邊陪他的。

 

剛開始拉小提琴時是學校向樂器行租用的,一兩年後也就開始自己買琴。 暑期後就在附近找到費城交響樂團的小提琴手 Mr. Larry Grika。 他是位中年猶太人, 身材魁武卻講話很溫柔的好老師。 他非常喜歡康偉,認為他很有天分, 又肯努力。 跟他學了三年後,剛好朋友的女兒跟茱莉亞預科班的 Ms. Givens 學小提琴。 我們就和 Mr. Grika 商量,要不要兒子去拉給 Ms. Givens 聽。  他就大大鼓勵我們帶康偉去。 當 Ms. Givens 聽完, 就告訴我們,「我雖然很忙, 但你的兒子有天分,我還是要教他。不過康偉不能同時跟兩位老師。」  我們告知 Mr. Grika,他心情也是百感交集,一方面不想失去這位英才學生,但又為兒子 能得茱利亞預科班的老師教授而欣慰。 我後來回想才悟到,兒子跟每一位老師都學到一些特別的技巧,他都能融會貫通。

 

要帶兒子去紐約市 (Manhattan)跟 Ms. Givens 學琴,對不擅開車的我是件不容易的事。 因為路途遙遠,我需要先開到 Trenton 的火車站,坐火車去紐約的 Penn Station, 再換地鐵去老師家。 路上要花三小時, 因為住得遠,所以定好每兩週去一次,每次上課兩小時, 每次回家時,天都黑了,所以事先要安排小兒子放學後到朋友家。  Ms. Givens 暑假在 Aspen Music Festival 教 Master Class, 她希望康偉也去。 當時他才十三歲,我必須跟著去。 弟弟也不能自己在家,就一起去「陪讀」。他其實是很開心的, 有時間就去釣魚,也自學英文書法 (calligraphy),有時也去參加各種音樂會,因他自己也拉小提琴。 以後每年夏天都是這樣,直到高中最後一年,康偉才自己去。

 

在高中時,校長對兒子每兩星期要缺席一整天的課,很不以為然。 因為學校從沒有學生這樣做過,認為會大大影響他的成績。 我們當時沒多說什麼,只要求校長等成績發佈,看結果如何再說。 當他每次缺課一天回來後,就問同學或老師把該學習的進度趕上,按時交作業,補考等。 學期結束時,成績全是 A。 校長終於沒話說了。

 

很多高中生在暑期是打工賺錢的機會, 可是康偉從來沒打過工。因為學音樂專業競爭很激烈,所以必須全力以赴。 他每個暑假還要花幾千元去 Aspen Music Festival,更進一步體驗音樂的全方位的學習。 Aspen是避暑勝地,因地勢高, 東西的價格比一般高很多。當然,要給他這些經驗,在經濟上付出沉重代價自不在話下。

 

康偉在高中一直都參加學校的交響樂團。 從高二直到畢業,都是首席。雖然他的功課各科都很好,在十四歲,也就是念完初二的暑假時就決定要以音樂為專業。當時去Aspen Music Festival的很多都是音樂天才或姣姣者。康偉當時覺得他還算在中間,所以做了這個選擇。我們一向都是鼓勵他,百分之百的支持他的興趣,多年來都是他的啦啦隊。基於他熱愛音樂,從不認為練琴是苦差事,又很專心。所以我們放心讓他去,他也是 一旦做了決定, 就勇往直前,從未改變初衷。其實,他的同學和老師都知道他在音樂上有天份和興趣,大家都很支持他。

 

高中時, 下午三點回來, 吃完點心,做完功課,每天至少練琴四小時。
他告訴我們,「如果考不進茱利亞,我就不念音樂了。」  結果一百多人中錄取十九人,他考取了!!

 

從小家中有客人時,飯後的馀興節目就是康偉拉琴。大學時的工讀獎學金就是到養老院拉琴給老人聽,帶給他們無限的喜樂。二十歲那年暑假受邀在紐約到英國的渡輪(Queen Elizabeth 2)每天拉半小時,食宿全免。他的確有很多獨特的經歷。從十二歲起就在各教會獻樂。也因為音樂有機會到日本和義大利表演數次,認識世界級的指揮等等。

 

進入茱莉亞是跟Mr. Kawasaki 學習。Mr. Kawasaki不但教小提琴, 他本身也拉中提琴。所以康偉也很快學會了中提琴。這對他後來也很有幫助。四年後, 順利畢業。當時同一批考上的十九 名中只剩下十二名 。 接著就順利考入碩士班。當時師從於紐約愛樂的首席Glenn Dicterow。Mr. Dicterow一直讓康偉自由發揮他個人的風格。康偉也學到,雖然有時練琴的時間不太夠, 但要能練得有果效。他至今都常常想到這些教導,讓他真是受用不盡。尚未畢業就考進新澤西交響樂團。三年後,進入紐約市立芭蕾舞交響樂團。後來也進入紐約市立歌劇交響樂團。事業上,還算順利。能夠一生遇到好幾位優秀的老師,真是上帝的預備和祂的無限恩典。

 

有一次,我們問他,「你找到人生的熱情和目標了嗎?」 他答道,「是的,我喜歡住紐約,可以經常與專業的音樂家演奏古典和爵士樂,同時也經常為電影和話劇錄音,又可在百老匯演奏,如 Lion King,Matilda, Kinky Boots等。現在也有三重奏 ( Bateira Trio,www.bateiratrio.com ),並有經紀人,工作時間很有彈性可以多陪孩子,真是太好了。」

 

我們作父母的只是供應他好的學習環境,找好老師來栽培他,從小當他的啦啦隊,讓他有自信。但他自己守紀律,肯花時間精力,非常負責任,又能建立好的人際關係,使他能在紐約音樂領域中有一席之地。最感恩的是上帝親自為他供應所需的一切,如名師、毅力、願意把喜樂傳播給眾人的心。我們祝福他一生來服事和祝福別人。

 

同樣地,天父也「栽培」我們,祂把我們放在不同的環境,不同人的身旁,讓我們受裝備, 使我們長進,學習與人和睦。正如天父是交響樂團的指揮, 我們作兒女的要能同心、互補, 才能拉出悅耳的音樂一樣。上帝要我們發揮出祂給我們的恩賜和潛力,這樣才不辜負祂對我們的愛和命定。

 

註一 : 如想看康偉在紐約時報的照片,請點這裡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