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期神国管家 Kingdom Stewardship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文/吴献章

 

 

但以理的身不由己

 

降生为人,不论生日、出生地、肤色、母语、父母、手足、性别等,都不能选择;身不由己,人人平等!然而,当你我重生得救后,进入「弯曲悖谬的世代」,逐渐要发现,跟从主的人在主流文化,包括职场,更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吗?那个被耶稣医好的瞎子,眼睛一睁开,看到世上竟然人人都是睁眼说瞎话!从但以理书前六章可以看到,横梗在「伴君(尼布甲尼撒王)如伴虎」的但以理面前的,是比任何进入职场的信徒,更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困境:

 

•  十几岁被迫移民外邦;
•  远离家庭和圣殿独一真神信仰的环境;
•  陷入异教偶像崇拜文化的洗礼和洗脑;
•  敬虔的名字硬生生被换成异教神名;
•  年纪轻轻就陷入人间权、钱、色的集中营—王宫;
•  职场老板是擅长造神且残酷的巴比伦皇帝;
•  经历改朝换代,却因树大招风而身陷狮子坑。

 

回顾他的一生,十余岁即遭逢国破家亡、被掳外邦,不仅失去家庭的呵护,也离开先知耶利米等的属灵栽培,自此身陷异族皇宫,那权、钱、色薈萃的信仰杀戮战场,逾七十寒暑。供职于两个帝国,用专业术语来看,他经历「国际企业、军事、政治并购案」;历经朝代更迭,总共服事了七个皇帝。如此看来,但以理岂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最佳代言人!

 

▲身处职场江湖的你我,如何能从「身不由己」的浪涛中,不随波逐流,反倒逐波踏浪?

 

如此坎坷起伏的人生,在险恶职场环境中竟然「毫无错误过失」,虔诚信仰没被异教文化同化、淘汰。职场没有成为他的杀戮战场,反倒是得胜舞台,甚至老板个个臣服。五百多年后,得到耶稣以「先知」这永恒头衔,而非仅是政治上总理这一时的光环,为他盖棺论定!

 

对于老是抱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持定属世属灵二分法、总认为教会墙内墙外两回事、职场不过是为养家活口所搭建的拼装舞台的基督徒,可否从但以理书启示的真理,以及先知得胜的秘诀,提升视野,认真地将职场当事奉神、祝福人的禾场?又如何周末到教会充电、周间在职场放电,好将职场改变为发光的灯台,见证「人人皆祭司」、「墙内是为了墙外」的职场属灵定律?

 

洞察力赋予不随波逐流的眼光

 

表面上本书一开始记载的,是巴比伦王把得胜旌旗插在上帝的京城,洞察力却看得见背后暗藏真章:尼布甲尼撒之所以能把掳掠来的神殿中的器皿带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庙里,放在他神的库中,不过是「神殿中器皿的几分」,还是主将犹大王约雅敬,一并「交付他手」(原文动词乃「给」)使然。若没有上帝「给」,尼王毫无能耐。力看见历史表面象,洞察力神学意涵;史的主宰不是那位坐在宝座上的巴比王,而是坐在天上宝座的上帝!

 

因这眼光,但以理不让自己在皇宫江湖中沉沦,立志不被巴比伦透过食物来涮洗信仰。看重上帝的他,得上帝看重―「神给但以理……恩惠」(又是「给」)!十天之后,让食物营养师傻眼的神迹果然发生:吃蔬菜喝白水竟然更「俊美健壮」;三年后神给但以理「明白异象和梦兆」的智慧(又是「给」),解开巴比伦术士解不开的难题―重述尼王梦里实况和意义。尼王五体投地,但以理仕途平步青云,成了帝国总理。

 

第一章三次出现的关键动词「给」,印证在职场的洞察力,能将客观的真理转化为主观的经历,让掌管历史的神,成为个人的神!

 

同理心是不陷孤独和孤僻的秘诀

 

因着价值观不同,基督徒在世上的罩门,往往是难以「尽力与众人和睦」,然而但以理在「身不由己」的异教文化中,没有沾染世人对基督徒「孤独、孤僻」的刻板印象。

 

当拒绝偶像崇拜遂「求太监长容他不玷污自己」之际,他体恤职场上司也是身不由己,有遭砍头的压力,因此求容许单单十天(而非三年)测试素菜白水取代王膳王酒的果效,「然后看看我们的面貌和用王膳那少年人的面貌,就照你所看的待仆人吧!」上司、同事解套和圜空,浮得的同理心。

 

当尼王做了异梦,预告神国度将打碎人间以巴比伦为首的四个帝国更迭,想借机铲除迦勒底术士(和前朝余臣)时,但以理也是带着同理心,跑到前排请求宽限时间让他祷告,即可还原尼王梦境真相,使得同事免于一死。

 

这种约翰•麦斯威尔(John Maxwell)所谓的「战壕原理」―在做斗准备时,要挖一个大的藏身洞以便容朋友―也是难得。他解尼王梦境后得高升,为自己无所求,却为三友求得施展长才的机会,而非如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更是难得。

