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义人要发出光来

——护卫家庭婚姻的勇者心声

 

受访者/李燕光

采访/杨韩甲华

 

▲2008年仲秋,五千人齐集洛杉矶市政府前高喊“Yes on 8!”捍卫婚姻,世人未曾忘记,神也记念他们。

 

“Yes on 8!”“Yes on 8!”

 

数千人整齐呼喊口号的声响,几乎震颤天地。他们身着艳红恤衫,高举标语,一个挨一个蜂聚洛杉矶市政府前的草坪。头顶乌云渐渐散开,仲秋煦阳撒下金纱,为这群勇士披上盔甲。

 

2008年美国大选,为了加州8号州宪法修正提案:“定义婚姻为一男一女结合”,正反双方总共投下逾七千万美元。选前数月,民调呈现拉锯,保护传统婚姻、赞成8号的一方似乎节节败退。

 

战情告急,于是“南加州华人基督徒一夫一妻入宪联盟”与“保护婚姻家庭联盟”,汇聚洛杉矶华人教会与社团,以及西语裔、印尼和韩国等诸多族裔、宗教的力量,举办了11月2日下午这场数千人的集会。 

─摘录自林敏雯撰,〈捍卫婚姻的基甸勇士〉《神国杂志》,2009年第15期

 

日光下并无新事,五年后的秋末,宝岛台湾的勇士为捍卫婚姻家庭亦走上街头。本刊很荣幸,能以书面访问当年“保护婚姻家庭联盟”的主要领导李燕光牧师,从他敞开心扉的真挚分享中,甚盼读者撷取串串智慧的结晶,是安慰、是激励、是呼应、是祝福。“德不孤,必有邻”,让我们在基督里相互扶持守望,倚靠真理争战得胜。

 

1. 在烟硝迷漫的加州,您曾眼中流着泪,心中淌着血,与同道们一起为“8号提案”公投奋勇作战,最后以52%险胜,请问:这个经历对您的服事与生命所带来的冲击与改变?

 

当那日,“8号提案”公投得胜的时候,真是作基督徒这么多年以来,最兴奋的日子了,我们好像作梦的人,同工团队与弟兄姊妹的血汗、泪水、祷告、宣传、脑力、体力与灵力,一一在我眼前流动,我看到我们逐梦成真了。

 

更看见教会合一影响社区的力量,因此从2010年起,我们集结了这股力量,开始每年一度“全球祷告日”,连续四年,这场运动一路增长到六十间教会、百余位牧者、上千人参与市政厅旁公园的祷告大会,这些教会成为“走动的教会”,合一的教会,没有传统、现代的区别;没有福音、灵恩的争执。我们都是神的子民,一样都需要祷告、都需要圣灵、都需要复兴、都希望传福音。

 

走上街头发出声音,是福音彰显的一种方式,告诉人:“神爱世人”是福音,“神恨恶罪恶”也是福音。因为神恨恶罪恶,所以差遣他的儿子亲身解决罪的咒诅,这真是整全福音的一部分。

 

▲赞成8号的宣传贴纸。

 

至于我,只在教会推动祷告,从未走上街头,竟成为上街带头呼喊的牧师,短短的一个月里,神带领我看见自己的祭坛与华人教会的使命,为我,这是调整胸襟,转化神学观的一次整合与跳跃。

 

经由同工们祷告、布道、合一、宣教之后,“8号提案”虽遭到美国联邦大法官否决,但我们众教会从此更得着激励与异象,于加州携手合作了许多重大有意义的事工。特别要提及,有些教牧投入年轻人的栽培与训练,我们刻意与亚裔青年人的团体联结,合办过一些敬拜聚会、宣教大会、培灵特会。因为这就是明日决战的关键,我们已经失去太多的青年人和他们的族群(包括网路世代、媒体、律法界、演艺界、运动明星、教育界、政界),如何从仇敌手中夺回,掌握争战的主导权,成为存亡一系的钥匙。

 

这方面太重要,但我们做的还是太少,觉醒还不够,我们该当悔改,花时间、力量在年轻人身上,比过往十倍的努力,找出策略,贡献金钱与智慧,大部分的人才当投入青年福音事工,否则只能坐以待毙。这是我刻骨铭心的领受,愿与神的教会共勉:我们当儆醒!


