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下的默思】

同奏讚美樂章

 

文/蘇文安

 

 

序曲:讚美!讚美!讚美!

 

有兩個詞彙,全世界無論甚麼族裔、說甚麼語言的基督徒,發音都大同小異─猜猜是哪兩個?

 

沒錯,是「阿門」和「哈利路亞」。「哈利路亞」,意思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詩篇第146至150篇,作為詩篇的壓軸,每篇開頭和結尾都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故被稱為「哈利路亞詩篇」,而第150篇,更是壓軸中的壓軸,將「讚美」的各層面、各角度,以中文和合本才短短133個字,描繪得淋漓盡致!

 

根據我個人對聖經教導的理解,「讚美」就是把對上帝的感恩之心,公開而熱烈地報告給別人知道。因此,廣義地說,所有能公開稱頌上帝大能與大德的行動,包括以文字在文化中為主做見證,都可以列入「讚美」的範疇之內。這正是我們這些主的兒女聚在一起時,所當做的最重要的事之一。詩篇第150篇,句句都帶著「讚美」的字眼,正可教導我們學習有關讚美極寶貴的功課─

 

你們要讚美耶和華!在上帝的聖所讚美祂!在祂顯能力的穹蒼讚美祂!要因祂大能的作為讚美祂,按著祂極美的大德讚美祂!要用角聲讚美祂,鼓瑟彈琴讚美祂!

 

擊鼓跳舞讚美祂!用絲弦的樂器和簫的聲音讚美祂!

 

用大響的鈸讚美祂!用高聲的鈸讚美祂!

 

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第一樂章:隨時隨地讚美

 

「在上帝的聖所讚美祂,在祂顯能力的穹蒼讚美祂。」(第1節)

 

讚美不受地點的限制。在聖所要讚美,在穹蒼之下也要讚美。其實,這是詩篇中常用的平行對偶筆法─「上帝的聖所」就是「祂顯能力的穹蒼」。整個宇宙,天上人間,都是上帝的聖所,也都是我們讚美祂的場合。

 

包括家庭、社區、職場、教會,都是祂的聖所。換句話說,我們當隨時隨地讚美祂、事奉祂,而非到禮拜堂才讚美、逢禮拜天才事奉、在退修會才親近祂。

 

▲眾多的樂器組合成為一支讚美上帝的交響樂團,我們無論在家庭、教會或KRC的事奉,都是一種團隊事奉。

 

第二樂章:因大能大德而讚美

 

「要因祂大能的作為讚美祂,要用祂極美的大德讚美祂。」(第2節)

 

我們讚美的內容是甚麼?很簡單,上主「大能的作為」和「極美的大德」。

 

許多時候,我們事奉上帝不起勁、祈禱時沒有話說、作基督徒缺乏榮耀感和滿足感,癥結在於太少把思想的焦點對準上帝偉大無比的屬性和作為。

 

願我們像枝子連在葡萄樹上一般,連結於上帝的偉大、慈愛、聖潔、良善、公義、信實、榮耀……,以及祂為我們這些信靠祂的兒女所預備的救贖、保護、攝理、引導、醫治、維持、滿足……,我們就必然生活在讚美之中,而不再讓除祂以外的任何事物在我們心裡居首位,也不再為世上會過去、會朽壞的錢財、名聲、地位來誇口。

 

溫馨動人的親情、人生中的秋冬春夏、生命中的反敗為勝,乃至滿蘊力與美的野生動物、天真無邪的baby、壯麗雄奇的山水、瑰麗璀燦的雲彩、浩瀚無垠的星空……。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們因祂大能的作為,以及這些大能作為背後所彰顯的極美大德而感恩讚美!

 

正如耶利米書九章23-24節所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

 

我們已經知道隨時隨地都要讚美,而且要因祂大能的作為和極美的大德而讚美,那麼,到底該怎麼讚美呢?

 

▲我們要因祂大能的作為讚美祂,要用祂極美的大德讚美祂!

