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期神国邻舍-外展 Kingdom Neighbors

雅兹迪的呼声

 

口述、供图╱苏皙彰、吴碧清夫妇
采访╱林敏雯、多加‧整理╱多加

 

 

穷游到牧养

 

2015-16年间,苏皙彰、吴碧清带着三个孩子,全家在一年间行走丝绸之路。从中国到耶路撒冷,途中经过不少穆斯林国家,神把爱穆斯林的心赐给皙彰夫妇,开始关注那地区的新闻,了解当地的情况和需要,求神赐下服事机会。

 

2014年8月,伊拉克北部的雅兹迪人(Yazidi)遭受 ISIS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伊斯兰国)大屠杀,险逃出来的人被安置于难民营。2021年秋天,皙彰夫妇在该地考察两星期,绕着其中一个难民营步行45分钟。行走间看到一群羊,痛心这些流离失所的人如同没有牧人的羊,深有感动。当时Habibi International(Habibi乃阿拉伯文,意为「神所爱的」,机构成立于2018年,宗旨是关顾中东难民身心群三方面的健康)正计画在此建立社区中心。

 

考察结束,皙彰夫妇祷告求问神,是否长期待在这里?或许神能带他们来此地牧养?三个儿女皆长大成人,他俩认真思考人生下半场如何过得更有意义。过去20年在中国帮助弱势人群,在云南建立两个社区中心,他俩都热爱到有需要的异文化地区服事。皙彰能以专长和多年经验帮助、牧养离乡背井、饱受创伤、孤苦无依的人,碧清也能照顾同工和难民生活的需要,给予家的感觉。于是他们计画留在这里服事5至10年。

 

心意如此,却也要看年已八旬的父母健康情况。双亲最初很不舍,三个儿女也有些抗拒,觉得偏远遥不可及。来此地服事几个月下来,家人都很放心也很支持。他们也每星期固定与孩子有至少一小时的家庭电话交谈,还能参加母会的小组网上聚会,牧者及同工也经常关心,家庭婚姻辅导随时陪伴,使他们身心灵都能处于健康的状态,才可无后顾之忧,专心爱这里的人。

 

▲苏皙彰、吴碧清夫妇在雅兹迪难民营看见群羊漫步,便求问神能否来此地牧养有需要的人。

 

近距离接触

 

2022年初,皙彰和碧清在搬到北伊拉克前,有感动先往临近波罗的海几个国家走祷,旅途中乌俄战争爆发,乌克兰人陆续逃往波兰。他俩常常遇见妇女带着孩子,就倾听、关怀、祷告,语言虽无法沟通,仍能抚慰心与灵。他们近距离观察、接触了逃离家园、流落他乡的苦与痛。上帝一次次地预备他们理解流离失所、家破人亡、身心灵破碎的疼痛。有时近距离的接触不但是双眼目睹,也是包含着切身的体会。

 

回想2021年3月,皙彰在非洲感染疟疾,两个肾休克,体内积水12公斤,三个礼拜洗肾六次,出院时,瘦了20多公斤,两个月后才逐渐康复。朋友为他祷告,求神使他的健康能恢复到25岁的状态,像约伯失去一切后,神加倍赐福。皙彰也半信半疑地如此求。

 

来伊拉克前整理行李时,无意中看到29岁的体检报告,竟还比不上现在的健康状况。神的确加倍赐福,使他恢复到25岁的健康。他以前不爱喝水,染上疟疾,肾功能不好,使他必须养成常喝水的习惯。这点也是为前来伊拉克准备。此地炎热干燥,夏天温度都在华氏110度以上,走个几分钟的路程,就像被烤干似的,随时需要补充水分。

 

雅兹迪人原本住在偏远山区,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信仰保守神秘的古波斯宗教,后来陆续加进基督教、穆斯林、犹太教元素。四、五十年前,雅兹迪族的先知预言族群将遭受大屠杀,但会有基督徒前来帮助。

 

神借着预言打开族人的心,对基督徒抱持好感。雅兹迪人按传统不跟外族通婚,但他们宁可与基督徒联姻,也不与穆斯林通婚,因为大屠杀时穆斯林逼迫他们。一次皙彰在教英文时,问学生最欣赏的名人是谁,令人惊讶的是,一位居然回答:基督徒。这群需要被爱的人,已从偏远的山区来到可以接触到的地方。

 

