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逆转篇】让孩子在阳光下灿烂,风雨中奔跑

【陪伴逆转篇】

让孩子在阳光下灿烂,风雨中奔跑

 

文/杨韩甲华 供图/郭志彬

 

 

陪伴不只是“有时间”,更要“付代价”,让对方“有感受”。

 

胸怀异象的郭志彬牧师与孙玉芝师母于1995年受中华循理会差派,来到高雄市大树乡九曲堂牧会。九曲堂地处偏乡,随意骑车在巷弄间,常见破败凌乱的日式老旧宿舍,香火缭绕的庙宇祠堂,郭志彬牧师叹道:“这是个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在这块南台湾繁华城市的偏隅,民生凋敝、心灵贫瘠,他与师母开荒垦植,日日生活在艰辛与挑战的现实里。

 

然而,如今回首,郭志彬牧师与孙玉芝师母庆幸坚持留了下来,逾20年的忠心耕耘,他们在最软弱、最不可能的地方亲眼见证神扭转生命的大能,以及在这地土上展现的蓬勃生命力。

 

▲郭志彬牧师与孙玉芝师母于高雄偏乡忠心耕耘逾二十年,在最软弱、最不可能的地方亲眼见证神逆转的大能。

 

若是真爱,就有行动

 

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 2:16)

 

2005年郭志彬牧师与师母登记立案“高雄市飞扬福利服务协会”,然而协会的事工早于2002年启动,与时俱进,不断突破,开展了实际有效的多元事工,关怀弱势孩子与他们的家庭。这一切缘起于一个幼儿园大班的小孩。他每天下课经过教堂时,总是向孙玉芝师母挥手,喊道:“阿姨好!阿姨再见!”稚嫩的年纪,颈上却挂着一大串钥匙,引起师母好奇地去关心,才知道孩子没有父亲,母亲不知去向,由外公抚养,而外公上夜班,晚上工作、白天睡觉。这孩子下课后骑着脚踏车出外闲逛,自己开门弄晚餐,再登着脚踏车冲向夜市、电玩街、网咖……,到处乱跑,让师母止不住地心疼又担忧。她发现社区里这类孩子蛮多的,不禁寻思:“家长下班前谁来照顾他们呢?谁来保护他们的安全呢?”怜悯之心油然而出。

 

圣经不是吩咐“当爱你的邻舍”吗?(参马太福音5:43)若是真爱,就要有行动。孙玉芝师母得到郭志彬牧师全力支持,启创课后辅导班事工,它的使命宣言:“用心照顾弱势孩童,坚心实际地关怀陪伴。”

 

当时有两位大学生和一位家庭主妇乐意当志工协助,可是这个小孩加上附近找着的三、两孩童,还凑不足一班。奇妙的是,就在此时区公所办的课辅班正面临瓶颈,将孩子全转介过来,就有了二十个孩子,逐渐增到四十、六十……现在人数破百,课辅班更由一地,延伸到许多处。

 

用心就能看见偏乡角落里隐藏了太多需要,如今除了九曲堂总站,协会还于凤山市、旗山镇、梓官乡、大寮乡及大树乡一共六处设立了工作站,以弱势家庭的儿童与青少年为优先关怀对象。每个工作站关顾三十到140位不等的小学生与中学生。这些孩子是出于中低收入的高危险族群家庭,结构有单亲、重组、隔代抚养、原住民或是新住民(母亲来自越南、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等。“飞扬”要帮助孩子们在自己的地土上找着“家”。

 

▲飞扬协会的骑士出发,千里逐梦,一同成长。

 

像妈妈的老师

 

“飞扬”的孩子许多来自贫穷、功能失调的家庭,带着受过伤害的情绪,学习能力与正常家庭孩子有颇大的落差。他们常有品格行为偏差的问题,有时还沾染着污秽的思想,辅导老师必须有非凡的耐心及爱心。

 

