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沉默》谈对日本宣教

 

文/廖美惠

 

 

挣扎与矛盾

 

曾经想要成为一名神父的国际名导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二十八年磨一剑,终于完成一生心愿《沉默》(Silence)的拍摄,好莱坞电影首次全片在台湾取景,并荣获美国电影学会2016年“十大年度电影”。

 

本片由日本天主教知名作家远藤周作1966年的作品《沉默》改编而成。感谢上帝使用两位有艺术天分的作家与导演,藉本片让基督徒深切反思信仰的核心与价值,及在日宣教的拦阻与历史文化背景。

 

马丁‧史柯西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沉默》是关于一个人从痛苦中明白到神的爱比他所知的更奥秘,他为人留下的道路比我们所知的更多,而他一直都在……即使他沉默。”

 

本片描述十七世纪初,德川幕府时代严禁国民信奉天主教,违者将惨遭酷刑。在葡萄牙的耶稣会得到消息,派往日本传教的虔诚神父费雷拉(Ferreira)被捉拿并向强权屈服,背弃了教会。这让教会震惊和蒙羞。他的两名弟子,洛迪格斯(Rodrigues)和加路比(Garupe)对此难以置信,最后亲赴日本查明真相。在寻访恩师与传教的过程中,两位神父遭到日本官兵追捕和残酷打压,经历痛苦、审判、挣扎、背叛,身体与心理都遭受极大考验。

 

根据日本历史记载,片中的神父费雷拉是真实人物,至于赴日寻找他的另两名神父,则是作家远藤周作的虚构。看完本片,笔者听到两种不同的声音:一是就算逼迫再厉害,费雷拉神父也不该“弃教”,成为在日本的最后一位宣教士,导致在日宣教断了根。直到十九世纪中叶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才再度开放让宣教士进入。

 

另一种声音是:费雷拉神父只是被迫妥协,表面上屈服,其实他的“弃教”正是他的“殉道”。因为有关键的一幕,他对弟子洛迪格斯说:“他们的死不是因为信仰,而是因为你。如果耶稣在这里的话,他也会弃教,好拯救这些人免于痛苦!”

 

片中出现一些天主教的仪式与记号,例如:告解、神像等,这是因为作者是天主教背景。踏绘或不踏绘(踩踏耶稣或圣母马利亚图像),弃教或不弃教,或许不是本片讨论的重点。作者及导演有相同的目标—对信仰进一步地探索。当一切外在的宗教形式都不被允许,包括圣礼、圣餐和祷告,甚至当怀疑神没有听祷告时,基督徒还能坚守心中的信仰吗?

 

片中所探讨有关信仰的挣扎与矛盾,其实也是每个基督徒可能面临的考验与挑战,在属世与属神的两极中,怎会没有摆荡与挣扎的矛盾痛苦?比如太多时候,我们想爱人但又爱不出来。

 

片中有个令人印象深刻、往返在挣扎与矛盾中的角色—吉治郎。观众可能很快就把他与背叛耶稣的门徒犹大做模拟,因为他一次又一次背叛,但又一次又一次回到神父面前忏悔。在吉治郎身上,其实可以看到许多自己的影子。我相信吉次郎每次的忏悔和告解都是真诚的,只是他像许多人一样,无论再怎么尝试,都会再次溃败。这也提醒我们,我们必须时时刻刻仰望基督,因为人性是如此健忘与软弱。

 

这部电影里面的角色不断挣扎于什么是信仰,并不断追问、质疑上帝“为何保持沉默”。对于所有的问题,导演似乎不想给出简单、明确的答案。

 

▲国际著名导演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沉默》(Silence)一片,创下好莱坞电影首次全片在台湾取景纪录,并获选为2016年“十大年度电影”。

 

宣教的硬土?

