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前的碎稭

 

文、供图/小六

 

 

老伴根据电视气象台播报的艾玛(Irma)飓风走向,用手机指挥住在不同城市的三个儿女之去留,俨然像个专家。有老伴当前,加上住在佛州数十年,经历无数是虚是实、有大有小的飓风,可谓身经百战,真有那么一点“谁怕谁”的豪气。

 

车已加满油,饮用水也抢购回来,从银行提领的现金把皮夹塞得鼓鼓的。冰箱里满满一盆的诸暨炒酱,拌面下饭皆可。一锅红烧牛肉,来个牛肉汤面还是牛肉烩饭,任君挑选。

 

家家户户都忙着安装防风百叶窗(hurricane shutter),算算我家前后上下,四副双扇玻璃门(French doors)、三面墙是滑动门(sliding doors)、十扇窗户,不算少,我俩“老神在在!”(意即从容笃定),这都要归功加装的防飓风玻璃。回亲朋好友从各方发来慰问关怀的LINE:“安啦!”三言两语打发,顺便吹嘘自己引以为傲的坚固玻璃城。

 

飓风过后的一周,和老伴驱车至奥兰多,南佛州I-95高速路上每个休息站内,男女各有五十间厕所,曾纳闷这么多给谁用?那日休息区内竟然还放置一排行动厕所,心想:“大概没水没电,所以放了临时厕所。”思路一转:“哇!原来撤离逃难的人如此之多啊!”电视报导大约650万人。

 

▲十岁大的橡树被风腰斩,宛如一尊艺术品。

 

各就各位枕戈待旦

 

一路上老伴絮絮叨来,飓风还没正式发布之前,全水利局(South Florida Water Management District)已经开始戒备。

 

水利局1500多名员工,划分第一、二、三线团队。水利局统管奥兰多至西礁岛(Key West)各个大小湖泊、社区的排水系统、沼泽地、河流、闸门及管道。老伴负责的欧基秋碧湖 (Lake Okeechobee)是美国内陆第二大淡水湖,大约七个台北市大。约有三十九个水利设施站、上百个监测站,管控水的进出和排放。

 

一旦飓风被命名,各个部门监视风向,天天开会,且汇报联邦政府、州政府、陆军工兵署,及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简称FEMA)。

 

飓风路径由东转西,上司一通紧急电话,老伴连夜用电脑模拟(Modeling)运算,根据飓风的不同路线预估它对整个水利设施的影响。把预估结果制作成立体动画使看的人一目了然,呈交上司转达运作中心,连结陆军工兵署共商协定定夺裁决,接着下达给看守抽水站、闸门与管道之技工,调度水流、排放或储存。欧基秋碧湖堤防建于四、五十年前,加上绝大部分是土造的,即便飓风不来,也已经岌岌可危,为此艾玛飓风的登陆将带来致命的灾祸,只要堤防有一处崩塌,南佛州绝大部分地区都会被水淹没。

 

▲无用的门框像软脚虾,让亭亭玉立的玻璃门被风拐跑。

 

老伴列入第三线团队,也得在家待命,他计算机模拟运算的预估,是提供牵一发动全域攸关人命的决策。预估何处堤防可能决裂,将疏散哪些城镇,以及多少人得疏散。之后,民兵得挨家挨户通知疏散,州政府也将预备庇护所,动用上千辆校车载送灾民前往庇护所,并通知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将救援物资运往何处。一个闪失关系着百万人的存亡,没人敢掉以轻心,个个提高警觉固守岗位。

 

更遑论那些在总部指挥的第一线同仁,带着铺盖、自备粮食,二十四小时监管发令。还有在水利站前线驻守的技师们,水利设施站虽楼高壁坚,也需储备七天的柴油、干粮和水,意味着可能被困、面对各样不可测的危机。一旦断电时得自己发电,启动必要的水利设施,自顾安危。

 

灾后,淹水的问题紧接而来,此时第二线的同仁就得顶上,巡回各地,数点被冲走的水流、水量测仪器,安装备用仪器,来不及安装之处就得带着行动仪器在各个水利站测试水流,确保管辖区域获得水位水流的宝贵资料,提供管控中心调度排放洪水以免堤崩,更要顾及海洋潮差将各处泛滥的洪水适时排入海中,免于下游泛滥淹水。基于人力有限,同事们几天不见人影是常事。

 

▲美丽的欧基秋碧湖。                       ▲2005年被飓风威尔玛掏空的欧基秋碧湖堤防。

 

谁是不能震动的倚靠?

 

艾玛飓风的路线,仿佛在寻人开心,一会东一会西,登陆地点叫人捉摸不定。大伙索性跨州逃难,人心慌乱得不知何去何从。飓风转向,住东岸的我们正庆幸,忽然听到屋外有重物撞击声,寻声而探,二楼书房一扇玻璃门在阳台上被风甩得乒乓跳。防风玻璃的确坚固,毫无损伤,哪知门框不堪一击,掌握不住门!

 

面对天灾,人仰赖精密科学预测防堵,倚靠自己打造的坚固城,可有人思想是谁从府库中带出风来?人的生活动作存留是在乎谁?圣经上说:“神的道在海中,他的路在大水中,他的脚踪无人知道。”(诗篇77:19)世事岂是我们可以预料的!他若掩面不顾,我们不过是风前的碎稭。

 

 

 

KRC消息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