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人物专访】为健康战鬥的医疗宣教士

古肯尼 Kenneth H. Cooper古氏有氧健身医学中心

创办人、董事长兼执行长

 

译/莫卓宜娟 修润/翁静育

 

 

我来自一个信仰坚固的浸信会家族。父母均在田纳西州纳许维市(Nashville, Tennessee)的浸信会中长大。多年前,父亲迁至奥克拉荷马州从事牙医,我于1931年生在那里,九岁时在奥克拉荷马市(Oklahoma City)的三一浸信会受洗。

 

Q: 你的信心之旅一向平稳吗?

 

十八岁时,在奥克拉荷马州南部举行的浸信会大会中,我献身事主,一度以为自己将蒙召去中国作宣教士。可是,当后来接获医学院的录取通知,这呼召的感动似乎就减弱了。

 

1949至1952年,在奥克拉荷马州诺曼市(Norman)的州立大学,我只用三年读完医预科。该校有浸信会学生团契,我负责中午的崇拜领会及学生福音事工。读大三时,我什至协助成立了一个小型诺曼宣教会,我们固定在週三晚上及週日,在社区内探访服事。这间小教会不断发展为十分活跃的教会,至今还在。

 

后来进了医学院,仍很热衷服事。我一进医学院,就为医学生举办午间聚会与晚祷会,医学院四年从未间断。

 

直到1991年初次访问中国时,神点醒了我,我的确「是」宣教士,是医疗宣教士,正如以前有过的感动。不久,我将第四度造访北京发表演说。上次去,北京媒体的头条新闻纷纷刊登了我的消息,医疗专业给了我大好机会向人作见證。

 

我的信仰之旅一向稳定,除了在西雅图当实习医师的时候。当时,西雅图没有我过去所熟悉的教会类型。像大多数的实习医师一样,我非常忙碌,将近一年来平均每晚只睡四小时。结果,彷彿跟教会脱节般,足足三年时光,我的基督徒生活中出现了裂缝,我的心虽未失去信仰,却不再像过去那样火热服事了。

 

Q: 后来,你的灵命与服事怎样复甦的?


我进入军中,驻守在奥克拉荷马州的西堡(Fort Sill),在劳顿市(Lawton)的第一浸信会聚会,再度火热起来。1959年,我在该市遇见一名令我心动的女孩。起初,她并不是宣教型的基督徒,还认为我的行径不太正常。现在的她不一样了,非常热心于服事。我们夫妻目前感情融洽,两个孩子都很优秀,在他们自己的教会中都很活跃。

 

1970年退伍,我在达拉斯市建立「古氏有氧健身医学中心」,一切从零开始。草创时期是我基督徒旅程中另一个倒退期,问题还是出在我太忙了。我经常告诉别人,将神放第一位,家庭第二,工作第三,就能维持平衡与和谐的生活。三十一年前,我两手空空离开服务了十三年的空军,没有半毛退休金,只靠著几本书的微薄版税维生,那段时期真是举步艰难。于是我奋发图强,到处旅行,到全球各地巡回演讲,妻子和我渐行渐远。

 

幸好,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跟墙上掛著的那帧相片有关,照片摄于1974年10月7日,场景为巴西尼约热内卢的葛理翰佈道大会。

 

约在大会前六个月时,葛理翰(Billy Graham)佈道团同工白克利(Cliff Barrows)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愿意于1974年10月6日星期日的佈道大会中作见證。那时候,我的生活真是愧见主面。我的情绪很坏,夫妻关系危急,生活中有很多压力,当时的确没有与主同行。我立刻回绝他:「我帮不上一点忙。」

 

大会前六个星期左右,白先生又打电话来,说:「我会寄给你一张机票。」

 

我惊呼起来:「你说什么?」

 

他说:「我要寄给你一张机票,我们希望你下来作见證。」

 

克利令我好生气,我认为他在强迫我。我气冲冲地回答并掛断电话。「我不会去的!我的生活千疮百孔,没办法作见證!」

 

这是此生惟一令我如此深感不安的事。我第一次真实地感到自己背离了主,既空虚又害怕,忧愁与不安占据我心。当时有位病人正坐在诊疗室内。听我讲完电话的激动神情,他关心地问:「出了什么事吗,医师?」

 

我只是喃喃自语:「我到底怎么了⋯⋯,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不行,我一定得采取行动。」

 

我走出房间打电话给白克利,对他说:「克利,我说不出理由,可是我觉得我应该去。」

 

结果,与葛理翰同下巴西,成为我一生中最大的灵命复兴。我在那儿待了一星期,与葛理翰佈道团配搭合作,向二十四万人作见證,佈道大会在巴西全国的电视网上播出。此后,我再也没有灵命开倒车的情况了。

 

Q: 巴西之行后,你与下属及病人之间的互动是否有所不同?

