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期神國鄰舍-社區 Kingdom Neighbors

綻放於暗室的紅玫瑰

服事紐約按摩店的Beautiful One事工報導

 

口述╱Carol Werronen‧採訪╱蘇珊

 

 

〈從中國到美國按摩店:人口販賣網路和現代版奴隸〉,2019年3月8日紐約時報如此報導,文中指出,全美大約有9,000家非法按摩店。按摩已經逐漸與傳統療法無關,變成每年利益可達30億美元的性產業。在按摩店工作的多為華人女性,透過中文報紙或微信的招聘,成為嫖客及經營者消費與剝削的標的。

 

本文專訪Beautiful One事工團隊帶領人Carol Werronen宣教士。Carol自2003起加入美國紐約Street Life Ministries(以下簡稱SLM),跟隨創辦人David Van Fleet牧師夫婦走入市區,設立街頭禱告站(prayer station)和行動資源車(Mobile Resource Center Program),以禱告與食物、生活物資發送,近距離關懷弱勢住民與遊民。SLM長年在巴西幾個大城市的紅燈區關懷性工作者;2013年,經過禱告並尋求異象,在紐約市成立Beautiful One。同工與中英雙語義工組成團隊,帶著禮物、社區資源文宣和福音小冊,走進華裔移民匯聚的法拉盛社區,探訪一家家的按摩店,關心店裡店外的華人婦女,向她們傳福音。

 

我們愛你們!

 

Beautiful One網站上和文宣上的鮮紅玫瑰花,具有甚麼特殊意義?

 

Carol:早期去按摩店拜訪、傳福音,既不懂中文,連中英雙語義工都沒有,真的不知道怎麼做,吃了很多閉門羹。後來同工帶了玫瑰花,走進店裡大聲說「We love you! 我們愛你們!」裡面的婦女和工作人員都嚇一大跳。我們解釋,不是賣花,也不求回報,因為耶穌的救恩就是禮物,祂的愛不用錢。話匣子打開了,靠著禱告與聖靈帶領,事工也在摸索中一步步展開。好幾次遇見連耶穌的名字都沒聽過的婦女,給我們機會滿足她們的好奇心,也給她們認識福音的機會。

 

美國華人按摩店成為人口販運孳生的場域。探訪過程中曾遇到受害者嗎?請描述福音探訪的過程。

 

Carol:看得出有些店家的服務並不單純,但未曾有受害者出面求助,若沒有相當程度的信任,沒有人會公開承認自己是性工作者。我們的確預備了資源,希望派得上用場。但面對任何人,我們都不用異樣的眼光;走進他人的工作場所,自然要給予尊重。

 

事工最主要的目標是和婦女建立友誼,並將上帝的光和愛帶給她們。我們通常以發禮物開場,婦女習慣稱呼我們為「教會的」。生意不忙的時候,我們會坐下來和在店裡的人閒話家常,談一些生活中的事,找機會提供資源並切入福音。許多婦女提到學英文和旅遊觀光的渴望,但總是苦無時間。她們平均一天上班12小時,每週工作六到七天,沒有機會脫離現有的圈子,缺乏健康的生活品質和人際關係。希望她們熟悉我們的面孔,習慣我們的存在,慢慢產生信任感後,真需要幫忙的時候,能夠想到我們。也希望她們知道社區裡面有人無條件愛她們,不會論斷她們,而且接納她們。這個服事最重要的是持續委身,關係才有辦法建立。

 

一起喝下午茶

 

Beautiful One街頭探訪至今已超過七年,事工最大的挑戰是甚麼?困難中有哪些突破?