2. 2013年6月26日联邦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竟然以5比4判定“婚姻保护法”(DOMA)失效后,对“8号提案”(Proposition 8)同样裁定违宪失效,恢复加州曾经通过的同性婚姻法案。再回顾2008年11月2日洛杉矶市政府前,众人呼喊“Yes on 8”之声似乎仍然响亮,请问:您有什么样的感受与心情?对主有什么祷告?

 

1989年,当六四前夕,香港新华社《文汇报》报纸上,全版只刊登四个字:痛心疾首;当尼希米听见城墙被毁,城门被火焚烧,他就坐下哭泣,悲哀,禁食祷告;当末底改听见灭族的公告,就撕裂衣服,披麻蒙灰,行走,痛哭哀嚎。这些都不足以形容我听见美国最高法院宣判结果时的难过……。

 

但我仍要说神设立的是一夫一妻制,同性恋不但不是权利,而是逆性之罪,也不会停止为美国祷告。如果同性恋者从1970年代起,花了近五十年的时间,走到今日“歪理变正道”,难道我们这些基督真理的跟随者,不能凝聚坚持的力量,决心“拨反归正”吗?

 

▲有力的文宣,触动人心,坚守普世家庭价值。

 

3.请问对同性恋运动者在加州学校、公共场所等处的现况与造成的乱象,基督徒应持何种态度?请问:未来加州“合神心意婚姻”的走向,华人教会面临的挑战,以及神的儿女如何应对?

 

基督徒不能三缄其口,更不能因怕事而随声附和,应当温和却坚定说明:这不是教义问题,而是普世家庭价值;必定要有人发声,理解错误的人才有机会知道,并找着返回正常的道路。基督徒当夺回教育的主导权,作好家庭教育、敬神教育及伦理教育,不容让美国教育的偏差摧毁家庭,也摧毁教会。

 

面临层出不穷的法案,需要签名、需要公投、需要宣传,我们酌力尽心而行。当面对日益增多的不法之事,爱心要保守才不会渐渐冷淡,该签名的签名,该打电话投诉的就打,该上街就上;该传福音的要奋勇,该关怀的要尽力,这就是在美国基督徒,包括华人,未来该有的生活常态!

 

不要只缅怀沉醉于以前信仰自由的时光,居安无为地度日,因为我们已耗尽了美国先祖留下的属灵福泽,下一场的信仰逼迫已悄悄然开打,美国先祖可以乘“五月花”逃向新世界,有什么地方我们可以逃呢?又有什么理由要逃呢?离群索居,脱离公校,成为下一个世纪的阿米许人(Amish)吗?


下一代被彻底洗脑,而我们这一代在媒体、影音、社会名流的漫天攻击之下,也被慢性洗脑,今后的时局更形艰难,惟有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其实我们也不用害怕或惊慌,好消息是福音还是要大大传扬,义人要兴起发光,主岂不是早说了吗?麦子与稗子,两样要一起长,好的、坏的都要发旺,直到末日收割审判的时候来到,分出善恶。

 

▲赞成8号的宣传海报。

 

4.此次台湾1130凯达格兰大道聚集,您正好在台湾,请问媒体的报导度与公正度与当年您的经历有何异同?

 

媒体喜欢标新立异,若都是正规的传统就不算是新闻,没有可读性,愈有悖常理,愈有新闻市场。怀持正直良心,肯维护社会善良风俗,知所取舍的媒体人,凤毛麟角。而同性恋是惊世骇俗、耸人听闻的题材,所以我不会对媒体的公正性有太多不实际的期望。那年,我们付场地费加餐费、演练,开了个记者会,希望对市民说明,表达我们维护传统婚姻的立场,不料记者以“平衡报导”为名,“自动”访问同性恋人士,报导的篇幅竟比我们付钱找记者所写的还多,并且还加上某位自以为是的华裔政客宣称:华人“都”赞成同性婚姻……,我们真觉得花了冤枉钱,反而增加对方的曝光率。然而当有关同性恋的活动、游行、闹事、结婚时,你却找不到支持我方的“平衡报导”。

 

当年游行集会,我们五千人在市府前大聚集,当地华人的最大电视台,当天却甚至只字未报导,所以你岂能对媒体有公正度的期待吗?可喜的是台湾媒体公正度的低落还没有美国严重,目前台湾演艺名人基督徒仍有广大的影响力。

 

5.聚会大台上有“护家盟”来自十八个宗教团体,包括基督徒的五十名代表;之前,各种信仰的领袖也曾一齐召开记者会,请问:基督徒与其他宗教团体携手合作合宜吗?基督徒该持有的态度与立场?

