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艰危,心系南非

献身非洲宣教二十馀年如一日的

段忠义、徐美湄夫妇

 

采访/周玮玮

图片提供/段忠义

 

▲从亚洲各地来的华人基督徒,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无形中成了一个爱的网络。许多初来乍到约堡的宣教士、牧者及新移民,对「南非华人行道会」热心的段牧师和师母早有耳闻。图为开普敦的著名景点—桌山(Table Mountain)。

 

1991年,刚自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毕业的段忠义牧师与徐美湄师母,回应神多年的呼召,毅然投身宣教行列,并被国际事工差会SIM(Serving in Mission)接受成为宣教士。原本打算前往西非的赖比瑞亚,却因当时赖国爆发内战而改变计画,转往南非的约翰尼斯堡(以下简称约堡)。

 

▲在SIM位于新加坡的东亚区办公室三十週年感恩特会上,段忠义牧师(左)身著象徵南非国旗的传统服饰,从SIM国际总主任手中,获颁服事二十年的感谢状。

 

主说要去!他们就去!

 

成为宣教士,有如踏上一条不归路。虽然眼前有许多足以让忠义牧师搁置宣教计画的因素︰母亲卧病在床、孩子未满周岁、美湄师母患有先天小儿麻痹,再加上差会明文规定,宣教士未来若是在工场上遭绑架、勒赎,什至殉道,差会不会缴付赎金或处理遗体的运送。

 

然而,这样的处境与条件并未让忠义牧师怯步,病重的母亲什至嘱咐年轻夫妻俩,以顾念神国为先,勇往向前。因确信神的呼召,两人填写遗嘱时,更加坚定心志,义无反顾踏上南非宣教之旅。对他们而言,既然已跟定耶稣,必将世界抛在脑后—主说要去!他们就去!

 

迥异的南非文化

 

南非的文化背景与华人截然不同,忠义牧师与美湄师母初到当地,生活各方面都需调适。以饮食为例,当地青菜少,居民多吃麵包、玉米粉及马铃薯,点心时间则喜欢喝奶茶,而平日更是人手一罐可口可乐,当水来喝。

 

而在婚姻关系上,南非社会允许「多妻制」,导致性生活氾滥,使爱滋病患者的比例节节上升,高达总人口五分之一。未婚生子的情况相当普遍,许多女孩年纪轻轻就当妈妈,什至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搞不清楚。

 

就居住品质而言,当年还在施行「种族隔离政策」,住家清楚划分为白人、黑人、印度、杂色人种等区域。由于政策优惠白人,许多休閒娱乐场所只许白人进入,什至在入口处掛著招牌标明。白人住市中心或郊区备有游泳池的豪华别墅;黑人则住偏远地区的铁皮屋,缺水缺电。可惜自曼德拉(Mandela)执政后,种族隔离仍未完全消失。

 

此外,南非居高不下的失业率(45%),导致随处可见失业者沿街乞讨。街角路口上,常有人举牌写著「失业缺粮,请帮忙,愿上帝赐福!(No Job. No Food. Please Help. God Bless! )」然而遗憾的是,有些人在获得金钱资助后,并不是去买食物充饥,而是买酒或毒品解瘾,为了扼止酒精、毒品泛滥,许多人改用麵包、罐头,施惠于乞讨者。

 

▲忠义牧师与美湄师母常注意报章杂志上有关华人的消息,主动关心新移民的需要,他们的身影常出现在约堡唐人街或国际机场等地。图为开普敦高速公路一景。

 

每一天都是向上帝借的

 

除了适应文化衝击,南非宣教工场暗藏的风险、挑战与高犯罪率,让忠义牧师也不得豁免。牧会二十多年中,他曾遭遇五次抢劫和生死一线间的惊险,越是在险恶的环境中,越发显出神的同在更是丰富。忠义牧师很有信心地说:「最有挑战之处,也是最有机会之时!」他坦言︰「这些都是考验,通过以后,主的事工就能突破、进展,也让身旁的家人、亲友、邻舍知道,你是玩『真』的!」

 

为了安全,一般南非住家都装设电网高墙环绕,还有层层铁窗、铁门来严防盗贼。走在路上,也要随时提防遇劫。但是,忠义牧师深信生命的主权握在上帝手中,即使危难临到,他总是坦然把自己交託给主,祷告求主掌管自己,冷静不衝动。

 

2005年6月7日,忠义牧师在行车途中,当街被两名歹徒拦阻。一名抢匪持枪站在挡风玻璃前,另一名靠近驾驶座,用枪对準他的前额并大声斥喝「下车!」。在那千钧一髮之际,忠义牧师毅然倒车,奋不顾身从歹徒身旁驶去,安然脱身!事后回忆,原以为自己在世的日子那时就要结束,但因神的保守及背后众多人的代祷,体悟才能化险为夷!

