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期神国知行-文化 Knowledge & Practice

耶洗别和希特勒

在公义的上帝手中

 

文╱吴献章

 

图片来源:Freepik.com, photo credit@jcomp

 

耶户到了耶斯列;耶洗别听见就擦粉、梳头,从窗户里往外观看。耶户进门的时候,耶洗别说:「杀主人的心利啊,平安吗?」耶户抬头向窗户观看,说:「谁顺从我?」有两三个太监从窗户往外看他。耶户说:「把她扔下来!」他们就把她扔下来。她的血溅在墙上和马上;于是把她践踏了。耶户进去,吃了喝了,吩咐说:「你们把这被咒诅的妇人葬埋了,因为她是王的女儿。」他们就去葬埋她,只寻得她的头骨和脚,并手掌。他们回去告诉耶户,耶户说:「这正应验耶和华借祂仆人提斯比人以利亚所说的话,说:「在耶斯列田间,狗必吃耶洗别的肉;耶洗别的尸首必在耶斯列田间如同粪土,甚至人不能说这是耶洗别。」(列王纪下9:30-37)

 

你就是自己的审判


英国17世纪清教徒神学家约翰•欧文(John Owen)说:「在这个世界上,上帝对人最大的审判,就是使人心刚硬。」人若有犯罪的时候,神就有审判的时候。行审判的上帝不是没有作为,只是时候未到,祂的公义势必彰显在祂的时间表中―这单从耶斯列这地点就可清楚看见。


耶斯列义人拿伯被亚哈和耶洗别谋害,当时以利亚就向亚哈预告:「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别的肉。凡属亚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耶户就是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里杀了接替亚哈王的约兰,耶洗别的下场亦应验先知预言,死在自己发迹的京城耶斯列。

 

正如在柏林推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希特勒,最后死在柏林,柏林见证上帝执行公义和审判!二次大战到了尾声,第三帝国正迅速瓦解,柏林已经被围困,希特勒这位杀死600万犹太人的凶手,在柏林的元首地堡内用手枪自尽,妻子也服毒。

 

恶人当道时,神儿女能否有属灵眼光与态度,仰望公义王的救赎?(图为位于柏林的犹太博物馆。)


耶洗别与希特勒这两个恶人,在死神来临时都有相同的预感―知道必死,也都希望好死,因此用强颜欢笑的方式来结束生命。当盟军包围柏林时,希特勒在元首地堡的地图室内举行小型婚礼;知道必死的耶洗别听见耶户到了耶斯列,「就擦粉、梳头,从窗户里往外观看」,或许还奢望:要死也要死得美一点。


耶洗别和希特勒死法不同:希特勒以手枪加毒药的「自杀」,结束戏剧且残暴的一生;耶洗别死在「他杀」,血遭践踏,肉被狗吃。两人却都曾如此不可一世:纳粹铁蹄践踏西欧诸国,甚至长征俄罗斯;耶洗别下达缉杀令,让大胜巴力先知的以利亚惊惶逃命。他们可曾思想过自己的结局?


列王纪作者在9章17-22节里,以重复和慢动作的写实修辞问句「平安吗」,伴随杀气腾腾、纵马驰骋的耶户,铺陈出带有张力的反讽:

 

有一个守望的人站在耶斯列的楼上,看见耶户带着一群人来,就说:「我看见一群人。」约兰说:「打发一个骑马的去迎接他们,问说:平安不平安?」骑马的就去迎接耶户,说:「王问说,平安不平安?」耶户说:「平安不平安与你何干?你转在我后头吧!」

 

⋯⋯王又打发一个骑马的去。这人到了他们那里,说:「王问说,平安不平安?」耶户说:「平安不平安与你何干?你转在我后头吧!」


⋯⋯以色列王约兰和犹大王亚哈谢各坐自己的车出去迎接耶户,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那里遇见他。约兰见耶户就说:「耶户啊,平安吗?」耶户说:「你母亲耶洗别的淫行邪术这样多,焉能平安呢?」

 

质问耶户「杀主人的心利啊,平安吗」,耶洗别说了人生最后一句话「平安吗」,就等着耶户来执行她完全无法反抗的死刑,不免令人想起吟唱「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那位在乌江边走投无路、决然自刎的项羽!


