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區三遷記事

 

文/張寶維

 

 

灣區居大不易

 

2008年,因工作關係,我們舉家從生活相對安逸的德州搬到加州矽谷灣區(簡稱灣區)。由於公司所在的紐市學區不理想,我們在鄰近紐市、學區優良且生活機能方便的佛市租下了一間連棟屋落腳。

 

當時老大即將入學,準備為他註冊佛市學校時,我們無意中得知海沃市有所公立學校剛開辦「中英沉浸教學」(Mandarin Dual Language Immersion Program)。我和妻子都希望孩子們有機會在雙語環境中自然而然地學習中文,雖然路程遙遠,每天得花三小時接送孩子上下學,我們仍毫不猶豫地申請跨學區就讀,度過了六年半帶著老大和老二長途通學的日子。

 

由於該雙語課程未延伸到中學,老大小學畢業時,本來要回到佛市讀中學,不料年年調漲一成的房租,忽然漲了16%,我的薪資調幅完全跟不上節奏。在佛市住了幾年,常聽到朋友們感歎所謂的「好學校」,多是家長全力督促子女學習的成果,學校能提供的資源其實有限。考量老大與老二均已養成自動自發讀書的習慣,即使學區普通些,他們也會認真學習,我們決定搬到租金較為合理的紐市。那一年,老三也屆學齡了,剛好佛市也開辦了中英沉浸教學班,我們便為老三申請跨學區就讀。

 

孩子們的新學校離家均只有五分鐘車程,我和妻子接送孩子們上下學的壓力頓時減輕不少,完全沒料到更艱巨的挑戰正迎面襲來—老三的學校生活竟困難重重。

 

孩子們的需要

 

佛市學區期待幼稚班新生在入學前學會英文字母,但老三在班上年齡最小,從未上過學,忽然要適應團體生活規則,課業又落後(得和班上同學分開,到特別班上英文課),對他造成極大的壓力。

 

硬著頭皮撐到三年級,他開始出現激烈的情緒反應,異常敏感,指責旁人,發脾氣時完全無法溝通,甚至影響課堂秩序,被數度停學。期間我們曾帶他接受專業心理輔導,不知是否因諮商師時常改期,治療成效不彰。

 

升上四年級後,老三的情緒問題每況愈下,經專業機構測試,被診斷出患有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DHD)。心理醫師建議我們將老三轉出中英沉浸教學,減輕他的課業壓力,但這也意味著他必須轉校。

 

焦頭爛額之際,老大老二也開始抱怨上學無趣,缺乏挑戰。老二雖以校長獎從初中畢業,但對紐市教育頗為失望,感受不到上學的價值。在高中就讀的老大雖成績優良,但課程選擇性不多,加上與某些同學因價值觀差異而產生衝突,使他不想繼續在該校就讀。

 

既然老三必須換學校,老大、老二也想轉到學業上較具挑戰性的中學,我和妻子向神禱告:我們是否又該搬家了?

 

▲作者全家於2008年因工作因素遷居北美加州矽谷灣區。

 

是否又該搬家了?

 

鄰近的好學區,就佛市及東邊山脈另一頭的普市。6月,我們看了兩市的不少房子。普市房子又大又新,但離公司遠;佛市地點方便,但房子又小又舊。搬到完全陌生的普市,不知道值不值得,但也不想勉強搬回佛市,住在條件不佳的房子裡。考慮再三,決定採取另一方案—找理由申請跨學區轉學至佛市就讀。我們以孩子欲選修紐市學區沒有的課程(如外語或心理等)為由提出申請,並與孩子們溝通:若佛市拒收,就只好繼續上紐市學校。

 

6月提出申請,7月底才收到紐市學區的回信:「因你們欲申請的課程只為佛市學生開設,故拒絕受理申請。」幾天後,我和妻子在晚餐時告訴孩子們申請轉校的結果。一陣安靜,沒有人接話,只有動筷的聲音。這樣的沉默,說明了他們的失望及無奈。

 

身為父母,看到孩子的反應,著實心痛。我們多麼希望他們能開心上學,至少把日子過得有勁一點。因此我和妻子再次動了搬到普市的念頭。但那時已8月初了,離普市開學只剩十天,再不行動就沒機會了。

 

接受挑戰,放手一搏

 

我們立即查看出租廣告,房價竟比6月時便宜。我們在看中的社區中找到一間更寬敞、房租卻較低的房子,剩下的就是子女們的決心了。

 

當晚召開家庭會議,提出搬家需付出的金錢、精力,以及環境改變帶來的不安。而且大費周章搬過去後,學校也不一定符合期待。

 

老大一句「在這學校,我是100%的不喜歡。但去那裡,至少還有50%的機率會喜歡。」定了我們搬家的決心。是的,「沒希望」是最難受的。因為怕麻煩而在原地過毫無生氣的生活,倒不如放手一搏,接受新的挑戰。

