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期神國鄰舍-外展 Kingdom Neighbors

以天父的心愛印度

印度克安通(Anton Cruz)牧師專訪

 

整理╱吳信惠‧供圖╱克安通

 

 

▲印度第二波疫情嚴峻難防,許多人在街上,無奈等候資源。圖為同工們上街頭分發救援物資。

 

編者按:2021春天,第二波新冠肺炎在印度快速爆發,本刊編輯同工特別訪問印度RoyalKids事工創辦人克安通牧師,與《神國》雜誌讀者分享第一手的印度疫情狀況,及牧師在這期間對同在疫情奮戰之人們的鼓勵。

 

脈動被襲的印度

 

截至2021年5月,印度疫情算是在控制中的嚴重狀態。第二波疫情大爆發時,大家都非常震驚,無人能預料病毒如此迅速蔓延,連政府也沒能即時應對。大家在驚慌中失去生活方向,心中充滿無力感、失落感,看不見希望。死亡人數很多,到處是屍體,連火葬的排期都滿了。

 

第二波疫情在鄉村快速蔓延。印度人民多數居住在鄉村,鄉村是整個印度的脈動,如果鄉村人民被病毒侵襲消失,印度就成了搖搖欲墜的國家。新冠傳染性極強,一人染疫全家得病,幾乎每個家庭都有人過世。許多家庭是全家染疫,夫妻兒女們獨自與病毒掙扎,無法彼此幫助或打氣,連病死也不能見到親人屍體,聽來真讓人痛心。

 

疫苗是很昂貴的醫療資源,偏鄉村莊裡完全沒有醫療設施。我觀察到的缺乏有:一、呼吸輔助和氧氣設備;二、病床;三、醫療人員。

 

感謝神,陸續從各地送來醫療資源,卻仍然沒有足夠的醫療人員。他們超時工作,日日在壓力極大的環境中戰鬥。在我居住的社區中,就有將近一百位醫護人員因疫情而死亡。我們開始為醫療人員禱告,也送食物到醫院。然而病毒讓許多醫護人員怯步,即便重金聘請,也不願近身照顧病患。

 

疫情中許多人失去工作,三餐不繼。因為封城,商店不能營業,日用品也很難購買。無數人就這樣躺在街上,等待救援,我們只能給他們少少的食物,他們卻感謝得五體投地。

 

從報上的統計,可能有上百萬人流落街頭,兩、三百萬人沒有工作。這造成嚴重的經濟、財務問題。我們的神真好,祂已經讓政府官員開始正視這個情況,設立賑疾措施,希望政府能按需求分配資源。

 

人們需要神

 

以基督徒的身分,從神的眼光來看,我對此狀況有點心理準備。但身為印度人來經歷疫情,真的很失落、驚嚇及哀傷,幾乎天天淚流滿面,周圍的親朋好友都受病毒侵襲,死亡隨處可見。一排排屍體集體火化,以印度的文化習俗來說,如此處理過世的親人,是令人無法想像之悲慟。

 

我稱這時期為「黑暗時期」(period of darkness)。

 

失去,不只是面對肉體的離去,也需要面對心理的創傷。醫治,不僅只是戰勝病毒,身體上得痊癒,染疫症候群的心理療傷,也一樣重要。人們的懼怕與不安需要長時間療癒,我們只能祈求神的憐憫與恩典。

 

我的一位兒時玩伴,55年沒見了,前一陣子才又聯絡上。他任職於政府單位,表示要支持我們的事工。幾天前,他說染疫了,我為他禱告。隔天卻在報上讀到他去世的消息。前天、昨天都還能講話的朋友,隔天生命就消逝了。在印度,幾乎每人都有類似這樣的故事。

 

聖經說耶穌再來時,要如夜間的賊。我想神透過疫情對印度人民說話:「你準備好與主耶穌面對面了嗎?」

 

印度以家建國,但過去幾十年來,人民追求IT科技,強調賺大錢的行業,追求權力地位,失去初心與價值觀。神用疫情來搖動印度的價值觀及生命觀,盼望大家在患難中能尋求神,回歸家庭。

 

▲禱告是力量來源。

 

從禱告中得力

 

過去這段時間,我們每天哭泣,見到外面的淒慘光景,卻無能為力。直到這個禮拜,感覺神從各處不斷地對我們說:「不要懼怕,我與你們同在。」因此感覺漸漸得力,也準備好往前行,不再被各樣打擊禁錮,跟著神的旨意往前行走。

 