 

职场(尤其是政坛)往往有造神现象,古今中外皆然,人间帝国老大巴比伦当然也不例外。不可思议的是,知道金像会被打碎的尼王,依然造了金像,且召文武百官、各省官员,在仪队、乐队浩大声势下,押着每个人都必须拜他所造之神。

 

不肯下拜的但以理三友,被送进高温火窑;怒气填胸的尼王,还吩咐人把窑烧热,比寻常更加七倍。谁知三友安然无恙,毫发无伤,反而是抬三友的几个壮士都遭烈焰吞没。

 

这触动莎士比亚在《亨利八世》中写下「烧烤定律」―把烧烤敌人的火加旺,会烤焦自己―的颠覆性神迹,启示神儿女在职场因信仰受逼迫时,坚信且持守「伸冤在我,我必报应」,不要被仇恨捆,免得陷入烤定律中被烤焦的那一方。职场可能是烧烤战场,但亲历烧烤定律的三友,提醒身处烧烤现场的基督徒,绝对可以亲尝「越危险的地方反而越安全」,这只能在武侠小说中才有的滋味!因为只要有神,即便在身不由己的江湖,仍就由得了祂!

 

▲视力看见历史表面现象,洞察力则看见神学意涵,赋予不随波逐流的眼光。

 

步步高升是上帝恩典

 

基督徒在职场,不需将职位高升视为「贪爱世界」。高升与否的原则有三,因时制宜:

 

1)主―但以理主动求尼王给转圜空间,好保护同在职场的迦勒底术士;2)被―帮尼王解梦,但以理得擢拔为总理;3)不―在充斥调侃上帝氛围的晚宴席上,但以理解码粉墙文字,预告帝国沦亡,竟婉拒伯沙撒的赠品及赏赐。神儿女要不要接受提升,考量的关在于是否荣神益人;若能步步高升,就怀着感恩并事奉的心来承接。

 

坐人间帝国宝座的尼王,竟然号召天下说:「愿你大享平安!我意将至高的神向我所行的神迹奇事宣出来。的神迹何其大!的奇事何其盛!的国是永的;柄存到万代!」看来任何高升的机会,背后都是上帝的掌权。因此,成为职场老板(乃至君王),都该知道权柄出于上帝的赏赐,世上君王和审判官都应当省悟、受管教,且存战兢的心,因为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确实「身不由人」。因此万一从云端摔到谷底,也要记住上帝依然掌权。

 

尼王年纪轻轻就收拾亚述,打败埃及,两河流域到尼罗河流域间的列邦,一一臣服。他骄傲、霸气得宛如顶天大树!一代枭雄在位晚年,四境平顺,建巴比伦京城的计画似乎已完成。谁知竟在安居的宫殿里夜半梦醒,成了自己梦中所见那被砍伐的大树,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吃草如牛,被天露滴湿……」身不由己地得了幻想自己是狼的「狼狂病」(lycanthropy)!

 

这警示着在职场占一席之地的基督徒,无论多么高大的树,都禁不起斧钺。不要让自己成为西方谚语所说:「坟墓里到处躺着自以为天下非他不可的人物!」得一切都是上帝的,常求光照心中是否充塞着虚荣或傲。使你真的倒下,世界仍然继续,因「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史仍然是上帝的故事!

 

功名利禄把灵性推向悬崖峭壁

 

尼王在「变态」的狼狂病发病前,游行王宫,自豪地说:「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他这话尚未说完,有声音从天降下宣判:「尼布甲尼撒王啊,有话对你说,你的国位离开你了……。」

 

整个「成功是失败的开始」所导致的事件,但以理后来再度解释给尼王孙子伯沙撒王听:「王啊,至高的神曾将国位、大、荣耀、威严赐与你父尼布甲尼撒;因神所他的大,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兢恐惧。他可以随意生,随意升降。但他心高气傲,灵也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去荣耀。」

 

就连功绩不若先祖显赫的伯沙撒王也陷入这定律,轻蔑上帝。谁知一夜之间,不可一世的巴比伦帝国竟为波斯所灭。职场上不也再再重演,一旦受功名利禄层层包围,灵性就「身不由己」地径往悬崖峭壁靠拢。

 

那么职场可有安身立命之道?

 

尼王自一统天下,就造金像来塑造自己「肉身修成道」的政治金身。在位43年期间(公元前605-562年),他在闻名的巴别塔旁,专心打造当时最宏伟壮观的巴比伦城:双层城墙高350呎,厚87呎,可容六排战车并驾齐驱;在城内建了宏伟的宫殿、庙宇,和传奇中的空中花园。难怪200年后,亚历山大大帝以这拥有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城市为他的王宫所在。

 

▲在功名利禄层层包围下,灵性就「身不由己」地径往悬崖峭壁靠拢。你我又如何在职场江湖安身立命?

