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期神国知行-文化 Knowledge & Practice

灵魂守护者

电影《灵魂急转弯》引发的心灵火花

 

文/玲羽

 

 

来去人间

 

自古以来,东西方文学艺术与哲学论述总离不开三个人生大哉问:我是谁?我要往哪里去?我人生目的是什么?自《玩具总动员》(Toy Story)以来,每部动画片都触及生命中的失落与死亡议题的皮克斯(Pixar)动画工作室,2020年推出了奇幻喜剧冒险片《灵魂急转弯》(Soul),藉由一个不想死的灵魂和一个不想投胎的灵魂间的故事,将人生叩问往下深掘到灵魂深处。

 

故事主角是一名住在纽约市、怀抱爵士乐梦想,却怀才不遇的中学音乐老师乔(Joe Gardner)。一次机缘下,获得在爵士酒吧为偶像Dorothea Williams 伴奏的机会。没想到乐极生悲,走在街道上,意外掉入坑洞,醒来后发现自己进入一个灵魂的奇幻空间。

 

有趣的是,他能够从这个灵魂世界投胎回到人间,不过回到人间的通行證是必须找到属于个人的生命火花(spark)。乔的灵魂在奇幻空间里奋力挣扎想寻找出口,便假装成一位灵魂导师(Mentor),潜入「人生研讨会」(The You Seminar)。在那儿被告知所有的新生灵魂必须透过一位资深导师的协助,找到自己的火花,才能投胎到世间。

 

灵魂22号愤世嫉俗,曾经辅导她但屡次失败的历史名人,包括德蕾莎修女、拳王阿里,以及林肯等。身为导师的乔带著22号体验各项技能后仍无法帮她找到火花,本来要被送回「作古毕业班」(Great Beyond);好奇的22号不明白在人间失意落魄的乔何竟苦苦恋栈人世,于是自愿协助他回到地球。结果阴错阳差,两个灵魂返回人间时,22号发现自己进入乔的体内,而乔自己则寄身于一只宠物猫。

 

成了猫咪的乔,在成为乔的22号相伴下再次遊走人间,审视了自己原来视为理所当然的生命。

 

(上)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电影《灵魂急转弯》,藉由一个不想死的灵魂和一个不想投胎的灵魂间的故事,将人生叩问往下深掘到灵魂深处。(图片来源:https://images.app.goo.gl/cn9fVLBAVHUwmrg29
(下)电影主角乔一心一意想圆梦,却忽略了生命中的日常,只像行屍走肉般走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图片来源:https://images.app.goo.gl/1EEcCkwzPoBa7Hj27

 

人生火花

 

是什么初心和动念促使导演彼特‧达克特(Pete Docter)说这个故事?

 

时间回到2015年,达克特当时以《脑筋急转弯》(Inside Out)拿下人生中第二座奥斯卡,正处于职涯巅峰时,却感到人生并不圆满。

 

「我不满足,好像还有事情没做。怎么会这样?我以为当你找到自己所爱的事而且能够为此全力以赴时,人就会快乐?」

 

这个心灵危机后来转化为《灵魂急转弯》里男主角乔的人生叙事。中年的他,在百无聊赖的教学日常里,一天死亡突然上门,推著他在另一个奇幻空间里,重新思考人生的目的与意义。

 

对乔来说,此生最大的梦想便是加入爵士乐团,为偶像伴奏。但一心一意圆梦的他却忽略了生活中的鸟语花香,吃不出披萨的味道,感受不到关系里的温度,行屍走肉般走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就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

 

反观从奇幻空间落入乔身体的灵魂22 号,在人间生活的第一天,就为一颗随风飘来的枫树种子而陶醉。细细嗅闻纽约的街头披萨;温柔劝慰本来要放弃长号的学生康尼;耐心聆听理髮师傅年轻时作兽医的梦想⋯⋯这些都激起她对人间的兴趣,也让她以为真诚生活与用心感受,可以成为自己的人生火花。

 

然而这些细微的琐碎日常,在乔眼中并非人生的火花,也不能当作目标为之努力。故事发展到最后,当乔完成心愿,舞台灯光熄灭,回到家中坐在钢琴前时,人生跑马灯历历在目,终于体悟到生活中受他忽略的珍贵镜头,如同一条条涓涓细流,汇聚成今日的他。

 

上进动力

 

乔的裁缝师母亲刚开始害怕儿子步上父亲后尘,无法填饱肚子,不愿支持儿子成就梦想。这似乎反映了大部分华人家长(包括我自己在内)面对下一代子女申请大学时的顾虑与担忧。

 

在「天生我材必有用」及「不能输在起跑点」的观念下,孩子打出生那一刻起,作父母的就积极帮助孩子寻找属于他个人的火花。根据自己过往的经验与世界的标準,培养孩子的上进心与竞争力,想为他们打造未来,模塑日后的样貌,为他们铺一条「有意义的人生道路」。

 

在过程中,我们养出了许多心中有梦想,却不敢去圆梦的孩子。

 