 

从此,忠义牧师对生命有了一番新的体悟:若不经历「死」,岂能活出「生」来?往后的每一天都看作是向上帝借的,更要好好善用,成为活祭,「为主生也为主活」。既抱著随时「殉道」的壮志,从此坦然勇闯宣教路,无所畏惧!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段牧师、师母殷勤撒种后,结果纍纍。这是2011年11月20日受洗日的合照,段牧师手比V字型,庆贺神在南非的胜利。

 

南非华人的移民悲歌

 

初到南非,原本差会要他们向印度族群宣教,但因看见日渐增多的华人移民,忠义牧师与美湄师母决定转移焦点,服事自己的同胞。

 

在南非的华人有不少「个体户」,他们会从中国进口各种物品,什至进货柜。许多华人从摆摊起家,渐渐有能力进口并大量批发,最终将市场扩展至非洲邻近国家。近年来,由于中国政府提供许多优惠条件给非洲,更活络了华人在南非及非洲的商贸往来。

 

华人来到南非,多半寻求能被「漂白」(从过期的居留身分转变为合法居民,作为将来移民美加的跳板)。他们也渴望「淘金」,能投资更大的生意或事业,好让国内家人前来团聚。也有一部分人即使穷苦潦倒,也不愿回去,为的就是要留在国外,等待功成名就、扬眉吐气的一天!

 

由于语言文化的隔阂,南非华人很难融入白人社会,而黑人区抢劫暴力事件时有所闻,更让华人怯步,因此华人主要生活圈多半离不开自己的同胞。近年来,为了生计,越来越多华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甘愿赌上性命,进入竞争激烈且陌生的黑人社区,寻求商机。

 

目前南非已有近五十万华人,大多数来自福建、浙江、温州、山东、广东、港澳、台湾等地。许多人从白手起家,到如今打下经济基础,过程相当艰辛。移民生活苦闷,心灵缺乏寄託,不少华人为排遣时间,常出入赌场,寻求短暂的欢乐,导致嗜赌成性、倾家荡产的憾事时有所闻,更有积欠大笔赌债,惹来杀身之祸的悲剧。

 

除了个体户,另一族群便是华人学生,主要是因学生签證的取得比工作签證容易!早期来南非真正读书求学的,为数不多。然而近来,因从大陆来的移民经济条件已获改善,在约堡、德班(Durban)、开普敦(Cape Town)、布隆方丹(Bloemfontein)、伊莉莎白港(Port Elizabeth)、波哲斯楚(Portchestroom)等主要及二线城市的大学或专科学校里,都有华人留学生就读,目的就是能留下来发展,学成归国者少。

 

有些国内非法留学代办中心,看準年轻人崇洋媚外的心理,打著学英语的招牌,号召年轻一代到南非约堡遊学,但实际上,却从中诈财,将留学生安置在偏远城镇,说非洲当地方言的学校里。这些上当受骗的青年学子,下场并不顺利,在背负大笔留学债务情况下,读了不久,就沦为打工族,有些什至成为不法勾当、色情交易的牺牲品。

 

教会主动关心新移民

 

忠义牧师与美湄师母经常注意报章杂志上有关华人的消息,主动关心新移民的需要,他们的身影每每出现在约堡唐人街或国际机场等地。因为新移民日以继夜为生活忙碌,生活圈狭窄,除了偶尔参加同乡会的活动,多半侷限于自家和工作中,需要主动关怀。

 

忠义牧师坦言,教会接触华人未信者最佳的管道,便是给予生活实际的帮助,如婚丧喜庆、急难救济、法律谘询、开设英语会话班等。藉由不同层面的关怀,两人间接将福音种子撒在许多华人心里。

 

忠义牧师与美湄师母在牧会宣教上同心互助,相辅相成。忠义牧师负责證道,教会内外的联络,福音及宣教事工;美湄师母则著重关怀、沟通、协调、鼓励教会服事同工(如:敬拜组、儿童和青少年组、伙食组等)。她更身体力行探访及辅导的工作,以致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成为团队的事奉。

 

不免好奇,身为师母、宣教士、妻子、母亲等多重角色,如何取得平衡?美湄师母表示,她首重神的託付,先把家安定好,照顾好先生和孩子的需要,让他们无后顾之忧,再往外延伸,关心教会弟兄姊妹的需要。虽然患有先天小儿麻痹,双脚不便,但美湄师母倚靠神的恩典,始终伴随忠义牧师身边,走遍南非每一个有华人的角落。

 

正如师母昔日罹患小儿麻痹症时内心的许诺,有朝一日,待自己能站起来,要不计代价帮助许多有需要的人!如今,美湄师母一步一脚印,如勇者般昂首向前,不仅突破个人身体的极限,更超越国度文化的藩篱,与丈夫在宣教路上并肩阔步!

