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期神國鄰舍-外展 Kingdom Neighbors

二人總比一人好?是耶非耶?

 

文╱施麗輝

 

▲禾場上的宣教士夫婦,如何發揮「二人總比一人好」?

 

傷心的眼淚誰來珍藏

 

四十多歲的偉文和太太珍妮帶著十歲的兒子海鋒,還有六大箱行李,在牧師和弟兄姊妹的祝福送別下,坐上飛往T國的航班。還沒來得及整理與親友道別的離情愁緒,飛機已降落在一個陌生的國土,開始在異鄉舉目無親的生活。

 

初到工場,一家人懷著興奮好奇的心情開始新生活。嘗試新食物、學習新語言,但不久便發現沒想像中容易。珍妮可能水土不服而腸胃不適,有時體力不濟仍要打理家務及照顧孩子,身心俱疲。想到從前在家鄉有工人姊姊協助,不需要為這些操心,心裡不禁埋怨偉文未能體諒及分擔。兒子海鋒因無法融入當地學校而抗拒上學,常常沉迷打機,讓夫婦倆甚是憂心。偉文也因天氣太炎熱而睡得不好,加上學習語言的挫敗,還有太太沒說出口的埋怨,在在影響了他的心情。

 

偉文感到愧疚。太太為了與他一起宣教,放棄了原有的事業;兒子的學習和心理狀況未能順利接軌⋯⋯。他開始懷疑:選擇回應神的呼召,踏上宣教的決定是否正確?偉文漸漸變得沉默寡言,幸好在事奉中能找到一點滿足。

 

半年過去了,珍妮看到丈夫越來越投入事奉,越來越忙碌,帶領不少大學生信主。本應一同快樂,但不知何故心裡湧出一份不安:何以丈夫跟團隊的單身女宣教士能滔滔不絕地商討事工,回到家卻一言不發,晚飯後即匆匆進入書房預備講章?她感到丈夫與自己的距離越來越遠,又找不到人傾訴心裡的不安。當別人羨慕他們夫婦能一同宣教時,她心裡更不是味道,彷彿啞子吃黃蓮。

 

一天接到學校的電話,說兒子與同學打架。偉文怒氣沖天,按捺不住責備兒子,又質問太太:我事奉已夠忙了,妳整天在家怎樣教導兒子?珍妮深感委屈,忍不住哭起來⋯⋯

 

相互傷害或彼此扶持?

 

大多數人認為宣教士若是夫婦同上工場,互相照應彼此同工,一起面對及解決工場上種種困難,會好得無比,如傳道書所說的「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故教會及差會一般都比較放心差派以夫婦為單位的宣教士上工場。事實真是這樣嗎?要發揮「二人總比一人好」,到底取決於甚麼因素?

 

很多宣教士夫婦像偉文與珍妮一樣,在跨文化的壓力下,夫婦的相處出現很多張力,彼此的關係受著各方的衝擊。單身宣教固然不容易,但夫婦若沒有鞏固、健康的關係,在工場事奉有時會比單身一人更痛苦,甚至帶來更多傷害。試想:宣教士在工場最大的困難是甚麼?就是孤單感。孤身一人感到寂寞,不足為奇;當最親近的伴侶近在咫尺卻沒法明白,操著相同的語言卻無法溝通,有對象卻沒法傾訴,那豈不是更可悲和痛苦?

 

更嚴重的情況是,夫婦在工場上出現問題,往往因為缺乏喘息的空間及親友的支援,結果變成困獸鬥,身邊最親的人成為最傷自己的人,自己也對身邊最親的人造成傷害。當夫婦甚至整個家庭都傷痕纍纍,如何以愛服事?所以要發揮「二人總比一人好」,最大的因素取決於―夫婦的關係。

 

藉由以下輔導過程,我們來看看如何使夫婦關係更健康、穩固。

 

一、明白在的需要

 

坐在輔導室內,珍妮的淚水仍在流,偉文有點不知所措,後悔自己的失控讓太太及兒子受驚。筆者嘗試先讓他們平靜下來,帶他們去觸摸自己在跨文化壓力下的心靈狀況,明白彼此深層的需要,及對對方一些沒說出來的期望。

 

珍妮從前在職場獨當一面,現在處理家務卻顯得縛手縛腳,身分及角色的轉變讓她感到迷惘,對自己失去信心。她渴望丈夫能了解、肯定她,但當丈夫未能察覺且回應她的需要時,便出現很多負面的情緒,如沮喪、怨恨。不善表達的丈夫偉文,遇到壓力便不自覺地退縮。受著原生家庭的影響,他不懂得表達對太太的愛和關心,常感到懊惱。當他們看到彼此內在的需要和掙扎時,心裡頓然多了一份明白和理解,兩顆孤單無助的心再次連結起來。偉文握著珍妮的手,繃緊的身體放鬆下來,珍妮任憑淚水繼續湧流,洗去心靈的怨恨,彼此得著安慰。

 

▲宣教士夫婦有了健康、穩固的關係,才能相互服事,進而以愛服事。

 

二、建立良好的溝通

 