 

第三樂章:獨自讚美,團隊讚美

 

「要用角聲讚美祂、鼓瑟彈琴讚美祂,擊鼓跳舞讚美祂,用絲弦的樂器和簫的聲音讚美祂,用大響的鈸讚美祂,用高聲的鈸讚美祂。」(第3~5節)

 

這是在描述大衛王朝的國家交響樂團,而且,因為許多詩篇都是「交與伶長」公開傳唱(伶長就是國家大詩班兼交響樂團指揮),因此,除了樂器聲,還會配上人聲,來讚美上帝。

 

角、簫、瑟是用口吹的,琴與絲弦樂器是用手指彈的,鼓與鈸是用手敲擊的,跳舞是用全身肢體的。不同器官、各種樂器,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讚美上帝。這告訴我們:要在生活的每一層面讚美;人人皆能讚美,皆當讚美;要在團隊中恩賜配搭,同心讚美。

 

是的,我們要靠著主,在人生的每一個層面、也就是我們所必須扮演的每一個角色中來讚美神。

 

在家中,我們以作好父親、好母親、好女兒、好兒子來讚美神;在職場,我們以作好上司、好下屬、好同事、好顧客、好服務人員來讚美神;在團契、在小組、在KRC,我們以作熱心參與、肯付代價的契友、組員或同工來讚美神……。無論扮演甚麼角色,我們都要彰顯上帝的大能與大德,使祂的名得榮耀。

 

眾多的樂器組合起來,就成為一支讚美上帝的交響樂團,這也就是我們為甚麼一直強調無論在家庭、教會或KRC的事奉,都是一種團隊事奉。

 

不同的樂器象徵不同的恩賜。團隊事奉的基本原則是「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以弗所書4:12),也就是恩賜的配搭。各人發掘自己的恩賜、無私地貢獻出來,與別人互補互助互勵,就像不同音色、不同形狀的樂器,吹奏擊打起來,卻能成為一首雄壯動人的樂曲。

 

不同的樂器(恩賜)需要統一的指揮。演奏交響曲時,每一種樂器演奏時間的長短皆不相同、而它們加入演奏的時機也各不相同。奏多久?何時奏?一定要照著指揮的指示。有人比喻說,我們是演奏者,耶穌基督是指揮,上帝是作曲家。也有人說,上帝是作曲家,耶穌基督是祂所作的曲子,聖靈是指揮,我們是演奏者,演給世人和天使觀看。

 

無論如何,假設教會或KRC是以事奉來讚美主的交響樂團,每一位事奉者職分雖有不同,但在主的眼中卻有同樣的價值。祂所要求於我們的,只是我們的忠心盡職和絕對順服。若是大家你吹你的、我奏我的,個人造詣再高、人再多,也只能製造噪音、令人掩耳,怎麼能談得上讚美上帝?

 

在交響樂團中,第一小提琴手理所當然,常常是演出最長、最受人矚目的一位。我們常看到在謝幕時,指揮邀請第一小提琴手,與他一同帶領整個樂團接受鼓掌喝彩的場景。那麼,若我們在團隊中是扮演如此突出、顯眼的角色,當秉持怎樣的心態呢?

 

《神國》雜誌特約作者馬睿欣老師,數年前為發表新書,曾在亞洲好幾個城市做了非常密集的巡迴演講。從事前的微信群造勢,到演講現場,到事後在社交媒體上的迴響與互動……,以「紅紅火火、轟轟烈烈」來形容,絕對不誇張。不管願不願意、習不習慣,她在那段日子毫無疑問是扮演著「第一小提琴手」的角色。然而,馬老師回來後在代禱群組中的禱詞,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徵得她同意後,特此與大家分享─

 

「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在祢面前蒙悅納。非常非常感恩,熱烈的場面,熱情的學生。我的感受,卻是「家人」。求祢替我守住這種「家人」的感受。

 

我不想當明星,也不想當紅人,更不想高高在上。我只想作這些認真學習作父母者的「家人」,用文字,用誠實,陪他們走這段成長路。

 

我所有的,都是祢給我的,我所沒有的,也是祢為我篩掉的。

 

我是祢手中一鍋湯,滾了,熟了,就舀出來給人暖身喝足,理所當然。

 

我是祢園中一棵樹,長葉,結果,就摘下來供人解饞享用,本該如此。

 

我是祢窯中一團土,捏好,塑好,就擺出來讓人盛飯裝菜,物盡其用。

 

我是祢心中一句話,想好,修好,就講出來給人解惑領悟,全憑祢意。

 

服事祢,我盡量不看自己究竟有甚麼,全心注視祢全有。

 

跟隨祢,我盡量不憂自己做不到甚麼,真心相信祢全在,愛著祢,我盡量不求周遭人能給我甚麼,放心倚賴祢全能,尋求祢,我盡量不怨事情為何還不成就,大聲宣告祢全知。

 

有第一小提琴手,有沒有第二小提琴手呢?

