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复活记

从毒贩变传道的恩典道路

 

文∕陈正修

 

 

Part 1 毒贩深渊

 

我生长在一个传统但暴力的家庭。身为长孙,加上儿时许多小聪明,责无旁贷地担负起我们那一辈为家族、为长辈「争面子」的使命,才十五岁不到就开始让许多长辈感到丢脸;国中三年级读不到两个月,就主动离开学校,成了中辍生。

 

小时候有个愿望就是当英雄,那时以为当「老大」可以成就我的「英雄」梦。

 

堕落加速

 

从那时起,我出门希望人家能看得出我是黑社会兄弟,穿著、言行、刺青都是为了这些。十六岁在赌场帮忙抽头、当跑腿,才没多久,就因杀人而被告伤害罪,在少年观护所度过了十七岁生日。犯了这种案件而坐牢,我还以为在黑社会的翅膀硬了,可以飞得很远,事实上,那是黑暗人生加速堕落的开始。

 

十九岁那年,还没来得及吸毒就学会了贩毒,紧接著陷入毒瘾的辖制。毒瘾一发作,做人处事根本没原则和人性可言,任何原则就像骨牌效应,一路倒。回想起那段不堪岁月,连自己都感到羞愧,只能用「罪孽深重」来形容。

 

自毁悬崖

 

有一天,我忽然警觉到自己的生命犹如行屍走肉,衣冠禽兽。我痛苦挣扎,但就像圣经罗马书七章18节那句刻画人性的名言:「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我明知什么是好的,却仍挑坏的去做。

 

那时才二十出头,人在军中,我想人生是无意义的。事实上,我痛恨也害怕自杀,但从那之后,「自我毁灭」的念头便占据我心;不久,我在军中分别用手击破连长室的四块玻璃窗,用头撞破军中管训单位的大块玻璃;似乎只要有些想不开就和人起衝突,什至演变成严重的暴力事件;除了几次打架滋事,比较严重的是在军中的紧闭室里,带领了二十多个列管违规的士兵群起绝食闹房……。

 

每一次事件背后,严格讲起来都跟吸毒有关。我努力戒毒,但怎么也无法摆脱毒瘾的綑绑,改了又吸、吸了又改;每天在浑浑噩噩中度过,因此自我解嘲:别人的成功是起于「立长志」,我却为毒瘾屡戒屡败而「常立志」。

 

罪恶漩涡

 

许多关爱我的亲友、长辈苦口婆心相劝,皆无动于衷,母亲和女友无声的眼泪也无法感化我,我依然顽固地以为自己在黑社会可以混得很「出色」。

 

能顺利退伍,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因著长时间在禁闭室而被迫戒除了毒瘾,以为摆脱了毒瘾就可以自此在黑社会「大鹰展翅」、「前途看好」,刚退伍时,先到了南部,跟在黑社会大哥身旁,在黑白两道中穿梭,日子总是在糜烂中度过。

 

很快又重回北部帮派,跟一些贩毒朋友打交道,拥抱毒品、注射吗啡;退伍不到一年,因吸毒、抢夺(后来被起诉「毁损」)被捕入狱,也就在这时被掛上「烟毒犯」的牌子,开始第二次坐牢。

 

纵使人在监狱,仍旧频频出事,去了两个监狱都立刻被送进违规房,两年四个多月的牢狱生活,监狱长官一直视我为头痛人物……。

 

▲1990年12月18日陈正修(前排右二)钉著脚镣领受洗礼之前,在台北看守所与狱友及黄明镇牧师(前排左一)合照。

 

Part 2 王子复活记

 

在这段期间有机会接触基督的福音,有人来关心我,跟现在的我一样是基督徒。虽然在行动上我没有刻意排斥,但心里却视为「垃圾」。直到有一天有位牧师讲了一段话:

 

「你们应该看得出我有真实的平安和喜乐,我已经来十多年了,要装也装不像。您们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有平安和喜乐?那是因为我心中有爱!这爱从天上来,这爱就是耶稣基督……」

 

这些话在我如死湖般的心激起了一阵涟漪。

 

死前见生机

 

出狱后,离不开名利诱惑,接受了朋友在出狱前为我筹备安排的非法工作,加入地下钱莊(高利贷公司),成为小股东;生活愈加挥霍,也愈加空虚。在心灵无所倚靠的情况下,一份强烈的空虚感,使我又选择了熟悉的吗啡来麻醉自己,逃避现实。

 

好几次,注射毒品之后暗自流泪,无法面对清醒后良心的自责,感觉活得好苦,也因此种下注射过量的念头。昏迷几小时后被朋友「救」醒,虽然救活了我的肉体,却救不活我疲惫忧伤的心灵。

 

出狱才一年半,又因几案併发一脚踏上通往监狱的列车,这是我第三次被判刑入狱。那一年我二十五岁,一进看守所没多久,就在牢房里被搜出了注射针筒(尿液也验出有毒品反应),因此爆发「案中案」,加判三年有期徒刑,同时被钉上脚镣长达六个多月。被送进严重违规的独居牢房时,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后悔莫及,以为我的人生毁了,再也无法翻身,几次试图了结此生。

 

然而,在我违规而改配新单位后,奇迹出现了。我连想也不敢想,曾和我通信的黄明镇总干事再次出现在我眼前跟我交谈,隔週他拿了一封两年前他写给我的信,那是一封因为我出狱而被退回的信,他竟然保留了将近两年!感动之馀,我开始参加他在台北看守所带领的福音聚会。

 

▲陈正修受洗的神圣时刻深刻体会:「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著。」(加拉太书2:20)

 

钉著脚镣重生

 

