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期神国邻舍-社区 Kingdom Neighbors

 

以理解、陪伴、接纳,修复一个家

专访美国溪水旁关怀单亲家庭协会

 

采访/雨往

供图/美国溪水旁

 

 

失婚、丧偶、未婚生子……,无论原因为何,单亲家庭是由一位家长带着孩子组成的家。与双亲家庭相较,他们多数经历伤痛、失去,面对独特的挑战,需要教会与信徒格外的理解、陪伴、接纳。创办美国与台湾两地溪水旁关怀单亲家庭协会的蒋海琼博士喜欢说:「单亲家庭也是一个完整的家庭」;服事单亲多年的詹章以滇也说:「不要把单亲家庭称为『破碎的家庭』。」

 

美国溪水旁自2004年创立以来,同工借由实体营会、教会团契、线上祷告,以及无数的电话关怀与亲身探访,靠近单亲爸爸、单亲妈吗、单亲孩子,进入他们的家。从陪着一起流泪,到擦干彼此的泪水,露出微笑;从陪着坐在幽暗的角落,到一起站起来,迈向阳光。这一个个的故事,代表的是一个个的生命,当中,该有多少的不容易。

 

▲ 美国溪水旁提供安全的环境,让单亲家庭得到理解、陪伴、接纳,好让他们得到修复。图为2022年6月在宾州使者农庄举办的退修会(右一为受访者陶樱)。

 

以自己的经历服事

 

2009年丈夫病逝,陶樱带着18岁和11岁双胞胎的三个儿子,在悲伤、愤怒、恐惧等错纵纠结的情绪中,开始单亲生活。经人介绍进入马利兰州盖城华人宣道会的活泉团契,与其他单亲一起开始这段修复自己、医治家庭的旅程。同年,她第一次参加溪水旁举办的营会。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然清楚记得那次的主题——「爱里没有惧怕」。这正是她需要听到的信息。

 

此后她年年带着孩子参加溪水旁为单亲家庭举办的营会,因着亲身经历,了解单亲与孩子的需要,她开始参与服事。除了协助营会的筹划,安排接送,也关怀、陪伴这些家庭。

 

曾是神国资源为基督协会董事会主席,并担任本刊人才单元企划编辑的温英干教授,亦是溪水旁多年的会长兼董事会主席,长期关怀、服事单亲。他于2020年初开始接受癌症治疗,病痛中,把美国溪水旁的事工交付陶樱,知道她是位诚恳做事的人。陶樱诚惶诚恐地加入董事会,并接下代理会长之责,与协会理事长刘胡美兰师母,于疫情间坚持每周的同工线上祷告会。

 

近三年的疫情阻碍了人际间面对面的相处,却挡不住神的事工。网路培灵会、读书会,让各地单亲也能相聚。在不能举办实体营会期间,也透过云端讲座,以「亮丽人生」、「总要选择感恩」、「从破碎到蒙恩」等各种主题,给予单亲生命新视角。2022年恢复实体营会,以「生命更新的医治」、「与耶稣共度人生的喜怒哀乐」的主题,向单亲家庭清楚、肯定地宣告——即使在苦难中,神同在。

 

让陶樱愿意持续服事单亲的动机与动力,是因为她切身体会:单亲真的很难,只有与上帝建立关系,才能得到医治、修复。即使挑战重重,她仍坚信,事工「特别需要有类似经验的人帮助。上帝给我力量;我靠着祂的恩典来做。」

 

让他们知道——有个人想到你

 

陶樱经历丧夫之痛,儿子们也走过心理疾病的岖道。艰难的日子中,却从教会肢体得到非常不同的关注。有人责备她「怎么不读属灵书籍」;有人捧着孩子爱吃的披萨,来到她的家中,没有多说甚么。

 

心头点滴冷暖,让陶樱体悟:服事单亲家庭并不需要说教,只要把家门打开,端上一杯茶,安静听他们说。孩子生日,给他们买个蛋糕;逢年过节,请他们来吃饭。她说,这样做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有个人想到你

 