 

他们的爱子段世宣,2012年即将从美国维吉尼亚州Liberty基督教大学毕业。世宣从小随著父母宣教、牧会,在多种族的环境中生长,对异文化包容性强,心里早已孕育领人归主、助人为乐的国度观,是指日可待的宣教尖兵。上帝祝福义人的应许(申命记12:28),在忠心服事祂的忠义牧师一家身上,明明可知。

 

南非华人教会的挑战

 

因聚会人数流动性高,奉献不稳定,南非华人教会缺乏能长期深耕的牧者和宣教士。忠义牧师表示,在南非的华人移民信徒,英文能力有限,再加上文化差异,较难融入当地社会并与西方教会建立关系。

 

眼看大批新移民天天湧入南非,华语教会的必要与迫切不言而喻。段疾呼,华人教会的当务之急,是让华人基督徒的属灵生命能长大成熟,进而执行传福音及宣教的大使命。

 

忠义牧师经常教导弟兄姊妹,在自己生活安定后,要懂得回馈南非这个国家,好让华人教会在社区中形成灯塔。近几年,不少弟兄姊妹乐意支持教会来领养、支助孤儿及救济孤儿院、贫民区、老人院、流浪之家等社区服务。

 

稳固南非华人教会的根基

 

虽因更换工作、迁居和其他种种因素,使教会人数常有变化,但夫妇俩持守託付,仍不断传福音和造就新人,他们相信上帝会带领由各地而来的新人建立祂的教会。

 

早期教会人数多从台湾及香港前来,这十年则以中国大陆来的为主,而且预期会更多。这些从亚洲各地来的华人基督徒,虽然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却无形中成了一个爱的网络。许多初来乍到约堡的宣教士、牧者及新移民,对「南非华人行道会」的段牧师和师母,早有耳闻,并知道生活上若遇困难,都可以找他们夫妇帮忙。

 

忠义牧师在牧会上注重真理教导,并积极推动信徒服事。为了凝聚弟兄姊妹对教会的向心力,他常藉著聚餐出遊的方式,联络彼此感情。近年来,段也组织到其他非洲国家的短宣队和参加海内外特会,让弟兄姊妹有国度服事观,了解福音外展工作的必要。

 

忠义牧师秉持「心有感动,就有行动」的初衷,在拓植教会、建立团契查经班方面不遗馀力。如今,以约堡向外延伸的许多南非周边城市,如德班、开普敦等地,什至包括东非的肯亚,都已有十几处据点,可以说华人福音的种子正在非洲大陆发芽成形。

 

而开朗樸实的美湄师母,则侧重弟兄姊妹的灵命栽培,教会小组间的关怀联络,和「祷告网」的建立。师母鼓励以恩赐服事教会,并注重同工配搭的默契。有时,她会将不熟识的两个人放在一起共事,刻意增进对彼此的了解。虽然聚会人数常有变动,但大夥儿所收到的爱与关怀却不打折扣,师母常打电话给弟兄姊妹,替他们加油打气,坚固各人在不同的服事岗位跟随主。

 

值得一提的是,美湄师母藉著几个固定聚会的家庭,成立「家庭祷告网」和「个人祷告网」。祷告网起初是为那些因工作关系而无法固定聚会的人而设,可以在电话上彼此代祷,联络感情。

 

没想到,祷告网所带出的效益,超出预期。弟兄姊妹在祷告中关切彼此的需要、教会的需要,更在灵命上同得造就。美湄师母说,这群代祷勇士所发挥出来的力量,不容轻忽,他们殷切的祷告不仅是教会复兴的根基,更是牧师在前方衝锋争战的祕密武器。


▲2011年11月20日当天,「南非华人行道会」有21人同时受洗,段牧师于受洗典礼后,主持感恩聚餐。


宣教之路没有尽头:给有心赴南非宣教者的建议

 

在南非殷勤建立教会二十年,段忠义、徐美湄夫妇所结出的果实,有目共睹。随著华人新移民前仆后继来到,福音的需要日渐扩大。眼看无数等待收成的莊稼,工人却相当有限,忠义牧师表示,就整个非洲而言,华人侨民约有百万计,信主的却只有不到千分之二。

 

这样不成比例的窘态,不得不令忠义牧师登高一呼,邀请北美地区对南非有负担的宣教士和牧者加入他们的团队,更欢迎各教会短宣队前进南非,亲自体会当地华人的需要。美湄师母则语重心长地提醒有意赴南非宣教者,务必要清楚呼召,懂得自我成长和调整,否则很容易在遇见困难时,就打对退鼓。

 

一般差会差派宣教士的任期为三到四年,然而对段忠义夫妇来说,南非宣教之路是没有尽头的。过去时日里,段徐二人在这片陌生又亲切的土地上,亲手栽种一株株福音的幼苗,有太多情感包袱与使命责任,让两夫妻无法轻易割捨。身为神的僕人、使女,他们早把在世的日子视为寄居客旅,在他们的字典里,绝没有「告老还乡」,既成为非洲宣教士,一生一世都在此深耕,两人什至在约堡选好了墓地,决定终老南非。

 

华人宣教在南非的浪潮,一波衔著一波,但不论时局如何变化、人事如何变迁,段忠义、徐美湄的生命气息早已和非洲大地紧紧相连,他们宛若挺立在好望角浪头上的两座碉堡,引领南非宣教大浪,不断往前推进,期盼为这福音贫瘠之地,注入浩瀚的活水泉源!

 

 

作者小档案
周玮玮,来自台湾,现居纽约,为公立学校双语教师。忙于家庭、工作与教会之间,仍寄情于写作,享受创作中与生命源头接轨的时刻。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