起初,我一点也无法相信,一来我想「耶稣」是外国人的信仰,二来我想我这种满身罪污的人祂大概也不会救,自然心生排斥。然而,我还是羡慕他们生命是如此与我不同—他们有内在的平安,是那么喜乐,那么真实,什至对生命充满永恒的盼望。慢慢的,我从排斥到疑惑,从疑惑到深入思想。

 

1990年12月18日,我在台北看守所钉著脚镣受洗成为基督徒。信主后在狱中的我:

 

.圣经读了一年半仍读不太懂(我虽笨,但神爱我)。
.脱离帮派,独自一人用餐。
.不再主动写信向亲友寻求经济上的援助。
.鼓起勇气为囚友按手祷告,被骂三字经。
.狱中朋友躲著不见我(怕我向他传福音)。
.写了很多函授课程和灵粮日课(虽然对真理不什了解)。
.插班完成了国中补校的课业。
.带了很多同学参加福音聚会。
.所有给父亲的信函,遭父亲丢弃和撕毁(但我仍继续写)。
.失去自由,却换来更多反省和读书的时间。
.遇见了挑战,却体会更多为人处世之道。

 

因为长期在黑社会和监狱中生活,我的性格受到扭曲,个性也非常複杂,但神用祂的话语重新雕塑我。当神帮助我从複杂走回「单纯」时,祂仍为我保留过去所赐下的敏感度和观察力,使我能在这不自由的地方,比其他人更享有心灵的自由和满足。

 

有一天,读到一篇教会朋友寄来的文章,那是某神学院院长的一篇讲章,题目是:「莊稼多,工人少」;读了之后心里升起一个强烈的想法:

 

「主啊,我这样糟、这样笨的人可以作你的工人吗……?」

 

▲从毒贩变传道,是神给陈正修的怜悯与恩典,图为他在台北道生神学院的毕业照。

 

神国王子,基督精兵

 

1994年10月27日是我第三次出狱的日子,这次共服刑四年五个多月。出狱的当天一一向长官和朋友说再见,通常出狱的人是不说「再见」的,但我心里有一个单纯的信念,那就是我深信自己有一天会带著神的慈爱和祝福,再回到监狱传扬神的福音!出狱后的我:

 

● 1994年10月28日 出狱第二天,自己去找教会(高雄福昌长老教会)。
● 1994年11月~1995年4月 在工地打零工,同时看守工寮(积极参加教会各项聚会)。
● 1995年3月~9月 在国际青年使命团「门徒训练学校」上课受训。
● 1995年9月~1997年6月 在青年使命团「圣经研读学校」就读后,担任助教。
● 1997年6月28日 与刘雪妮姊妹,在林森南路礼拜堂举行结婚感恩礼拜。
● 1997年9月 以高中同等学历考进台北道生神学院。
● 2001年6月 神学院毕业,取得学士学位。
● 2001年7月 正式成为教会的传道人(服务于台北基督徒兰雅礼拜堂)。
● 2004年5月 获「傑出更生人」义光奖表扬。
● 2004年9月 由基督徒地方教会正式差派成为宣教士到花莲,当时担任:
*花莲看守所的驻监传道。
*更生团契信望爱少年学园的院牧。
*更生团契附设更生神学院的讲师。
● 2006年9月 全职投入花莲县三个监所的事工至今。

 

受洗至今蒙神赦免拯救,得著神国王子的位分,已经快十七年了,回想起来,心里仍为此充满感恩。出狱后,我没有再回到黑社会,当然不曾再吸毒、作奸犯科;许多如抽烟、喝酒、赌博等坏习惯也早都戒除了。尤其最近的这几年,多次回到不同的监狱(包括过去服刑的地方),也到过许多学校、部队和其他地方专题演讲,讲题常是「强盗变传道」、「无毒有爱」、「破碎变甜蜜」等。

 

若不是神的大能,这部「王子复活记」岂能成真?!

 

------------------------------

狱中来鸿

 

最近常收到从监狱寄来的感谢函,以下来信的哲明二十出头就开始坐牢(当时和我同在一个工场服刑,我带他接触信仰),出狱不到一年半,又因贩毒吸毒被判刑入狱,如今三十几岁已是个「老」犯人了。因为刑期很长,他在狱中完成了高中补校,重新接触信仰,刚报考大学联招,顺利考上。在我转寄了一笔微薄的「爱心基金」后,他写了一封这样的来信:

 

正修兄:
  那天收到你寄来的汇票,后来读完信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弟兄姊妹的关心鼓励让我很感动,但我更清楚背后的涵意,因为他们活在主爱里,所以愿意无私地去关怀别人。坦白讲,我并不像别人能信誓旦旦地说有多虔诚,我的信心还需要一点点累积,而弟兄姊妹的举动对我而言是个好见證,那份心意,无关乎数目多寡。请替我谢谢他们。
  不知你有没有看过《将爱传出去》这部电影,这是一部很发人深省的好电影。A帮助了B,并希望在能力所及之处B能帮助C、D、E,然后C、D、E,各自再帮助三人,以此类推,最后社会终将变得更祥和。我要说的是,当我感受到弟兄姊妹的关心,我也变得更愿意去关怀别人,这是种良性循环。
  那天写週记时,若有所悟地在学习心得栏上写道:
  「我虽不能决定生命长短,但我可以决定深广;

  我虽不能左右天气,但我可以改变心情;

  我虽不能预知明天,但是我可以善用今天;

  我虽不能样样胜利,但我可以事事尽力。」
  在这条曲折的人生路上,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到了三十岁才有如斯体认,在别人看来或许晚了点,但于我却是庆幸──迟来总比不来的好。

弟 哲明敬上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