听到「杀主人的心利啊,平安吗」这话的耶户,看到耶洗别死前还那么嚣张,忍不住要立刻对付她,呼吁宫里窗内的人,来执行这恶女的死刑,说:「有谁拥护我?」此时,禁宫中的太监听从了耶户所说:「把她扔下来!」一代恶后恶贯满盈。尼撒的贵格利(Gregory of Nyssa)说得对:「你对于别人的态度就是你对自己的宣判,你就是自己的审判。」


耶洗别和希特勒的结局,让人想到诗人的感叹:


勇士啊,你为何以作恶自夸?神的慈爱是常存的。你的舌头邪恶诡诈,好像剃头刀,快利伤人。你爱恶胜似爱善,又爱说谎,不爱说公义。诡诈的舌头啊,你爱说一切毁灭的话!神也要毁灭你,直到永远;祂要把你拿去,从你的帐棚中抽出,从活人之地将你拔出。(诗篇52:1-5)

 

谁能躲避上帝审判


约兰和耶洗别的下场,应验了以利亚向亚哈的预告,然而「替天行道」的耶户手段野蛮,超过以利亚的预言,还以借刀杀人之计,将亚哈家斩草除根。


耶户写信送到撒马利亚,通知当时帮助亚哈在耶斯列害死拿伯的北国首领们,选出一位亚哈的儿子接替王位,好为王朝(与新王耶户)争战。首领们哪敢?!全部向耶户输诚。耶户再度给他们写信说:「你们若归顺我,听从我的话,明日这时候,要将你们主人众子的首级带到耶斯列来见我。」这信一到,首领们就把亚哈的70个王族全杀了,将首级装在筐里,送到在耶斯列的耶户那里。


耶户将王族的首级堆在城门口,问众民:「你们都是无辜/无罪的,是我背叛我主人,将他杀了;但这些人又是谁杀的?」耶户除掉王族后没有就此罢手,将亚哈家在耶斯列所剩下的人和他的大臣、密友、祭司等全杀了,彻底铲除亚哈家的势力。如此浮显了耶户的阴险和权谋,也应验了耶和华借祂仆人以利亚所说,关于亚哈家的命定。


穷凶极恶的耶户起身往撒马利亚路上,在牧人剪羊毛之处,也杀了犹大王亚哈谢的42个弟兄不留下任何活口,也因此得以暂时斩除巴力宗教入侵南国的根蒂!(参考列王纪下10:1-14)


即便是满手血腥、无恶不作的人,可有蓦然回首时的良心谴责?然而可确定的是逃不过上帝的审判,无论是亚哈家族,或代行审判的耶户,都必须面对上帝。加尔文说:「当上帝要审判一个邦国,祂给他们邪恶的领导(When God wants to judge a nation, He gives them wicked rulers.)。」上帝透过「叛军首领」耶户来清理邪恶的亚哈家族,连带在以色列中灭了巴力,击打从偶像崇拜起家的北国。但是没有彻底摆脱耶罗波安信仰污染的耶户,同样不能躲避上帝的审判。神借由先知何西阿宣告:「再过片时,我必讨耶户家在耶斯列杀人流血的罪,也必使以色列家的国灭绝。」(参考何西阿书1:4)

 

站在守望台上的神儿女,是否能在等候恶人受审时,也为他们祷告?


有所为有所不为


二战期间,反纳粹主义的德国神学家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为了阻止屠杀犹太人,决定返国投入抵抗运动。四年后因同伴计画刺杀希特勒失败被捕,并在希特勒自杀前21天被绞刑处决。


潘霍华的勇气和决心让人动容,尤其他在狱中坚忍陪伴受刑人,还写下经典着作《追随基督》和《狱中书简》。但在他当初决定成为刺客时,心中就有三个天人交战的自我检视:1)自己俨然成了杀人犯;2)角色从青年牧师变成间谍;3)如何在审判团面前不透露自己的刺杀计画而说「白谎」?

 

在诸如耶洗别、希特勒的恶人当道时,神儿女该如何行在当下?是一肩挑起耶户的刺客任务,还是义无反顾地担当潘霍华的救援计画?或是选择爱因斯坦的思维:逃往美国找罗斯福总统造原子弹,免得原子弹落在希特勒手中,事成后却为其可怕的杀伤力懊悔不已?