难民营附近的山区仍有恐怖分子躲藏,常可听见政府前往轰炸的声音。皙彰一家人曾在以色列和埃及的边境打工,期间不断听到以色列空军在内盖夫(Negev)沙漠练习轰炸,埃及武装部队则不断以机关枪扫射走私犯。这经历也使得皙彰夫妇习惯了枪炮声。他们学会知道哪些地方危险不要去,其他能去的地方则相对安全。

 

斑斑血泪史

 

在这里跟雅兹迪人建立长期关系非常重要,建立了对彼此的信任,他们才愿意敞开,诉说血泪斑斑的过往。

 

雅兹迪人的家乡如今仍在内战中,回乡的希望渺茫。在帐篷中度过八个年头,没有愿景,生活始终没有踏实的感觉,可以想见心情的郁闷沮丧。当初在一个村里,曾有3,000男丁被集体枪毙,6,000妇女遭强暴,受逼作性奴隶,至今还有3,000位少女被拘禁辖制,未能逃离。发生种族清洗时,许多人逃到他们视为的圣山上,没水、没食物,亲眼看到婴儿及老人死去。后来不得不在枪林弹雨中逃下山,暴力、死亡的阴影始终留在脑海,挥之不去。

 

一对母女被抓,分开拘禁,母亲难过得不吃不喝。 ISIS 对她说:「如果妳愿意吃愿意喝,就让妳跟女儿见面。」她勉强吃了端来的食物,问:「我女儿呢?」他们说:「女儿已经在妳肚腹里了。」这类极端残忍导致的创伤,非常需要心理辅导。

 

另一位妇女目睹丈夫和父亲被枪毙,她和女儿也被迫分开。爷爷奶奶后来把女儿带到德国,她一心想逃往德国,跟女儿团聚,可是苦无出路。她尝试过自杀,却没有成功。一次在试图偷渡的前夕,心理辅导员去探望,她说:「如果这次又出不去,我就要自杀。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反正你们也没法帮助我,不必再给我甚么心理辅导了!」团队只能迫切为她祷告。最后她还是没能逃离此地,但也没有自杀。祈愿神为她开路,有新生的希望。

 

蛇头(smugglers)鼓动难民,夏末秋初是偷渡到希腊的最佳时机,气候温和、海浪平静。这些憧憬安定,却看不见前景的人,就算忐忑不安,也想孤注一掷。很多人跟团队谈起内心的挣扎及考量。

 

▲社区中心开办儿童英文班,以唱游方式教学。

 

有一家人经济条件不错,卖掉电脑、车子、冰箱等所有家当,让蛇头安排全家偷渡。临行前团队家访,一起吃饭,为他们祷告,请他们随时保持联系。接受采访的两小时前,得知这家人刚到达土耳其边界,接下来还有六小时路程,要翻一座山,才能进入希腊。父亲的腿在大屠杀时被炸断,可以想见这条通往安定、自由之路,会是如何艰辛。

 

另一个家庭经济条件没那么好,不能全家都偷渡,就考虑让12岁的女儿和 22 岁的哥哥出去。因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到达目的地后,可以合法申请父母和家人过去。他们不得不采取风险极大的下下策。也有人在去与不去的两难间,请求团队迫切祷告,求神帮助做出智慧的决定。此时得知,希腊难民营里有位哥哥被杀,妹妹被抓,下落不明。这个消息让不少人打消偷渡的念头。

 

▲社区中心提供医疗服务。图为苏皙彰协助即将接受手术的孩子。

 

重建身心灵

 

Habibi机构筹建社区中心已有一段时间,但层层法规、限制,使计画停顿。一次皙彰的队友在某个场合遇见当局管理难民营的负责人,对方居然说着流利的中文。原来他曾经拿到台湾政府提供的奖学金,在台湾大学留学六年。得知团队中也有从台湾来的,分外亲切,就帮忙打通管道,让社区中心得以破土。

 

▲Habibi海外与本地同工和乐共处。前排左一和二排左二为受访者。

 

没想到动工到一半,又因经费不足,不得不停工。一位台湾来的建筑商偶然听到消息,竟表示愿意捐赠建材;团队列出长长清单,建商一一供应。本地工人都很惊讶,团队也受到很大激励,有了信心继续走下去。

 

