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營模範生回顧與實踐】

發光作鹽,寫出祝福

 

文/趙時良

 

▲趙時良(左2)與妻子參與KRC營會多年,同心用神的愛維護美滿的家,也幫助許多家庭得著幸福。作者近年積極投入文字事奉,文章散見基督教論壇報等處,兩個兒子是他最忠實的讀者。

 

天光乍現,耶穌上了山,先開口教導眾人和門徒: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馬太福音5︰3-10)


天國在我心


妻打電話邀一位剛剛喪父及失業,在雙重壓力下心情極度低潮的姊妹,帶著先生、孩子一起參加查經班團契小組的野外郊遊。神用鳥語花香的風光、大自然的美景,親自安慰他們生命中的傷痛。


「天國」在那裡?在人的心裡?還是在三層天裡?「八福」具有骨牌效應,有了虛心才有哀慟、有了溫柔才有飢渴慕義……有了使人和睦才有為義受逼迫的心,一層接一層,使人產生與世界不同的價值觀。為了將為天國搭建在人心,耶穌用「八福」穩穩打下地基。  


神樂意醫治那些面臨風暴、傷痛仍在、心裡憂傷的人。相信他們需要的,不只是勇氣和努力,更是神的恩典與慈愛的懷抱。


設定愛的疆界


一位從中國嫁過來的姊妹,在美國需適應新的生活方式,加上中美文化及語言的差異,婚後與先生的磨擦不斷……


妻偶爾會在電話上聽她訴苦,主動對她表示關懷;有時還帶他們夫婦一起參加「婚姻講座」,幫助他們學習:如何培養高度的同理心、如何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如何超越原生家庭的影響、如何了解彼此愛的行動。


耶穌上山先講「八福」,再告訴門徒,你們是世上的鹽和光。先有「八福」的生命內涵,與人「真誠互動」之後,再加上「設定愛的疆界」,才能發揮「發光作鹽」的愛的行動。


的確,設定愛的疆界可以避免誤解、促進溝通。正午,耶穌與一位婦女在井邊談話,而不是在無人之處,既設定好愛的疆界,便能發揮了最佳的溝通方式—積極傾聽。



審慎寫作,分享愛


為主發光作鹽的功效,因人而異。在有些場景可別太亮或太鹹濕,神經線不要太粗短,未顧及別人的反應及立場。我們起初都信任自己的無知,稱之為無罪,又信任自己的無罪,稱之為清潔。但當聖靈來到,就能把主耶穌的聖潔,帶進生命中,使我們變成為毫無玷污的純潔。


在文字事奉上發光作鹽,更要小心。次子在美國出生長大,英文是他的母語;長子在臺灣出生,十個月大隨父母來美求學。他們在家講中文,在中文學校裡學漢語,有時會指出我的文章中不容易讀懂的地方,甚至提出不同觀點,幫助我改進。


有一次,次子談到:「假使為文是為了凸顯自己比別人好,那就錯了。」長子接腔道:「企圖生硬地灌輸讀者該怎麼做的觀念,也錯了。筆者應該真誠分享自己的經歷,啟發讀者在神的旨意與帶領下,思考自己當如何行,才能用文字表達神的恩典與慈愛、公義與公平,不致落入八股之中。」


的確,文字事奉的影響力無遠弗屆,不受時空的限制。有感動時,立刻記錄周遭的人事物動態,或在職場、教會及社區的所見所聞,積極反應出對大時代的反思。我常提醒自己:要寫出神的作為,因為萬物都本於祂、依靠祂、歸於祂,願一切榮耀都歸給祂!

 

從成為KRC營會的一員,到積極投入文字事奉,許多老師、同學都成為我很好的學習對象。特別是文字營的蘇文安老師,累積多年的新作《品奇書,覓真我》,客觀闡述、評論《三國演義》、《水滸傳》、《紅樓夢》及《西遊記》等四大中國奇書,巧妙引發讀者對書中內容產生信仰上的聯想,兼具文學欣賞和神學思考的雙重收穫,實為發光作鹽的一個表率。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