 

的确如此,经过那次灵命复兴之后,我比以前更有怜悯和同情心了。

 

有一天,有位很有名气的男士在这儿接受检查。我们用高尔夫球员专用的代步车送他去北边的医疗大楼作扫描。后来他才跟我们说,途中他曾问驾驶:「你觉得古医师是个怎么样的人?」正巧,这名驾驶是我的高阶职员之一,他在此工作好几年了,当天恰好开高球车代步。

 

病人将驾驶员的话转述给我听。他说:「他是很好的老板,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他看重我并不亚于医师们,他让我感到在古氏有氧中心工作很有尊严。」

 

我很高兴听到他这么说,这正是我所努力的标竿。有一次,我陪著罗斯.裴洛(Ross Perot,德州亿万富豪,1992年美国总统候选人)参观;他既是我的病人也是多年朋友。我们步行经过小餐厅、专卖店,再进入体育馆。我像平日一般跟每个人谈话,不论是厨师或清洁工,将他们介绍给裴洛认识。想当然,他们都兴奋到极点。之后,裴洛表示:「我从未见过任何主管像你这样,和员工之间这么亲密!」

 

同样地,2000年当小布希总统在此作体检,我也将他介绍给餐厅的员工们,他们也都惊喜不已。

 

这都不是我刻意安排的,我只是尽心尽力以诚待人,时刻与主同行。

 

Q: 古氏有氧健身医学中心有八个部门及四百五十名员工,你如何跟他们保持互动关系?

 

我不见得能準确叫出每位员工的名字,但我尽可能同他们说话。我仍然像从前那般,每当贵宾驾临时,总是乐于将他们介绍给我所认识的人们。即使说不出名字,我仍然知道他的职位、工作的内容,并介绍给我们的客人。现在机构这么庞大,已经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有一对一的关系了。

 

Q: 古氏有氧健身医学中心的经营哲学是什么?

 

多年来,我们奉行的座右铭是品质,效率,卓越(quality, efficiency and excellence),简称为QE2。从创立第一天起,这就是我们的座右铭。

 

还有,我经常向本中心的医师及员工们提及,来到这里的人都是主动进来的。他们不是等到有病才来,而是为了保持健康而来。进入本中心通常要付高昂的诊疗费,半年複检一次,不过很多人都愿意再回来。我这样告诉员工及医护人员:「我们的病人不是非来这里不可,除非他们觉得钱花得有价值。」我深信,人们在乎的是医生有多关心病人,这就是我们成功的原因。我们一天只接待三至五位,每位平均一个半小时的贴心问诊服务。他们有机会详细询问医师各种问题,不像在大多数医疗院所那样来去匆匆。有许多病人告诉我,在这里他们感受得到属灵的影响力。

 

倪克娜太太是一位很好的基督徒,她八十八岁,是我一位极亲爱的朋友。约两年前,我和她在我们的餐厅共进午餐,她曾说过一句很有趣的评语:「亲爱的,人人都知道圣灵盘旋在有氧中心的上空。」

 

我心想:这说法多奇妙!我希望它是真的!

 

Q: 你这里的员工分属于各种宗派及不同的信仰,对不对?

 

我们没有限定只能用基督徒员工。说实话,本中心主任是一位极好的医师,但他是摩门教徒。葛拉瑞是难得一见的好人,也是本地摩门教会中的领袖人物。我们还有一位了不起的犹太裔肠胃科医师,他在病人身上做了许多极佳的医疗服务。此外,还有很多其他人。

 

来这儿工作的人都知道,这是基督徒的机构。我们开会时必须祷告—这是我的坚持。每週五早晨,我们并开设查经班,不过,我们绝不用任何方式强迫别人跟随我的信仰。我相信,作好榜样比威逼利诱更加重要。

 

Q: 对那些想要进入商业或医护专业的年轻基督徒,你有什么劝告吗?


《雅比斯的祷告》(The Prayer of Jabez)此书曾经在畅销排名榜高居第一。从前我从作者魏布斯(Bruce Wilkinson)那儿就已熟悉书里的祷告,我认为那祷告对年轻医师是很好的劝勉。它说:「什愿祢赐福与我,扩张我的境界,常与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难,不受艰苦。」(历代志上4:10)这是我对自己的期勉与要求,与读者共勉。

 

*取材自《企业钜子》一书(Corporate Giants: Personal Stories of Faith and Finance, by Bob Darden, Robert Darden, and P. J. Richardson, published by F.H. Revell, 2002),中文版将在近期由美国飞鹰出版社出版,蒙允刊载。

 

 

为健康战鬥的医疗宣教士
  在巴西,人们称跑步为「古氏运动(coopering)」。在匈牙利,「古氏测验」指的是全国体能测验。《伦敦时报》曾报导,古肯尼是「过去二十年来最伟大的医师之一」,并且,「在1970年代的美国,心脏病死亡率降低了14%,这要归功于古医师,因为他使慢跑蔚为风气,到后来全美响应多达两千五百多万人。」1984年增加为三千五百万人,并且这数目仍在急遽增加之中。
  古肯尼是有氧运动的发起者,相关著作达十八本书以上,包括:《抗氧化健康计画》(Antioxidant Revolution)、《控制胆固醇》(Controlling Cholesterol)、《儿童运动》(Fit Kids),以及《以信心为本的体能锻鍊》(Faith-Based Fitness)等,这些书已售出三千多万册,被翻译成四十一种语言,以及供盲人使用的点字书。
  古医师在美国德州达拉斯市(Dallas)创立了世界知名的古氏有氧健身医学中心(The Cooper Aerobics Center),将他的医学理念化为行动。他负责督导八个不同的部门,从事最尖端的预防医学研究与推动,亦作为各国总统、国王及世界级领袖访美时的主要医护中心(网站:http://www.cooperaerobics.com)。
  「身体是圣灵的殿」,为此,古医师要向世人传递这个简单却颠撲不破的真理:「以适当运动、均衡饮食及情绪管理来保持健康,比生病之后寻求复原要来得容易。」
  古医师是浸信会牧师的孙子,家族的信仰背景为他这一生的事业预先舖好了道路。
  (图片来源:http://www.cooperaerobics.com/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