孙玉芝师母不舍让孩子不停适应新老师,他们需要与人建立稳定持续的关系,在信任与安全感中学习及成长。所以她不再使用流动性大的志工课辅,改聘专职老师。教会里很多妈妈回应呼召站了出来,放下平面设计师、美容师、合格代书等工作,接下这份改变生命的挑战。薪水真的菲薄,然而当“飞扬”经济告急的时侯,她们还慷慨解囊大方奉献。

 

又瘦又黑的小慈在社工陪同下进入“飞扬”,医师鉴定她轻度智障,领有身心障碍手册,每个月能领三千元台币的伤残补助金,还享有乘车及其他优惠。小慈回家是不写功课的,她读小学二年级,成绩单上科科零分。课辅老师做家庭探访时得知小慈母亲过世,父亲在外地打工很少回来,照顾小慈和她那多重残障弟弟的责任,便落在阿嬷(外婆)的身上,小慈也要分担许多家务—用柴火烧水、替弟弟洗澡、背着弟弟走动、洗碗……。

 

小慈只去了几个月幼儿园,没打好根基,以致连ㄅㄆㄇ都不会,阿嬷也不识字,无法教她,这叫她如何写功课?如何答考题?自然地,她的程度比学校里的同学差了一大截。来到“飞扬”满怀基督之爱的穆加音老师,耐心地从ㄅㄆㄇ一遍又一遍教,一个多月了她仍然不会。一天,小慈突然朗朗读出注音符号,穆老师狂喜大叫:“你会了!你会了!”那样地欣喜,像个骄傲的母亲。小慈感受得出这爱,每次来“飞扬”,小手都默默地环着穆老师,紧紧地贴着她,享受如妈妈般的温暖。小慈长大后会懂的,神没有忘记她,曾经在她身边安排了一群天使,倾注满满的爱。

 

两年里,小慈进步神速,有一天,竟然高高举起一张九十分的国文考卷秀给穆老师看,又跨越了一个身心智康复的里程碑,穆老师那份欣慰就不用说了!医师重新检验小慈,将智障的标签撕下,取销了身心障碍手册。穆加音老师笑着说:“真不好意思,让小慈失去每个月三千元台币的补助金。”

 

残障人士持身心障碍手册享有一些社会福利,然而,有利就有弊,持手册的人常遭污名及社会排斥,求职尤其困难。对小慈而言,一个不带标签的身份,是不倚赖救济,自重自立的骨气;是拒受排斥,要求平等求职机会的契机。这一生尊严的自我宣告,岂是一些优惠待遇可交换的?这份“飞扬”温柔放在她掌心的礼物,岂是金钱能买得到的?

 

小慈,一朵曾经萎蔫的小花,如今在阳光下灿烂绽放。

 

▲小慈受穆老师爱与辅导从“智障”变成优等生。

 

孩子,别怕,我在这里!

 

“台湾有个很大的问题叫:‘婚姻问题’”,郭志彬牧师感慨地说:“家庭功能失调,受害者永远是孩子,父母亲一个决定,孩子就开始流浪。”

 

大潢三、四岁时父母离异,记忆里,夜间醒来就看见父亲拿着酒瓶醉醺醺的模样,所以他选择跷家,白天夜里在外游荡,和警察玩追逐。不论大潢书读得多好,邻居仍然骂他是“捡角ㄟ囝仔”(意思是:没出息!)大潢开始自暴自弃。他逃课、在学校里带头打群架,抽烟、喝酒、嚼槟榔,说脏话……,人们见到他就摇头。

 

正如“孩子的书屋”创办人陈俊朗说:“一堆人把孩子弄坏,一堆人说这孩子坏,但是没有人去帮这些孩子。”

 

▲郭志彬牧师(后排中立者,于戴墨镜女孩右侧)亲自陪伴飞扬骑士走过风雨及挑战。

 

