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實務營/退修會-2014台灣KRC家庭故事書寫坊

神的計畫超乎所求所想

 

文/曾憲英

 

信主已經十一年的我, 對於向家人傳福音這件事, 一直有負擔。但因為個性拘謹, 很難在信主之後立刻改變跟父母親的相處關係。 身為老大,爸爸一直提醒我要做弟弟妹妹的榜樣。 這些耳提面命讓我感覺肩上的重量與日俱增。

 

大學畢業後的半年內, 工作、 感情、生涯規劃的壓力, 讓我憶起聖誕節在教會的美好, 好想再次回到教會, 但是身邊已沒有基督徒的朋友。  某天雨夜裡, 我疲憊地提著直銷工作用的試用箱, 在下錯站的路途中尋找回家的方向, 心裡好怕, 也責怪那只靠自己, 不願尋求幫助的個性。 其實,若早一點向司機先生確認路線, 回家的路只有五分鐘, 現在卻變成半小時以上了。 覺得自己好像出埃及的以色列人一樣, 不知前方的路, 卻自顧自的隨意亂走人生路。 

 

還好, 當我心中做了決定, 要跟下一個傳福音給我的人去他的教會聚會之後, 願望竟在三天內實現了, 神真是信實啊!

 

為了開發出自己新的直銷市場, 我冒著一次又一次被路人拒絕的羞愧感, 在路上開始做問卷式的邀請, 進而介紹公司的產品, 半年內, 雖依著上線的教導全力以赴, 我的投資還是虧了一大筆錢, 對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 我賠掉了未來六個月以上的薪水, 白天安親班的工作, 成為我還卡債及繳交保險費用的固定資金。

 

失戀是加入直銷公司的原由。 我選擇工作忙碌, 來減少自己悲傷的時間 ; 雖然財務虧損, 但是我在回到教會的路上, 卻是格外順利。 神聽到我心裡最真實的渴望, 祂帶著願意回到台灣服事主的一個女生, 來到我的面前; 那天我認真的做問卷, 就遇見了神這樣的賜福.

 

在車站等車的她, 主動跟我說話:「妳也在等262? 我就住前面兩站而已, 可以一起走回去喔!」 在被拒絕感淹沒中, 突然有人主動跟我說話, 心裡真的很開心, 原來真的是敲門, 神就會開門。

 

她正要開始家中的小組聚會, 雖然傳統信仰的家人們, 並不支持, 但是她單純地相信, 單純地邀請我, 正是神帶領我們接下來十幾年友誼的開始, 她也成為我在屬靈路上的帶領者。

 

當牧師回到台灣時, 我正為媽媽反對我受洗而猶豫,  記得牧師告訴我:如果今天在飛機上遇到亂流, 氧氣罩都掉下來的時候, 我是不是該自己戴上氧氣罩, 再幫助家人戴上呢? 這句話其實就是聖經上說的, 一人得救, 全家必得救!
我不顧媽媽的反對, 又做了一次自己的決定—受洗. 然而這次的決定, 是神早早安排好的. 媽媽不願意我受洗是因為, 擔心我為來的結婚對象選擇變少, 媽媽的顧慮, 後來在我交友的這幾年間也一直困擾著我。

 

受洗的前一晚以及當天早上, 我哭了又哭, 把失戀以來的眼淚用盡力氣全部倒出來。 我受洗後停止, 壓在心中的重擔不見了, 感覺很舒服。然而受洗後的十幾年間, 我過著心裡很苦的日子, 心裡知道, 但是外在行為做不到, 律法主義很重的我, 看著家中一切事情不滿意, 覺得生活在外比較自由, 開始了一連串與家裡的拉扯。

 

但是在服事的路上, 神醫治了我, 還有漸漸開啓我和爸爸恢復關係的路。

 

爸爸曾是軍中藝工隊的一員, 因為喜歡小提琴的緣故, 在上海學了一段時間。 後來政府迫遷來台, 爸爸退役去學校教書, 最疼我的爸爸教我彈琴, 但我對爸爸的教導有排斥, 因為我有很多弱點在考音樂班的時候顯現出來, 不會聽音寫譜, 試奏不強, 除了鋼琴以外, 副修的小提琴, 根本不想練習, 壓著鋼弦的手指總是痛, 持著提琴的手總是酸, 全音與半音的位置總是記不起來, 與鋼琴相比, 小提琴並不是我所愛的。        

 

回到教會聚會, 常常會拿到詩歌的五線譜, 當我看著譜可以唱出詩歌時, 被牧師發現我想隱藏的:我會彈琴!