团队内部的配搭协调,往往是很大的挑战。截至目前为止,皙彰和碧清都感觉这团队真的如同基督身体,肢体联络得合适,恩赐互补。每周至少聚会三次,彼此分享、鼓励、代祷;后方也有很多有形、无形的支持,团队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团队成员主要是来自美国、新加坡和台湾的华人,短期队友则来自世界各地。有些人来这里服事,两星期、三个月或六个月不等,然而感受到神在工作,且与雅兹迪人建立了友情,离去时都依依不舍,希望再回来。有些人已经回来四、五次,有人甚至达12次之多。

 

社区中心和团队成员服事至少一万人之多。医疗队来照顾难民的身体健康,例如外科医生做些像兔唇、骨头矫正、白内障等比较困难的手术;物理治疗师做术后复健;牙科诊所照顾人们的口腔健康。

 

除了身体健康,心灵医治与重建也是服事的重点。很多人在这里已待了八年,无法找到工作,生活、生命看不到未来,找不到意义,极度沮丧中甚至有自杀倾向,需要一对一辅导。青年少女则接受团体辅导,让她们多认识自己,从看见自己的价值建立自信,让她们对未来有方向。

 

难民营里的人,经历生离死别,整个族群社会瘫痪。借由社区中心提供的英文及电脑教育,加强就业能力,也透过长期陪伴,让他们有机会也有意愿重新进入健康的社群生活。

 

雅兹迪呼声

 

需要实在太大,皙彰和碧清呼吁更多医生、护士、牙医及物理治疗师;英文及电脑培训者;社工及受过装备的心理辅导,一起加入团队,服事此地的雅兹迪人。社区中心目前设立了三个英文班,一是针对儿童,以唱游方式教学;一是青少年基础英文班;一是成人会话班。因为没有足够师资,招收的学生有限。此地家庭差不多都有七、八个孩子,可惜每家最多只能收一位。

 

只要身体健康、走得动,有颗愿意的心,这里都有可以服事的位置。团队中甚至有位71岁的义工物理治疗师。当地也有些来自中国的生意人,他们也很需要关怀。

 

为甚么要到那么远的地方服事?家门口不也是一个很大的禾场?曾经穷游到地极的苏皙彰、吴碧清指出,神赐给每个人不同的特性,有些人绝对不肯到这里来,有些人在这里则如鱼得水。就像中东地区着名的壁毡,由许多不同的色线编织而成;在整幅图像中,每个颜色都有属于自己的亮点。服事的果效由圣灵的带领,只要愿意,我们能在上帝的巧手中,在祂完备的全景里,让祂所赐的独特色彩闪亮。

 

8月3日是雅兹迪人大屠杀纪念日。2022年这一天,团队跟他们一起,在炎炎烈日下,沙尘飞扬中,默哀五分钟。有位雅兹迪人叹道:「世上有70亿人口,为甚么只有这么少的人愿意来到这里,体会我们的感受?」

 

▲团队和雅兹迪人在烈日下同心纪念他们遭受大屠杀的日子。

 

皙彰对他说:「虽然你看到的只是我们这几个,可是背后却有很多很多人在为你们祷告,为这里的服务奉献。有他们的支持,团队才能来这里帮助你们。耶稣自己也曾逃离家园,经历了大屠杀;祂为你而死,为了给你希望。」

 

盼望读者能更多了解雅兹迪难民的处境,就知道如何为他们代祷。也请为团队祷告,求神加添他们的心力,供应足够的资源,继续帮助此地的雅兹迪人。团队经费有限,相信神会按时供应。盼望有更多人能支持,请上网查询奉献方式(https://www.habibi-international.org/give)。

 

此外,若想要收到Habibi机构每季发出的代祷信,请上网填写姓名和电邮地址(https://www.habibi-international.org/about)。

 

 

如同当初使徒保罗看见并回应马其顿人恳求帮助的异象,盼望您能听见并回应雅兹迪人的呼声!

 

 

受访者
苏皙彰,过去20年在亚洲统筹、协助扶贫事工。他和太太吴碧清带着孩子,一家五口于2008-2009年、2015-2016及2020-2021年,三次「家庭间隔年」(Family Gap Year),不上班、不上学,作背包客穷游世界的传奇故事,记载在全家共写的书《不上班,不上学,陪孩子穷游到地极》,和旅游网站(www.sufamilyadventures.com)。目前苏皙彰、吴碧清在北伊拉克服事,三个孩子在加拿大读书和工作。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