 

当年的洛杉矶支持8号提案大会也曾舍“基督徒”,而以“多族裔”为号召,因此有其他宗教团体来询问加入,我们没有反对,惟须确定的是:同工都是基督徒,针对同一主题,以个别身分来参与,不涉及宗教活动。或许有人说:“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当洪水来袭,大家牵手救起溺水者时,你该不会说这些都是异教徒,而置身度外,不肯伸出手。也不会对某人说:“对不起,你拜妈祖,不能参加救援!”在同性恋灾难来袭时,只要不标榜宗教,增加集会人数与力量是合宜的。传统家庭婚姻是普世价值观,不是基督徒独家专利,但若在信仰上妥协就绝对不容许。

 

如此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不要将同性恋与基督教对立起来,反倒应该让同性恋与普世家庭价值对立起来,不然,失败、得胜都要失分,福音就被污名化了。必要时,与其他宗教团体分进合击也很好。主的原则最明智:不要禁止,凡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参考路加福音9:50)。

 

6.根据您面对多元婚姻争战的经历,请问台湾需要什么样的人才、经验与资源?请给台湾基督徒您走过五年沉淀后的建议与忠告。

 

A、拉高层次—绝对要拉高成为全民公投,台湾没有美国大法官制度,所以公投的胜算会很大。在立法院表决则前途难卜,不少政客只图政治利益,不听良心的声音。

 

B、加大群众—如上所言,要联合所有有同样价值观的人民,成为一个社会运动,减少旁观者,你要与众人站一起,赢输都不会影响教会福音的传播。

 

C、主动出击—在华人的世界中,以我们的人才,确信有能力提出一份规范同性婚姻的法案。譬如:先将法案切割,将“通奸除罪化,禁药合法化,多人成家,人兽……”等更可怕的罪恶推翻去除,然后针对其他的法案个个击破。不能只是否定与定罪,我们要框架界定它,虽不同意他们的行为,却为他们争取该有的福利(可能需要我们牺牲一些),定一个名字给他们,如“另类家户”、“同性仿家”,将“家庭”、“婚姻”从被误用中厘清分别出来,以“伴侣”代替“婚姻”,以“成家,仿家,家户等”代替“家庭”等等。定义一但混淆,这场仗就打不了了。福利可以给,定义不能改。

 

D、大胆见证—基督徒的医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者、人权斗士都当出来,说明这同性恋不是天生,对社会有害,更不是民权运动的一部分。

 

7.北美与世界的华人基督徒能为台湾的长期争战做什么吗?您对台湾的家庭婚姻与神的儿女的祝福是什么?

 

祷告、祷告,再祷告……除了祷告,还有什么行动更能扭转时势,讨神的欢喜呢?这是神所赐的最大能力。

 

还有,互通资源—有力文宣与优秀人才,在主里不藏私。

 

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就看我们是否降服于神,积极作那些神要我们做的事:祷告、传福音、悔改、教育、改变社会、改变舆论、改变风气。

 

我诚挚祝福在台湾神的儿女们,起来,单单相信神,倚靠神!

 

 

受访者小档案

李燕光牧师,正道神学院道学硕士,牧会廿六载,现任凯旋门基督徒之家主任牧师,曾任“拯救下一代”召集人,“保护婚姻家庭联盟”总干事,四届全球祷告日“南加华人大集会”召集人,“一会爱一族”宣教总动员倡议人。与妻朱俐俐师母,育有一男二女。毕生致力合一与复兴。热切连结祷告、复兴、宣教,参与社会公义。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