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期神国知行-文化 Knowledge & Practice

六六六解码

 

文╱吴献章

 

 

「它又叫众人,无大小、富、自主的、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上受一个印。除了那受印、有了名或有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在里有智慧:凡有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六六。」
(启示录13:16-18)

 

从密码看神鬼战

 

启示录是让历世历代信徒最为着迷且困惑的书卷了,主要原因乃其中的象征用法令人费解!其中最为迷惑人,也是本文关键的议题,出现于12、13章里,包括: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冠冕的怀孕妇人是谁?谁是海兽?何为地兽?甚么是「六六六」?是独裁者或独裁国家的代号?人体晶片是撒但密码普及化的工具?注射新冠疫苗会落入六六六陷阱?如果这号码与「大红龙」有关,信徒是否该避唱〈龙的传人〉,也避开车牌、门牌、钞票等有六六六的号码,免得陷入撒但营垒遂失去了救恩?

 

要给六六六解码,不能单单从「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13:18)着手。因为这里的「兽」指着是13章中的海兽和地兽,这两兽又与12章有关:就因「魔鬼=撒但」从天上被羔羊摔下来,才会「气忿忿地下到海和地」,以致「地与海有祸了」!而这「魔鬼=撒但」又称为大龙,就是「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要吞吃她的孩子」的大红龙。

 

如此倒推,立刻发现解码六六六,必须要诠释12-13章,包括妇人与小男孩是谁?海兽、地兽和魔鬼/大红龙的关系?否则,无从了解启示录所预告的「神鬼交战」。

 

神儿女身陷战场

 

不慌!先来诠释明显的。怀孕的妇人是谁?从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12:5)看出,出生、掌管万国、复活升天的,毫无疑问就是耶稣。不过「生了一个男孩子」的妇人不是马利亚,因新约完全没有马利亚被龙追杀、逃到旷野的记载。

 

这「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妇人,并非有「日头、月亮、十一个星星」下拜的约瑟,也非代表「十二支派」的以色列,因为以色列并非在弥赛亚降生、复活、升天之后受苦且逃到旷野,而是远在南北国时就已经相继被掳到旷野受痛苦。

 

这妇人乃从旧约到新约,因犯罪后必须经历「怀胎和生产儿女的苦楚」、历世历代等候上帝所预告「伤撒但的头」、「脚跟被伤」的弥赛亚、盼望十架救赎的信仰团体。

 

在耶稣复活升天后,大红龙/撒但和它的灵界跟从者(参考启示录12:4),意图「吞吃」男孩耶稣不成(因上帝让耶稣死里复活),转而想吞吃历世历代神子民(=妇人),妇人遂逃到旷野。

 

跟从主的你我,已经身陷「神鬼交战」的战场。放心!正如耶稣所说:「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撒但(=大红龙=古蛇=魔鬼)并其灵界跟从者,在创世之初已经摔在地上!它根本不是天使长米迦勒的对手;它的权势在十字架上更是被彻底打败,它的跟从者也从天上「一同被摔下去」!

 

被打下来的它,顶多被称为「世界的王」、「世界的神」。这「管辖这幽暗世界、天空属灵气的恶魔」,本来想如孙悟空般大闹天庭,现在既从天上宫阙被逼落,就准备大闹它降落所到的地和海,正如使徒约翰所说:「所以,天和住在其中的,你都快吧!只是地与海有了!因魔鬼知道自己的候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你那里去了。」(12:12)神鬼交战的战场从天上移到地和海!

 

犹斗困兽终必败

 

从创世以来,这撒但/大红龙所走的是「坠落三部曲」,包括 1. 从天上坠落; 2. 在十字架上彻底崩盘; 3. 在末世大审判时坠落于硫磺火湖。在这条沦亡前的不归路上,它是「输定了」,也「死定了」。等待死刑之前的强弩之末,它自然会「困兽犹斗」,「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达「一载两载半载」之久(1,260天=42个月),手段乃「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正如以色列在旷野的经历一样(参考民数记16:30, 32)。然而,它这冲走妇人的计画再次「撞墙」,因「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

 

神鬼交战,撒但再败。神儿女在苦难中,就会如这逃到旷野的妇人,「在那里有神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原来苦难和避难,犹如神所赐儿女铜板的两面!

