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期神国交流道 Kingdom Communication

 

是我们的第一位读者

 

文/吴信惠

 

杂志的编辑过程,到了最后的校对、收尾,是最紧张又最累人的时段。在美国的编辑同工及台湾的美编同工,几乎是日以继夜(因着时差)地LINE及email,秉着让对方睁开眼睛就可接着下一步编辑工作的精神奋战,直到送印那天。

 

当被我们笑称「校对皇太后」的同工总校通过、送印后,大伙儿们会在LINE群组中,用各样的贴图疯狂庆祝,按赞的、干杯的、跳舞的、举手欢呼的,而最能表达我内心大功告成的贴图,是翻跟斗的!假如还能像小时候动作敏捷,身体柔软度又够,我必定来个「连环翻」!

 

然而,我时常会在校对时问自己——有需要做得那么仔细吗?连注释的标点符号、文字间的小空格、每一个提供的网站连结,都需要检查或修改吗?早期,特别是在夜里独自挑灯编辑或找图时,内心会出现一个声音——真的有人看这本杂志吗?

 

多年来,得到许多读者的反饋,表达某篇文章改变了他们的想法,激励他们起而行;或是在捧读时,深深感觉这是一本认真编辑、不苟且的基督教刊物。

 

神是我们隐藏的编辑,也是第一位读者。我们如何能不尽心、尽力、尽性来编辑这本杂志?即使眼前挑战重重,即使当下看不到成果,我们仍要努力到最后。

 

努力并不表示坚持原状,团队也在思考改变、转型的可能性。把本期杂志拿在手中掂量,是否感觉轻了些?是的,考虑现在读者的阅读习惯之后,《神国》减页了。然而减轻阅读负担,并不减低报导的精彩度,及文章的思考深度和实用广度。

 

本期管家单元报导AI人工智能的过去、现在、未来信仰领袖「善终」有道都是目前讨论度很高的议题。知行单元中的察验主喜悦——为何需要「神圣的无情」与「神圣的摆烂」挑战及点明许多基督徒服事的迷思;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则从儿女的角度探讨失职的父母。邻舍单元焦点放在哀伤陪伴事工,感谢意料之外的哀伤,与希望陪伤心的朋友,走一段的两位作者,愿意分享她们走过流泪谷的经历,且以自己从神领受的安慰来安慰人。

 

也许,我们正在经历财务挑战,思考如何开源节流却不损质量;也许,我们需要适应现今读者阅读习惯而改变。但与神同工的喜悦,让我们欢喜满足,参与神的事工又是何等蒙福!想到神会喜悦我们精心呈现的作品,我内心的小人儿,正在边翻跟斗边唱赞美歌!

 

本刊执行编辑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