有一位商人、一位律师、两位牧师挺身而出,敬虔回应神的呼召,各自用了超过十年之久的光阴,一共照顾了大约1500个孩子,尤其是将那些最没人在乎的弱势家庭儿女,揽在胸怀里,用父母的心肠爱他们、教导他们。

 

他们更于2015年连结各自创办的台东“孩子的书屋”、台中“林业生基金会”、台北“梦想之家”及高雄“飞扬福利服务协会”携手成立“台湾逆转联盟协会”,期望提供自己的经验及资源,协助更多有同样异象的机构,为台湾各地弱势孩子营造第二个家,让他们在爱与关怀中有自信的成长。

 

“逆转联盟”选择的第一个活动—骑岛祈祷,领着六十位十岁到十七岁的孩子跨出熟悉的家园,骑脚踏车展开环岛十一天、 1000公里(621英里)之旅。酷热的七月,每天不是在摄氏高温三十五度(华氏九十五度)下,就是遇上十级狂风,还有暴雨肆虐。炎日、风和雨,便是他们成年礼的膏油。

 

面对弱势处境的儿少,有些社服单位给予金钱的协助,而“飞扬”却决定陪伴他们成长。郭志彬牧师强调的全人陪伴不仅是“有时间”,更要“付代价”,让对方“有感受”。于是,灼灼艳阳下,郭牧师蒙着脸巾,戴上头巾加头盔,跨上单车偕同三位教练,陪伴十二位“飞扬”骑士载梦出发了。

 

出发前郭志彬牧师带领大家祷告并祝福:“我们都有不愉快的故事,祈求我们每到一个新的城市,就是一个新的出发。”

 

第一天从淡水起程就发生状况,一个孩子背痛到发抖不停,泪汪汪地坐上保母车;还有个体能很好的孩子竟然脚抽筋从车上跌落,僵在地上鬼哭狼嚎,痉挛象是涟漪散开,从小腿波及大腿,从一侧牵出另一侧。全队士气受挫,有点低落。

 

四只队伍里,“飞扬”的孩子没有环岛的经验,原本最令人担心,想不到,状况最少。大潢显出领袖特质,带头呼口号、唱歌:“看我们的飞扬,雄壮威武;听我们的歌声,很像老虎;用我们的力量,消灭老鼠;三民主义,恭喜发财!噢欸─!噢欸─!”队友间此起彼落营造乐趣,欢笑声大大提升了士气。

 

▲在汗水、气喘中相互打气,飞扬骑士都成功地攻上寿卡顶。

 

第五天,骑士冒雨抵达高雄大寮,孙玉芝师母号召一大群弟兄姊妹拿着标语,夹道热烈欢迎。空气里弥漫着兴奋喜悦!有人说:“郭牧师,我还以为你只是讲讲,没想到你真骑回来了!”“飞扬”的孩子脸上洋溢着笑容,那种骄傲、那种自信是以前从没看到过的,路旁许多人热泪盈盈。

 

进来大寮的一剎那,郭牧师对自己说:“这就对了!这件事应该继续下去!孩子需要这种刺激,需要这种成功经验的逆转!”

 

第六天迎着十级的逆风,洗礼在一场又一场的暴风雨里。孩子拚命踩动踏板,雨打在眼睛上几乎张不开,打在身上和着雨衣下的汗水超级冷。问他们觉得如何?“爽!这才像环岛嘛!回家才有东西可炫耀啊!”

