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期:愛如春陽融冬雪

散文徵選】第3名

便箋

文/子玉

 

▲ 神國資源文化實務營的牆上掛著每人名字的信封袋,盛裝營友彼此溫馨致意的便箋。

 

真誠質樸的便箋,穿越了時空、 打破了寂寞、跨越了鴻溝。

 

不知是誰的點子,每年一度在賓州舉辦的神國資源文化實務營,每位參與營會的人離開營地時都會帶走一個屬於自己的信封。


回到家,靜下心,打開信封。信封裡裝著些便箋,便箋載著寥寥數語,或問候、或讚揚、或鼓勵、或祝福……。

 

紙短情長


翻閱一頁頁便箋,如同品茗一盅盅新茶,回味無窮。便箋大都寫得急,字跡略顯潦草,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和精心雕琢。沒有加任何香料的原味茶,清純自然。文字少了些修飾,卻多了份真實。讀著讀著,執筆人的音容笑貌從字裡行間跳出,其個性、特質和心境也在行文的語言和語氣中展現。「佷高興與你……願我們……」有的含蓄婉轉,像遠遠的窗口露出一張笑臉,傳遞著關心和友情;「我真是非常欣賞你的……認識你真好……」有的直白率真,如春風撲面而來,爽朗溫暖,吹散了初次相識的生疏。


其實,不論是理性的鼓勵,還是隨意的問候;詩情般的讚美,還是藝術律動的傾訴,語言以真誠為底蘊才是最動人、最有力量的。真誠質樸的便箋,穿越了時空、打破了寂寞、跨越了鴻溝。


裝著便箋的信封因人而異,有厚有薄、有輕有重。信封厚重,自然使人愉悅舒坦;信封輕薄,難免令人落落寡歡。上帝創造人,賦予人情感的需要。被關心、被呵護、被愛惜、被尊重的感覺是甜的、美的。每個人內心都有這渴望。上帝創造人,亦賦予人對情感的靈敏。被淡忘、被輕看、被忽視、被冷落的滋味是苦的、酸的。對情感的靈敏像一座橋,這頭是自憐自愛,那頭是關注他人。當從這頭走向那頭,忘卻自我,對他人體貼關愛、同情理解,有憐憫哀慟之心,人群中因孤獨而煎熬者將倍受安慰,茫茫人海中便出現一道美麗的彩虹。

 

解讀自己,解讀他人


我有一頁便箋,出自一位營會老師之手:「……妳的個性爽朗又體貼,性情真摯、自然流露。認識妳是一件歡喜的事……」該老師外表大器、爽朗、粗曠、無拘無束,和班上的學員們「廝混」時,完全將「師道尊嚴」棄於腦後。一紙便箋卻將老師細膩、體貼、溫柔和仁愛的內在特質展現出來。


我心裡對老師說:「我很感謝妳。萍水相逢,妳可以不必為我費心,妳卻在意我這個第一次參加營會、沒有同伴的人。其實我很欣賞妳。妳對藝術獨特的追求,文字上的洞察力值得我敬佩,而妳的善良和愛心更是為人師表,贏得了我的尊重。」


我有一頁便箋,出自一位營會同學之手:「……妳爽朗的言談笑貌,令人如沐春風……」 我跟她在營會第二次相逢,這位同學看上去內向、不善言辭,常常從「眾人喧嘩」中退到一隅,睜著大大的眼睛觀察眾人。


我心裡對同學說:「我很感謝妳。妳對我的褒獎,讓我看到不熟悉的『自己』。我本性內向敏感,不善張揚,喜歡縮在殼中,懼怕飛翔。人到中年才開始成熟,一點點破繭而出。其實我很欣賞妳。夜空中的星星發光,不是因為會說話,而是源自本體。解讀自己和解讀他人,不單靠語言和眼睛,更多的是靠心靈。有句話說的好:『沉默是金。』」

 

傳遞溫暖的愛


我喜歡讀便箋,偶爾也給別人寫寫便箋。


我曾經歷失去母親的巨痛,也曾因缺少安慰而對上帝的愛產生懷疑和徬徨,遇到喪失父母者,便藉便箋送上安慰和同情;我曾經歷過失業的打擊,更經歷了上帝將我的生命從低谷提升,遇到失業者,便藉便箋分享我的心路歷程;我曾經歷過父親得癌症的艱難,更經歷了因缺乏同理心,不懂得為父親排憂解難而追悔莫及,遇到癌症病患或家屬,便藉便箋為他們鼓舞打氣。


有時候,收信人會回報真誠的感動和謝意;有時候,送出的便箋如石沉大海,心中不免嘀咕:這樣做的價值何在?是否一廂情願?當我轉向上帝,便發現自己是個敏感、驕傲、又小信的人,凡事想得到人的肯定。上帝啊,我的心思意念,祢都知道。我的心當默默無聲,專心仰望祢、榮耀祢。


人人都需要愛,人人都能傳遞愛。小小的便箋看似微不足道,卻在不經意間為對方敞開心門,邀請對方進到內心深處,也讓對方心底盪起愛的漪漣。或為對方認識自己提供一面鏡子,或為對方走出困境助一臂之力,或為對方分擔痛苦,或與對方同享歡樂……


細讀一頁頁便箋,默想上帝的恩典和創造。心想:「寫便箋不知是誰的點子,這點子真好。」

 

得獎感言
愛是文學中永恆的主題。近日讀盧雲的《浪子回頭》,深為感動。盧雲走進畫家林布蘭的生命中,詮釋了《浪子回頭》的精意。而我從盧雲的自我反思和剖析中,看到他一生的屬靈探索之旅就是渴望愛、尋求愛、回歸愛、奉獻愛的歷程。

感謝《神國》給我這個平臺。得獎是上帝的恩典,是鼓勵和鞭策,催促我努力更努力。

 

 

作者簡介

李玫,筆名子玉。現居休士頓。土木工程師。忙裡偷閒,喜歡識文撰字。讀書開啟心智,作文拓展思想,下筆榮神益人。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