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东KRC家庭故事书写坊】美东佳作共赏

康伟的音乐路

 

文/刘永龄

 

▲不论是对音乐的喜好与天分,最优秀的师资、独特的演出经验和卓越的音乐发展,郭康伟(Conway Kuo)都由衷感谢天父的一路引领。

 

大儿子康伟最近用电邮转寄来一张2014年2月24日《纽约时报》刊登的照片,原来是纽约市立歌剧院及交响乐团最后一次演出。演奏完,全体团员站起来与世界著名男高音多明哥(Placido Domingo),一起向听众致谢。看着康伟在第一排,拿着小提琴,风采十足地与多明哥同台谢幕的情景,不禁使我想起他自幼学小提琴的经过,那真非一条易路!

 

▲2014年12月24日纽约市立歌剧院最后一次演出,交响乐团全体与世界男高音Domigo(前排右)一起向观众谢幕,郭康伟(Conway Kuo,前排左三)把此照片传给一路支持他的父母。(照片出处:纽约时报)

 

读圣经跨过学习低潮

 

康伟年幼时,我们常在家中一起歌唱,听音乐,他五岁开始学钢琴。一般五岁孩子手指已发育得差不多,比较能自我控制,也听得懂老师的指导、要求并表达自己的意愿。但是幼儿的注意力最多只达三十分钟,当时只想到学琴能陶冶性情,培养品格,又能一圆自己儿时梦(我小时候很喜欢音乐,却苦无学琴环境,非常想提供孩子这机会),终于开启了康伟的音乐路。

 

没想到他如此热爱音乐,日后甚至选择音乐成为他的专业。后来才发现,学乐器的好处实在太多,例如:帮助大脑发育、增强听力及数理的学习、活化创作力、增强表达能力、克服困难与惧怕、了解其他国家文化、交到兴趣相投的朋友等。

 

康伟刚开始学琴时很有兴趣,但每过几个月就不想继续学。大概看到许多同龄的邻居小朋友每天都在玩,他却要练钢琴、学中文。每当他想放弃,外子就在房里循循善诱,短短十来分钟,孩子就同意继续学。外子温柔地告诉他:“神给你这样的天分,学习又快。如果随便放弃,浪费光阴,将来会后悔的。”我们在他小时,常让他抄写和背诵圣经,特别是:“凡你手所当做的事要尽力去做……”(参考传道书9:10)他就这么继续学下去了。

 

巧妙天分与名师赐教


康伟念完小学三年级、快九岁时,学校通知暑期有各种乐器班可以选择。当时他想学喇叭,我跟他讨论:“你有气喘,管乐比较不合适,选择弦乐器,小提琴比较好。”他就同意了。没想到,上第一堂课,只是学习如何拿琴,连弓都还没碰到,康伟就爱上了。因为钢琴有高音谱和低音谱,两只手又要同时弹,而小提琴只有高音谱,对他来说太简单了。他音感绝佳,一开始学就从来没有吱吱嘎嘎的“杀鸡声”。

 

康伟从小除了记忆特好,还有一项好处是他很专心。常有父母问我如何才能叫他练琴。其实他爱上小提琴,从来不需要我盯。事实上,每次去朋友家吃饭,他都急着回家练琴。小小年纪,一站就是四十五分钟,我大多不用陪。

 

刚开始拉小提琴时是学校向乐器行租的,一两年后就需自己买琴。暑期在附近找到费城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手Mr. Larry Grika,这位中年犹太人,是个身材魁武、讲话却很温柔的好老师。Mr. Grika非常喜欢康伟,认为他很有天分,又肯努力。跟他学了三年,刚好朋友的女儿跟茱莉亚音乐学院预科班的Ms. Givens学小提琴。我们就和Mr. Grika商量,要不要让康伟去拉给Ms. Givens听,他大大鼓励。

 

当Ms. Givens听完,就告诉我们:“我虽然很忙,但你儿子有天分,我还是要教他。不过康伟不能同时跟两位老师学。”于是我们只好告诉Mr. Grika,他也是百感交集,一方面不想失去这位英才,一方面又为康伟能得到茱利亚预科班的老师教授而欣慰。后来回想时我领悟到,康伟跟每一位老师都学到一些特别的技巧,而且都融会贯通了。

 

茱莉亚音乐学院高材生

 

