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期神国知行-文化 Kingdom Knowledge & Practice

 

从阿摩司看

无名传道人的影响力

 

文/吴献章

 

▲ 本是无名的牧羊人,先知阿摩司宣讲审判信息,气势如狮吼。

 

阿摩司对亚玛谢说:「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树的。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 (阿摩司书7:14-15)

以色列啊,我必向你如此行;以色列啊,我既这样行,你当预备迎见你的神。那创山、造风、将心意指示人、使晨光变为幽暗、脚踏在地之高处的,祂的名是耶和华——万军之神。(阿摩司书4:12-13)

 

传道无名,气魄如狮

 

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阿摩司,从南国被呼召到北国传道,带来极大骚动:让北国的宗教界不安,导致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站不住脚,遂派人诬告他图谋背叛,恐吓先知离境,以期巩固自己的地位。

 

这位先知是谁?他的身分证似乎与宣告的口气截然不同:「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树的。」无名的牧羊人竟敢到北国耀武扬威?然而,他以坚定的语气,毅然亮出胆敢北上传道所凭仗的「不败」名片:「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

 

如猛狮般的前牧羊人阿摩司,在第三章先对北国预言「敌人必来围攻这地,使你的势力衰微,抢掠你的家宅」的困局,后把箭头直指北国宗教界大老亚玛谢,说:「你的妻子必在城中作妓女;你的儿女必倒在刀下。你的地必有人用绳子量了分取;你自己必死在污秽之地。以色列民定被掳去离开本地。」如此的胆识与气魄,谁能不被震撼?谁能不对无名传道人肃然起敬?

 

同样受排挤的,还有影响英国至巨的乔治‧怀特腓(George Whitefield)。他曾受英国国教打压,而成为户外布道家、福音流浪者;「流浪」美国传道。怀特腓被认为是美国大复兴运动的催化剂,每五个美国殖民地的居民中,至少有一个听过他讲道。他一生讲道超过18,000次(每周十次),讲起道来和阿摩司一样犹如猛狮,他的声音还盖过包括风浪的一切杂音,一场最多有30,000人安静听道。

 

其实,美国独立宣言受到巡回传道人的鼓舞,在殖民地宣扬自由的精神,而最早在讲道中倡导基督里人人平等自由的,正是怀特腓。他出身卑微,单亲母亲为抚养七个子女,在酒馆里忙进忙出,以致他从小与酒徒骗徒厮混。这些都不妨碍他成为有影响力的传道,连怀疑主义者休谟(David Hume)都受他所传的道吸引。

 

无名背景不会妨碍成为上帝手中的器皿。19世纪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布道家慕迪(D.L. Moody),仅读到小学四年级。人只要肯,上帝就能!怀特腓、慕迪和阿摩司等人之所以能有影响力,就是因为肯,即使逆风前行,仍然矢志不回头。

 

三番四次,宣告审判

 

阿摩司书最后一章,记载这位逆风前行的「流浪先知」,传达并预言公义的上帝,将如何展开毫不容情的审判。当上帝一出手,立时天崩地裂,天翻地覆,没有一人能逃避……先知不容置辩的口吻和滂薄万钧的气势,凸显出人人都在上帝公义的审判下:

 

祂说:「你要击打柱顶⋯⋯,落在众人头上;所剩下的人,我必用刀杀戮,无一人能逃避,无一人能逃脱。⋯⋯我必向他们定住眼目,降祸不降福。」主——万军之耶和华摸地,地就消化,凡住在地上的都必悲哀。⋯⋯那在天上建造楼阁、在地上安定穹苍、命海水浇在地上的——耶和华是祂的名。(参考9:1-6)

 

预言中严厉的审判,让人想到带动1 8 世纪美国大觉醒的领导者,也是曾受怀特腓影响的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那篇悔改信息:〈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Sinners in the Hands of an Angry God)。据说讲道时,听众哀哭之声大作,证道者不得不要求他们安静,以便继续讲下去:

 

「如今有神忿怒的黑云,浮在你们的头上,充满了暴风和迅雷;若不是因为神伸手约束,它立刻就要劈在你们的头上。⋯⋯你们的沉沦就如旋风临到。⋯⋯神如洪流一般凶猛的忿怒⋯⋯,以无穷尽的权能,临到你们身上。即使你们的能力万倍于现在所有,⋯⋯也无法抵挡或忍受神的忿怒。」

 

阿摩司书第一章描绘忿怒的上帝如吼叫的狮子,呼应以利亚如何在迦密山祷告七次后, 地中海的水仿佛被吸上空中,再猛然倾倒于耶斯列平原。然而阿摩司这无名传道人预告的北国光景,将远比亚哈时期的干旱饥荒,还更为惨烈。

 