 

第七天攻寿卡是最具挑战的一段路,高度455公尺,坡度4.3%,全程二十公里(十三英里)的上坡路,极其考验体力和意志力。前一晚,许多孩子很紧张,深怕脱队,睡前,彼此搭肩祷告,呼求神的帮助。

 

有四位小骑士志愿打头阵,他们排成直线前进,团结合作轮流破风,每五分钟换一位骑在最前面挡风,两个小时,就攻上寿卡。其他的孩子在汗水、气喘中相互打气、支持,也全都成功地完成攻顶目标。越是困难、危险,走过的体悟越深刻,孩子们纷纷说:

 

‧够刺激!
‧以后再听见“环岛”这两个字就不怕了。
‧因为队友会等我,让我有坚持的信心。
‧快撑不下去的时侯,还有许多人陪伴我,就对自己说:“不可以放弃啊!”
‧我很强,不要小看自己。

 

经历过寿卡的严峻考验,郭牧师说:“我期待他们不怕挑战,将接受挑战的精神与态度类化到其他的事上,包含面对他的原生家庭、课业和未来的道路,我觉得一定可以的!”

 

▲自信开朗的大潢代表学校比赛举重,屡屡得奖,让人刮目相看,以他为荣。

 

一个家庭的生命逆转

 

环岛十一天结束回家,大潢和爸爸“吹牛”了整晚,这是未曾有的事。

 

回首过去种种,有如梦魇。曾经,潢爸快被这个孩子整疯了,每天工作十二、三小时,还要到学校处理他逃学打架的问题,真是精疲力竭。曾经,潢爸和大潢一句来、一句去的,差点打起来,只好打电话给警察,说:“这个孩子我管不了了!”

 

大潢吐露出深藏内心的话:“三、四岁时,爸妈离婚,我就是一个人,永远都是一个人。我做每件事很没有信心,给自己找理由、逃避很多事情。和爸爸沟通的模式就是吵架和打架。我不喜欢读书,去学校就睡觉、看到老师就“放烂”,很乱来!”

 

一个月六千(台币)的安亲班都不敢收大潢,幸好“飞扬”接受他。大潢说:“最初我很不喜欢“飞扬”,吃饭前还要祷告。但是后来我喜爱上“飞扬”和教会,这里有家的感觉。”

 

“飞扬”看重品格全人教育,大潢变得开朗、有礼。进入国中,遇上一位好教练发掘他对举重的天赋,他代表学校比赛,屡屡得奖,潢爸简直不敢置信,以儿子为荣。

 

曾经,郭志彬牧师辅导潢爸从改变自己起步,潢爸听劝,努力调整自己的脾气,戒除烟瘾、酒瘾。大潢承认爸爸少吵架,改变了。

 

如今,潢爸说:“我捡回来了一个儿子!”

 

如今,大潢说:“我和爸爸的关系非常、非常的好。”也说:“我知道自己的力量在哪里,就不会去跟人家计较打架了!”

 

如今,人家看见大潢不再是摇头,而说:“这孩子或许还有前途!”

 

风雨不再是咒诅,若有人以基督的爱真诚陪伴,就是成长的祝福。

 

未来总有许多梦,等着我们去闯;创造一片天空,也许并不那么轻松,但我绝对不放手,仅管过程很痛。一路上谢谢有你的加油,陪伴我、支持我……。(《乘风破浪》,飞扬协会柯忠昀词曲)

 

向选择陪伴成长的“飞扬”深深致敬,愿荣耀归于赐诸般美善的真神!

 

▲郭牧师与师母推动青少年职业训练,欣喜地展示烘培班的成果。

 

后记

 

2015到2017年,每年举办的逆转联盟环岛骑单车,“飞扬”有超过六十位骑士上路,郭志彬牧师都亲自陪伴。而且深盼十年内,不论是环岛、半岛,或者是高雄-垦丁200公里之旅,他能够陪一千位青少年骑单车。

 

跟着郭牧师、师母身边的青少儿超过500位,人数还在增加。飞扬协会正全力推动青少年职业训练,且寻找资源要发展语文学校,盼望这些穷小子们能逆转人生。诚恳邀请您来参与“高雄市飞扬褔利服务协会”的美好事工,成为神宝贝的年轻生命的祝褔。

 

若有感动奉献,请上http://www.flying.org.tw/查询。

 

 

作者小档案

杨韩甲华,现居佛罗里达州,本刊特约撰述。

 

KRC消息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