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二十年了!

 

文、供图/张陵兮

 

 

“妈咪!妳为什么要作牧师呀?”

 

儿子对我说:“在餐厅里,从洗碗的做起,只要肯努力,付出代价,二十年也做到经理吧!但是牧师,要求工作经验、工作范围之广,时间、服务,跟待遇不成正比,还要经常受气、挨骂!为什么妳还要当牧师呢?说老实话,我服务了许多传道人,妳是少见有才干又拼命去做的女牧师,那么一口流利的英语许多外国人都难比得上……。妈咪,为什么不做别的工作呢?”

 

“仔!唔系我要作牧师呀!做唔来㗎!(儿子!不是我要作牧师!我作不来的呀!)是上帝的呼召,否则怎可能在美国教会工作二十年呢?”

 

▲永不言退的张牧师,仍然去医院当义工服事病人。


是的,这一路走来我挥不掉满眶热泪,珍惜每个煎熬生命的课程,欢欢喜喜地去面对每一天。这二十年我体会到几件事:

 

1、神赐给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挑战:性别歧视在自己人中间尤甚,不少信徒抗拒女人牧会。但上帝藉教会、制度、评核并相关事宜,接纳我成为德裔教会的英文牧师,同时受聘为信义会医院院牧来服事急症病人。这使我有传福音的自由,可以藉不同管道服事居民—为很多人打免费预防针,举办五十余埸免费9‧11安抚音乐会及六次与大学生对唱音乐会,还举办了街头教会联合活动,耆老服务等十六载等。

 

2、忠于神的呼召,坚持圣道圣礼的圣经原则,学习在张力下尽忠!不按本子做事的人不少,怎么才能维持井然秩序去执行牧师牧会的责任昵?感谢许多在路上陪伴我的属灵伟人,感谢牧者的指引及鼓励。记得若干年前有区会推荐Brooklyn某英文报纸来专访我,谈论有关教会对待同性恋的议题,我又惊又喜,害怕自己失去立场,亏损教会及神的荣耀。我请教牧长并恒切祈祷后才回应那个三小时的专访。事后,当我独自在办公室内,看到那幅Here I Stand的马丁路德画像,大哭起来—不是怕自己的立场与主教或他人不同而可能被开除,而是上帝赐给我勇气和智慧向记者和秘书讲了三个小时的福音真理,他们不但没有跑开,还边说边问完成这个任务!

 

3、学习如何以耶稣的爱去接纳与自己不同的人,无歧见地去服事并爱护。我自小就怕陌生环境,神藉教会制度拓宽我,让我接触不同的人:监狱里的囚犯、爱滋病患者、白人、黑人、印地安人、亚洲人、难民、移民……。或贫穷或富贵,知识份子或村夫小民,不但丰富了我的人生,更扩大了我的事奉范围。尤其是看到别人无奈地躺在急症病房的病床上等急救时,我却可以在极有限的情况下,成为帮助别人的桥梁!我学习到如何去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不仅传道也要行道,给那些寻求协助者一把力而不期望回报!能有这样的机会,是神赐给我的福气。

 

感谢天父赐给我一生,我要好好用每一天来为主而活!生命有限,要做的工作很多,求主的无限彰显在我这有限的传道人身上,让别人看到耶稣。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