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期神国邻舍-外展 Kingdom Neighbors

以天父的心爱印度

印度克安通(Anton Cruz)牧师专访

 

整理╱吴信惠‧供图╱克安通

 

 

 

▲印度第二波疫情严峻难防,许多人在街上,无奈等候资源。图为同工们上街头分发救援物资。

 

编者按:2021春天,第二波新冠肺炎在印度快速爆发,本刊编辑同工特别访问印度RoyalKids事工创办人克安通牧师,与《神国》杂志读者分享第一手的印度疫情状况,及牧师在这期间对同在疫情奋战之人们的鼓励。

 

脉动被袭的印度

 

截至2021年5月,印度疫情算是在控制中的严重状态。第二波疫情大爆发时,大家都非常震惊,无人能预料病毒如此迅速蔓延,连政府也没能即时应对。大家在惊慌中失去生活方向,心中充满无力感、失落感,看不见希望。死亡人数很多,到处是尸体,连火葬的排期都满了。

 

第二波疫情在乡村快速蔓延。印度人民多数居住在乡村,乡村是整个印度的脉动,如果乡村人民被病毒侵袭消失,印度就成了摇摇欲坠的国家。新冠传染性极强,一人染疫全家得病,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人过世。许多家庭是全家染疫,夫妻儿女们独自与病毒挣扎,无法彼此帮助或打气,连病死也不能见到亲人尸体,听来真让人痛心。

 

疫苗是很昂贵的医疗资源,偏乡村庄里完全没有医疗设施。我观察到的缺乏有:一、呼吸辅助和氧气设备;二、病床;三、医疗人员。

 

感谢神,陆续从各地送来医疗资源,却仍然没有足够的医疗人员。他们超时工作,日日在压力极大的环境中战斗。在我居住的社区中,就有将近一百位医护人员因疫情而死亡。我们开始为医疗人员祷告,也送食物到医院。然而病毒让许多医护人员怯步,即便重金聘请,也不愿近身照顾病患。

 

疫情中许多人失去工作,三餐不继。因为封城,商店不能营业,日用品也很难购买。无数人就这样躺在街上,等待救援,我们只能给他们少少的食物,他们却感谢得五体投地。

 

从报上的统计,可能有上百万人流落街头,两、三百万人没有工作。这造成严重的经济、财务问题。我们的神真好,祂已经让政府官员开始正视这个情况,设立赈疾措施,希望政府能按需求分配资源。

 

人们需要神

 

以基督徒的身分,从神的眼光来看,我对此状况有点心理准备。但身为印度人来经历疫情,真的很失落、惊吓及哀伤,几乎天天泪流满面,周围的亲朋好友都受病毒侵袭,死亡随处可见。一排排尸体集体火化,以印度的文化习俗来说,如此处理过世的亲人,是令人无法想像之悲恸。

 

我称这时期为「黑暗时期」(period of darkness)。

 

失去,不只是面对肉体的离去,也需要面对心理的创伤。医治,不仅只是战胜病毒,身体上得痊愈,染疫症候群的心理疗伤,也一样重要。人们的惧怕与不安需要长时间疗愈,我们只能祈求神的怜悯与恩典。

 

我的一位儿时玩伴,55年没见了,前一阵子才又联络上。他任职于政府单位,表示要支持我们的事工。几天前,他说染疫了,我为他祷告。隔天却在报上读到他去世的消息。前天、昨天都还能讲话的朋友,隔天生命就消逝了。在印度,几乎每人都有类似这样的故事。

 

圣经说耶稣再来时,要如夜间的贼。我想神透过疫情对印度人民说话:「你准备好与主耶稣面对面了吗?」

 

印度以家建国,但过去几十年来,人民追求IT科技,强调赚大钱的行业,追求权力地位,失去初心与价值观。神用疫情来摇动印度的价值观及生命观,盼望大家在患难中能寻求神,回归家庭。

 

▲祷告是力量来源。

 

从祷告中得力

 

过去这段时间,我们每天哭泣,见到外面的凄惨光景,却无能为力。直到这个礼拜,感觉神从各处不断地对我们说:「不要惧怕,我与你们同在。」因此感觉渐渐得力,也准备好往前行,不再被各样打击禁锢,跟着神的旨意往前行走。

 

我认为神对印度有以下的心意:第一,神借着疫情来洁净我们的国家,不只是基督徒,也包括所有的印度人民。第二、饶恕与怜悯会在全印度流动,神要医治这个国家。历代志下7章14节所说:「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这也是我们真心的祷告。