 

直到上帝出手,尼王才醒悟过来。在职场,遇到有能力又谦卑的老板,感谢上帝;遇到骄傲霸道的上司,仰望上帝。身为部属,在老板(即使如老虎般的尼王)遭遇困难、寻求帮助时,学习但以理:不幸灾乐祸,也不高抬自己,反要伸手尽心帮助老板度过难关。

 

等到你成了老板,一早到公司,进了可上可下的电梯,就借机提醒自己:傲在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位子坐高,财富变多,可不要忘了「居安思危」这千古不变的道理。身为老板,平日多观察、了解部属的行事为人,不要容让「浮云蔽日」,一旦需要帮助,才会用到对的人。最要紧的是,不可只埋首建造自己的巴比伦,免得上帝赐福的手成为管教的手。

 

上帝的警告不要充耳不闻

 

尼王「狼狂病」发作、成为「动物奇观」之前,上帝已让他看见顶天大树的异象,并透过守望的圣者警告他「大树」的命运:「伐倒这树!砍下枝子!掉叶子!抛散果子!使走离开下,飞鸟躲枝。墩却要留在地内,用圈和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天露滴湿,使他与地上的一同吃草。」正如但以理后来对他的解释。上帝不搞突袭,拒绝听信祂事前的警告,灾祸确定不远了!

 

职场老板自以为是,不肯垂听上帝事先的警告,例子在圣经中比比皆是。法老王藐视上帝透过十灾的警告,最后全军身不由己地在红海被淹没。亚哈王不听以利亚和米该雅的警告,最后死在一士兵随意射出的箭下。亚哈斯不听以赛亚警告,硬是把亚述引进来,致使北国和南国轮流遭殃。神儿女啊,在职场该担心的不是身不由己,而是有否让圣灵担忧!

 

此外,君王虽有保镖环绕,表面上看来安全,其实高处不胜寒。如香港「突破」机构的蔡元云医师语,他们不自觉地将自己放进如金字塔的王宫,久了就身不由己地锁成木乃伊。

 

调侃上帝的伯沙撒王就是如此!他明明看见指头在粉墙上写字,尽管倾尽巴比伦哲士之力,仍不能解除惊骇,直到母后推荐,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引进但以理,却仍用极为苛刻的话来对待这位尼王重用的监督:「你是被掳之犹大人中的但以理吗?就是我父王从犹大掳来的吗?」态度一如瞧不起神人的亚哈,注定寿命和帝国当夜一同夭折!

 

因此越在高处,越要寻求帮助。尼王晚年懂得「亲贤臣,远小人」(诸葛孔明语)。当巴比伦哲士不能解梦,尼王自己谦和向但以理求救:「术士的领袖伯提沙撒啊,因我知道你里头有圣神的灵,甚么奥秘的事都不能使你为难。现在要把我梦中所见的异象和梦的讲解告诉我。」难怪他即使得了狼狂病,最后安然痊愈,并将自己的见证告知天下,安全地一鞠躬走下本书舞台。

 

尼王之所以在最「身不由己」时刻找上但以理,乃是因但以理一以贯之,从十几岁进王宫,到八十几岁走入狮子坑,都「有美好的灵性」。甚至伯沙撒王的母后如此引荐这位前朝遗臣:「⋯⋯他里有圣神的灵,你父在世的日子,人心中光明,又有明智慧,好像神的智慧。」

 

正因如此,但以理才胆敢在威权喧赫的尼布甲尼撒王前,说出常人不敢说的话:「王啊,求你悦我的言,以施行公,以怜悯穷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有效见证了箴言所说,「恒常忍耐可以劝动君王;柔和的舌能折断骨的灵性力道。

 

正如麦斯威尔所说,职场有三大迷思:

 

1)职位迷思:有更高位置才能领导;2)影响力迷思:人在我管辖之下我才能领导;3)潜能迷思:不是领导,我的潜能就不得发挥。

 

其实,组织内任何阶层都需要领导,目前的位置乃为下个更高位置而预备,最高的领导乃从下到上预备出来的。神儿女进入职场后,不要抱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机会总是率先寻找预备好的人去承担!

 

谨记但以理给巴比伦王的谏言,将「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立为职场座右铭,平日在职场活出值得信赖的生命,随时帮助在岔路上或风暴中的同事和上司,处于「身不由己」的职场江湖,见证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吴献章,台湾大学土木研究所硕士、美国伊利诺大学理论应用力学博士,后转攻读神学,获芝加哥三一神学院道学硕士及旧约神学博士。现为中华福音神学院旧约教授、教牧博士科主任、宣教博士科主任、教牧宣教研究中心执行长。
吴教授着作等身,不论是注释、讲道、人物研经,抑或是对于重要议题的反思,总把教会和信徒放在心上,以关怀的眼光展现圣经神学的精义,文字中含有神学家、剧作家、小说家的隽永洞察,热情与恳切力透纸背,读其文如见其人。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