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期神国知行-关系 Knowledge & Practice

【心情拼盘】5

下厨找乐,自煮多情

 

文‧供图╱苗卉天

 

 

▲作者以亲手製作、世间独一无二、颇具个人特色的器皿,盛装食物招待朋友,也算有情有「艺」。

 

开煮的仪式感

 

在疫情时期,许多人共同的经验就是〈西风的话〉歌词的某半句:「去年我回来,你们刚穿新棉袍,今年我来看你们,你们变胖又变高⋯⋯」相信你已知道是其中的哪半句了。因为实际情况不能容许像往日般的行动自由,有许多时间是在家中度过,很明显地在厨房的时间变多了!

 

整日煮东煮西,不敢说厨艺大进,但随著味蕾返樸归真,味觉也逐渐改变,习惯了自己煮的「天然口味」,也更有机会嚐到食材的原味。

 

以往常会买些冷冻食品,只要解冻加热就可以应付上一餐!就拿冷冻箱中的「常驻居民」TJ品牌橘味鷄来说,每回都会吃得津津有味。但曾几何时,已经不能再接受鸡块外面包裹的厚麵衣与重调味,做过挣扎后毅然决定裁员,橘味鷄从此不予录用!

 

「自己吃就要吃好一点」,这是每人都朗朗上口的句子。但怎样吃是算吃好?各花入各眼,每人看法不一,身为「煮人」的我,认为在煮的过程也要愉悦,才能算是好!

 

每天早上从早餐开始,就像进行一个开幕仪式,在小小的厨房里,展开剧场演出。开煮的过程前,习惯为自己準备一杯热饮,有时咖啡,有时茶,也有的时候是半咖啡半茶的鸳鸯。

 

不知从哪得知可以将不同的茶叶混搭,这样冲泡出来的滋味更美,于是开启新品嚐试。那天将些许陈年普洱、伯爵、阿里山红茶、高山乌龙,加上枸杞、柠檬皮乾,装在小瓷壶,滚水冲泡倒入杯中,再滴上两滴肉桂液与蜂蜜调和,这样也是一种饮品创新料理吧!

 

一杯热饮,为的是要调和烹煮过程中的节奏。在学期间曾经被教授点名,请去他家帮忙办趴招待客人,开煮前老师叫他的女儿给我倒上一杯酒,已忘了是红还是白,总之那种给厨师献上敬意的感受还挺受用。于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方式就在生活中延续下来⋯⋯不饮酒就以热饮代替。

 

▲「自己吃就要吃好一点。」身为「煮人」的作者,嚐到更多食材原味,认为在煮的过程也要愉悦,才能算是好。

 

锅碗瓢盆上手又上心

 

这种有仪式感的习惯,在杯源充足下,也会挑选一个「符合感觉」的杯子来搭配。因为没有收藏组杯,每个杯子都是单一独特,所以可以挑选。通常喜欢手拉胚的陶杯,也有在古董店或旅行中买的瓷杯;有的是带手把的马克杯,也有无手把的握杯。

 

饮杯可以让人有「一期一会」的情怀,不管窗外有阴有晴、飘雪落雨,可以守在炉边,简单如煎蛋为例,凝视蛋清转白,耳边滋滋作响,有声有色配上啜饮,也是一种幸福享受!

 

除了杯子,也要选刀子。準备下锅前需要处理食材,也是费工费时。「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合适的刀,才能顺心顺手。虽无名刀,但刀的款式也不少,中式西式、切肉切菜切麵包、钢刀剪刀陶瓷刀、长刀短刀、大刀小刀⋯⋯因材选刀,剁剁化整为零,有型有色摆衬待用,也是赏心悦目。

 

想起那位大教授的家虽挺气派,但整个厨房中没有一把像样的刀,操作起来真是痛苦!后来再接他的单,就会「未雨绸缪」,先自备刀具再上阵。

 

刀子解决后要选锅子,没有名锅,但锅的品种也是琳瑯满目。举凡铁炒锅、铁板锅、不銹钢锅、不沾锅、慢炖锅、电锅、蒸笼、深锅浅锅平底锅⋯⋯有人在参观敝人的小厨后,从而得到结论:「从锅就可以看出妳是个爱煮的人。」不得不说,这些锅太占空间,很想断捨离,但执行起来还真是颇有困难。

 

再来,盛皿也很重要。平时做菜虽不至于到摆盘的地步,但用合适的碗盘装食物,也算是对得起食材与自己的辛劳!我有许多在陶艺工作室亲手製作的器皿,从揉泥、拉胚、素烧、画釉⋯⋯也是颇具个人特色。用这世间独一无二的「载体」来盛装食物招待朋友,也算有情有「艺」。

 

▲作者愿把神所赐予的「材料」,在创意无限的小厨中,煮出有心有情的美食。(图为小猪排乱炖和虾橙白萝蔔汤。)

 

波士顿乱炖

 

有了杯子、刀子、锅子、盘子,最重要还是进入「煮题」。关于「煮事」,对于家庭煮妇或是煮夫而言,有时「众口难调」,自然会成为生活的压力!幸运单身如我,只要一人通过就全体通过。在这疫情下,付出劳力换上心安,煮事已成定局,那么就煮得畅快些吧。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煮些食物特别是与需要的人分享,藉此传达心意,也是一件美事!

 

不得不说,自己就是在这「善举」下的受惠人士。曾经因为紧急情况住进加护病房,出院以后,身边许多兄弟姊妹主动送菜送汤给我进补,真是吃在口里暖在心里!想起耶稣对门徒说:「你们给他们吃吧!」越咀嚼越能感受这句话背后的深刻涵意,也难怪「五饼二鱼」会是四位福音书作者都记载的神迹。

 

最近有机会发挥「煮功」,自创了一锅「波士顿乱炖」。将手打鱼浆先煎成鱼浆饼,再放入一些干贝、虾子、墨鱼丸、油豆腐、金针菇、葱薑蒜,加入大白菜炖煮,再摆配上几小段台式香肠就大功告成!

 

当天本来邀约一对年轻夫妻来家中用餐,后来因故临时取消,只能将乱炖让他们打包回家。之后,那位生在武汉长在北京的90后姊妹特别打电话来说:「波士顿乱炖太好吃了,吃得我都想哭了,这就我姥姥的味道!下回要来吃热的!」这话让人听了很是开心,但也纳闷:我煮的明明是台湾味啊,怎么会是她姥姥的味道呢?我想,这应该就是「有爱」的味道吧!

 

感谢在生命中所有给予过我吃喝的人!在有生之年,我要把神所赐予的「材料」,在空间有限但创意无限的小厨中,用心用情,成为「送礼自用两相宜」的美食!

 

 

苗卉天,大龄单身,有钱旅行、没钱散步。可以慵散、可以勤奋、能动亦能宅;欣赏美景、美事、美物,喜爱美食、美文、美乐。

 

KRC消息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