筆者鼓勵珍妮將心裡的不安坦誠向丈夫表達,丈夫才意識到原來自己過分投入事奉,忽略了太太及家庭的需要,引來太太及別人的誤會,甚至讓自己陷入試探中。對於不善言辭的偉文,他在輔導室內像牙牙學語般,重新學習表達。經過多次的溝通,澄清誤會,他們建立了一個良好的互動模式,為夫婦關係重新注入健康的養分。現在他們每天騰出時間(哪怕只是15分鐘),學習專注聆聽,敏銳察覺配偶的情緒,接納他╱她的感受;不意圖改變對方,而是坦誠表達,及時回應。

 

三、健康的事奉觀

 

偉文和珍妮都需要重新認識何謂宣教事奉。珍妮照顧家庭不也在服事嗎?若偉文只顧向外人宣教而忽略太太及家庭,這樣的事奉蒙神喜悅嗎?

 

究竟事奉的本質是甚麼?何謂宣教?這些觀念都會影響他們彼此的分工。在初到工場的第一年,夫婦需要先有共識,如不宜開展事工、專注學習語言及文化、幫助小孩子適應新的環境。偉文看到家庭也是他事奉的禾場,十歲的兒子需要他的陪伴。珍妮也渴望能和丈夫一起參與團隊的服事,事實上她從前是大學生團契的導師。正確的事奉觀能幫助他們有合宜的分工,同時也建立平衡的家庭及事奉生活。

 

四、生命不斷成長

 

個人的生命及與主的關係如何,是影響夫婦關係的重中之重。故不論工場事奉多忙碌,夫婦都需要刻意為自己預留獨處的時間。透過安靜默想,與主建立更親密的關係,讓內在生命不斷更新成長,以致彼此能放下自我中心,走向成聖之路。夫婦是生命的共同體,一同承受生命之恩;夫婦的關係是生命品格的鍛鍊,透過這種親密的關係,叫彼此在捨己順服中更像基督。「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參考馬太福音5:48)

 

這原是上主對夫婦的祝福。

 

▲願你我與宣教士夫婦同行,成為他們安全的後盾,隨時的支援。

 

化危機成轉機

 

感恩偉文和珍妮願意藉著那次的危機走進輔導室,坦誠開放處理夫婦的關係。經過十次的輔導後,他們調校好心態和步伐,牽著對方的手再次回到工場,在異鄉彼此陪伴,建立默契。他們曉得親密的夫婦關係,就是讓自己成為禮物送給對方。誠如盧雲在《活出有愛的生命》 1 書中所說:我們的生命本身就是一份最好的禮物,真正的恩賜不全是我們能做甚麼,而是我們本人。不是「我們能為對方做些甚麼」,而是「我們能為對方成為怎麼樣的人」。這種美好的夫婦關係,能有力擊退惡者一切的引誘和破壞,成為一個磁石,吸引人歸向他們所信的主耶穌基督,為團隊及工場帶來莫大的祝福。

 

但可惜不是所有夫婦都願意正面面對婚姻問題,特別是華人的文化,往往因為面子問題而選擇逃避,越資深越有輩分,就越躲藏得隱密,這是令人擔心的現象。宣教士深怕教會、差會及弟兄姊妹知道後,會指責、論斷,「沒有好見證。」故即使夫婦關係已支離破碎,仍極力在人前維持表面的和諧關係,直至「爆煲」,關係決裂,才緊急回家鄉,送入輔導室的ICU。這讓當事人夫婦付上沉重的代價,也讓整個屬靈群體受到虧損。

 

如何改變這現象?作為差會,在差派宣教士夫婦時需留意,謹慎評估他們的夫婦關係 2 ,不能假設他們有同一的呼召和心志,便甚麼問題都能迎刃而解。畢竟夫婦關係的成熟度,有時跟呼召沒有直接的關係。及早識別未處理的嚴重問題,在出工場前先處理好。作為教會牧者,幫助教會的夫婦建立夫婦同行小組,四至五對夫婦緊密同行,彼此支援。

 

作為弟兄姊妹,懇請你把宣教士看為與你我一樣有血有肉的人,他們同樣要面對生活中柴米油鹽的挑戰、與配偶在親密關係裡的張力,還有兒女的問題。你我的明白和理解,能成為一個安全的平台,讓掙扎中的宣教士夫婦放心敞露軟弱。

 

我親愛的宣教士夫婦同工們,上主看重你們夫婦的關係過於一切的事工。沒有關係不能修補,沒有傷痕不能治癒,只要你願意踏出一步,我在輔導室等著你們,要與你們一起,切實地讓「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在宣教工場展現出來。

 


 

註:
1.  《活出有愛的生命》,盧雲,1999,基道書樓,香港。
2.  一般可透過Prepare& Enrich評估工具,評估夫婦的關係,範疇包括個人性格、認識雙方的家庭成長背景,處理壓力及溝通的模式,財務管理及家庭計畫等。

 

 

施麗輝,婚姻及家庭治療師,於香港差傳事工聯會 (https://hkacm.net/s_missionary-care/)義務擔任輔導服務統籌專員,為宣教士提供心理評估及輔導服務。現職中信國際差會協調主任。電郵:wshih2019@gmail.com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