 

Carol:我們曾拜訪許多華人教會和牧者,但因為大眾對性產業和犯罪集團的聯想,邀請教會實際走上街頭,進入按摩店去接近這群婦女和周邊的人們,基於保護羊群,對牧者而言自然會有許多擔心和恐懼。另外,因為性產業本身在信仰上也是一項爭議,有牧者擔心參與的話會引來外界異樣的眼光。可想而知,義工招募就變得困難,特別是基督徒中英雙語義工。

 

但探訪的過程都是團隊同行,避開隱晦黑暗的場所,基本上是安全的。另外,中英雙語義工是關鍵;除了翻譯,同樣膚色的面孔和熟悉的語言和話題,很容易讓婦女卸下心防,而且義工是帶領婦女進入華人教會的重要媒介。疫情爆發前有兩年時間,出現義工短缺、店家歇業,或拒絕探訪的瓶頸,幾乎無法繼續下去,令人非常沮喪。

 

2019年4月,我們開辦義工招募營會,針對對人口販賣、性工作和街頭福音外展有負擔的基督徒,提供培訓和實地操練的機會。在營會一次走禱中,我腦中浮現一個意念:「即便只是得著一個婦女,對耶穌而言也是寶貴。」2020年秋天,團隊再度遇到相同的瓶頸,聖靈再次提醒我:「更多禱告。」於是我尋求David Van Fleet牧師和師母的引導和應證,有了相同的感動,在2021年初開始每月一次和各地支持者舉行網上禱告會。

 

上帝回應了我們的禱告,添加義工,同時為未來事工的需求做預備。疫情解封後,按摩店開始營業,出乎意料的是,新開的按摩店越來越多,雖然不樂見犯罪和不討神喜悅的事,但也在當中找到服事的機會。目前義工人數逐漸穩定,探訪的頻率增加,婦女和店家也較以往敞開,團隊相對需要更多支持者和義工。

 

除了財務奉獻和更多義工,Beautiful One未來有哪些展望和期待?大眾如何付出行動支持事工?

 

Carol:請為我們禱告:希望更多婦女願意加入教會;希望更多基督徒參加每年4月舉辦的營會,將法拉盛的經驗,帶回自己的社區和城市,組成團隊,關懷存在社區之中的弱勢居民。

 

疫情中越來越多失業的男性進入按摩店工作,他們也成為關懷與傳福音的對象。無論是經營者、客人或工作人員,都是上帝想要找回的迷途羔羊。好久以來我自己有個夢想,就算難也不曾放棄。就是有一天,有婦女終於能接受邀約,走出那無形中禁錮她們的工作場域,和我們一起喝下午茶,一同出遊,就像和好朋友、好姊妹,度過美好的時光。

 

欲更多認識Street Life Ministries和Beautiful One事工,並奉獻支持,請上網站:www.streetlife.org/beautiful-one

 

 


 

見證篇


文╱蘇珊

 

▲無論是站在街角的婦女,或坐在櫃台後的老闆娘,都有自己的故事,也都等著聆聽福音故事。

 

從送禮物開始

 

2016年冬,第一次造訪位在紐約市皇后區的SLM。夜裡巷道兩旁民房,提早張燈結綵,為平凡的住宅區增添了幾許聖誕氣氛;路旁一輛深藍色中古廂型車看來眼熟。Carol說,這是皇后區紐約臺灣聖教會十幾年前捐給SLM作為行動資源事工用的。我說:「真巧,紐約聖教會是我的母會。」我倆欣然笑出聲,這樣恰巧的交集,算不算上帝的安排?

 

那時我是一名社工,從2014年開始,透過社福機構與警政單位配搭,投入全美華裔人口販運受害者與受歧視特殊行業婦女的救援、倡議與服務。當時渴望深入社區的黑暗角落,近距離與所關注的婦女和勞工互動,更期待過程中找到受害者,並親眼見證婦女接受福音。於是我成為Beautiful One的義工。

 

我和團隊帶著禮物和福音單張,造訪法拉盛按摩店密集的一些小區。每次準備的禮物不同:呢帽、禦寒手套、絲巾、小鏡子、髮飾、腮紅、眼影⋯⋯等等,多數是女性喜愛的物品,看見在人行道上來回踱步的小姐,就一人一袋地送出去。

