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神學鳥瞰——生死抉擇一念間

 

講述指導/林大衛
整理撰文/潘曉玫

 

 

細心的信徒是否也觀察到,聖經早已指明兩條對比線?從《創世記》貫穿至《啟示錄》的是生命線與死亡線……

 

神聖劇作總覽:從兩顆樹到兩條線

 

還記得常青影集《朱門恩怨》(Dallas)嗎?這齣劇從1978年起上映共十三年,敘述美國德州石油大亨尤鷹(Ewing)家族祕辛,除在美國播出外,同時全球播放。家族中兄弟小傑(JR)、巴比(Bobby)一惡一善,角色鮮明,讓許多人印象深刻,至今難忘。

 

2012年這部劇死灰復燃,續集《新朱門恩怨》找齊舊演員中的主要角色重新開拍,描述小傑、巴比下一代的故事,老影迷、新影迷都迫不急待地觀賞。當飾演反派小傑的影星賴瑞‧哈格曼(Larry Hagman)2012年11月癌症過世,多少人扼腕歎息,感歎失去一位好演員,也憑弔觀賞《朱門恩怨》時的青春歲月。

 

多年來,《朱門恩怨》劇情包羅萬象,金錢、權勢、政治鬥爭、愛情掙扎、家庭衝突無所不演,但始終有兩條對比線貫穿全劇:善之線與惡之線。善之線致力保護家族、大自然與土地,不惜犧牲小我,始於母親艾莉(Ellie),由幼子巴比以及巴比的養子克李斯(Chris)繼承;惡之線以爭權奪利至上,由「寧可我負人,不可人負我」的父親雅各(Jock)起始,由長子小傑以及小傑的獨子約翰羅斯(John Ross)繼承。

 

這樣的劇情安排,是否讓你想起聖經《創世記》中最古老的兄弟鬩牆、父母偏袒?亞伯—該隱、以撒—利百加、雅各—以掃,這些從兒童主日學就耳熟能詳的故事?

 

細心的信徒是否也觀察到,聖經早已指明兩條對比線?從《創世記》貫穿《啟示錄》的是生命線與死亡線:生命線開始於生命樹,結束於活水湧流的美麗聖城;死亡線開始於人選擇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結束於末日審判的硫磺火湖。若是選擇生命樹,選擇倚靠神,能夠得著永遠的福分;一旦選擇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選擇背叛神,向神爭獨立,最終卻走向滅亡。

 

其實,生命樹與知識樹豈止是兩棵樹呢?在「戲劇神學」架構中,兩者具有豐富的屬靈意義。

 

耶穌宣告:「我是……生命」、「我是真葡萄樹」,《啟示錄》記載生命樹長在生命河的兩岸,顯明它是一種藤類植物。讀者不難聯想,基督代表生命樹,人藉著吃祂而活。反之,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使人「如神能知道善惡」,人類從此有知識、能判斷,自以為不用再倚靠神。殊不知凡與生命攸關之事,都脫離不了倚靠,血肉之軀必須仰賴空氣、食物與水;同樣,在靈裡的生命也需要全然信靠,若人的活動、思想脫離神,屬靈生命便無以為繼。撒但扭曲神的話,引人選擇吃分別善惡樹之果,是使人屬靈生命致死的殺手。

 

▲ (左)常青影集《朱門恩怨》(Dallas)劇照。
▲ (右)2012年續集《新朱門恩怨》播出,廣受好評。

 

雙線對比貫穿全經

 

儘管亞當、夏娃犯下錯誤,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但神慈愛永恆,每一代、每一人都能為自己做抉擇:選擇屬靈生命,或是選擇死亡。《朱門恩怨》中貫穿三代的善惡對比,具體而微地模擬了亞當與夏娃後裔中選擇生命線或死亡線的對比。

 

亞當與夏娃的兒女中,該隱選擇死亡,亞伯選擇生命,在兄弟鬩牆前便能看出端倪。創世之初,人類以蔬果維生,該隱是種地的,他所做之工、所出之力是為自己的肚腹,他雖知有神,但僅獻上手邊恰巧所有的;亞伯是牧羊的,畜牧的羊群不能食用,他勞心勞力是為神獻祭,慎重其事地將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是最貴重的,盼望以祭物鮮血遮罪,與神重新建立關係。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並不出人意外。

 

亞伯選擇了生命線,他肉身雖然死了,仍舊說話;該隱選擇了死亡線,離開耶和華的面,失去屬靈的生命,從此在血氣中度日。

 

亞伯死後,神賜塞特代替亞伯,塞特的形像、樣式和亞當相似,而亞當是按著神的形像、樣式造的,換言之,塞特也有神的形像和樣式,能在地上彰顯神,代表神。你可曾想過,為何聖經中詳述塞特子孫的年歲,卻對該隱子孫的年歲隻字不提?