荷兰画家雨果(Hugo van der Goes)曾说自己绘画的动机,是要让人看到他的画时受感动;阿摩司和爱德华兹传道的动机,则是要人听到上帝的道时受震撼。对比画家雨果用七彩传达动人心魄的意境,阿摩司在头两章里则引用希伯来文独特的「重复」(「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我却要降火」),和轮番狮吼的「平行」语法,七次预告了忿怒如黑云的上帝,不久也必将以暴风和迅雷对七个邦国动手。其中一例为:

 

耶和华如此说:「大马士革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以打粮食的铁器打过基列。我却要降火在哈薛的家中, 烧灭便.哈达的宫殿。我必折断大马士革的门闩,剪除亚文平原的居民和伯.伊甸掌权的。亚兰人必被掳到吉珥。这是耶和华说的。」(1:3-5)

 

传道无名,却传讲不变信息。阿摩司重复「三番四次」和「我必降火」的审判宣告,怀着国族主义情结的北国会众,必然点头称善,因为这些邦国都与北国交恶。然而迂回的传道手法是为了发出最后的审判,「射杀」最该被审判的会众北国:

 

以色列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们的刑罚;因他们为银子卖了义人,为一双鞋卖了穷人。(参考2:6)

 

▲ 当神出手审判,天崩地裂,无人可逃避。

 

观察入微,苦民所苦

 

上帝是人类历史的主宰。爱德华兹〈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仅针对美国;阿摩司审判的信息,浮显上帝对列邦列国的公义;最后提升火力对准以色列,凸显上帝对子民的要求更高。

 

阿摩司虽非「神学院」出身,却有着独特的洞察力,看出北国的问题是从立国之初的耶罗波安就陷入的偶像崇拜。阿摩司指出,尽管上帝多次出手管教,百姓仍不归向祂。

 

原来,人的无知和无可救药,原因是神学性的:人拜甚么像甚么,陷入「假神真拜,越拜越失败」的泥沼!在纽约牧会多年,了解美国底层文化的凯勒(Tim Keller)牧师指出,美国的问题并非是表面的政治、经济、外交、社会不安等,而是偶像崇拜。

 

欧洲的历史也见证这个观点。18世纪,隔着英吉利海峡两岸的英、法,同样都笼罩在工业革命、资本主义、启蒙运动和自然神学之下。正当法国进行大革命,英国却安然度过。

 

正如余杰所指出,英国是上帝「对这块正义而温顺的土地的赐福」,相较于法国则是上帝「对暴政的咒诅」。哲学家怀海德(Alfred N. Whitehead)如此解释:「英国是因为卫斯理推动复兴运动的影响,才没有发生像法国大革命的悲剧!」

 

俄国文学家及异议政治犯索忍尼辛说,20世纪这么凄惨的原因是「人忘了神」。从此看来,一百多年来多灾多难的华人,最缺的恐怕不单是政治、经济、法律或科技等革命家,而是更多有神学洞察力的无名传道人。

 

阿摩司绝非仅关心天上宫阙,却不理人间烟火。他所处的北国,正是亚述与亚兰争雄时期,以色列暂时没有外力威胁。耶罗波安二世趁此收复失地,扩张疆土,经济富裕奢华,道德却极其败坏。因此第五章里,先知公开指责苦待义人、践踏贫民、屈枉穷乏人的不公义。他观察入微,感触良深,苦民所苦,以致不能不说。

 

先知更于第八章以双关语「夏天的果子」和「结局」,来为结局近了,如同夏天果子已然腐烂的北国唱哀歌。而北国结局近了,与社会不公、欺压贫寒人息息相关。

 

「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这是否也浮显,华人社会极其需要的是受主托付、不能不说的无名传道人,而非仅仅政经、社会学家?

 

要影响你我置身的时代,必须认识人类历史的主宰,也是「创山、造风、将心意指示人、使晨光变为幽暗、脚踏在地之高处的」造物主,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人能躲避的全能者,遂心甘情愿成为无名、隐藏的传道人。苏格兰牧师麦克拉伦(Alexander Maclaren)说得对:「隐藏自己是传道人最重要的事,传报信息的人应该隐藏在他信息的背后。」

 

▲ 灾难频仍的世代,需要代祷者与传道者,宣讲结合公义、怜悯、主权的信息。

 

信息结合公义、慈爱、主权

 

第七章先知的「独白」中,记载他的三次祷告与上帝的回应。第一次是上帝指示阿摩司:「为王割菜之后,菜又发生;刚发生的时候,主造蝗虫。蝗虫吃尽那地的青物。」阿摩司对贫穷人之怜恤油然而起,体恤为王割菜之后,收成的才属于农民,竟然被蝗虫吃光;在暴政下,原本艰苦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他遂祷告,怜悯的上帝也垂听,免了蝗虫之灾。20世纪英国复兴领袖钟马田(Martin Lloyd-Jones)说:「一个真正活在上帝主权恩典中的人,当看到一个生活在错谬之中的人,他的第一个感受是怜悯。」