 

「我們是教會的。」第一袋禮物一送出去,便會引來小姐們,像小女孩般爭先恐後。有些會客氣地問,能不能為她樓上的姊妹也領一份。Carol總會熱情詢問,樓上有幾個人?是否需要多拿幾份?和幾個人說上幾句話,真正能談到福音的寥寥無幾;小姐們熱熱鬧鬧出現,一忽會兒又不見人影。我每每雀躍莫名,卻好奇這種佈道方式,到底能發生多少作用?

 

直到遇見幾位Carol認識多年的婦女,才明白事工需要長期耕耘,而且無法預期任何果效。

 

聽她們的故事

 

像是總站在固定街角的莎莎和可可。Carol已經持續探訪她們兩年,往後幾年,我自己也會抽空探望。每次她倆總要給我們看照片。莎莎說好多年沒回家鄉,兒子娶媳婦她錯過婚禮,當了祖母,也只能看手機上的照片或透過視頻遠距聯繫感情。

 

可可對學英語特別感興趣,抱怨移民律師索費太高,必須卯足勁賺錢才付得起;她打算拿到綠卡後到美國各地旅遊,然後回老家看望年邁的母親。我們總會為她倆禱告,有時無意間睜開眼睛,會看見可可好奇地瞅著低頭合十的我們。但邀請她們去教會,或給她們安排英文老師,她們總是因抽不出空而婉拒邀約。其實我希望與可可深談,評估她是否符合犯罪受害人條件,好幫她找個法律扶助的免費移民律師。但這樣的期待從未實現。

 

我們也常走進店裡聊天,遇見許多新鮮有趣的人。老闆娘莉莉是個特別會照顧人的大姊頭,因為她歡迎我們,她雇用的一群小姐對我們也就特別熱絡。曾在她店裡給大家講耶穌降生的故事。一位小姐怯生生地說,希望Carol這個道地的美國人給她起英文名字,義工跟著想了幾個讓她選,出乎意料之外,她選了一個最平凡的名字―瑪麗(Mary)。問她為甚麼,她又說不上來。

 

另外,在一家新開的Spa店遇見剛抵達美國兩、三個月的小鄭。這個負責打雜和做腳的年輕人,像小學生般從頭到尾認真聽Carol把福音故事講完,還問了許多問題,然後學著雙手合十,一句一句跟著我們禱告。

 

走出去就有果效

 

當然也有不順利的情況。年輕的大衛是按摩店經理,多半坐在櫃台後面收錢,也有幾次碰見他幫客人做腳,沒空和我們聊天。他和小姐們一樣好相處,能聊上一些生活的事,但對福音反感,因為曾被人以傳教之名騙過錢。有次看見他捧著托福參考書,說希望升學,不想永遠困在華人圈子裡。雖然不想聽福音,但願意我們為他禱告,畢竟多求多保佑。兩個月後再回去拜訪,意外看見櫃台後面坐著一年輕婦人,她不歡迎我們,叫了店裡一個生面孔男人,把我們趕了出去。

 

Carol曾拜訪過Lisa短暫幾個月,也曾為她在移民生活中的煩惱和煎熬禱告,之後約有兩年不曾再見到她,她也不知去向。一次來到一個霓虹燈閃亮但大門緊閉的按摩店,Carol按門鈴並禱告這扇門能夠打開,來開門的竟是Lisa。兩人喜極相擁,情緒激動。

 

Lisa已經變成老闆,裡面雇了一個小姐,站在門口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不是個單純營業的場所。Carol為Lisa拿到綠卡高興,也得知她偶爾會和朋友參加主日敬拜。我很好奇Lisa是否已經信主,Carol若有所思地說,這確實是值得跟進和關心的問題。

 

我問Carol,傳福音那麼久,會不會因為關懷的對象拒絕福音,或者繼續經營觸犯法律的生意,或者從來不曉得是否有人信主而感到灰心?