在世界局势纷扰频传、强权霸道之下,神儿女确实应当仔细思量并勇于面对。


1.持守属灵眼光和高度看待恶人结局:


恶人如亚哈、耶洗别、希特勒等,必有受审判的结局,而审判的时间与进度在上帝手中。他们尚未受该有审判时,神儿女留心不要陷入「见恶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怀不平」的陷阱。正如诗人感叹曾因看见恶人当道,险些自己也在信仰滑落。直到进了神的圣所,才看清上帝其实将恶人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被惊恐灭尽了。(参考诗篇73:1-20)


2.避免陷入「受害者变加害者」的窠臼:


上帝可以用任何人或方式向恶者行审判。但是受害者必须谨防变成加害者,免得如耶户在除掉耶洗别过程中的阴险和权谋,以致自我蒙蔽,无法尽心遵守上帝律法,最后也难逃上帝审判!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同盟国在凡尔赛条约中迫使德国承担一切战争责任,是纳粹主义兴起并引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因之一。二次大战结束,得胜的盟军瓜分了德国,这背后的政治盘算和野心,不也是耶户的现代版?

 

3.怀抱长远眼光静观上帝翻转更新历史:


上帝透过亚述灭了北国,透过巴比伦灭了南国;祂借着椎心的苦难,医治以色列长期偶像崇拜的痼疾,让被掳外邦的子民渴慕归回上帝、归回故土,伸展至归回祂透过儿子耶稣所执行的救赎计画。正如约翰•米尔顿(John Milton)所说:「上帝可以掩埋上一代的痛苦,成为下一代的属灵沃土。」文革带来多大伤痛,却洗刷中国数千年来信仰上的烙印;上帝赎回人为苦难,孕育出文革后几千万的华人信徒!历史(的更新)在上帝手中,History is His story。


4.尽心竭力发挥神儿女的先知劝诫职分:


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中说:「上帝透过两种管道使罪人被灭:1)所多玛城人被自己的罪恶所审判;2)尼尼微城人的罪被悔改所遮盖。」诚然北国(尤其是亚哈家族执政后)很坏(如所多玛城),上帝仍透过以利亚、米该雅和以利沙,对北国亚哈家族指责劝诫。目的是盼望北国在上帝审判之前,能因先知的信息悔改,罪被遮盖赦免。正如但以理劝诫尼布甲尼撒王「施行公义,怜悯穷人」,上帝所设立的教会,扮演社会良心的角色,是黑暗堕落世界的光和盐!


5.受屈辱时绝对不让十字架成为十字军:


扮演「弯曲悖谬世代中的明光照耀」,必然有代价要付:以利亚被亚哈指责是北国饥荒的罪魁祸首;米该雅传逆耳忠言被打脸、监禁;耶利米数十年传道遭受君王、首领、祭司并全地的反对。这十字架的滋味,是如翼护小鸡的母鸡般的耶稣,最能体会的。然而神儿女留心,不要十字架突变成为十字军。让耶稣成为屈辱和苦难中基督徒的榜样,如经文所说:「祂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祂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彼得前书2:22-23)

 

让守望和祷告成为面对逼迫时的兵器。

图片来源: https://www.freepik.com/search?format=search&query=11304031


6.让守望和祷告成为面对逼迫时的兵器:


先知哈巴谷将「上帝竟然呼召更恶的巴比伦来审判败坏的南国」的神学迷惑和冤屈,带上守望楼去祷告。他得着「因信称义」的眼光,看见上帝透过五个祸哉来预告恶人受审,遂用祷告和赞美掩埋他先前的困惑。(参考哈巴谷书1-3章)除了学习「伸冤在神,祂必报应」,还要为即使邪恶如耶洗别或希特勒的君王祷告,遵守「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的教训外,让我们像哈巴谷,以祷告和守望为兵器来回应逼迫者,等候上帝救赎的日子!

 

 

吴献章,台湾大学土木研究所硕士、美国伊利诺大学理论应用力学博士,后转攻读神学,获芝加哥三一神学院道学硕士及旧约神学博士。现为中华福音神学院旧约教授、教牧博士科主任、宣教博士科主任、教牧宣教研究中心执行长。
吴教授着作等身,不论是注释、讲道、人物研经,抑或是对于重要议题的反思,总把教会和信徒放在心上,以关怀的眼光展现圣经神学的精义,文字中含有神学家、剧作家、小说家的隽永洞察,热情与恳切力透纸背,读其文如见其人。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