 

為趕上開學,我們必須在四天內完成簽約,才能取得學校註冊所需的居住證明。

 

隔天(週日)我們便傳真租屋申請給房東,房東週一打聽我們的行事為人,週二就決定將房子租給我們,但需擬好契約,週四簽約。雖然口頭約定隨時可能生變,但時間緊迫,當晚我便將水電、垃圾、網路、郵件等都改到新址,並上網租搬家的箱子和卡車。

 

週四下午,孩子們在家繼續裝箱,我和妻子前往新居與房東簽約。善良熱情的房東滔滔不絕地向我們訴說這房子的故事,直至黃昏,我們委婉告知子女仍在家等我們,房東才意猶未盡地打住。

 

週五早上八點,我們便帶著孩子前往普市高中註冊、選課、參加新生訓練、辦學生證,並利用空檔帶老三前往小學註冊,在高中與小學之間來回奔波,下午四點才回到紐市。疲累的家人留在家中小事休息,我則馬不停蹄地南下取卡車。因著灣區房市沸騰,不少人逃難似地搬離,鄰近地區的卡車都已被預定一空,大尺寸的車更是可遇不可求,我只得到20英里外的城鎮租了一臺中型卡車。

 

和搬家工人約好當晚六點便開工,但搬家工人供不應求,推遲了兩次,我們別無選擇,只好同意週六上午七點半見。但週六一早等到八點仍不見人影,且簡訊不回,電話無人接聽。若不是考量到需保留體力開車及整理新居,我幾乎想自己動手搬算了。

 

十點半,工人終於姍姍而來,原本預訂上貨三小時,卸貨三小時,但工人將工時改成上貨、開車、吃飯、卸貨共六小時。我打電話向搬家公司反應,對方態度強硬,表示若我們不同意,他們就將工人喚回。我們一時之間不可能找到其他搬家公司,只好妥協。還好工人很認真專業,所有物品無一損傷。只是來回跑了兩趟,過了預定還車時間,只得多租一天。那天晚上一家人首次在新居過夜,每個人都直撲床鋪,昏睡到天亮。

 

從找房、打包、註冊新學校,到遷入新居,前後不到兩個星期,我和太太頂著極大的壓力撐過來,有如從山頂往下衝的瀑布,激流不斷,隨時要決定下一步該往哪裡奔流;但為了提供適合孩子們的求學環境,我們真的辦到了!那幾天,我每天睡不到四小時,運動量卻破記錄,日日走路超過一萬步,週六更高達兩萬五千多步。由於常常沒時間吃飯,我在兩週內減輕了10磅,算是意料之外的福利。

 

▲灣區房租高漲,為了家庭預算與孩子教育的考量,10年來搬了3次家。

 

神總是及時供應

 

老大老二積極地在新學校展開學習。對搬家最不熱衷的老三,每回經過舊家附近,都想回之前學校看一下,還好幾個星期下來,他已開始與我們分享他的新同學,課室裡的景像等等。看到三個孩子努力地適應新環境,不同於之前的無精打采或情緒暴衝,我和妻子深深慶幸我們不怕麻煩,勇於走出舒適區,讓孩子們有機會在新的環境中成長。

 

這次搬家雖然花費不貲,精神體力透支,但平安順利,一個環節接著一個環節,毫不誤事,一路上充滿神的祝福。我們6月底便看中這個社區,但當時覺得租金太高,沒想到兩個月後,神便在同一個社區,為我們預備了價格適中卻更寬敞、房間更多的新居。

 

搬家過程中,我們也欣慰地看到孩子們的成長。兩個大孩子第一回插手搬家,親手打包、搬運、拆箱安放;老三自己照顧自己,完全沒有打擾爸媽與兄姊。全家一起為了更好的願景而同心努力,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

 

另一個很深的感觸是,這幾年在灣區租屋,有時會覺得彷如中產階級經濟難民,也好似被追趕的狗般四處流走。當年從德州因工作之故,舉家搬到灣區,後在佛市因房價高漲而不得不搬至紐市,如今又因負擔不起學區房價而翻一座山,搬到陌生的普市。

 

然而,一路行來,神從來沒有離棄我們。每回搬家,神總是及時為我們預備最適合當時需求的住所,並帶領我們參與住家附近的教會小組,使我們有機會服事、祝福所住之地。

 

「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 (約書亞記1:9)

 

相信從神而來的祝福,將永遠跟著我們一家,無論到那裡。

 

 

張寶維,日本出生,未滿週歲時舉家回臺居住的臺灣人。自幼在臺受日本教育,高中赴日獨立生活兩年,之後赴美讀大學,居留至今。目前從事物聯網科技業,擔任環太平洋區客服主管。與馬來西亞華僑的妻子共育二男一女。參與文字事工,現為神國行政同工。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