我認為神對印度有以下的心意:第一,神藉著疫情來潔淨我們的國家,不只是基督徒,也包括所有的印度人民。第二、饒恕與憐憫會在全印度流動,神要醫治這個國家。歷代志下7章14節所說:「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這也是我們真心的禱告。

 

禱告能讓我們仰望神的大能。當我們沮喪不安,大聲叫罵,甚麼事都難以進行。但當我們缺乏、軟弱,沒有財物或醫療資源,也無人力,甚至被隔離在家中,神讓許多奇妙的事情發生。現在不是靠我們的能力或智慧行事的時候,這是神的時間,祂比我們更有能力。當計畫趕不上變化時,安靜、謙卑、順服神,祂必成就大事。

 

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

 

過去30年,我盡心盡力到各處宣教,沒想到當我被「鎖」在印度時,居然能進行更重要的事工。這一、兩年來,印度教會逐漸改變、成長,這些翻轉,只有神能成就,正如以賽亞書55章9節中所說,「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

 

我已經70歲了,在別人眼中是退休的年齡。但自從我得醫治,身體如同獅子般硬朗,充滿活力。神也給我清楚的異象─成為孤兒們的父親,復興將至。Go!Go!Go!腦中動力催逼著我繼續前進。

 

首先,我祈求神用祂的方式使用我;我健康時,祂使用我;我在病中,祂也能使用我。第二,我祈求神再給我10,000個孩童。目前印度有許多無父無母的孤兒,神是這群孩童的父親,我們需要有天父心腸的父親母親來疼愛、教導這群孩童們。第三,迫切求神賜下印度,猶如「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參考詩篇2:8),我稱為「賜我印度禱告行動」(Give Me India Prayer Movement)。我對印度的復興有深深的負擔。

 

以天父的心來愛

 

疫情中我看到牧者們全心、流淚地為神的國度、為印度的下一代禱告。見到牧者的迫切,讓我備受鼓勵,「天父的心行動」正在印度漸漸開展。

 

我感謝神,疫情讓印度教會成為禱告的殿,教會因疫情關閉,但所有活動都在網上進行。同時也興起許多家庭教會、街上禱告會及家庭禱告會。在生命年歲無法數算的日子裡,神把全家聚在一起。

 

印度目前因疫情有超過十萬個孤兒,將要成為「無父之國」(fatherless nation),如同當年的埃及。我要成為孤兒的父親,放眼全國,去找尋這些流浪在街頭的孤兒們。

 

許多的印度教會也成為「無父的教會」(fatherless church),領導者多視自己為是牧者、教師,較少懷有為父的心腸。但我最近觀察到,他們開始以為父為母的心來牧養。

 

隔離中我們仍能聯繫全國的醫療機構,找尋成為孤兒的孩子們,有多少就接納多少,都來吧!許多牧師及宣教士也找到我,討論如何在當下進行外展或孤兒事工。

 

我從神領受到,這世代的人被攻擊也被潔淨,但下一代必被興起。其實孤兒一直是印度的一個問題,疫情讓政府不能再忽視這些兒童,宣佈要特別賑濟這個需要關懷的族群。

 

我們以金錢、食物救援來應付眼前所需,每天準備食物,分送給一、兩千人,這會是持續進行的事工。

 

服事孤兒則是長期的事工。不僅只是關懷、照顧生活起居、使他們受教育,最重要的是教導神的話,使他們成為有信仰、會禱告的神的僕人。神是信實的,孤兒院的兒童們沒有人染疫。我們在某些地方「藏」了很多「撿」來的流浪孤兒,如果有孩童染病,政府一定會揭發秘密安置處。但神保護孤兒們,使他們都安康。

 

兒童禱告之家的孩子們天天在禱告中敬拜神,每天為疫情及印度的復興禱告,也為他們所「認領」的國家代禱。我期望孩子們在神的話語及禱告中成長,成為將來在各行各業的領袖,改變印度的將來。

 

我們計畫再增設三所孤兒安置所,我打電話去相關機構詢問可利用的資源,接電話的辦事人員告訴我,他在街上「撿到」九個流浪的女孩子。這些女孩子們很有可能被抓去當雛妓,所以他把她們安頓在一小房間裡。

 

隔天我又打電話去,誰知他也染疫住院了。我心裡又驚又哀傷,在禱告中求神醫治他。感謝神,他出院後,又打電話來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神給我對這群流浪孤兒的負擔。我聽說你在籌設孤兒院,我也要參與,孤兒事工刻不容緩!」我鼓勵他繼續去街上「撿」流浪兒童,就算我們分別居住在印度北部、南部,仍然可以同工。

 

▲兒童禱告之家的孩子們天天在禱告中敬拜神,每天為疫情及印度的復興禱告,也為他們所「認領」的國家代禱。

 

神為印度建立軍隊

 

對於未來,我們的呼召是在印度的每一個城市建立兒童禱告之家。在疫情前,向政府申請設立更多的孤兒院,都沒有進展。疫情發生後,政府機構無法處理如此多數的孤兒們,居然主動聯繫,要我們進行孤兒安置的事工,在許多程序上也化繁為簡。因著疫情,攔阻成了助力,神的作為真是奇妙!