就这样,陶樱家里总有单亲姊妹出入,或谈心,或聚餐,甚至留宿。儿子的朋友不明就里,还问这些阿姨:怎么叔叔没有一起来?儿子说:「来我们家的都是单亲啦!」

 

郁茗(化名)正是其中的一位。

 

她原是被丈夫捧在掌心的娇妻,手都不曾让洗碗水沾湿。骤然失去另一半,她的世界似乎垮下来,天天以泪洗面。没有丈夫的收入,家里财务顿时陷入危机;儿子不愿读大学,她说不听,劝不动;笃信佛教的她,却无法从拜佛诵经中得安慰。

 

陶樱偶然得知,便邀请并接她一起参加溪水旁的营会。为了尊重郁茗原本的宗教,陶樱在路途中也没有多说甚么关于基督信仰的事。出乎意料的是,郁茗在营会中决志信主,之后还请牧师到家里把佛堂拆了。

 

拆掉的不只是看得见的偶像,还有郁茗生命中看不见的阴霾。从前哭哭啼啼的她,继续与单亲姊妹们一起成长,现在脸上有了光采,很乐意传福音。在社区健走时,总会关心遇到的人,向他们传讲神的爱与救赎。儿子后来上了大学,成了家,接母亲一起住。

 

上帝透过溪水旁的事工,以及关爱郁茗的单亲同路人,擦干了她的眼泪,让哀哭转为喜笑。

 

多一点怜恤和陪伴

 

像郁茗这样的例子,激励了许多人,也推动陶樱和同工们坚持服事。然而单靠一群委身的同工,影响力有限。陶樱认为,单亲家庭关怀事工的挑战及需要,其实在于教会的认同和参与。的确,教会需要传讲如何建立合神心意的美满婚姻,按真理经营和谐家庭。但就算是单亲,仍旧可以建立基督化家庭,甚至更需要学习在没有配偶同心协力的情况下,如何在家庭中持守信仰与真理。

 

从多年的服事中,陶樱观察到教会里都有单亲,但牧长、信徒不一定都看到单亲家庭独特的需要,不一定知道如何牧养、关怀他们。溪水旁的确能针对单亲的需要举办营会与成长课程,同工也能关心、辅导他们,但结束后,大家还是回到自己的生活圈。若有当地教会就近关怀,持续牧养,才能让这些经历重大失去的主内肢体,得到医治、修复,也才能持续更新、成长。

 

至于单亲是否应该成立属于自己的团契,以陶樱的经验,这样的团契很可能因参加的单亲们为工作、生活过于忙碌,没有心力参与。其实,若有夫妻一起扶持单亲和他们的家人,会成为很好的鼓励和榜样。

 

陶樱感慨地说,双亲家庭教养儿女都不容易了,更何况是在沉重生活与情绪压力下的单亲?一旦单亲孩子在儿童主日学里有调皮、不守规矩的表现,弟兄姊妹竟然说:看吧,单亲家庭的孩子都不听话。

 

我们既然都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对于受伤的手足,是否能有多一点的怜恤和理解?身为单亲也服事单亲多年的陶樱,诚恳地提醒:好不好放下有色眼镜,少一点论断,多一点陪伴?

 

更多刻意的关怀

 

美国溪水旁关怀单亲家庭协会自创办以来,事工的目标并没有改变。协会期盼:

 

1. 向单亲传福音,带领他们回转归向神。

2. 帮助单亲引导孩子来到神的面前。

3. 帮助基督徒单亲的属灵生命成长茁壮, 以神所赐的属灵恩赐参与神国事工。

4. 帮助暂时的单亲建立基督化家庭,预防他们成为真正的单亲。

5. 帮助各教会培训同工参与关怀单亲的事工。

 

陶樱和同工们都意识到,单亲家庭的心理与情绪辅导、财务管理、建立并维系健康亲子关系等,这些需要没有改变,但具体挑战不断变化。例如孩子陷溺于网路游戏或社群媒体,双亲家庭都难以应付了,单亲家庭又能从何处得到帮助?