 

有位記者採訪世界知名的交響樂團指揮伯恩斯坦:「請問,您認為在交響樂團裡,哪個位置最重要?」

 

他想了一下,回答說:「第二小提琴。」這個答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伯恩斯坦解釋說:「我可以找到很多人擔任第一小提琴的位置,但是要找一個人願意擔任第二小提琴的位置,卻很不容易。第二小提琴手的技巧,可能和第一小提琴相當,但他要能夠配合首席,又要能呼應整個樂團;不僅琴藝要佳,還要能不強出風頭,和樂團有美好的配搭。」

 

沒錯!在團隊中,惟有彼此幫補、互相成全,才能發揮最大力量,成功達標。

 

交響樂團中還有另一個位置也非常非常不容易!

 

在較早期的交響樂曲中,往往每個樂章只有一聲鑼、鈸或定音鼓,例如貝多芬的作品、例如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但這位負責打擊樂器的樂手仍然必須西裝筆挺、從頭到尾全神貫注。如果因為在這兩三個小時的演奏中只能敲三四下而發呆、不耐煩,或敲錯了,整首交響曲就不完整,甚至缺了最後的高潮。

 

在交響樂團中擔任打擊樂手,雖說不起眼,但至少還算是在舞台上占了一席之地。還有另一種人,則是完全隱身幕後的,例如負責場地設置、燈光音響或票務、保安等等的工作人員。在社會中、在教會中,其實這種人可能比例還不小呢!所以,才有這麼一句話:世界上只有小角色,沒有小演員!

 

親愛的讀者、親愛的同工們,在以天國文化來浸潤、轉化世俗文化的大交響樂團中,你演奏甚麼樂器?也許像第一小提琴手,始終是眾所矚目、演出時間長;也許像第二小提琴手,需要支持、協調、配合其他團隊成員;又或者,可能像負責打擊樂器的,只被分配在特定時刻做某件特定的事。又或者,完全隱身幕後,做一些不為人知卻不可或缺的工作。

 

最可能的情況,是在某些時候、某些場合,我們是第一小提琴手,而在另外一些場合,我們則必需扮演第二小提琴手或是在整個演出過程中只負責敲一聲鑼、鈸或定音鼓的那一位,甚或是幕後負責操作設備的無名氏。觀乎十多年來每期神國雜誌的編輯過程,或每一屆美國、臺灣的KRC營會,這樣的場景無時不在!

 

無論處於以上所描述的哪一種光景,千萬要記住:你我都是團隊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都必須聽從指揮,與所有團隊成員配搭。

 

▲我們要讚美耶和華。

 

第四樂章:人人讚美,時時讚美

 

「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第6節)

 

讚美是一件關乎生命、氣息的大事。正因為每一個人都有氣息,所以都要讚美,不但要讚美,而且只要一息尚存,只要還有脈搏,就要過著讚美上帝的生活,就當操練如何隨時隨地、竭盡所能來讚美上帝。

 

著名的交響樂團裡,無論演奏那一種樂器的人,都是那一門的佼佼者。他們之所以能獲選與其他團員配搭,在指揮帶領之下奏出最高水準的音樂,基本條件就是他有個人的造詣。而造詣不但來自天才,更來自苦練,這是每位KRC同工團隊的成員又真又活的經歷。

 

因此,投身於讚美上帝的榮耀大交響樂團中,讓我們互相督促,為這將持續到永生的「演奏」,在讀經、祈禱、敬拜、關懷、傳福音、什一與奉獻……等等「事奉者的基本功」上,勤奮不懈。當然這要加上文字人的基本功「七每運動」(還不知道甚麼是七每運動?請修習「心與筆的飛躍─文字實務培訓營」)。

 

讓我們同心向主立志:

 

是的,我們都願成為合祢心意的事奉者,在分分秒秒日日月月的每一個氣息中榮耀祢、讚美祢。

 

主啊!我們常常會不知道自己的付出有沒有價值,對自己在神國中所扮演的角色產生懷疑!然而,只要我們確信自己有祢所賜的新生命,確信自己是委身於合祢心意的讚美、事奉團隊,並且一息尚存,就以敬虔、敬畏的心,發揮祢所賜給我們的那一份力量和恩賜,那麼,祢至終必定讓我們看見,這一路所遇見、所伴陪、所服事、所栽培的人,都成為我們生命之歌中美妙的音符。

 

 

蘇文安,現任國際真愛家庭協會副會長,《真愛家庭雜誌》及《神國》雜誌總編。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文字牧者及文字營講師。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