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可以使人忘卻拙劣

 

文/周蘭惠

 

▲「上帝的建築師」高第設計的聖家堂,呈現主臨萬邦的恢宏氣勢。

 

建築是凝固的音樂。很顯然,巴黎的聖母院是許多藝術家衷愛的旋律,無論是印象派的莫內(Claude Monet),或野獸派的馬蒂斯(Henri Matisse),都喜歡將聖母院繪入畫中。大文豪雨果也不遑多讓,名著《鐘樓怪人》也以此處為場景。這棟哥德式標誌性的建築物,位於巴黎市中心,長久以來吸引著無數觀光客前來遊賞。當年拜訪時最深刻的記憶,就是那扇大圓型色彩絢麗的玫瑰玻璃窗,在光線的照射下訴說她動人的故事……。對熟悉聖經故事的人來說,將人事物連接,更能打動心房,與之對話!

 

據說,要衡量教堂的等級,就是以彩色玻璃窗做基準。因為彩色玻璃窗的製作程序非常耗工費時,材料、技術要求皆高,人才與錢財需要兼顧,缺一不可。

 

彩色玻璃窗所組成的牆面,在教堂雄偉的空間中,產生了巧妙平衡,主體建材也不會顯得厚重,進而轉成透光發彩,令人炫目。這種美麗,可以使人忘卻拙劣;這種美麗,使人同時沉浸在華麗與莊嚴之中。

 

因為有光,才能看見。

 

▲馬蒂斯以黃、綠、藍三種顏色,透過純潔與寧靜的張力,表達在地如在天的情境。
(https://images.app.goo.gl/wDSsfr4PgipFp3Ga7)

 

要看彩色玻璃窗的巧妙,當然要去巴塞隆納的聖家堂(La Sagrada Familia)。聖家堂由安東尼.高第(Antoni Gaudí)設計,從1882年開工,預計2026年完工。他從1883年接手,往後的43年都傾力於建設聖家堂。有人問「上帝的建築師」高第,為甚麼用這麼長的時間興建?他回答:「我的客戶(上帝)都不急,我急甚麼?」

 

他用七彩的玻璃代表立約的記號,在拱頂處利用雙曲拋物線,將光線集束營造出最極光源,呈現主臨萬邦的恢宏氣勢!高第浪漫又有童心,有著天馬行空的創意,也難怪建築大師貝聿銘會這樣說:「我是一名建築師,但高第是一位藝術家。」

 

走過巴塞隆納氣勢磅礡的教堂,再回到法國旺斯,特別介紹另一位藝術家─野獸派創始人馬蒂斯。晚年的馬蒂斯友情贊助一名修女,設計了一所形式與佔地都十分謙遜的「念珠教堂」(Chapelle du Rosaire de Vence)。

 

在這裡,藝術家的心願是要表達一種在地如同在天的情境。馬蒂斯使用三種顏色做彩色玻璃窗的主色:黃代表太陽;綠象徵植物代表生命;藍代表地中海的藍天。在白牆為背景下看似簡單,卻將純潔與寧靜的深刻張力,充滿在這結合藝術與精神的空間中!有位藝評者說得好:「只要站在這裡,那扇窗就能否定一切黑暗的東西。」

 

神的美好配得我們用心去回應,無論是歎為觀止的自然景觀、藝術與設計,都是出自神,或是有神形象的人所做的。當面對這些作品發出讚歎之際,要在其中找到敬拜的源頭……

 

因為彩色玻璃製作再絕妙,如果沒了光,就甚麼都看不到!

 

 

周蘭惠,畫家。善用色彩與個人符號訴說與神、與人、與自然的生命故事。曾獲古金漢繪畫獎(Guggenheim Fellow 2007),美國德州休士頓定4/26/2008為「周蘭惠日」。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