带儿子去纽约市曼哈顿跟Ms. Givens学琴,对不擅开车的我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路途遥远,我需要先开到新泽西州首府翠登(Trenton)的火车站,坐火车去纽约的宾州车站(Penn Station),再换地铁去老师家。路上要花费三小时,所以定好每两周去一次,每次上课两小时。每次回家时,天都黑了,还要事先安排小儿子放学后到朋友家。

 

那时Ms. Givens暑假在“亚斯本音乐节”(Aspen Music Festival)的音乐大师讲习授课(Master Class),她希望康伟也去。当时他才十三岁,我必须跟着。弟弟不能自己留在家里,就一起“陪读”。其实弟弟很开心;他有时间跟朋友钓鱼,也自学英文书法(calligraphy),因为弟弟自己也拉小提琴,有时还去参加各种音乐会。之后每年夏天都是这样,直到高中最后一年,康伟才自己去。

 

高中时,校长对康伟每两星期缺席一整天的课,很不以为然,认为学校从没有学生这样做过,会大大影响他的成绩。我们当时也没多说,只要求校长等成绩公布,看结果如何再说。于是他每次缺课一天回来,就立刻问同学或老师把该学习的进度赶上,按时交作业、补考等。学期结束时,成绩是全A,校长终于没话说了。

 

康伟在高中一直都参加学校交响乐团。从高二到毕业,都是首席。十四岁那年暑假,他决定以音乐为专业。我们一向都鼓励他,百分之百支持,多年来都是他的啦啦队。基于他热爱音乐,从不认为练琴是苦差事,又很专心,所以我们放心让他去,他也是一旦做了决定就勇往直前,从未改变初衷。同学和老师知道康伟在音乐上有天分和兴趣,也都很支持。

 

高中时,下午三点回家,吃完点心,做完功课,每天至少练琴四小时。康伟告诉我们:“如果考不进茱利亚,我就不念音乐了。”结果一百多人中录取十九人,他考取了!

 

独特顺遂的演出经历

 

从小,家中有客人时,饭后余兴节目就是康伟拉琴。大学时的工读奖学金就是到养老院拉琴给老人听,带给他们无限喜乐。二十岁那年暑假,康伟受邀在纽约到英国的渡轮“伊莉莎白女王2号”(Queen Elizabeth 2)上面每天拉琴半小时,食宿全免。康伟有很多独特的演出经历;十二岁起就在各教会献乐,后来更因着音乐专业,有机会到日本和意大利表演数次,结识世界级指挥家等。

 

康伟在茱莉亚师事Mr. Kawasaki四年,毕业后顺利考入硕士班。当时老师是纽约爱乐小提琴首席Glenne Dicterow。Mr. Dicterow一直让康伟自由发挥他个人的风格。康伟也学到,有时练琴时间不太够,但一定要练得有果效。他至今都牢记这些教导,受用不尽。硕士班尚未毕业就考进新泽西交响乐团,三年后进入纽约市立芭蕾舞交响乐团,后来也进入纽约市立歌剧交响乐团。康伟事业上很顺利,要归功于他一生遇到好几位优秀的老师,这些都是神的预备和他无限的恩典。

 

天父是我们生命指挥

 

有一次,我们问他:“你找到人生的热情和目标了吗?”康伟答道:“是的,我喜欢住纽约,可以经常与专业音乐家演奏古典和爵士乐,同时为电影和话剧录音,又可在百老汇演奏《狮子王》(Lion King)、《玛蒂尔达》(Matilda)、《长靴妖姬》(Kinky Boots)等音乐剧。现在也组了Bateira三重奏(www. bateiratrio.com),又有经纪人帮忙,工作时间有弹性,可以多陪孩子,真是太好了!”

 

常有人问我们如何教出音乐天才?其实我们作父母的不敢居功,只是供应他好的学习环境,找好老师来栽培他,从小当他的啦啦队,让他建立自信。但他自己守纪律,肯花时间精力,非常负责任,又能建立好的人际关系,使他能在纽约音乐领域中占有一席之地。最感恩的是,神亲自为他供应一切所需,如名师、毅力、把喜乐传播给众人的爱心。

 

其实,天父也同样在“栽培”我们。他把你我放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身旁,让我们受装备,使我们得长进并学习与人和睦。天父是交响乐团的生命指挥,我们作神儿女的要能同心、互补,才能拉出悦耳的音乐。神要我们发挥他给我们的恩赐和潜力,这样才不辜负他对我们的爱和命定(作者刘永龄和夫婿郭渊棐多年来担任KRC文化实务营恩爱夫妻工作坊的老师,本文为刘老师参加“家庭故事工作坊”之后所完成的课后作品)。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