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沉默》談對日本宣教

 

文/廖美惠

 

 

掙扎與矛盾

 

曾經想要成為一名神父的國際名導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二十八年磨一劍,終於完成一生心願《沉默》(Silence)的拍攝,好萊塢電影首次全片在臺灣取景,並榮獲美國電影學會2016年「十大年度電影」。

 

本片由日本天主教知名作家遠藤周作1966年的作品《沉默》改編而成。感謝上帝使用兩位有藝術天分的作家與導演,藉本片讓基督徒深切反思信仰的核心與價值,及在日宣教的攔阻與歷史文化背景。

 

馬丁‧史柯西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沉默》是關於一個人從痛苦中明白到神的愛比他所知的更奧秘,祂為人留下的道路比我們所知的更多,而祂一直都在……即使祂沉默。」

 

本片描述十七世紀初,德川幕府時代嚴禁國民信奉天主教,違者將慘遭酷刑。在葡萄牙的耶穌會得到消息,派往日本傳教的虔誠神父費雷拉(Ferreira)被捉拿並向強權屈服,背棄了教會。這讓教會震驚和蒙羞。他的兩名弟子,洛迪格斯(Rodrigues)和加路比(Garupe)對此難以置信,最後親赴日本查明真相。在尋訪恩師與傳教的過程中,兩位神父遭到日本官兵追捕和殘酷打壓,經歷痛苦、審判、掙扎、背叛,身體與心理都遭受極大考驗。

 

根據日本歷史記載,片中的神父費雷拉是真實人物,至於赴日尋找他的另兩名神父,則是作家遠藤周作的虛構。看完本片,筆者聽到兩種不同的聲音:一是就算逼迫再厲害,費雷拉神父也不該「棄教」,成為在日本的最後一位宣教士,導致在日宣教斷了根。直到十九世紀中葉明治維新之後,日本才再度開放讓宣教士進入。

 

另一種聲音是:費雷拉神父只是被迫妥協,表面上屈服,其實他的「棄教」正是他的「殉道」。因為有關鍵的一幕,他對弟子洛迪格斯說:「他們的死不是因為信仰,而是因為你。如果耶穌在這裡的話,祂也會棄教,好拯救這些人免於痛苦!」

 

片中出現一些天主教的儀式與記號,例如:告解、神像等,這是因為作者是天主教背景。踏繪或不踏繪(踩踏耶穌或聖母馬利亞圖像),棄教或不棄教,或許不是本片討論的重點。作者及導演有相同的目標—對信仰進一步地探索。當一切外在的宗教形式都不被允許,包括聖禮、聖餐和禱告,甚至當懷疑神沒有聽禱告時,基督徒還能堅守心中的信仰嗎?

 

片中所探討有關信仰的掙扎與矛盾,其實也是每個基督徒可能面臨的考驗與挑戰,在屬世與屬神的兩極中,怎會沒有擺盪與掙扎的矛盾痛苦?比如太多時候,我們想愛人但又愛不出來。

 

片中有個令人印象深刻、往返在掙扎與矛盾中的角色—吉治郎。觀眾可能很快就把他與背叛耶穌的門徒猶大做模擬,因為他一次又一次背叛,但又一次又一次回到神父面前懺悔。在吉治郎身上,其實可以看到許多自己的影子。我相信吉次郎每次的懺悔和告解都是真誠的,只是他像許多人一樣,無論再怎麼嘗試,都會再次潰敗。這也提醒我們,我們必須時時刻刻仰望基督,因為人性是如此健忘與軟弱。

 

這部電影裡面的角色不斷掙扎於甚麼是信仰,並不斷追問、質疑上帝「為何保持沉默」。對於所有的問題,導演似乎不想給出簡單、明確的答案。

 

▲國際著名導演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沉默》(Silence)一片,創下好萊塢電影首次全片在臺灣取景紀錄,並獲選為2016年「十大年度電影」。

 

宣教的硬土?