 

該隱建了一座城,他的子孫肇始了人類的物質文明:雅八住帳棚、牧養牲畜,照料人食衣住行等基本需要;猶八彈琴吹簫,供人所娛;土八該隱打造各樣銅鐵利器,能夠自衛。相較於伊甸園中人依賴神供應一切需要、保護,該隱的子孫自以為在世上已可自給自足,不需要神了。

 

該隱的子孫跟隨先祖,選擇知識樹、依靠自己的判斷,在死亡線上前行,道路越走越偏,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以致耶和華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儘管看似成就了世上的豐功偉業,他們空虛的年日,神卻一點看不上眼,在聖經中不值一提,他們終究在洪水中全然滅亡。

 

塞特的子孫選擇生命樹、信靠神的判斷,自塞特直到挪亞,神看中他們,紀念他們在世的每一天,在洪水中保全了挪亞一家的性命,因為他們追隨先祖,並不偏離生命線。聖經甚至不提塞特的子孫在世成就了什麼,因為與神同行的人,活在地上就是彰顯神,無論工作、休息、玩樂、服事,都活出神的樣式,究竟成就了何等功名、哪些事工,都不是最要緊的事了。

 

▲ (左)選擇生命樹,選擇倚靠神,能夠得著永遠的福分。
▲ (右)亞伯畜牧的羊群不能食用,勞心勞力是為神獻祭,慎重其事將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是最貴重的,盼望以祭物鮮血遮罪,與神重建關係。

 

有起始、有進展、有結局的神聖劇作

 

讀者須謹記在心的是,「戲劇神學」假設聖經為一齣完整的神聖劇作,雖然章節中各段落自有小篇幅的明暗、善惡之比,但「戲劇神學」強調神整體的計畫:創世之初,男主角(基督)與女主角(神的子民)相愛甚篤,毫無芥蒂,不料反派第三者(撒但)介入,引誘女主角誤入歧途(選擇死亡)。但男主角真情不渝,竭盡全力使女主角回心轉意,盼望她能回到自己身邊(選擇生命),佳侶共享安息。

 

「戲劇神學」以創世記為序幕,新舊約為上下幕,啟示錄為結局。從序幕到結局,生命線與死亡線的對比貫穿聖經全文。

 

以聖經這齣神聖劇作上幕的「摩西五經」為例,摩西呼天喚地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以色列民面前,敦促他們選擇生命,盡心盡性歸向耶和華,警告他們不可敬拜別神,走向滅亡。接下來的歷史書、智慧書、先知書等,其中心信息皆指向兩條道路→兩篇故事→兩種結局的生死抉擇。

 

至於聖經這齣神聖劇作下幕的新約福音歷史書,則描述基督耶穌的降生及復活,與基督身體的擴增與擴展。其中再三提及永生與永刑的對比,並留下耶穌的千古一問:「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16:26)接下來的書信,以及《啟示錄》的大結局,當然亦直指人類在靈命上的生死抉擇。

 

生死大戲同樣在你我生命中上演

 

聖經中的對比動線與信仰精髓,時常啟迪歷代西方文學與戲劇作品,像是英國作家狄更斯的名著《雙城記》(Tales of Two Cities),便有類似安排:在巴黎,冷酷無情的德伐日太太因封建貴族家破人亡,將仇人姓名事蹟一一以暗語編織進毛線衣物中,非使他們同樣家破人亡絕不善罷甘休,即使迫害仇敵無辜的親人幼童也在所不惜;在倫敦,金髮甜美、心地善良的露西則「永遠忙著用金絲纏繞她的丈夫、父親、自己和她的老管家老夥伴,讓大家過著平靜幸福的日子……露西永遠忙著用金絲把他們纏繞在一起。」這兩條線因著露西丈夫回到巴黎營救老僕,開始錯綜交纏。

 

《雙城記》始於「死人復活」的宣告,終於「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的總結,其中貫穿整部作品的,就是那沾染斷頭臺復仇鮮血的毛線,與用愛和生命編織的金絲。毛線引向死亡,金絲指向生命——德伐日太太不願放過對頭的任何親人,最終死於自己槍下;露西的朋友卡爾頓因著她的愛與接納,情願代替她的丈夫死在斷頭臺上,還認為「我現在做的遠比我所做過的一切都美好;我將獲得的休息遠比我所知道的一切都甜蜜。」

 

聖經中的對比動線,不僅僅只是好看的故事,動人的戲劇,更是你我在生死間的抉擇。我們每個人每天起床,就面臨這個選擇:你今天選擇單單注目物質世界的短暫生命,還是投資屬靈世界的永恆生命?你今天選擇倚靠自己和身旁眾人的理性、潮流、邏輯,還是倚靠神的智慧與判斷?你今天選擇依靠自己,走向靈裡的死亡?還是倚靠神,得著靈裡的生命?


 

指導教授小檔案:
林大衛老師,對戲劇神學有獨特的見解,希望整合一些神學和文學鏈接的工程,以供應各界屬靈的需求。

 

 

作者小檔案:
潘曉玫,會計師,曾任Pricewaterhouse-Coopers內部稽核經理,現職美國南加州安那罕市水電局,規劃電力交易。中輟中文寫作二十年後,渴盼委身以筆事奉主。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