 

溪水旁鼓励单亲们不断学习。父母的角色是一辈子的,亲子关系长长久久,在人生的每个阶段有不同的难处,也有不同的收获。因此同工们的服事也以此为方向,成为单亲和孩子们的陪伴。

 

陶樱认为,溪水旁当前很需要投注更多资源于培训同工,也盼望有更多教会加入关怀单亲。溪水旁同工们的电话问候、线上聚会、实体营会,这些都很好。当地教会却能亲身探望,提供即时、贴切的陪伴与帮助,例如协助丧偶、离婚的单亲处理法律、税务事宜;教单亲孩子学开车;在孩子高中毕业、就业、成家……等人生里程碑中出席。

 

基于种种原因,单亲通常不会主动提出自己的需要。其实这些服事都不难,却需要教会牧长及个别肢体刻意的留意,在单亲家庭的需要上,看见自己能帮补、扶持,并给予祝福的机会。

 

单亲多年的陶樱相当独立,工作、生活、事奉……都打理得很好。但回想起疫情期间病了好久,连下床都困难时,是她所关爱,也是关爱她的单亲姊妹们,把做好的饭菜放门口。就算不能见面,她还是收到满满的爱。

 

艾凡(化名)在丈夫回天家后,陷入伤痛中,不愿出门见人,也怕触景伤情而不再参加教会实体敬拜。一群老朋友时不时找她在网上相聚,聊聊生活,也硬拉着她上艺术欣赏课,让生活多点色彩。还有个单亲姊妹陪着她找工人,把房子所有的窗户都换新,又陪着她到店里选装修浴室的磁砖,陪着她做这做那。另一位单亲朋友邀请她参加线上查经,让她从神的话语中重新得力。

 

单亲需要的,不仅是言语上的问候,更是以行动表达的爱心;不仅是单亲关怀单亲,更是所有家庭一起关怀。单亲家庭也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是你我的肢体。

 

▲ 美国溪水旁借由营会和讲座,让单亲经历神的同在,也得到彼此的扶持。图为2023年春季特会,刘传章牧师与刘黄怀宁师母(前排右三、四)以「敬畏主,为祂活」的主题,以及「有效亲子交流」的专题,带给单亲真理的教导与贴心的关怀。

 

活出福音的单亲,也能祝福人

 

才30出头的耀承(化名),结婚没几年妻子就过世了。再次单身的他,在教会的身分有点尴尬。想参加小组,看见别人都是一对对的,有配偶有儿女,他显得落寞。去到单身团契,和那些想择偶的年轻人交谈,又有点格格不入。再说,大家可能觉得他还年轻,有稳定工作,又是弟兄,要走出丧偶的悲痛可能相对容易些,很快就没人再问他:你最近怎么样?

 

还好他认识了溪水旁,一个安全的地方,可以倾诉对妻子的思念。在那里,就算流泪,也没有人催着他:你应该走出来了。就这样,耀承的心渐渐刚强起来。伤痛仍在,但他已经能看见:生活中仍有美好,生命中仍有盼望。

 

无论是丧偶或离婚,单亲再婚,是溪水旁需要更多资源来协助他们厘清、预备的议题。或因似是而非的教导,或因在意传统眼光的议论,不少单亲对再婚裹足不前,或以错误的目的进入下一个婚姻。期待教会或福音机构能成为溪水旁的伙伴,放下文化包袱,给予合乎真理的辅导。

 

此外,陶樱盼望看到更多各地的华人教会,善用如哀伤陪伴(GriefShare)与离婚关怀(DivorceCare)等,在美国教会界已行之多年,针对单亲特殊需要的资源。

 

玲玲(化名)居住的城市华人不多,丈夫突然去世,带着两个孩子的她,在心痛中倍觉孤单。经人介绍参加华语哀伤陪伴的网上聚会,之后又得到盖城华人宣道会活泉团契其他单亲同工的关爱和鼓励,并远道开车参加溪水旁举办的夏令营,深刻感受神的爱与同在。几年下来,她和孩子们在神的带领中,平安、喜乐、感恩地过着每一天。(更多关于华语哀伤陪伴事工,请参阅本刊73期邻舍单元。)

