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故事】2 被神宠爱的女儿

在神命定的解晓萍(下)

 

文/周玮玮

照片提供/解晓萍

 

▲2009年6月解晓萍正式被按立为传道人。若不是经历无数神的怜悯与恩典,她无法全然顺服,定意在神的国度里成为僕人。

 

曾享有「百灵鸟歌后」美名的解晓萍,
在一次特会中右眼被戳伤,失去视力。
经过身心灵极度挣扎,她领悟神的恩典够用。
但她的眼睛和心灵,是否能得医治?

 

心中的怒吼

 

结束以色列特会,解晓萍接受第二次手术。这次手术带来的疼痛异常,所幸教会弟兄姊妹不断代祷,持续关怀,让她坚强度过。虽然手术效果不彰,晓萍仍怀抱希望,盼望神迹出现。四月分,她凭信心接受纽约某牧者邀请,前往唱诗见證,许多慕道友颇受感动,纷纷接受耶稣成为个人救主。

 

然而现实生活的考验,接踵而来。当保险公司开始调查这场意外,晓萍被迫面对找谁理赔的抉择︰是拿旗的青少年,还是筹办特会的单位?前者是涉世未深的孩子,后者是自己的同工与牧者,她心里知道不可能找任何一方赔偿。保险公司执意要她循法律途径来弥补伤害,律师不断提醒她现在伤残又受害的身分,要她思量未来生活中面临的难处与不便,还建议她找心理医生述说内心的苦楚与挣扎,作为索赔的證明。

 

那段时日,探访与电话关怀渐渐少了,连原本稳定的工作也受到影响,几件地产契约被迫取消或转移给其他的仲介代理。生活遭遇如此巨变,一时之间,晓萍感觉自己宛如一只陶罐破裂,里面的水一滴滴流尽。

 

被人讚赏的眼睛少了一只,引以为傲的容颜有了缺憾,眼看赖以维生的工作就要失去,晓萍陷入自怜自艾中。她不再照镜子,深怕看见自己;她不想出门,讨厌别人的指指点点;就连吃饭,也是和著泪水囫囵吞下。忧愁前撲后继,不断拍打、衝蚀著晓萍脆弱的心。

 

一天夜里,她全身燥热,辗转难眠,胸口难喻的鬱闷綑绑著她,一股灼烫的热流就要从喉头翻湧而出。她再也压抑不住,奔到梳妆台前,看见镜中那只被戳瞎的眼睛,突然有种想要杀人的念头!她放声怒吼︰「谁来还我的眼睛?谁来修补残颜?赔偿又有什么用,上帝所赐的无价瞳仁,岂能用金钱偿还?最美的部分既被夺去,活著又有什么意义?」寂寥暗夜里,愁怅怨忿的火焰,熊熊燃烧……

 

敞开心的饶恕

 

隔天在教会,内心的情绪尚未平复,晓萍仍勉强参加敬拜。刻意避开人群,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轻柔的乐音、悠扬的和声,像股清新泉水穿流心田。音乐向来是晓萍的第二生命,原本不打算开口,但旋律与歌词全然渗透她的心︰

 

「多少不为人知的愁苦,多少不曾掉落的眼泪,我发现祢知道,祢全知道……我愿意,从祢手中接受每个环境……我愿意,这是我所需,是于我有益……交出自己,信任祢美意,祢永远良善,全然是爱……」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低语︰「晓萍,我爱妳,妳的愁苦我全知道!」是那曾经带她穿越水火、赐她新生命的主,温柔慈爱地呼唤著,晓萍泪湿衣襟。

 

某天,在更新团契所办的退修会里,晓萍不知哪来的勇气,在所有牧者及传道人面前诉说自己受伤后的心情,没有任何回避与顾虑,道出心里的委屈苦楚。感谢那些持续关心、为她祷告的夥伴,也感慨牧者们在事发后的逃避。就连孩子的母亲,也直到六个月以后,才出面承认那是她的孩子。团契口口声声高喊更新合一,在关键时刻却没有人敢出来承担责任。

 

对那个举旗的孩子,一个深爱神的青年,她没有怨言。事发当时,那孩子知道自己刺到人,但为了顺服灵里深处的一个声音︰「以色列的国旗不可以放下!」他仍冷静地继续挥旗,直到聚会结束。

 

晓萍深觉那孩子是间接的受害者。原本很有音乐天赋的他,为自己的过失忧心、害怕及自责,竟自我封闭并停止创作,无法再用音乐服事神。一个年轻的孩子要独自承受这么多压力,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又有谁去关心他的需要?