 

我意識到,進入這個被汙名化且極具爭議的服事場域,其實很難避免對小姐、客人、經營者心存潛意識的、非黑即白的批判。也意識到當自己對「果效」的期待沒有被滿足,就會產生疑惑和疲憊。

 

Carol回答,信主是一段過程,傳福音不是套公式,每個人遇見上帝的經歷都不同。傳福音乃是在不同的人身上和不同的過程中,成全上帝要我們發揮的作用。正如哥林多前書3章5-6節所說:「亞波羅算甚麼?保羅算甚麼?無非是執事,照主所賜給他們各人的,引導你們相信。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使它生長。」

 

省思Lisa的例子,領悟人都有軟弱或困境,雖然認識主,仍在救恩門外徘徊,與內心的罪交戰。即便是受過洗的基督徒,也會遇見相同的掙扎。Lisa認識主,甚至渴慕福音,卻行不討神喜悅的事,但她不為人知的掙扎,實非旁人可以說長道短。只盼繼續關懷,為她禱告,求主翻轉她的生命。

 

Carol說當我們走出去,遇見並靠近那些人的時候,就已經產生上帝在你我身上預定的果效,如羅馬書8章28節所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萬事」指的是每件事,無論正面或負面,明白或不明白,都能為主所用。

 

▲這些知名、不知名的小姐,何時願意走出來,與Beautiful One的同工共享下午茶?相信她們的生命在神手中,當我們走近她們,就產生神所預定的果效。

 

仰望美麗的星空

 

自從找不到大衛,還被趕出來後,我和Carol沒敢再回那家按摩店。一天受律師朋友之託,以社工身分探監,代表他請案主簽屬法律文件,讓移民局重新審查,不致將她遣返出境。

 

我在監獄裡見到她,認出是那位下逐客令的年輕婦人;她似乎沒認出我,我也沒說穿。次年西洋情人節前夕,我和Beautiful One團隊帶著玫瑰花到街頭福音探訪,返家前Carol建議帶著最後幾束花到對街一家不曾造訪的按摩店。爬上二樓,來開門的女子看見我,一片愕然,然後低頭微笑說:「是妳。」為了保護她的隱私,我沒翻譯,也沒告訴Carol是怎麼回事,但那天夜裡,她總算沒再趕我們走,並接受了禮物。

 

回想曾在街上遇見的人們:形色匆匆不知名的小姐、街角的莎莎和可可、老闆娘莉莉、取了新名字的瑪麗、憨直的小鄭、不知去向的大衛、需要守望的Lisa,和最終收下禮物的年輕婦人。雖不知他們是否接受了耶穌,現在過得好或不好,是否度過困難,是否離實現夢想的日子越來越近,但我逐漸接受,他們的生命都在神手中,正如我自己的生命一樣。

 

仰望城市的夜空,凝視難得的幾顆閃爍星星,彷彿看見慈愛上帝以笑臉俯視。一次次的相遇,和生命旅程中種種心裡不曾想過,耳朵未曾聽見,眼睛也未曾看見的「巧合」,必是上帝獨特的安排和美意。

 

作者註:本文容皆為作者實際經歷。街上和按摩店裡所遇見人的名號、地點和部分情節,皆已經過融合修改(Mary除外),以保護當事人的隱私。

 

 

蘇珊,本名劉淑瓊,畢業於宣道會Nyack College Alliance Graduate School of Counseling,取得心理諮商碩士學位。譯有《關照身體‧修復心靈》、《家族治療的靈性療癒》、《抱緊我》⋯⋯等書。曾於紐約市基督教非營利機構擔任社工,投入社區倡議,為華裔人口販賣受害人發聲,並參與街頭福音佈道,探訪關懷受歧視行業婦女。現為紐約州執業諮商心理師。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