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期神国邻舍-外展 Kingdom Neighbors

【撤离阿富汗】特别报导

恩典多奇异

96小时逃离阿富汗

 

口述、供图╱阿富汗基督徒 P

采访╱廖美惠

 

 

直到自己经历到喀布四天三夜的漫长过程,成成千上万的逃者之一,才真正体画面上逃离阿富汗,宛如世界末日⋯⋯。

 

首都喀布尔一夕变天

 

2021年8月16日星期一,一如往常进入喀布尔的办公室,午休时间步出办公室,我满脸错愕,哇!路上完全变样,处处可见塔利班神学士持枪坐在皮卡车上,或走在路上巡逻。首都喀布尔沦陷了!从新闻得知,总统甘尼已于前一日弃老百姓于不顾,逃跑了。

 

没有预警、枪声、烟硝味,就这样,我爱的祖国阿富汗,一夕变天了!

 

基督徒老板速速给每个员工发半个月薪水,叫我们快快离开躲起来。路上开始出现逃难潮,平日回家只需20分钟车程,这一天却花了三小时。

 

2010年在宣教士带领下,我接受了基督信仰,愿意一生跟随耶稣。大学毕业后到过许多国家旅行,塔利班班师回朝,我并没有离开家乡的打算,想继承父亲的小生意,与家人在一起。何况,自从信主后,就没计画离开阿富汗,因为想把福音传给族人。

 

8月17日从电视看到,上百民众奔跑着追赶一架正在离开机场跑道的美国军机,一些人不顾死活,扒在机侧,之后摔下身亡⋯⋯。那可是我的同胞啊!

 

8月19日,塔利班正式宣布重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我属阿富汗的哈扎拉族,与塔利班所属的普什图族是世仇。幼年时,父亲曾入监狱,全家避难徒步三天走到巴基斯坦,塔利班失势后才搬回首都。如今专制、极端的政权死灰复燃,人心惶惶,村里不少人知道我是基督徒,担心我的安危,母亲强烈建议我尽速逃离阿富汗。

 

四天三夜通往机场宛如末日

 

喀布尔机场的撤离行动日以继夜,一天比一天艰难。

 

8月19日到23日的五天,我发出无数简讯给各地基督徒,再由他们转发给其他主内肢体。上百位在美国、亚洲,我认识或不认识的基督徒,迫切为我能逃离阿富汗祷告。辗转认识宾州的一位退休宣教士Jim,我将护照资料寄给他,他和一群美国弟兄姊妹迅速写信给美国国会。

 

8月23日喀布尔机场逃难潮中,有人在混乱中被践踏致死;一个婴儿隔着一道墙递给美国士兵⋯⋯,这些画面再度震惊世界。直到我自己真正经历前往机场的漫长过程,成为逃难潮中的一名,才体验什么是世界末日。23日晚,我接到人在美国的未婚妻通知,她也是一位阿富汗籍的基督徒。我终于拿到文件,可以到机场,也开始96小时的逃亡。

 

带着一台笔电、一支手机、几件衣物,以及母亲临走前为我预备的干粮,母子相拥而泣,是有生以来哭得最难过的一次,因为很可能这是最后一次与母亲拥抱。多么想带着母亲和全家一起逃离,但母亲身体不好,绝对无法通过拥挤人群及层层关卡。弟弟的三个孩子也都还小,我实在没把握能将他们安全送上飞机。最后,我决定带着信主不久的小弟,还有多位基督徒,一行12人前往机场。

 

第一天,我们花了七、八个小时试图挤入机场。通往机场的路挤得水泄不通,寸步难行,完全无法进入,只好等候。一线生机近在眼前却触摸不到,在焦虑、恐惧中忍受着脏、乱、臭、闹、吵,我向神哭求,赶快结束这一切混乱吧!

 

第二天听到谣言:只有美军与美国公民才可以进入机场。我们被塔利班的检查哨拦截,没人知道是谁下令阻止民众前往机场。我们花了五、六个小时想要闯进,仍然徒劳无功。想去机场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我的脚几度被挤到悬空,无法着地,几乎无法呼吸,好像快死了。酷暑下汗水渗透衣服,两天没吃饭,我不觉得饿,因为完全没有胃口。最后几公尺了,只有一步之遥了,我不能放弃!

 

第三天改走污水渠道。中午已经很靠近机场的艾比门(Abbey Gate)入口,遗憾的是,原先与我一起的几位基督徒被人潮冲散。忽然一位美国士兵远远地喊我,让我跨越前面的人群。经过84小时,我和弟弟终于进入了喀布尔机场!

 

机场内有食物、水、帐篷,秩序明显比外面好多了,但仍是漫漫长队。经过彻夜等候安检,12小时之后终于通过文件审核,登上美国运输机,飞离家园,飞向新生。

 

当熟悉的地土越离越远,当清澈的天空越来越近,我的视线模糊了,泪水中呼求神:「为什么如此邪恶势力发生在阿富汗?愿祢的公义彰显!」

 

▲成千上万阿富汗民众疯狂逃离喀布尔(1),P进入机场后,仍需在长长的队伍中等候(2),至终和弟弟登上军机,飞向新生(3)。

 

不是幸运是奇迹

 

8月26日下午,就在我们离开喀布尔机场几小时后,听闻发生大爆炸,13名美国军人丧生的消息,令人痛彻心扉。

 

登上军机,被挤成沙丁鱼般的我们,不知道哪里是目的地?有人说去卡达;有人说去德国。几小时后,飞机在科威特降落。我们待了五天后再次登机,之后抵达保加利亚。不久再次安检登机,当步出机门,身边的人叫呼着,「我们抵达美国了!我们终于到美国了!」

 

回忆生命中最漫长的两周,经历五次奇迹。奇迹一,我为小弟祷告七年,他终于信主接受耶稣;奇迹二,在喀布尔机场艾比门前被美国士兵点名进入机场;奇迹三,弟弟没有文件却能与我一起搭上飞机;奇迹四,在难民营中遇见宣教士的妹妹的朋友保罗,他正好是难民营中的补给兵。上帝透过他给我每天需要的物品,包括手机充电器等等;奇迹五,我手机中的12封信,是我认识或不认识的美国各地基督徒,写信给美国国会,不知道是其中哪一封信发挥了关键作用,让我能够进入机场。

 

怎么可能这么多巧合?保罗啧啧称奇对我说:「你真是个幸运的家伙!」我告诉他:「我不是幸运,是神的恩典与怜悯,恩典多奇异!」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