 

站在海边沙上失败的龙,继续「困兽犹斗」。既然活动的场域被限定在海和地,大红龙只好(也只能)化身为海兽,和地兽。这海兽(海在本书象征邪恶),不论如何化身,邪恶、欺骗、迷惑和亵渎的本质不变,仍是「十角七头」,继续与天上的神抗争―尽管龙的七头上有七个冠冕,海兽十个角上有十个冠冕,两者本体上似乎不同,但功能和本质无异―模仿有七角的羔羊(「角」代表权能和权柄)。

 

海兽既从撒但得「特异功能」(「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就扮演起敌基督角色,模仿死里复活的羔羊,好吸引、迷惑人来跟从它(「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

 

海兽一开口,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神的名并祂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它既然从龙头老大得权柄(「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就继续执行龙头老大要制伏世人凶悍的「神鬼交战」任务(「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好达到它们共同的邪恶目标:「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窃取世人本该给三一真神的敬拜!

 

「老三」地兽一出现更不遮掩,全方位仿冒羔羊,「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但当它一开口就原形毕露:「说话好像龙」。从神震怒的第六碗所记载这三只「龙口、兽口、假先知」同时出现,印证了海兽就是敌基督,而地兽就是说话像龙的假先知,三只一伙,参与「神鬼交战」。

 

这「老三」地兽,仿效死里复活的羔羊死伤医好,以此窃取人对三一真神所该得敬拜的动机和伎俩,和「老二」海兽/敌基督不仅相仿(「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在「神鬼交战」的权柄上似乎犹胜一筹(「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好逼迫人去敬拜那「死伤却医好了」的海兽/敌基督,不肯敬拜兽像的人,这地兽就动用从老大撒但移植来的权柄大肆杀害!

 

▲没有任何模仿可以窃取三一真神的荣耀,宝座上被杀的羔羊配得敬拜。图为 15 世纪荷兰画家 Jan van Eyck 之作。
(图片来源:https://observer.com/2020/01/ghent-altarpiece-lamb-restoration/

 

以模仿窃取敬拜

 

终于来到「神鬼交战」的最高峰:撒但设定「六六六」的印记,成为它对世人在社交和经济上掌控的机制(「它(地兽)又叫众人……,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任何没有六六六这兽名「密码」者,就是不肯向撒但下拜的(=神儿女=妇人),在社交和经济等生活层次上将会受排挤。地兽逼迫妇人的目标和海兽的一致:窃取名字与羔羊无关的世人对它的敬拜(「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原来,这三只「龙口、兽口、假先知」参与神鬼交战,最终极「战利品」,就是世人的敬拜!

 

以大龙、海兽、地兽姿态出现在人间舞台的撒但,原来想仿造坐在宝座上,透过神鬼交战,最想拥有世人敬拜的三一真神。结果不像三一神的完美「七七七」,矮了一截成了「六六六」,不过是彻底的亵渎和赝品,是邪恶和诱惑形象的总和罢了!

 

原来,六六六并非某个特定「人物」,遑论从第一世纪的尼录,到20世纪的希特勒等。海兽其实是拥有军队、暴君面貌的敌基督,地兽则明显为假先知,两者其实是模仿三位一体的撒但的「化身」,即所谓「虚假的三位一体」(false trinity),是灵界的一个「位格」(person),而非仅是帝国或个人的势力!

 

六六六解码后,就能看出沿着人类历史出现的撒但,并非一个人(不论多独裁)或是一个国家(无论多邪恶);亦非中华文化的龙图腾所能代表,更非21世纪才出现可能注入人体的晶片(神儿女该了解并运用科技,但不必随之起舞)!