 

据统计,日本二亿二千万人口中,基督徒(含天主教徒与新教徒)不到百分之一。新泽西州若歌教会两年前开始与对日宣教机构接触,负责的陈信评弟兄表示,因神奇妙的带领,透过新泽西州一个宣教机构Liberty Conner Ministry(LCM1)开始踏上日本短宣之路。陈信评认为,对日本人传教的确不容易,包含主观和客观因素。事实上,现在的日本政府对基督教的态度是开放的,但基于文化及历史背景,一般日本人对基督教仍有偏见,认为基督教是“门户极其狭窄的宗教”,与日本文化格格不入,是一种“洋教”,是一种“让人穿起来不舒服的洋服”,曾迫害他们,最好与基督教保持距离,以免麻烦。

 

陈信评观看电影《沉默》两次,一次与家人在电影院观看,一次在家中邀请日本短宣队队员一起观看。希望透过观看本片,对在日本宣教困难背后的历史与文化能多一层认识与了解。

 

▲两张照片,说明几百年来,日本一直有些“隐藏的基督徒”。一个看似平常的花瓶,原来底部隐藏着十字架。(供图:陈信评)

 

第一遍观后,陈信评表示感觉很郁闷、阴暗,很不舒服;但第二次细看本片后,才稍微了解作者与导演的良苦用心。他甚至反问自己:“如果我是费雷拉神父,如果我是洛迪格斯,我会怎么做?会弃教吗?还是殉道?”“面对沉默的大海,面对沉默的神,我该怎么办?神又会要我怎么做?”“宗教的形式重要吗?”

 

“日本真的是福音硬土吗?”LCM本土宣教士上田(Ueda)牧师接受笔者采访时,讲述了一段日本的宣教历史。她表示:日本曾一度是福音的沃土,日本人和全世界各地的人一样,需要听到福音,也是愿意接受福音的。不过过去因为政权的干预,让人无法听到福音。

 

上田牧师所说日本曾是福音的沃土那段历史,正是十六世纪中叶,耶稣会神父方济各沙勿略2,与西班牙的二位神父进入日本平户,以长崎为据点的传教。当时传教活动十分顺利,日本天主教徒曾达到四十万人。不过之后,欧陆开始新旧教之争,并伴随各国商贸纠纷蔓延至日本,加上佛教徒与天主教徒的冲突不断升高,统治者丰臣秀吉即于1587年颁布天主教禁令,开始逼信徒弃教,驱逐神父。那也正是本片的历史背景。

 

上田牧师表示,她之所以成为基督徒,是因为LCM的玛丽亚—一位爱日本的美国宣教士,将三十年的光阴献给了日本,才结出她这颗果子。“身为在日本的基督徒或牧师,很多时候会感到孤独,但若常常思想耶稣在世的种种,思想神的话语,就会产生力量。”上田牧师的教会目前约有二十几位会友,教会虽小,却已差派出两位宣教士到东南亚宣教。“我相信,神没有忘记日本人,而日本的基督徒也不应该保持沉默,不能与大使命脱节。”

 

▲若歌教会日本短宣队2016年10月与上田牧师(右五)及LCM玛丽亚宣教士(左二)于若歌教会合影,左一为陈信评。(摄影:廖美惠)

 

神真的沉默吗?

 

陈信评与上田牧师两人均肯定表示,“不!神没有沉默!”只是有时候我们被蒙蔽而没有听见神的声音。或者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忍耐与等待,更多的信心与盼望,学习如何回应神的沉默。

 

同样,曾经寻求信仰真义的远藤周作与马丁‧史柯西斯,在电影最后一幕,似乎让我们看到了答案:洛迪格斯神父看似屈服,其实至死不渝,只不过是换了另一种对信仰的诠释与实践。

 

这何尝不是作者与导演两人对基督信仰的总结呢?影片主角只是除去宗教外表的形式,内心是有神的。因为,就像影片最后所呈现的,一直把信仰牢牢握在掌心。

 

注:
1.         Liberty Corner Ministry 是母会在德国的宣教机构,宣教对象专门针对台湾与日本。更多有关日本宣教的见证,请上网www.lcministryusa.org。
2.         St. Francis Xavier 1506~1552年,西班牙籍天主教传教士,耶稣会创始人之一,最早将天主教信仰传到亚洲的马六甲和日本的耶稣会士。

 

 

作者小档案

廖美惠,来自台湾,与夫王治元育有一儿一女。蒙特梭利认证教师,新泽西州若歌教会儿童主日学老师,北美中华福音神学院兼职学生,《神国》杂志特约记者。呼召:教师及文字工作。

 

KRC消息

  • 最新《神国》总第50期已上网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