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期神国邻舍-外展 Kingdom Neighbors

二人总比一人好?是耶非耶?

 

文╱施丽辉

 

▲禾场上的宣教士夫妇,如何发挥「二人总比一人好」?

 

伤心的眼泪谁来珍藏

 

四十多岁的伟文和太太珍妮带着十岁的儿子海锋,还有六大箱行李,在牧师和弟兄姊妹的祝福送别下,坐上飞往T国的航班。还没来得及整理与亲友道别的离情愁绪,飞机已降落在一个陌生的国土,开始在异乡举目无亲的生活。

 

初到工场,一家人怀着兴奋好奇的心情开始新生活。尝试新食物、学习新语言,但不久便发现没想像中容易。珍妮可能水土不服而肠胃不适,有时体力不济仍要打理家务及照顾孩子,身心俱疲。想到从前在家乡有工人姊姊协助,不需要为这些操心,心里不禁埋怨伟文未能体谅及分担。儿子海锋因无法融入当地学校而抗拒上学,常常沉迷打机,让夫妇俩什是忧心。伟文也因天气太炎热而睡得不好,加上学习语言的挫败,还有太太没说出口的埋怨,在在影响了他的心情。

 

伟文感到愧疚。太太为了与他一起宣教,放弃了原有的事业;儿子的学习和心理状况未能顺利接轨⋯⋯。他开始怀疑:选择回应神的呼召,踏上宣教的决定是否正确?伟文渐渐变得沉默寡言,幸好在事奉中能找到一点满足。

 

半年过去了,珍妮看到丈夫越来越投入事奉,越来越忙碌,带领不少大学生信主。本应一同快乐,但不知何故心里涌出一份不安:何以丈夫跟团队的单身女宣教士能滔滔不绝地商讨事工,回到家却一言不发,晚饭后即匆匆进入书房预备讲章?她感到丈夫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又找不到人倾诉心里的不安。当别人羡慕他们夫妇能一同宣教时,她心里更不是味道,仿佛哑子吃黄莲。

 

一天接到学校的电话,说儿子与同学打架。伟文怒气冲天,按捺不住责备儿子,又质问太太:我事奉已够忙了,妳整天在家怎样教导儿子?珍妮深感委屈,忍不住哭起来⋯⋯

 

相互伤害或彼此扶持?

 

大多数人认为宣教士若是夫妇同上工场,互相照应彼此同工,一起面对及解决工场上种种困难,会好得无比,如传道书所说的「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故教会及差会一般都比较放心差派以夫妇为单位的宣教士上工场。事实真是这样吗?要发挥「二人总比一人好」,到底取决于什么因素?

 

很多宣教士夫妇像伟文与珍妮一样,在跨文化的压力下,夫妇的相处出现很多张力,彼此的关系受着各方的冲击。单身宣教固然不容易,但夫妇若没有巩固、健康的关系,在工场事奉有时会比单身一人更痛苦,什至带来更多伤害。试想:宣教士在工场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就是孤单感。孤身一人感到寂寞,不足为奇;当最亲近的伴侣近在咫尺却没法明白,操着相同的语言却无法沟通,有对象却没法倾诉,那岂不是更可悲和痛苦?

 

更严重的情况是,夫妇在工场上出现问题,往往因为缺乏喘息的空间及亲友的支援,结果变成困兽斗,身边最亲的人成为最伤自己的人,自己也对身边最亲的人造成伤害。当夫妇什至整个家庭都伤痕纍纍,如何以爱服事?所以要发挥「二人总比一人好」,最大的因素取决于―夫妇的关系。

 

借由以下辅导过程,我们来看看如何使夫妇关系更健康、稳固。

 

一、明白内在的需要

 

坐在辅导室内,珍妮的泪水仍在流,伟文有点不知所措,后悔自己的失控让太太及儿子受惊。笔者尝试先让他们平静下来,带他们去触摸自己在跨文化压力下的心灵状况,明白彼此深层的需要,及对对方一些没说出来的期望。

 

珍妮从前在职场独当一面,现在处理家务却显得缚手缚脚,身分及角色的转变让她感到迷惘,对自己失去信心。她渴望丈夫能了解、肯定她,但当丈夫未能察觉且回应她的需要时,便出现很多负面的情绪,如沮丧、怨恨。不善表达的丈夫伟文,遇到压力便不自觉地退缩。受着原生家庭的影响,他不懂得表达对太太的爱和关心,常感到懊恼。当他们看到彼此内在的需要和挣扎时,心里顿然多了一份明白和理解,两颗孤单无助的心再次连结起来。伟文握着珍妮的手,绷紧的身体放松下来,珍妮任凭泪水继续涌流,洗去心灵的怨恨,彼此得着安慰。

 

▲宣教士夫妇有了健康、稳固的关系,才能相互服事,进而以爱服事。

 

二、建立良好的沟通

 