 

祷告能让我们仰望神的大能。当我们沮丧不安,大声叫骂,什么事都难以进行。但当我们缺乏、软弱,没有财物或医疗资源,也无人力,什至被隔离在家中,神让许多奇妙的事情发生。现在不是靠我们的能力或智慧行事的时候,这是神的时间,祂比我们更有能力。当计画赶不上变化时,安静、谦卑、顺服神,祂必成就大事。

 

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

 

过去30年,我尽心尽力到各处宣教,没想到当我被「锁」在印度时,居然能进行更重要的事工。这一、两年来,印度教会逐渐改变、成长,这些翻转,只有神能成就,正如以赛亚书55章9节中所说,「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我已经70岁了,在别人眼中是退休的年龄。但自从我得医治,身体如同狮子般硬朗,充满活力。神也给我清楚的异象─成为孤儿们的父亲,复兴将至。Go!Go!Go!脑中动力催逼着我继续前进。

 

首先,我祈求神用祂的方式使用我;我健康时,祂使用我;我在病中,祂也能使用我。第二,我祈求神再给我10,000个孩童。目前印度有许多无父无母的孤儿,神是这群孩童的父亲,我们需要有天父心肠的父亲母亲来疼爱、教导这群孩童们。第三,迫切求神赐下印度,犹如「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参考诗篇2:8),我称为「赐我印度祷告行动」(Give Me India Prayer Movement)。我对印度的复兴有深深的负担。

 

以天父的心来爱

 

疫情中我看到牧者们全心、流泪地为神的国度、为印度的下一代祷告。见到牧者的迫切,让我备受鼓励,「天父的心行动」正在印度渐渐开展。

 

我感谢神,疫情让印度教会成为祷告的殿,教会因疫情关闭,但所有活动都在网上进行。同时也兴起许多家庭教会、街上祷告会及家庭祷告会。在生命年岁无法数算的日子里,神把全家聚在一起。

 

印度目前因疫情有超过十万个孤儿,将要成为「无父之国」(fatherless nation),如同当年的埃及。我要成为孤儿的父亲,放眼全国,去找寻这些流浪在街头的孤儿们。

 

许多的印度教会也成为「无父的教会」(fatherless church),领导者多视自己为是牧者、教师,较少怀有为父的心肠。但我最近观察到,他们开始以为父为母的心来牧养。

 

隔离中我们仍能联系全国的医疗机构,找寻成为孤儿的孩子们,有多少就接纳多少,都来吧!许多牧师及宣教士也找到我,讨论如何在当下进行外展或孤儿事工。

 

我从神领受到,这世代的人被攻击也被洁净,但下一代必被兴起。其实孤儿一直是印度的一个问题,疫情让政府不能再忽视这些儿童,宣布要特别赈济这个需要关怀的族群。

 

我们以金钱、食物救援来应付眼前所需,每天准备食物,分送给一、两千人,这会是持续进行的事工。

 

服事孤儿则是长期的事工。不仅只是关怀、照顾生活起居、使他们受教育,最重要的是教导神的话,使他们成为有信仰、会祷告的神的仆人。神是信实的,孤儿院的儿童们没有人染疫。我们在某些地方「藏」了很多「捡」来的流浪孤儿,如果有孩童染病,政府一定会揭发秘密安置处。但神保护孤儿们,使他们都安康。

 

儿童祷告之家的孩子们天天在祷告中敬拜神,每天为疫情及印度的复兴祷告,也为他们所「认领」的国家代祷。我期望孩子们在神的话语及祷告中成长,成为将来在各行各业的领袖,改变印度的将来。

 

我们计画再增设三所孤儿安置所,我打电话去相关机构询问可利用的资源,接电话的办事人员告诉我,他在街上「捡到」九个流浪的女孩子。这些女孩子们很有可能被抓去当雏妓,所以他把她们安顿在一小房间里。

 

隔天我又打电话去,谁知他也染疫住院了。我心里又惊又哀伤,在祷告中求神医治他。感谢神,他出院后,又打电话来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神给我对这群流浪孤儿的负担。我听说你在筹设孤儿院,我也要参与,孤儿事工刻不容缓!」我鼓励他继续去街上「捡」流浪儿童,就算我们分别居住在印度北部、南部,仍然可以同工。

 

▲儿童祷告之家的孩子们天天在祷告中敬拜神,每天为疫情及印度的复兴祷告,也为他们所「认领」的国家代祷。

 

神为印度建立军队

 

对于未来,我们的呼召是在印度的每一个城市建立儿童祷告之家。在疫情前,向政府申请设立更多的孤儿院,都没有进展。疫情发生后,政府机构无法处理如此多数的孤儿们,居然主动联系,要我们进行孤儿安置的事工,在许多程序上也化繁为简。因着疫情,拦阻成了助力,神的作为真是奇妙!