 

您不必担心新冠疫苗会连带注入六六六的印记;〈龙的传人〉还是可以唱(但可以多唱圣诗);车牌、门牌、钞票等有六六六号码不必忌讳,不必刻意标榜,因为不会拉你陷入撒但营垒。可以敬祖(慎终追远与圣经十诫吻合),但避开祭祖(撒但可以模仿老祖宗的笔迹和口吻),免得陷入「神鬼交战」!

 

模仿三一真神来窃取人对三一真神敬拜的撒但,不是有形体的个人或邦国,更非科技;撒但比这些还大、还久!这世界,不论哪种政治、宗教、文化体系,背后都是「卧在恶者手下」!

 

六六六奥秘数字背后,藏着的其是人类历史中,撒但使用各手法和形式(包括异端、祭祖、假先知、偶像崇拜、将世俗当神的种种意),迷惑或逼迫世人,不敬拜三一真神,却去跟从「虚假三一真神」的力(empire)。这势力不会消失。世上邦国会过去,独裁会死亡,而撒但的「寿命」和上帝所造的时空基本上「同寿」,从创世就存在,直到末世大审判才被扔在硫磺火湖里。

 

▲神儿女不仅了解经文,更要戴上日光之上的属灵眼光,看见真理,活在当下。

 

属灵眼光识真理

 

期许神儿女从启示录 12-13 章神鬼交战的经文叙述,看见下列属灵真理:

 

一、属灵眼光看表象化议题背后的神鬼交

 

人类所面临的灾害有三个向度:历史学家所关心的人文灾害(如启示录6章的前四印;1/4的人被杀害),科学家关注的天然灾害(如启示录8章的前四号;自然界1/3被毁灭),和只有基督徒才会留意到的超然灾害(包括第五号、第六号、七碗,和启示录12-13章;人人陷入「神鬼交战」)。神儿女不要因为片面地关注瘟疫、疫苗、政争、经济,乃至环保等表象化的诸多议题,却疏忽人类历史上这场最重要的属灵本质争战!

 

二、属灵眼光看撒但山真面目的迷惑本

 

撒但以大红龙、海兽和地兽「虚幻假冒的三位一体」面貌出现,无论它如何仿造,都为抢夺人对上帝该有的敬拜。因此,神儿女不要被世界各样假象所迷惑,包括祭祖、帝王或政治人物崇拜、假先知异端、通灵的活动或运动(信徒不如发展赞美操来取代打坐、瑜珈)、世俗化(金钱、名利、地位、情色、科技)等,只要会吸引人远离上帝的各种类型偶像崇拜都要避开,不要被迷惑,更不要好奇或逞强―没有羔羊,你我无从得胜!

 

三、日光之下的野看不世界握在者手中

 

西谚云:魔鬼住在细微处。了解撒但无所不在,跟随者或许会有特异功能,因此不要单被宗教「灵验」所吸引,还要留心其背后的真理―这是走极端灵恩路线的教会,特别要提防的。教会要看重圣灵,也要让圣灵的工作建立在圣道上。撒但的死期未到,连耶稣也没有给撒但执行「死刑」,教会赶鬼是为了救出被撒但辖制的世人,却也不需刻意透过祷告游行绕界,挑衅其他宗教界地盘。神儿女要配戴日光之上的眼光,以基督怜悯被恶者掌控而不自知之世人的心,活在当下!

 

「既盼望些事,就当殷勤,使自己没有玷,无可指摘,安然主。」(彼得后书3:14)

 

 

吴献章,台湾大学土木研究所硕士、美国伊利诺大学理论应用力学博士,后转攻读神学,获芝加哥三一神学院道学硕士及旧约神学博士。现为中华福音神学院旧约教授、教牧博士科主任、宣教博士科主任、教牧宣教研究中心执行长。
吴教授着作等身,不论是注释、讲道、人物研经,抑或是对于重要议题的反思,总把教会和信徒放在心上,以关怀的眼光展现圣经神学的精义,文字中含有神学家、剧作家、小说家的隽永洞察,热情与恳切力透纸背,读其文如见其人。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