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期神国邻舍-外展 Kingdom Neighbors

【教会与植堂】系列1

巨型教会对教会植堂的冲击

 

口述╱王彼得(Peter Wang)‧采访╱廖美惠

 

▲巨型教会声光设备齐全,但也助长观众心态,少有归属感,难有委身。

 

我们就是教会

 

即便是五岁的孩童,在儿童主日学中,当被问及「什么是教会」,大多数孩子可以侃侃答道:「教会是一群基督徒,不是一栋建筑物。」的确,对教会最好的定义之一正是:一群信徒,不论人数多少,彼此委身遵守耶稣的命令。

 

教会的希腊文ekklesia,包含两个概念:「被召出来」;「聚集在一起」。不聚集在一起就不可能体会教会。当两三个真正重生的信徒奉耶稣的名聚会,耶稣就在中间。耶稣所在就是教会!

 

换言之,最小的单位就是两三个信徒以耶稣之名聚集,这就是教会。教会是简单的,是有机的;是基督的身体,是基督向世人展现祂生命的器皿。教会爱神,正如神爱教会,不会因为人数更多而「更像教会」。

 

不可否认有些牧者或信徒可能以为,教会「大」就是兴旺福音;「大」等于增长,等于成功,是健康的;「大」是教会应该追求的目标。然而,真是这样吗?

 

当教会把「人数多少」当作成功的标志时,就陷入网罗了!因为主耶稣的教导是「大使命」与「大诫命」,而非「大教会」!教会最基本的是爱神和彼此相爱,福音传到地极,彰显神的荣耀!

 

教会不是建筑物,教会是人;我们不是去教会,我们就是教会。

 

中华圣经差传协会(Chinese Bible Mission,简称CBM)总干事暨理事长、基督教国际信友堂协会创始长老王彼得牧师,将接受系列专访,探讨教会与植堂。

 

没有牧者会否认植堂的重要性与迫切性,但为何植堂困难重重?究竟植堂的困境与挑战为何?为何巨型教会(megachurch)是植堂的拦阻?教会愿意正视吗?

 

刚迈入50岁的王彼得,是第二代基督徒,14岁随家人从台湾移民美国。他中英双语流利,熟悉中西文化;拥有廿多年的牧会经验,并曾担任宣教机构主任、植堂与福音机构的创始人,和教会牧师等各种不同角色。他曾在大教会担任青年牧师,也有小教会的牧会经验。

 

至今经历四次植堂的王彼得,开门见山就抛出震撼弹:巨型教会是植堂最大的拦阻!

 

「我们正处在史上巨型教会最多的一个年代!」根据统计,1970年全美超过2,000人的巨型教会只有30间,到了2011年约有1,300间,2021年已增加到约1,750间,一些巨型教会人数什至超过万人。「巨型教会扼杀了小教会,正如同大型购物商场的出现,让小商店生存空间更艰难!」王彼得在Zoom的萤幕上显出平静又似无奈的表情。

 

「我的异象是建立许多小教会,不是建立一个大教会。我盼望看到愿意不断成长、不断植堂的教会,拓展更多实践大诫命和大使命的教会,而不是一个更大的巨型教会!」王彼得道出他的植堂信念!

 

巨型教会的亮点和缺点

 

只要够诚实、够细心,不难发现在北美新旧社区中,坐落于街角的中小型教会已逐渐凋零,大部分只剩下年长者及寥寥可数的中年人。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现象?原因众多,例如后现代思潮、世俗文化、以基督教立国的美国信仰传承式微等等。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大多数人聚集到了巨型教会。

 

王彼得观察,巨型教会吸引人的原因如下:

 

1)迪士尼园般的设备巨型教会的软、硬体设备,令一般小教会望尘莫及。最新颖的音效设备、最舒服的座位、最棒的敬拜团;参加主日敬拜,仿佛参加声光俱佳的流行音乐会。

 

2)知名的魅力型袖:巨型教会的最大特色之一,就是有一位有魅力、有影响力的牧师,什至可能是全国知名或是世界知名的属灵明星。在数千人的大会场,铿锵有力地讲道,像巨星般吸引众人目光。

 

3)多元丰富的源:从婴儿照顾、儿少主日学、成人什至老人主日学,各种资源与服务面面俱到,照顾不同年龄层会众的需要。

 

巨型教会有这么多的好处,难怪吸引人。然而又有哪些伴随而来的隐形杀伤力与负面缺点?

 

王彼得提出以下看见:

 

一、习惯于舒适圈:牧长都希望所有会众动员起来,参与教会服事,但这可能只是希望而难成为事实。根据「80/20定律」,教会几乎是由最主要的20%热心同工来服事80%的会众。5,000人巨型教会的各种节目,可能长期由某些同工负责,教导儿童主日学的老师,可能长期都待在儿童事工部。大教会人才多又有固定同工,想要参与服事的机会相对减少。反之,在50人小教会的服事机会可能更多更广,不但有机会教成人主日学,也可参与儿童或青少年事工。教会运作需要每个人动员起来,然一旦习惯于舒适圈,日积月累成大锅饭心态,就不再想出去植堂了。

 

二、缺乏训练主耶稣对众人讲道,但只拣选12位门徒,并与门徒一起生活,近距离互动。虽然巨型教会也会把大拆小,分区分组运作,但不可否认,会众与牧者距离遥远,无法靠近。建立关系必须先拉近关系,否则就算牧者有心,也会因会众多而难落实门徒训练。

 

三、袖失过去几十年,在美国、韩国和其他地方,看过几个巨型教会的领袖在「权」、「财」、「色」三方面沦陷,对教会造成巨大影响,什至会众数目骤降,令人痛心。

 

四、助文化:巨型教会易助长「消费者文化」而非「贡献者文化」。主日打扮得光鲜亮丽,像是赴宴会;有需要才去教会,以观众心态听道、看敬拜。大家都是点头之交,少有归属感,难有委身。

 

五、科技的限制:巨型教会需要场地、资金、资源、设备,但这种模式并非适合于大部分的国家或区域。试想,万一停电了,讲道、敬拜是否就被迫中断?