 

几年前,我不能完全明白神要我如何进行孤儿事工,但现在我明白,神正在为印度成立一个军队。我不再是孤军奋斗,而是连结机构、团体,什至政府部门,一起进行。

 

再来就是社区重建。此地教会与社区的连结还有待加强,我们需要以基督的爱在社区进行外展。大家都去的地方我们要去;大家不想去的地方,我们更要去支援、代祷。我们有神的同在与保护,不要惧怕。我们要以实际行动来爱邻舍。

 

▲疫情后,社区需要重建。有人去的地方,我们要去:没人去的地方,我们更需要去。

 

神从各方赐下资源

 

从我发出去的信息中,大家关切印度,从各处送来金钱、呼吸器、氧气、医疗器材等。许多人也送食物给我们。

 

代祷信主旨不是募款,是请大家一同祷告。我也不为事工作宣传,惟一的宣传是,若有人知道有孤儿无去处,需要食物,或需要医疗资源,请联络我们,我们会请人安排。

 

外来物资需经过政府重重关卡,手续繁杂,平常很难顺利领到物品。疫情间我们拿着政府机构给的通关信,到机场给办事人员看,便能畅行无阻,领到大家送来的爱心物资。在最困难的时候,神为我们开路。

 

我们需要人力,需要同工,才能到处分发食物。再来的日子,可能会涌进许多孤儿,要如何安置他们?目前的设施空间有限,我已提出扩展的申请。政府目前放宽申请条件,也鼓励民间出手处理这些救援事项。新的孤儿中心设备还不齐全时,他们需要暂时住在寄养家庭,有地方遮风挡雨,得以温饱。

 

求神赐下人力、资源,使我们能喂饱街上的人群、建造儿童祷告之家及安置处。相信乐意施恩予人的天父,必充充足足供应所需。

 

▲神开路,让各地的资源进入印度,又把通关程序化繁为简,使同工能到医院分发医疗资源。

 

在病中与神相遇

 

2020年10月,我染疫了,全家人看着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我,天天哭泣。我心中很平安,带着氧气罩仍能在电话中与人祷告。医生带着病人在病房的玻璃门外,我也为他们举手祷告。

 

一天夜里,我发着高烧,眼睛张不开,却感觉有人在身旁,为我按手。我以为是医生,但通常医生不会在夜里来探房。张开眼睛,看见一人身穿白袍转身离去,我叫着:「医生!医生!」他没有回头。我知道祂是耶稣,耶稣来医治我了!我见祂在病房中走动,看看左右病床上的病人,然后离开。

 

当下我流了一身汗,一觉醒来,感觉身心舒畅。我痊愈了!早晨医生对我说,当天有22位病人得医治。想到这段奇妙经历,Wow!我必须尽心尽力去执行祂要我做的工作。

 

我祈望神赦免、安慰、医治,并且复兴、赐福印度,期待印度的经济复苏、就业率提升。目前印度的经济、财政各方面都在谷底,神在告诉我们什么?我们又如何以天父的心来爱印度?也许人们尚未从沉睡中苏醒,但神会不断撼动印度,直到祂的子民回转,整个国家回转。

 

虽然如此伤痛,我仍然心存盼望,保持正面的心态,因为我经历「从前风闻有祢,现在亲眼见祢」!

 

 

克安通牧师,印度RoyalKids创办人。1987年,他在印度的街上碰到两个小男孩,小男孩们带安通牧师去看他们所发现被丢在路上的弃婴。牧师抱着婴儿冲去医院途中,婴儿却在他的怀中去世。牧师为此伤怀哭泣,询问神:「祢为什么带我去找到这婴儿,却让婴儿在我怀中死去呢?」神回答他:「你是个好传道人,你能向千万人讲道,但你能爱婴儿吗?」
从此,这婴儿改变了克安通牧师的一生及宣教事工。在过去25年中,RoyalKids事工服事超过8,000个弱势儿童。
奉献及详情请查询https://royalkids.org

 

KRC消息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