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期神国知行-文化 Knowledge & Practice

【解读多元主义文化】

多元主义的文化 挑战与对应

 

口述╱邵闻思‧整理╱王淑斐

 

 

了解文化与世界观的关系,便明白了解圣经的世界观是我们能够中肯解读多元主义的基础。多元文化主义(或称多元主义,Pluralism)与多元文化不一样;多元文化代表一种社会状况,而多元文化主义代表一种思维和信念。

 

根据剑桥字典的定义,多元文化主义认为不同种族、宗教信仰和文化的人,共同存在于一个社会中是好事;大英字典的解释是指不同社会阶层、宗教、种族的人共存于一个社会,仍维持各自不同的传统和兴趣。词典则认为多元文化主义的核心信念,乃是少数群体充分参与主流社会的状况,但保持其文化差异。这些定义主要都认为多元状况对社会有益。

 

哲学界对多元文化主义的定义,比较不聚焦在文化的群体,而是聚焦在思维和立场。多元文化主义的理念,在社会生活各个层面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影响。

 

现在我们将聚焦在不可知论的多元主义,因与基督教信仰有极大的对冲。

 

不可知论的多元主义(Agnostic Pluralism)

 

不可知论的多元主义认为人不太可能知道将来会如何,这立埸对基督教信仰危害最大。这是为了多元化的利益而赞成多元性和多样性的观点,将多元化视为是使人类生命更丰盛的管道。但耶稣说祂来,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人能够有更丰盛的生命,是神的儿子所赐,是在主里与主联合的生命。

 

不可知论的多元主义认为要有不同的触角,使人类越进化越丰富,反对用任何的思维、观点,或努力,使大家的看法有统一性的立场。

 

近代对神学界影响很大的圣经学者Kevin Vanhoozer认为,「这些多元主义产生于一个令人绝望的假设,即真理对人类来说是不可知的」,就是我们常听见的“How do you know what is true?”。

 

Vanhoozer认为多元主义全力反对有统合性、有普世性连贯的真理主张。他说:「它远远超出我们对文化定义的任何版本。多元主义认为任何一个对真理的主张,只要是有连贯的意义,就必须被视为笑料,成为一种种族主义,和对他人的不容忍。除此以外,试图改变对方的想法,直到他或她以不同的方式看待问题,也是明显的暴力,这只能导致一种副品,就是我们现在已经摒弃的党派冲突,它带来一个更黑暗的时代。」

 

多元主义强调开放、宽容,和在生命的伟大奥秘面前的谦卑,这些都是真正多元化和自由社会的标志。最主要攻击的目标,其实是圣经关于神的创造。当基督教主张神创造宇宙天地万物时,已经对其他宗教采取不容忍的态度,必须杜绝;不容许任何试图想要改变对方的想法,甚至想要说服对方的世界观和思维,如此做等于思想暴力。

 

因此在一些对非常仇视基督教的地区,宣教士非常辛苦。在这世代,已兴起反对神的大声浪和思潮。其实诗篇第二篇及第八篇已清楚预言,在末后的时代,会有集体起来反对神的声音。

 

不可知论的多元主义有三大主张,首先要求开放。要求接纳不同的宗教、思想、立场,且不可试图说服,要求不可坚持基督信仰、坚持耶和华是独一真神,或声称基督是惟一救主和通往真理与生命的惟一道路。

 

其次要求宽容,要容忍别人跟你对立的价值观,不可反对。例如基督徒蛋糕店的老板拒绝做同性恋伴侣的结婚蛋糕,就被告上法庭。

 

第三是在生命伟大奥秘面前要谦卑。不要觉得基督教所传的是惟一真理,因为每一个民族、文化、宗教都有其真理;真理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

 

这些主张都包裹在现今文化的表象里面,我们要能分辨,也要有智慧知道如何面对。

 

面对多元主义挑战的特质

 

D.A. Carson曾分析一般面对多元主义挑战的四大性质。

 

一、多元主义的群体逐渐增多

 

一般对多元主义的了解,有三个趋势。一是多元主义可能指西方文化中,日益增长的多样性,例如各种种族、遗传、宗教和价值体系的共存。

 

二是多元主义可能指对这种文化多样性宽容的价值。也就是不可坚持惟一真理,因为人相信的都可能是真理,我认为有理的,适用于我的,就是真理。

 