 

在多媒体导向的时代,巨型教会的确有诸多优势,美国巨型教会的发展看似势不可挡,王彼得强调,他不想一竿子打翻一条船。当然也有不少巨型教会牧者看见家门口的未得之民,深入贫民区、郊区、偏乡等角落植堂。

 

巨型教会有其贡献,但可能间接产生的基督徒消费者文化及植堂拦阻,需要继续观察。王彼得指出,一般巨型教会在发展的前十年,会特别注重Conversion Growth(从非基督徒成为基督徒),但是到了后期,可能形成Transfer Growth(从别的教会吸引基督徒过来)。这也说明为什么小型教会人数可能面临越来越少的危机,因为「大者恒大」。最后许多小教会可能步上欧洲教会的后尘,把前人辛勤创建的教会转卖给穆斯林、印度教,或华人等外来移民的宗教团体。

 

▲王彼得比喻:巨型教会如同吸引人的「糖醋排骨」,小型教会如「白米饭」,纵然平实,却能喂饱许多饥饿的人。

 

华人教会未来发展何去何从

 

王彼得对华人教会界与基督徒提出警语,毕竟人的天性是好逸恶劳,趋向坐享其成。如果已习惯参加巨型教会,提醒自己不要陷入安逸,勿忘大使命与大诫命,时时提醒「舍己」的功课,虽然这可能是极困难的要求。

 

他用比喻说明:巨型教会如同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糖醋排骨」;要做出这道名菜,需要充足的经费来采买上等食材,使用齐备的厨具,以好厨艺烹调。小型教会如同一锅平实的「白米饭」;当许许多多人还处于饥饿状态,为什么教会要花上所有的心力和资源去煮一道漂亮的糖醋排骨,而不愿去煮一锅令人饱足的白米饭?

 

北美教会资源太丰富了,糖醋排骨太吸引人了,宁可精心煮糖醋排骨而不愿意(也没有概念如何)煮白米饭!植堂的概念就是出去煮一锅锅的白米饭,喂饱更多饥饿失丧的人。

 

教会大小与规模不是重点,无论巨型教会或小型教会,弟兄姊妹当看彼此为主内肢体,互相扶持。据统计,参加巨型教会的大多是基督徒,这并非坏事。然而有更多失丧的灵魂,尚未踏入神的家。透过植堂让各处有教会,各个族群有自己属灵的家,福音才能广传,门徒训练才能真正落实。

 

北美地区大规模的华人教会发展也有20至30年,特别是在美东、美西华人密集之大都会区。500人以上,什至超过千人的教会亦为数不少,并正经历传承到第二代的过程。

 

王彼得在神学院的论文探讨北美华人基督教会的第二代何去何从。他语重心长地指出,美国巨型教会的发展不应该成为华人教会的发展蓝图。从中国来美的留学生高潮期已过,华人教会增长速度不会再如20年前般快速。70年代从香港、台湾来美的留学生,从学生查经班起家建立的华人教会,牧长们也都近退休之际。华人教会正趋向高龄化,大型教会在传福音和牧养已逐渐失去活力。应当趁着还来得及之前,鼓励推动、投注资源植堂。

 

▲王彼得盼望建立更多致力传福音和牧养的教会,人数或许不多,但关系亲近。王牧师曾两次从家里聚会开始植堂。这是今年在台湾林口刚开始的国际信友堂。

 

王彼得担心以具魅力的牧师及丰富的节目来吸引人的大型华人教会,好像豪华大邮轮,耗油量太大,恐怕有一天开不动,人去船空。不如趁着白昼,趁着还有资源,栽培下一代,加快植堂速度,多派出几艘快艇,拯救漂流各地的失丧灵魂吧!

 

美国教会为何失去植堂这门艺术?华人教会如何因应面对植堂的挑战?敬请期待王彼得牧师在下一期【教会与植堂】系列的分享。

 

 

王彼得(Rev. Dr. Peter Wang)牧师

戈登康威尔神学院教牧学博士,有20多年的牧会经验。王彼得对情绪健康的灵性、教会领袖领导力和组织发展、后现代主义的福音外展、植堂事工等有很大的负担。在各教会、神学院和基督教机构参与教导、提供咨询并协助扩展等各项事工。王牧师与妻子Ann育有一女。
现任(美国)中华圣经差传协会(Chinese Bible Mission,简称CBM)总干事暨理事长;基督教国际信友堂协会创始人暨理事长;台湾基督教传教士协会理事;台湾先锋青少年发展协会理事;(美国)基督工人神学院(Christian Witness Theological Seminary)客座教授;(香港)恩典圣经神学院(Grace Biblical Seminary)客座教授。
曾任Becoming What God Intended Ministries(BWGI)东南亚区主任;Overflow Christian Community Church植堂╱主理牧师;南湾中华浸信会(Southbay Community Baptist Church)英文堂牧师;库帕提诺基督徒会堂(Chinese Church In Christ, Cupertino)植堂牧师;圣荷西基督徒会堂(Chinese Church In Christ, San Jose)英文堂牧师╱青年牧师。

 

KRC消息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