作家马睿欣在《养育模式大逆转》一书中,建议孩子成长必须具备七大能力。针对其中的「进取力」,她说儘管上进是一种生命的本能,它「却像火种,若要产生光热,必须被点燃,才能产生实践。」因此,藏在里面的上进心,必须透过内在或外在动机才能激发成一股外在动力。

 

「内在动机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渴望而生发的上进动力,这个渴望可能是好奇心、兴趣、自我发展和探索。外在动机是为了外在因素去追求。奖赏、惩罚、承诺、威胁或是竞争,都可能成为刺激人上进的外在原因。」

 

华人家庭的教育,多半是以外在动机来刺激孩子的上进心。如果孩子到了要申请大学还不知道自己要念什么,家长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彷彿孩子一生就注定没戏唱了。

 

「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将来想做什么才叫做『上进』呢?用更多时间探索,难道就不是一种积极的表现吗?」书中指出许多孩子在家长的「督促」下,学业表现不够出色或比赛得不到名次时,就失去了自我价值感,连带著对追求卓越也丧失鬥志与信心。

 

这个世界一直用你能做什么来定义你人生的价值,但是在灵魂深处你很清楚,生命的价值与意义不止于此。

 

永恒荣耀

 

你我个人的火花在哪里?古代中国人十年寒窗苦读,为了金榜题名,衣锦还乡,光宗耀祖。现代父母喜欢把孩子的奖状掛在墙上,引以为傲;军人把勳章掛在戎装上,感到自豪;一般人将社会成就、职位、年薪当作荣耀,面上有光。而人比人气死人,一山更比一山高,比来比去,在更有成就的人面前,自己总是显得黯然失色。

 

然而,诗篇作者告诉我们,在最荣耀的神面前,没有一个人会黯然失色;你我在上帝面前,永远有自己的荣耀。

 

上帝说,你们看,天上自由飞翔的鸟儿,也不种也不收,野地里的百合花兀自绽放芬芳,我尚且养活它们,装扮它们,更何况是按著我的形像、在爱里被创造出来、独一无二的你?

 

「因此,我的心欢喜,我的灵(原文作荣耀)快乐;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诗篇16:9)

 

「好叫我的灵(原文作荣耀)歌颂祢,并不住声。耶和华我的神啊,我要称颂祢,直到永远!」(诗篇30:12)

 

「我的灵啊(原文作荣耀),你当醒起!琴瑟啊,你们当醒起!我自己要极早醒起!」(诗篇57:8)

 

「神啊,我心坚定;我口(原文作荣耀)要唱诗歌颂!」(诗篇108:1)

 

以上这些经文原文都有kâbôd 这个字,意思就是荣耀。钦定本圣经(KJV)译为 “ my glory”,新美国标準圣经(NASB)译为 “my soul”,新国际版圣经(NIV)译为 “my heart”,也就是 “the core of my being”。简单说,你我身为人最核心的部分,是「荣耀」。当我们出生时,上帝已经把荣耀和价值放在我们里面,这是与生俱来的,在上帝面前永远不会失色,更何况在人面前!

 

你我最大的荣耀是在里面,不是在外面;是上帝给的,不是人给的!当你我用自己的心灵和诚实去敬拜讚美神的时候,正是我们最荣耀的时刻!如同一面镜子反射太阳光之时,是它最亮的一刻。

 

▲天地的主是灵魂创造者,也是灵魂守护者;在荣耀的祂面前,我们永远有荣耀。

 

一旦人生的优先顺序对準上帝,无论扮演什么角色,都以荣耀神为最终目的。切勿轻看自己的所是,低估自己的所能。人生舞台上,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上帝适量地分配给每一个人信心、恩赐与才干,只要我们作忠心的好管家,在行事为人上披戴基督,就能让人看到上帝在我们身上的荣美与恩典。

 

被尊称为「国宝」的英国当代思想家及管理学大师查尔斯‧韩第(Charles Handy),在86岁时将自己的想法整理成21封信,出版一本书,名字叫做《你是谁,比你做什么更重要》(21 Letters on Life and Its Challenges)。他在书中说,人生是一场自我发现的旅程。

 

「假如你一直沿著安全而熟悉的旧路前行,就不可能有任何发现。必须勇于探索,才能有所发现。」

 

韩第说他的书桌上放了一颗白石,源自于启示录2章里的一段文字,经常用来提醒自己:「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并赐他一块白石,石上写著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

 

韩第的「白石」,与《灵魂急转弯》里每个投胎前的灵魂殷切寻找的第六格灯,有异曲同工之处。在永恒里创造宇宙万物的主,不仅是灵魂的创造者,也是灵魂的守护者。无论灵无论灵魂怎么转,都在祂温柔的臂膀里。

 

 

玲羽,前电视新闻工作者,目前为神国文字工人。期待自己能够捕捉眼角瞥见的细微人事物,用精确的语言,具体而实在地记录下来。用信仰的语言与流行文化对话,期盼带出属灵的亮光。

 

KRC消息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