 

據統計,日本二億二千萬人口中,基督徒(含天主教徒與新教徒)不到百分之一。新澤西州若歌教會兩年前開始與對日宣教機構接觸,負責的陳信評弟兄表示,因神奇妙的帶領,透過新澤西州一個宣教機構Liberty Conner Ministry(LCM1)開始踏上日本短宣之路。陳信評認為,對日本人傳教的確不容易,包含主觀和客觀因素。事實上,現在的日本政府對基督教的態度是開放的,但基於文化及歷史背景,一般日本人對基督教仍有偏見,認為基督教是「門戶極其狹窄的宗教」,與日本文化格格不入,是一種「洋教」,是一種「讓人穿起來不舒服的洋服」,曾迫害他們,最好與基督教保持距離,以免麻煩。

 

陳信評觀看電影《沉默》兩次,一次與家人在電影院觀看,一次在家中邀請日本短宣隊隊員一起觀看。希望透過觀看本片,對在日本宣教困難背後的歷史與文化能多一層認識與了解。

 

▲兩張照片,說明幾百年來,日本一直有些「隱藏的基督徒」。一個看似平常的花瓶,原來底部隱藏著十字架。(供圖:陳信評)

 

第一遍觀後,陳信評表示感覺很鬱悶、陰暗,很不舒服;但第二次細看本片後,才稍微了解作者與導演的良苦用心。他甚至反問自己:「如果我是費雷拉神父,如果我是洛迪格斯,我會怎麼做?會棄教嗎?還是殉道?」「面對沉默的大海,面對沉默的神,我該怎麼辦?神又會要我怎麼做?」「宗教的形式重要嗎?」

 

「日本真的是福音硬土嗎?」LCM本土宣教士上田(Ueda)牧師接受筆者採訪時,講述了一段日本的宣教歷史。她表示:日本曾一度是福音的沃土,日本人和全世界各地的人一樣,需要聽到福音,也是願意接受福音的。不過過去因為政權的干預,讓人無法聽到福音。

 

上田牧師所說日本曾是福音的沃土那段歷史,正是十六世紀中葉,耶穌會神父方濟各沙勿略2,與西班牙的二位神父進入日本平戶,以長崎為據點的傳教。當時傳教活動十分順利,日本天主教徒曾達到四十萬人。不過之後,歐陸開始新舊教之爭,並伴隨各國商貿糾紛蔓延至日本,加上佛教徒與天主教徒的衝突不斷升高,統治者豐臣秀吉即於1587年頒佈天主教禁令,開始逼信徒棄教,驅逐神父。那也正是本片的歷史背景。

 

上田牧師表示,她之所以成為基督徒,是因為LCM的瑪麗亞—一位愛日本的美國宣教士,將三十年的光陰獻給了日本,才結出她這顆果子。「身為在日本的基督徒或牧師,很多時候會感到孤獨,但若常常思想耶穌在世的種種,思想神的話語,就會產生力量。」上田牧師的教會目前約有二十幾位會友,教會雖小,卻已差派出兩位宣教士到東南亞宣教。「我相信,神沒有忘記日本人,而日本的基督徒也不應該保持沉默,不能與大使命脫節。」

 

▲若歌教會日本短宣隊2016年10月與上田牧師(右五)及LCM瑪麗亞宣教士(左二)於若歌教會合影,左一為陳信評。(攝影:廖美惠)

 

神真的沉默嗎?

 

陳信評與上田牧師兩人均肯定表示,「不!神沒有沉默!」只是有時候我們被蒙蔽而沒有聽見神的聲音。或者我們需要有更多的忍耐與等待,更多的信心與盼望,學習如何回應神的沉默。

 

同樣,曾經尋求信仰真義的遠藤周作與馬丁‧史柯西斯,在電影最後一幕,似乎讓我們看到了答案:洛迪格斯神父看似屈服,其實至死不渝,只不過是換了另一種對信仰的詮釋與實踐。

 

這何嘗不是作者與導演兩人對基督信仰的總結呢?影片主角只是除去宗教外表的形式,內心是有神的。因為,就像影片最後所呈現的,一直把信仰牢牢握在掌心。

 

註:
1.         Liberty Corner Ministry 是母會在德國的宣教機構,宣教對象專門針對臺灣與日本。更多有關日本宣教的見證,請上網www.lcministryusa.org。
2.         St. Francis Xavier 1506~1552年,西班牙籍天主教傳教士,耶穌會創始人之一,最早將天主教信仰傳到亞洲的馬六甲和日本的耶穌會士。

 

 

作者小檔案

廖美惠,來自臺灣,與夫王治元育有一兒一女。蒙特梭利認證教師,新澤西州若歌教會兒童主日學老師,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兼職學生,《神國》雜誌特約記者。呼召:教師及文字工作。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