 

我完全不懂司琴法, 只會依照譜彈奏; 牧師為我找了老師, 投資了一筆學費, 讓我學到我未來工作需要會的技能--即興伴奏。 其實神真的知道我每時每刻所需的, 在我將走過的路上預先準備了一切。

 

去了紐約的教會服事後, 回到台灣, 我選擇繼續住在桃園的家,陪伴過去十年沒有好好相處的爸爸媽媽。

 

當關係真的要恢復時, 神又安排了一次戲劇性的危機—2012年11月10日,爸爸媽媽的意外車禍。

 

媽媽在牧師到醫院探訪後, 立刻答應要受洗, 我想外婆在天上也開懷大笑吧! 雖然外婆有生之年未曾見到她的兒女們回到教會回到神的愛裡, 但是外婆在信心中一定看見了神所預定的這一天。

 

爸爸在當兵的時候, 因為蔣公是基督徒, 部隊的每個人幾乎都聽到福音, 可能也因為這樣的緣故, 爸爸受洗了!

 

在我受洗之後, 爸還說要把當年的聖經給我。 那是一本體積很小、字很小的隨身攜帶聖經, 封面的內頁爸爸用筆記載著由某某牧師某年贈予, 聖經看起來沒有甚麼翻過的樣子。 爸爸還說他一共受洗了兩次。大概是在不同的教會回應呼召, 單純地就去受洗了, 也沒有想太多。

 

住院的最初幾天, 爸爸媽媽的病房沒有被安排在一起, 爸爸總是擔心媽媽, 媽媽也擔心爸爸的狀況, 我和大妹以及弟弟, 每天就輪流的在兩個病房間走來走去的探看他們, 也替他們傳達要注意的,例如:多喝水,或是醫生看診後的說明。

 

爸爸的骨盆有破裂, 要臥床三個月, 醫師告知我們未來也許沒有辦法走路,若是開刀, 可以很快復原,但是要考量爸爸將近90的高齡, 也許在恢復室會有肺塌陷的危機, 所以我們沒有答應讓爸爸接受手術, 只是要看著他每次翻身的時候, 哀哀叫的痛苦, 心裡酸酸的;本來有點後悔做不開刀的決定,後來媽媽說爸爸的心臟瓣膜閉鎖不全, 動手術會有危險, 心中原本對爸爸的愧疚感才減輕一些。

 

事發之初,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跟弟兄姐妹述說我心裡的難過。 難道盡心盡力服事主多年, 在不休息不打盹的神眼前, 仇敵也會伺機攻擊? 神難道沒預見爸媽的危難當前, 為我保護他們嗎? 趕去醫院一個多小時中, 我的淚流不止, 想著接下來的醫藥費, 想著照顧他們的時間, 或許我的工作不保, 要準備辭職了呢!

 

午夜進了手術房開刀的媽媽也擔心我們,工作突然需要請假一陣子,也許會失業呢!

 

復原一年多之後, 媽媽對爸爸在大陸的親戚有傳福音的負擔,我和爸爸媽媽一同回去四川探親, 爸媽行動不便, 但是, 福音不因為我們身體的不方便而傳不出去 ; 我們歡歡喜喜的去撒了種, 雖然還不見成長, 但是相信神會在祂的時間表中預定他們得救的那一天。

 

小叔叔說他已經為我的嬸嬸唸完了一次聖經。嬸嬸的視力在這幾年退化得很快, 媽媽受洗之後, 一直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直到去年我們一起回到四川探望他們一家, 並且開始傳講耶穌死後在第三天復活, 嬸嬸的回應令我驚奇:我活了七十幾年, 從來沒聽過耶穌……

 

對我來說, 這暌違二十年的探親行, 真是大大的收穫! 牧師鼓勵我, 別想著沒做到什麼事情,光是讓嬸嬸聽到耶穌的復活, 這趟就值回票價了。

 

目前媽媽穩定地讀聖經,到現在已經看完三四遍了。 每天固定早晨禱告,還有參加禱告會、 聚會,  比起當年初信主的我, 認真許多 , 果真每個人跟神的關係是獨一無二的; 雖然外婆信了主, 她的兒女並未按她所希望的時間回到教會聚會, 但是在經歷神的恩典後, 大舅大舅媽,二舅一個接一個回到了教會, 當中經歷的曲折蜿蜒, 絕非當初可以想像到的, 在我的母系家族裡, 已信主的家人們仍繼續為還沒有回教會的成員們禱告, 把握傳福音的每個機會。

 

每天早上, 媽媽由禱告開始一天的生活, 用感恩來回應神一天的賜福。 

 

車禍之前, 我從來沒想過, 媽媽願意受洗的回應會是這麼的快! 神真的為我的家預備眼所未見, 耳所未聞的祝福。 弟弟和妹妹現在雖然還沒有接受福音, 但是我相信一人得救, 全家必得救. 神所預定的時刻, 總是最好!

 

以下為修改原因

 

1.標點符號要正確標出。
2.文章中的數字以國字書寫。例如:11 為 「十一」
3.用字用詞統一。例如:失戀與分手
4.減少贅字, 文意表達更清楚有力。
5.減少錯字。
6.神所預備的祝福是「賜」福。
7.注意用詞結構, 副詞修飾動詞。例如:單純的 ->地; 穩定的->地
名詞和動詞之後使用介系詞要注意。例如:退化的->得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