笔者鼓励珍妮将心里的不安坦诚向丈夫表达,丈夫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过分投入事奉,忽略了太太及家庭的需要,引来太太及别人的误会,什至让自己陷入试探中。对于不善言辞的伟文,他在辅导室内像牙牙学语般,重新学习表达。经过多次的沟通,澄清误会,他们建立了一个良好的互动模式,为夫妇关系重新注入健康的养分。现在他们每天腾出时间(哪怕只是15分钟),学习专注聆听,敏锐察觉配偶的情绪,接纳他╱她的感受;不意图改变对方,而是坦诚表达,及时回应。

 

三、健康的事奉

 

伟文和珍妮都需要重新认识何谓宣教事奉。珍妮照顾家庭不也在服事吗?若伟文只顾向外人宣教而忽略太太及家庭,这样的事奉蒙神喜悦吗?

 

究竟事奉的本质是什么?何谓宣教?这些观念都会影响他们彼此的分工。在初到工场的第一年,夫妇需要先有共识,如不宜开展事工、专注学习语言及文化、帮助小孩子适应新的环境。伟文看到家庭也是他事奉的禾场,十岁的儿子需要他的陪伴。珍妮也渴望能和丈夫一起参与团队的服事,事实上她从前是大学生团契的导师。正确的事奉观能帮助他们有合宜的分工,同时也建立平衡的家庭及事奉生活。

 

四、生命不断成

 

个人的生命及与主的关系如何,是影响夫妇关系的重中之重。故不论工场事奉多忙碌,夫妇都需要刻意为自己预留独处的时间。透过安静默想,与主建立更亲密的关系,让内在生命不断更新成长,以致彼此能放下自我中心,走向成圣之路。夫妇是生命的共同体,一同承受生命之恩;夫妇的关系是生命品格的锻链,透过这种亲密的关系,叫彼此在舍己顺服中更像基督。「所以你要完全,像你的天父完全一。」(参考太福音5:48)

 

这原是上主对夫妇的祝福。

 

▲愿你我与宣教士夫妇同行,成为他们安全的后盾,随时的支援。

 

化危机成转机

 

感恩伟文和珍妮愿意借着那次的危机走进辅导室,坦诚开放处理夫妇的关系。经过十次的辅导后,他们调校好心态和步伐,牵着对方的手再次回到工场,在异乡彼此陪伴,建立默契。他们晓得亲密的夫妇关系,就是让自己成为礼物送给对方。诚如卢云在《活出有爱的生命》 1 书中所说:我们的生命本身就是一份最好的礼物,真正的恩赐不全是我们能做什么,而是我们本人。不是「我们能为对方做些什么」,而是「我们能为对方成为怎么样的人」。这种美好的夫妇关系,能有力击退恶者一切的引诱和破坏,成为一个磁石,吸引人归向他们所信的主耶稣基督,为团队及工场带来莫大的祝福。

 

但可惜不是所有夫妇都愿意正面面对婚姻问题,特别是华人的文化,往往因为面子问题而选择逃避,越资深越有辈分,就越躲藏得隐密,这是令人担心的现象。宣教士深怕教会、差会及弟兄姊妹知道后,会指责、论断,「没有好见证。」故即使夫妇关系已支离破碎,仍极力在人前维持表面的和谐关系,直至「爆煲」,关系决裂,才紧急回家乡,送入辅导室的ICU。这让当事人夫妇付上沉重的代价,也让整个属灵群体受到亏损。

 

如何改变这现象?作为差会,在差派宣教士夫妇时需留意,谨慎评估他们的夫妇关系 2 ,不能假设他们有同一的呼召和心志,便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毕竟夫妇关系的成熟度,有时跟呼召没有直接的关系。及早识别未处理的严重问题,在出工场前先处理好。作为教会牧者,帮助教会的夫妇建立夫妇同行小组,四至五对夫妇紧密同行,彼此支援。

 

作为弟兄姊妹,恳请你把宣教士看为与你我一样有血有肉的人,他们同样要面对生活中柴米油盐的挑战、与配偶在亲密关系里的张力,还有儿女的问题。你我的明白和理解,能成为一个安全的平台,让挣扎中的宣教士夫妇放心敞露软弱。

 

我亲爱的宣教士夫妇同工们,上主看重你们夫妇的关系过于一切的事工。没有关系不能修补,没有伤痕不能治愈,只要你愿意踏出一步,我在辅导室等着你们,要与你们一起,切实地让「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在宣教工场展现出来。

 


 

注:
1.  《活出有爱的生命》,卢云,1999,基道书楼,香港。
2.  一般可透过Prepare& Enrich评估工具,评估夫妇的关系,范畴包括个人性格、认识双方的家庭成长背景,处理压力及沟通的模式,财务管理及家庭计画等。

 

 

丽辉,婚姻及家庭治疗师,于香港差传事工联会 (https://hkacm.net/s_missionary-care/)义务担任辅导服务统筹专员,为宣教士提供心理评估及辅导服务。现职中信国际差会协调主任。电邮:[email protected]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