 

阿摩司第二次的祷告亦然。上帝指示祂将降下火来惩罚以色列与周围邦国。先知知道以色列土地若是被烈火烧尽,将断绝贫穷者的生路,他为此祷告,求神终止这灾。撤销蝗虫之灾的上帝,也撤销烈火之灾。

 

面临灾难的邦国最需要的,是敬虔的代祷者。从这两次祷告看出先知体恤上帝心肠,阿摩司真是隐藏在上帝慈爱下的传道人。

 

然而先知第三次的祷告,上帝不垂听。原因是祂如同建筑师,拿着铅垂线(准绳)丈量施工中的墙壁,却显出以色列根本是歪斜的墙壁。祂说:「我要吊起准绳在我民以色列中;我必不再宽恕他们。以撒的邱坛必然凄凉;以色列的圣所必然荒废。我必兴起,用刀攻击耶罗波安的家。」(参考7:8-9)先知知道公义的上帝必要施行审判,祷告已经无法止息祂的忿怒,惟一能做的就是尽力传道。

 

对比爱德华兹传讲神的审判,和他同时的怀特腓传讲神的怜悯与接纳。怀特腓温柔的信息,融化了被爱德华兹烈火信息烧得千疮百孔的心灵。上帝使用不同仆人的信息,这些信息却都源自同一位上帝的丰富属性。

 

阿摩司三次祷告,融合了爱德华兹和怀特腓的信息;公义和慈爱如铜板的两面,都在阿摩司的祷告中浮现。正如十字架是上帝公义和慈爱的交叉点,无名传道人要有影响力,信息和生命都必须如阿摩司,有公义和慈爱的两个神圣属性。卫斯理如此祷告:「神啊,求祢给我100个传道人,除了罪,无所惧怕;除了祢,无所贪爱。」

 

无名传道除了要隐藏在祂的慈爱和公义中,更隐藏在上帝的主权下。阿摩司这位无名传道人,即使惹怒宗教领袖,依然靠神传道,向亚玛谢宣讲北国和他家室必然灭亡被掳的厄运。曾任荷兰首相的改革宗神学家凯柏(Abraham Kuyper)主张:「全世界没有一吋土地,不在基督的主权之下。」且强调以「基督为中心」的事奉,来传扬福音,改造社会文化。先知阿摩司似乎就投射出这样的身影。原来,历史在上帝手中,无名传道人的生命更是在上帝手中!

 

鲁益师(C.S. Lewis)说:「越是对永生盼望的人,越能对今世有改变。」只要无名传道人肯在上帝面前隐藏,自然会显出上帝慈爱、公义和主权的身影,并带动长期影响力。

 

▲ 无名传道虽有时孤寂,但隐藏主里的义人之路,必越走越明。

 

隐藏主里,影响永恒

 

阿摩司的影响力延及新约。为回应有人质疑保罗在第一次旅行布道所传「因信称义」的争议,使徒们开了教会历史中最重要的大公会议。在关键时刻平息耶路撒冷与安提阿教会之间,及保罗和彼得可能对立情势的,是雅各。而平息这场神学、宣教和教牧争议的关键经文,就是他引用无名传道阿摩司书9章11-12节的信息:

 

雅各就说:「诸位弟兄,请听我的话。方才西门述说神当初怎样眷顾外邦人,从他们中间选取百姓归于自己的名下;众先知的话也与这意思相合。正如经上所写的:『此后,我要回来,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把那破坏的重新修造建立起来,叫余剩的人,就是凡称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寻求主。』」(参考使徒行传15:13-17)

 

大公会议圆满结束,因信称义的教义得以确定,保罗继续第二次旅行布道,福音传到欧陆的腓立比,普世信徒因此蒙恩,背后都是无名传道人阿摩司使然。印证了历久弥新的道理:越被隐藏的无名传道人,越能发挥永恒的影响力。

 

何斯德(Dixon Edward Hoste)在慕迪布道会中信主,成为剑桥七杰之一。在义和团之乱期间临危受命,接续戴德生领导内地会35年。1929年中国形势险峻,反帝国主义的思潮威胁在华的外国人,许多宣教团体正在思考撤退,已近70高龄的何斯德却求主赐给内地会200位同工。上帝亲自显明心意,三年内为内地会带来203位同工,继续进入内地福音未至之处,特别是大西南的少数民族区域。

 

何斯德事奉秘诀是「活着为要被忘记,好让基督被记念」(Live to be forgotten, so Christ can be remembered.),完全体现「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的真义,是另一位影响20世纪至巨的隐藏传道人。

 

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甚么时候软弱,甚么时候就刚强了。(哥林多后书12:9-10)

 

(请上神国网站www.shen-guo.org阅读本文完整版。)

 

 

吴献章,中华福音神学院旧约教授、教牧博士科暨宣教博士科主任。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