三是多元主义是指哲学立场。这种立场坚持认为,宽容是必须的,其理由是「在多样性的海洋中,没有任何水流有权优先于其他水流。」即在多种文化共存里,没有任何一种文化或思维,可以宣称优于其他的文化或思维。多元主义惟一绝对的信条,就是多元主义本身。它不容许有任何的思维,或任何的宗教,宣称是惟一的真理。

 

第三种趋势对基督教信仰危害最大。如Carl Henry所言,当一个文化或文化族群,失去绝对真理的信念时,实用主义就成为核心。但圣经所启示的信仰,范围比实用主义大,如果局限在实用主义的范畴,最终将失去神所启示的绝对真理。

 

信徒若以自己为中心,以是否满足个人需求,或是否满足内心的空虚来判定他的信仰,就落入实用主义的范畴,如此的基督教信仰并非圣经所传达的福音。当社会或文化以实用主义为主要的定夺依归时,会形成混乱。多元主义并非邀请不同信仰、理念的族群有敞开的理性对话,促进彼此了解,共同探询真理,而是要找到对话的结论。若结论不是接受多元主义,就是得罪他们,侵犯了他们的思维。

 

二、多元主义的限制

 

第一个限制是那些坚于「所有观点都同样有效」的人,已经大大削弱了前述第二种趋势的彼此宽容、聆听与尊重别人立场。他们对第三种意义上的多元主义持教条主义态度,从而驱逐了第二种意义上的多元主义。因此,在开放和多元主义的名义下,有时会发生不能容忍的行为。

 

第二个限制是美国文化中并不完全是活跃的多元主义,因为多元文化中各种思维和族群彼此争竞可信度,可以相处融洽,却无共同信念,惟一的共同立场是没有信念,这并非多元主义。一个文化之所以能源远流长,是因有一个信念框架,共同的价值观为凝聚力,形成一个民族,如以色列民族。但多元主义的群体没有这个凝聚力,因为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只有排斥力,排斥不接纳他们的任何群体。

 

第三个限制是媒体对于整个社会生活的掌控。媒体传播的思想,影响社会甚大。根据研究,媒体使人产生一种比实际情况更多元化的印象。通过教育、媒体、娱乐和主流宗派领袖的推动不断助长多元化,有助于形成推进多元化的印象,但这种印象可能被稍微高估了。

 

第四个限制是关于「美好生活」的概念,已经变得越来越自恋和物质化。多元主义灌输的价值观,使人以为个人权利不可受侵犯,使人认为过好日子是人生最重要的追求。自恋主义和物质主义成为普遍的价值观。世俗化的压力虽不意味着废除宗教,却将宗教挤压到生活和思想的边缘。

 

基督教信仰被缩小成为仅仅满足个人需要,和帮助家庭稳定的代理人。教会观与救恩观都渐渐离开圣经的教导,忘了上帝在祂的恩慈里呼召悖逆之人与自己和好。惟有回归上帝,重新回到上帝的荣耀,才应是教会思想的核心。

 

三、寛容的焦点改变

 

在所谓开放的社会里,最好的宽容形式是对人的宽容。即使你的思维与别人有强烈分歧,也要宽容。西方多元主义的思潮,其实越来越重视思维的冲撞,你和我的思维发生冲撞,我不能容忍你,但你必须容忍我。

 

多元主义认为,基督信仰与多元主义者的思维产生冲撞时,基督徒不可以坚持,必须接受多元主义者的思维,也不可以要求他们接受基督教的思维。过去寻求以对话彼此了解,让对方能够明白基督教的思维,也让我们了解对方。以前对话注重的是人的思维,可是现在反对基督教信仰的多元主义群体,注重的是思想的争夺战。

 

思维定夺文化的价值观;文化价值观的定夺影响教会整体方向。若把与圣经启示相反的价值观和思维带进教会,将会成为从内瓦解教会的力量。

 

四、宪法规定的政教分离正在改变其重点

 

长久以来,美国司法界透过宪法提到的政教分离,限制基督教在社会的影响力。当穆斯林、佛教徒、犹太人、东正教徒、罗马天主教徒、自由派新教、福音派、不可知论者、撒但教徒和无神论者充斥美国的主流文化时,司法限制促成了虚无主义,成为多元主义第三种群体的公共美德。结果是双重标准:本质上是世俗信仰得到国家支援,但其他信仰得不到容忍,美国已渐渐远离以基督教立国的初衷。

 

▲多元主义灌输的价值观,使人认为过好日子是最重要的追求,充斥物质主义和自恋主义。

 

基督徒的对应

 

面对多元主义的挑战,基督徒当如何对应?