 

从多年的服事中,陶樱看到太多的郁茗、艾凡、耀承、玲玲,深知他们要得医治与修复,没有公式,也没有事先设定的时间表。而溪水旁能做的,就是来到他们身边,以倾听和鼓励,表达理解、陪伴、接纳。

 

她和同工们都知道,上帝会赐下力量与恩典,帮助他们服事单亲;上帝也赐下力量与恩典,修复经历失去的单亲家庭。

 

他们也都相信,单亲从实际、具体的关爱中,领受福音的大能,也能活出福音的生命。而这样的生命,将成为众人的祝福。

 

更多认识美国溪水旁单亲关怀协会,请上网站:https://bsow.org/

 


 

美国溪水旁的果子

 

得到安慰,也成为别人的安慰

 

2001年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我失去挚爱的丈夫。之后带着两个有特殊需要的孩子,能够在才成立不久的溪水旁单亲营,得到别处得不到的安慰与陪伴。

 

那时溪水旁同工海兰姊来家里探访我和孩子。记得听到她的第一句话我就哭了;她说七年前先生过世时,她也一个人带儿子过着单亲的生活,有主的恩典才能挺过来。

 

每次溪水旁单亲营会,有许多眼泪,也有许多安慰和医治。感谢主让我能参与敬拜的服事。22年单亲岁月,回首尽是感恩!为陪伴的家人、弟兄姊妹、牧者,还有溪水旁感恩。感谢主有一个让我们能够得安慰,得医治的地方,在这里也能成为别人的安慰,或说成为安慰别人的人。

 

互相饶恕,重建关系

 

不久前返台时,大女儿提来两袋沉甸甸的水果,都是在美国想吃却不易买到的,让我深深感受她一片孝心。谁会想到我俩曾是互斗到警察上门的冤家!

 

2001年8月我带着年幼的两个孩子移民来美,9月姊姊带我参加溪水旁单亲营会。当时我对听课一点也没兴趣,只喜欢在厨房里忙饭食。但是片段听到课堂上关于饶恕的课程,字字句句使我内心澎湃,眼泪像断了线般宣泄而下!回家路上,我祷告求祂给我勇气,想打电话跟在台湾的大女儿道歉,请求她原谅我曾经的过错。

 

一进家门竟然就接到大女儿的越洋电话,是台湾时间凌晨4:00。这通互相饶恕的电话使我们冰释前嫌。圣灵的工作,太奇妙,太真实了!如今我们母女就像闺蜜般无话不谈。

 

感谢溪水旁带给我们的福分!

 

服事单亲,欢喜满足

 

2009年春天先生去世,我成了孤家寡人,之后搬到宾州小镇儿子家附近。

 

那时,故溪水旁关怀单亲家庭协会董事温英干教授,邀请我参与单亲事工,我立时答应,且每年在感恩聚会中服事,从中感到无比的欢喜与满足。

 

服事过程中曾几次遇到难处,神都施恩解困。一次我订购烤好的火鸡。如约去餐馆拿时,才发现火鸡虽已烤熟,却是冰冷的。经理立刻承诺用他们的大烤箱帮我忙烤热,并派员工送达聚会现场,让大家得以尝到色香味俱全的感恩大餐。

 

参与单亲事工多年,我体悟到:人若有心服事,神必赐机会;只要尽力去做,神总会及时供应所需;与人同工,要存谦卑的心,因为人比事重要。看到这些家庭脸上的笑容,我想这是神给的美好奖赏!

 

 

陶樱,来自上海,从事电脑工程师工作。1993年信主后和先生徐昕炜一起受洗。2009年先生病逝,成为三个儿子的单亲妈妈。经历丧偶之痛,对单亲关怀极有负担,经常帮助有需要的单亲妈妈,在本地教会之单亲团契服事,并担任美国溪水旁关怀单亲家庭协会董事及代理会长。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