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

 

文/邱建勤

 

 

一九六八年,越南南部许多县、市都被越共狂轰滥炸,猛烈进攻。当时,我在南越军队中服兵役,被派到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团做翻译工作。我服务的单位在越南中部蚬港市(又名大南港),被越共一连三晚;用多如雨点的火箭砲弹袭击。美军用直昇机和幽灵战鬥机还击,双方伤亡惨重。

 

我不幸被落在汽油库和木仓附近的炸弹引发的大火烧伤,陷入昏迷,被送到二十公里外的美海军医院医治。我的伤势属二级烧伤,颇为严重,被留在医院观察了数月。伤癒后,由军医委员会鑑定我所受的伤害尚不至于终身残废,仍可由军中申请退役复原。因此,我被送到离开原单位九十七公里外的顺化市,等候办理退伍手续。

 

恩慈相助

 

在这时我已有个一岁半的儿子,妻子又生下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然而,不幸的是,她在医院生产的时候受到感染,生下女儿十五天之后便离开了世界。

 

服役期间,我和妻子在军部附近租一间小屋居住,父母、亲友和所属教会,都远在千里之外的越南首都西贡市。因此,在当地蚬港市,我是身在异乡为异客。除了军中同袍(都是美国人),和一些认识不深的越南邻居外,可说是举目无亲,求助无门。况且,我的个性刚强,不容易接受别人的帮助。并且,凡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都报喜不报忧,以免增加别人的感情负担。而当时,我的姐姐正在办理结婚喜事,更不能将这不幸的消息告诉他们,以免破坏欢乐的气氛。于是,我独自承担著丧妻之痛。

 

妻子离世需办理后事,我正需返军部等候退伍命令。稚儿无依,需请褓母照顾,我无力负担这一切费用。幸好,离家不远有一位年迈寡妇,她的两个儿子都为国捐躯,她积蓄了一些钱,预备留给自己办理后事之用。当她听到邻居谈论有关我的遭遇时动了怜悯之心,慷慨将我需要的钱,都借给我,解救了燃眉之急。我很感激她信任我这个并不相识的人。复原后,我回到入伍前工作的美经援署复职,领到第一个月的薪水,就把借款还给她,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对我的慈爱帮助。

 

亲人扶持

 

复职三个月之后,姐姐的蜜月期已过。我就託人带口信给母亲,告诉她我的近况。由于我不能又上班又照顾儿女,想请求母亲和妹妹搭乘飞机到我工作的地方,将两个孩子接回家抚养,她们很乐意帮我的忙,尤其父亲更是疼爱我的两个孩子。两年后,我觉得长期和孩子们分离,对他们的成长不好,就请求单位把我调回西贡办事,结束了我离乡背井的生活。

 

回到父母亲家中,我除了上班和上夜校进修以外,其他时间都和孩子们在一起度过,常带著他们骑摩托车到处遊览,叫他们分辨交通灯的作用、交通规则和行车安全等。每个星期天早上,我和他们一起到附近一所基督教堂聚会,教会姐妹们知道他们从小失去母爱,都对他们特别关心爱护。也因此,他们从小就喜欢到教堂去聚会,参加主日学、青少年团契,并决志受浸加入教会事奉。

 

心焦如焚

 

记得当时教会裏有一对夫妇,他们有四个儿子,没有女儿。有意要帮助我的两个孩子,每个週末都要我把孩子送到他们家。那位姊妹教导我的女儿各种持家之道,从家庭清洁、烹饪、佈置、超市购物,到女孩子成长期应有的知识等。而那位弟兄是个网球好手,教我的儿子打网球。六个孩子一起成长,都成了好朋友。

 

一九七五年四月三十日,整个越南被北越共产党占领。美国驻越南大使馆安排我们一家十口来到美国。当年,我的儿子八岁、女儿七岁。最初两年内,我和孩子、母亲、弟妹们,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两年后,我和儿女搬到离上班只有一英哩的地方居住,却离母亲和弟妹约二十二英哩。我很感激母亲和妹妹对孩子们的照顾,但我也觉得,需要花更多时间亲自教导和影响我的孩子。

 

因为我没有教养青少年孩子的经验,又和在美国长大的年轻人有文化差异。特别是女儿,在青少年期的生理和心理,我都不太瞭解。很多时候,我因不知如何帮助他们而心急,什至会产生一些怪异的行为。曾多次在外出办事时忽然担心起家中的一切。门是否锁上?煤油炉用过,关好了吗?越想越不安心,就急忙开车四、五十分钟回家察看,结果往往是庸人自扰。

 

我为此感到十分苦恼,经与心理治疗师约谈后,方知是因为我太为子女担忧之故。于是,为了能有效地帮助孩子们,我便到匹兹堡大学读心理学和辅导学。这不仅对我和孩子们有很大的帮助,也使我日后更有能力去帮助那些在人生路上遭受挫折的人。

 

蒙爱的人

 

我和子女一起生活,到他们进入大学可以独立时,他们体贴我这个老爸,要我别再为他们操心。因为他们已经长大,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于是,在他们的怂恿之下,我开始为自己的后半生打算。就在神奇妙的安排下,我于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匹兹堡华人教会,与一位爱我又爱我孩子的姐妹结婚。

 

她对我百分之百的信赖与爱慕,对孩子们也很关心和接纳。孩子们都很敬重她,与她相处融洽。有时接受她的建议比接受我的意见还来得容易。有了她,我们的家更多一分温馨和爱,她不但使家裏常维持窗明几净,还注重饮食,维护我们的健康。她爱做点心;两个孩子都很爱吃她做的萝蔔糕,每次他们从外州返家时,她总是开开心心地忙著蒸萝蔔糕,等待他们归家。感谢上帝,重新为我预备一位天路伴侣,如此一来,也结束了我漫长的单亲生活。

 

每逢想起过去那些崎岖难行的路程,就会想到天父上帝慈爱的看顾,和许多弟兄姐妹爱心的帮助,才使我安然度过了那些苦难的日子。圣经上说:「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哥林多后书一章4∼5节)因此,我更能体验到,受苦是于我有益。我靠著上帝所赐的恩典,不但自己从流泪谷走出,在我身边的许多人,也因我所受的苦难得到了祝福。我要向爱我的上帝,献上感恩的心!

 

 

作者小档案
邱建勤,越南华侨,一九七五年来美。宾州匹兹堡大学心理学和辅导学硕士。任职费城警察总局及法庭翻译。喜爱阅读、旅行、音乐欣赏及文艺创作。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