 

其实多元主义的挑战从旧约时代就有,以色列人在埃及面对的,是埃及的多元宗教信仰。他们进迦南之后,生活在多元文化、种族和信仰环境里。南北国分裂后,不断与多元主义融合。被掳到亚述和巴比伦,面对多元主义的挑战,其层面更深更广。新约时代,初代教会在希腊罗马的社会文化中,面对当代多元主义的态度是坚定相信一主、一信、一洗。

 

其次是要认清当代多元主义对基督教信仰最主要的争议,在于神的教义(Doctrine of God)。近15年来,神学界最新、最活跃的研究主题是三一真神的教义(Doctrine of Trinity)。学者发现教会普遍软弱,尤其是新教,不知不觉流失核心教义―神的教义,也就是所认识、相信的这位神,到底是谁。

 

一些教会只认识主耶稣:苦难时得耶稣拯救、医治。譬如在缺乏医疗设备的村落,人们生重病无法就医。听说别的村里有信耶稣的人,去找他们祷告就能得医治,去了也真得了医治,结果整村的人都信了耶稣。

 

若只知道耶稣,对圣经整体脉络和主题信息缺少连贯的认识,如何形成有稳固根基的信仰?面对这样的世代,最重要的是回到圣经,聆听关乎神的概念。

 

宗教的多元主义对于三位一体的神,也有各种不同的论点和看法。人相信的神的教义,会大大掌控生活和思维,它对于人和人能力的眼光、罪的本质、福音本质,和灵性本质,都会产生深远影响。

 

再来,关于多元主义的讨论不可能回避启示。基督徒对于神的看法,与对启示的理解息息相关。旧约里很多事件焦点在于启示神是谁。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启示,是神至终的启示,圣经全文也在启示神的属性和作为。然而启示在多元主义的公共论坛不被接受。

 

最近的论坛里,启示和真理的议题已诉诸释经的实际做法,而这种做法成为多元主义挑战中最困难的领域之一。以前的神学界相信,借着系统性研究可以正确解释圣经。有些当代释经学却认为圣经本文没有一定正确的解释,乃是根据读者或解释者对本文的看法。

 

多元主义主张没有绝对真理,不同的人对真理可以有不同的定义。即使彼此看法有冲突,却有可能都是正确,甚至还主张圣经文本都应该根据当时文化处境的投射来解读。他们也认为真理是系统性而非绝对性。

 

然而在神可以启示祂自己的大前提下,我们需要明白圣经本文拥有超越文化的立场,所有的问题应当从这个立场出发,来建构对现实的观感,并建立解析的方法。

 

要对多元主义充分回应,必须从对圣经故事蓝图有深刻和深化的掌握而向外展开。基督徒传福音时,单单要求对方信耶稣,是有欠缺的。基督徒的见证越发需要以整全圣经故事,引向福音高潮,来面对令人困惑的世界观。

 

面对重重挑战,我们仍可有积极正面的回应。首先可从新约学习如何面对多元文化。其次是认清全球化的事实,可以帮助教会有全球性的思维。再是在全球化的土壤中,教会领袖和学者,在尊重圣经权威的原则下,真诚交流且互相纠正。而经历多元主义的风浪,其实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楚了解福音的核心真理。

 


 

思考问题:
•  你看到当代多元主义的哪些特点?对你的家庭、职场、社交生活,有何影响?
•  你观察到教会如何受到多元主义的影响?
•  你如何回应多元主义?

 

参考书目与资料来源:
• Smart, Ninian. Worldviews: Crosscultural Explorations of Human Beliefs. Upper Saddle River, NJ: Prentice Hall, 2000.
• Sire, James W. The Universe Next Door: A Basic Worldview Catalog. Downers Grove, IL: IVP Academic, 2004.
• Larkin, William, and David Cashin. Culture and Worldview Course Curriculum. CIU, 2006.
• Vanhoozer, Kevin J. “The World Well Staged? Theology, Culture, and Hermeneutics,” in God and Culture.
• Carson, D.A., and John D. Woodbridge,  ed. God and Culture.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Publishing, 1993.
• Henry, Carl. God, Revelation and Authority, vol. 1. Waco, TX: Word Books, 1976.

 

 

邵闻思师母,现与丈夫牧养教会并进修神学研究哲学博士;曾任职专业企管、财税和电脑通讯。在家教育儿女成长期间,完成道学硕士;曾致力于神学教育、在家教育、婚姻家庭事工、门徒训练、圣经教导、欧亚宣教与植堂,以及传道人训练。育有成年三子一女,有四个孙儿女。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