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篇2】

当社会失去公义,基督徒你在哪里?

 

文/杨均安(Andrew Yang)

译/子悯

 

 

勇敢站出来

 

5月一个星期三的早上,我们教会有不少人集体参加了一场公开示威活动,名为:“坚决要求禁枪”(Demand the Ban)。他们齐聚参议员杜派特(Senator Pat Toomey)位于宾州费城的办公室门前,每个人手中拿着用AR-15步枪制成的犁。正如以赛亚书二章4节所说:“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

 

在参议员杜派特办公室门前, 许多示威群众聆听不同牧师和讲员阐述生命的神圣和杜绝枪击暴力的必要性。因为有为数不少的人坚决守在参议员办公室门前拒绝离开,结果被警方逮捕。

 

坦白说,以上消息都是我从别处得来的,我自己并没有参加这项示威活动。在示威活动展开的几个月前,有一位牧者前来询问由我组织的公义团体—“推动重视非裔人权联盟”(Circle Mobilizing Because Black Lives Matter)是否愿意动员社区中的教会来支持这项示威活动。考虑之后,我礼貌地拒绝了,因为“推动重视非裔人权联盟”的服务目标主要针对社会种族间的歧视与不公义,与这项以禁枪(Demand the Ban)为主题的示威活动,目的并不相符。

 

从历史事件看社会公义

 

无庸置疑,通过“禁枪”法令将会使枪击案比例下降。但是从历史纪录来看,枪枝管制条例似乎歧视性地特定于美籍非裔这个族群。根据文献纪录,十九世纪,美南地区通过不同的枪枝管制法条例,完全针对美籍非裔人士,目的在限制其拥武的权利。同样,1960年代,严峻的枪枝管制立法主要是惧怕当时横行猖獗的黑豹党註而有的回应。

 

进入廿一世纪,让民众合法拥枪自卫的法例,仍然有不公义之处。以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卡费兰(Philando Castile)案件为例,一名合法持有枪枝的黑人,2016年7月6日开车途中被员警拦截下来临检。他先是非常镇定地告诉警方,“我身上合法持有枪械,但绝不会在此时掏枪出来。”不料,正当他把手放进口袋,准备拿出驾照时,就被员警突如其来地连开七枪而身亡。案件初审时,该名执勤开枪员警被判“二级误杀及两项危险枪支发射”罪名,最后却被宣判无罪!

 

这起意外枪杀案,不仅再次揭开有关枪禁的广泛讨论,更是搅动种族对立的催化剂。这起事件说明在不同人权运动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即使在立场相同的人当中,看法也是见仁见智。对种族公义议题关心的人,都有一个共识:公权力军事化执法和枪枝管制议题是无法切割的。在某些有色人种族群集中的区域,警方武器枪械的配置,功能越来越高,有如军队般的强势和军事化管理。要使美国境内减少枪枝冲突,根本是:老百姓要学习放掉对拥枪的着迷,而警方则必须减低军事化管理的形式。

 

基督徒,你麻木不仁吗?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会因为越趋复杂的社会问题而变得麻木,企图说服自己:“不论做什么,我们都无法改变现状”;又或者说服自己,“因为有太多未知的后果,乾脆什么都别做!”据我所知,不论是校园枪击、警方误杀、川普内阁对难民政策进一步的刁难等等,许多民众如今选择对舆论充耳不闻,认为每则社会事件不过是为已脱序的社会“雪上加霜”罢了。然而凭心而论,对这些社会乱象不闻不问,果真是明智之举吗?

 

还记得耶稣曾经用才幹的比喻,来说明祂最后对那些麻木不仁的人如何严峻吗? 我百分百支持自己教会中选择参加要求禁枪示威的弟兄姊妹们,即使我本身没有加入他们的行列,却衷心期盼他们的行动结出福音的果实。说到为神的国奉献心力,我们一定要清楚如何照优先次序,把精力投注在自己有感动的项目。我们没有一个人是能力无限的,选择重点,集中精力才是智慧的投资。我们与其他弟兄姊妹互为肢体,各凭所领受的恩赐和机会,同心在神国里建造,当然也包括改变法律政治的生态。

 

▲“重视非裔人权”的示威游行活动,在全美各地沸腾响应。

 

分别为圣,兴起发光

 

有为数不少的基督徒并不相信政治法律能真正地解决问题,但也有少部分人持守法律能解决问题的信念。几个星期前,我有机会到宾州兰卡斯特镇度假,观察居住在镇上的阿米许教派基督徒(Amish Christians),坚持保留传统纯樸的生活方式,不用现代科技,自成一套独特却有价值的群居文化。每次想到要使禁枪或废除军备的法令通过,其可能性微乎其微时,神就将我的目光对焦在这群勇敢向世界说不的阿米许教派基督徒身上。我是一个从小在门诺派教会长大的基督徒,始终秉持从世界的价值观和政经系统中“分别为圣”出来的教义。

 

但与此同时,我也相信耶稣的心意是要借着祂的子民更新转变这个世界,正如马太福音中第五章,祂命令我们:你们是世上的光,因此,我们不是将光藏在斗底下,乃是兴起发光,让世人都看得见。当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群聚在参议员办公室门前示威抗议时,世人看见了!当我们积极为废除现金保释法及死刑大声疾呼时,世人看见了!身为基督徒,我们在各方各面持守所信的,就是要让世人看见我们身上的基督,在充满不公义的社会,成为时代的呼声!

 

註:“黑豹党”,Black Panther Party,简称 BPP,成立于1966年,鉴于当时残暴的员警公权力处处针对非裔美人,创立人纽修一(Huey Newton)和史包比(Bobby Seale)成立该组织来与地方官员相抗衡。“黑豹党”员头戴黑色贝雷帽,身穿黑皮衣的造型,一时蔚然成风,他们曾经在加州奥克兰地区及其他城市发起大规模武装公民巡逻活动,引起社会各界关注。1968年,全美“黑豹党”党员创下高达2000人的记录。后来因为内部紧张、多起致命枪战及联邦反间谍活动等原因,黑豹党渐趋式微,势力减弱。(资料来源:“历史”网站https://www.history.com/topics/black-panthers

 

 

杨均安,Andrew Yang,执业律师,目前居住在宾州费城。致力维护社会弱势群体公义,也为公义团体“推动重视非裔人权联盟”(Circle Mobilizing Because Black Lives Matter)的发起人。

 

 

 

译者小档案
子悯,来自台湾,现居纽约,喜爱用文字书写来品尝生命故事。

 

KRC消息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