 

晓萍有感而发后,现场一片沉默。未久,一位牧者站出来认罪。他说事发当时自己在国外,回来得知这件消息,居然庆幸自己不在场。听完晓萍的见證,他为自己循私的意念感到歉疚,愿意公开向主认罪,并向晓萍及举旗的孩子道歉。这位牧者身先士卒的勇气,让晓萍大受感动,更因他马首是瞻,其他牧者也纷纷站出来认罪、道歉,晓萍当场认那举旗的孩子当她的属灵儿子。在开诚佈公的氛围下,冷漠造成的误会冰释,埋怨种下的仇恨也松绑,脸上充满的尽是饶恕所带来的喜乐泪水……这时,她悟出那段经文的意义:

 

「你这不怀孕、不生养的要歌唱;你这未曾经过产难的要发声歌唱,扬声欢呼;因为没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儿女更多。这是耶和华说的。」(以赛亚书54︰1)

 

没有亲生儿女,却因眼伤而添了个属灵的儿子,也算是美事一桩。但更美的是︰仇敌偷窃、杀害、毁坏的计谋已被拆毁,真实和坦诚带来真正的相爱与合一,更新团契不再一样!

 

紧紧抓住神的应许

 

聚会结束,晓萍与保险公司联络,不找心理医生谘询。理由其一,经济条件不允许;理由其二,心理的挣扎已靠神医治。但是她根据神启示的一个数字,大胆向保险公司索赔,不为金钱的报偿,乃要抓住神的应许。保险公司起初不愿配合,但因晓萍的坚持,终于让步,开出一张完全符合要求的支票。靠著神所应许的赔偿金,她深信在日后的生活中,神必供应一切需要。

 

神的恩典虽没立即彰显在受伤的眼睛上,在其他方面却不吝赐福。2010年3月,晓萍赴以色列特会之前,意外地在一星期内做成两宗房地产买卖,所得的回报相当于平时做六、七笔的房产交易。自从事件发生后,地产生意近乎停滞,如此意想不到的惊喜,让晓萍知道神的这双手更藉万事坚固信心。

 

2010年5月,在香港的「回家」特会期间,晓萍又经历神大能的医治。初初几天,大会笼罩在困顿的气氛下,连讲员戴勉恩牧师(Rev. David Demian),也请大家多多祷告,好让神对众人的异象能更为清晰。

 

某天夜里雷电交加,罕见的疾风骤雨让人胆战心惊,感觉地都震动。但出人意外地,这场自然界的撼动,似乎翻转了整个特会的低迷氛围。在隔天聚会中,来自世界各地近五千名会众,好像都被一股力量吸引而凝聚。晓萍身在其中,切切不断为神的国度及自己的眼伤来代求,越祷告,越感受神在她心里的力量。

 

当天回到下榻的酒店,晓萍居然从容平安地走到镜子前,面对镜中的自己。看著那只受伤的眼睛,她不但没有忧伤,没有悔恨,彷彿听见神说︰「我要藉著妳这只受伤的眼,显出我的荣耀来!」再也按耐不住灵里的释放,她大声唱起歌,讚美感谢神的医治,知道自己的心不再被囚禁、扭曲,虽然失去美貌,却换来复甦的新生命!

 

甘心走在神的命定

 

2009年6月解晓萍正式被按立为传道人。若不是经历无数神的怜悯与恩典,她无法全然顺服,定意在神的国度里成为僕人。从养尊处优的少奶奶,到胼手胝足的地产经纪;从闪亮耀眼的艺人,到默默奉献的传道,晓萍一路走来,经历浮华世界的豔丽与虚假,但是她看见自己的灵魂,因种种试炼而被提升。

 

没有经历破产,晓萍无法体会如今脚踏实地的富足;没有失去丈夫,她无法相信自己也能独立刚强;没有遭受眼伤,她无法诠释灵性的盲目远比肉身的瞎眼更为可悲。

 

以往可以仰仗的钱财与婚姻,现今都如烟灭;曾经引以为傲的外貌,如今不再完全,晓萍却日日领受神的恩典,时时经历信仰的真实。她相信神至今依然行神迹奇事,当日期满足,必会经历瞎眼看见、瘸腿行走的神迹。

 

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解晓萍深信走在神的命定,专心倚靠祂,就算身处困境,也是一种恩宠。

 

 

受访者小档案
解晓萍传道,出生于台湾,曾于东南亚享有「百灵鸟歌后」的美誉。婚后退出演艺界定居温哥华,遇生命低谷,经神的大能翻转生命,经历奇迹后献身于神,热心服事。曾任温哥华多加单亲协会会长,以诗歌传扬神爱。录有诗歌CD《主爱伴一生》。现为温哥华爱修园区域代表,与当地牧者一起为「华人回家」的使命同心同行。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