 

幾年前,我不能完全明白神要我如何進行孤兒事工,但現在我明白,神正在為印度成立一個軍隊。我不再是孤軍奮鬥,而是連結機構、團體,甚至政府部門,一起進行。

 

再來就是社區重建。此地教會與社區的連結還有待加強,我們需要以基督的愛在社區進行外展。大家都去的地方我們要去;大家不想去的地方,我們更要去支援、代禱。我們有神的同在與保護,不要懼怕。我們要以實際行動來愛鄰舍。

 

▲疫情後,社區需要重建。有人去的地方,我們要去:沒人去的地方,我們更需要去。

 

神從各方賜下資源

 

從我發出去的信息中,大家關切印度,從各處送來金錢、呼吸器、氧氣、醫療器材等。許多人也送食物給我們。

 

代禱信主旨不是募款,是請大家一同禱告。我也不為事工作宣傳,惟一的宣傳是,若有人知道有孤兒無去處,需要食物,或需要醫療資源,請聯絡我們,我們會請人安排。

 

外來物資需經過政府重重關卡,手續繁雜,平常很難順利領到物品。疫情間我們拿著政府機構給的通關信,到機場給辦事人員看,便能暢行無阻,領到大家送來的愛心物資。在最困難的時候,神為我們開路。

 

我們需要人力,需要同工,才能到處分發食物。再來的日子,可能會湧進許多孤兒,要如何安置他們?目前的設施空間有限,我已提出擴展的申請。政府目前放寬申請條件,也鼓勵民間出手處理這些救援事項。新的孤兒中心設備還不齊全時,他們需要暫時住在寄養家庭,有地方遮風擋雨,得以溫飽。

 

求神賜下人力、資源,使我們能餵飽街上的人群、建造兒童禱告之家及安置處。相信樂意施恩予人的天父,必充充足足供應所需。

 

▲神開路,讓各地的資源進入印度,又把通關程序化繁為簡,使同工能到醫院分發醫療資源。

 

在病中與神相遇

 

2020年10月,我染疫了,全家人看著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我,天天哭泣。我心中很平安,帶著氧氣罩仍能在電話中與人禱告。醫生帶著病人在病房的玻璃門外,我也為他們舉手禱告。

 

一天夜裡,我發著高燒,眼睛張不開,卻感覺有人在身旁,為我按手。我以為是醫生,但通常醫生不會在夜裡來探房。張開眼睛,看見一人身穿白袍轉身離去,我叫著:「醫生!醫生!」他沒有回頭。我知道祂是耶穌,耶穌來醫治我了!我見祂在病房中走動,看看左右病床上的病人,然後離開。

 

當下我流了一身汗,一覺醒來,感覺身心舒暢。我痊癒了!早晨醫生對我說,當天有22位病人得醫治。想到這段奇妙經歷,Wow!我必須盡心盡力去執行祂要我做的工作。

 

我祈望神赦免、安慰、醫治,並且復興、賜福印度,期待印度的經濟復甦、就業率提升。目前印度的經濟、財政各方面都在谷底,神在告訴我們甚麼?我們又如何以天父的心來愛印度?也許人們尚未從沉睡中甦醒,但神會不斷撼動印度,直到祂的子民回轉,整個國家回轉。

 

雖然如此傷痛,我仍然心存盼望,保持正面的心態,因為我經歷「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見祢」!

 

 

克安通牧師,印度RoyalKids創辦人。1987年,他在印度的街上碰到兩個小男孩,小男孩們帶安通牧師去看他們所發現被丟在路上的棄嬰。牧師抱著嬰兒衝去醫院途中,嬰兒卻在他的懷中去世。牧師為此傷懷哭泣,詢問神:「祢為甚麼帶我去找到這嬰兒,卻讓嬰兒在我懷中死去呢?」神回答他:「你是個好傳道人,你能向千萬人講道,但你能愛嬰兒嗎?」
從此,這嬰兒改變了克安通牧師的一生及宣教事工。在過去25年中,RoyalKids事工服事超過8,000個弱勢兒童。
奉獻及詳情請查詢https://royalkids.org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