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愛「穆」(二)】

向穆斯林傳福音的七個提醒

 

文、供圖/廖美惠

 

 

▲宣教座談會後,會眾向黃約瑟請教問題。

 

「你和傳福音對象的穆斯林彼此之間的信任度有多少,決定了你可以談論福音的深度有多少!」參與穆宣二十餘年的黃約瑟宣教士註在新澤西州中部美德教會的一場宣教座談會中如是說。

 

黃約瑟宣教士,曾十餘年長駐非洲穆斯林中宣教,在當地栽培牧者、建立教堂。現致力推動穆宣訓練。著有《兩個十三億》一書。對於如何向穆斯林傳福音,如何裝備以基督的愛來接觸穆斯林朋友,黃約瑟提出以下七個實用的提醒:

 

1. 真誠的愛─惟一正確的動機
誠意和耐心最重要。隨時都當記住你是在「與人」交往,傳福音時,真誠的愛是惟一正確的動機。

 

2. 尊重穆斯林文化
伊斯蘭教不僅是一種宗教,而且是一種文化和生活方式。對穆斯林傳福音,首先必須了解並尊重他們的文化。穆斯林和華人很相似的一點是,重視家庭關係,其文化和生活都圍繞著「關係」打轉。這意味著他們願意與人建立關係,不太會回絕我們的接近,前提是我們要帶著謙卑的態度。

 

3. 不要陷入辯論
向穆斯林傳福音,最容易落入的危險就是陷入辯論。你是要設法「為基督贏得穆斯林」,而不是「為基督教贏得辯論」。談話中盡量不要集中在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不同上,公平和禮貌永遠不嫌多。即使穆斯林朋友不留情面地與我們爭論,也不需要動怒。

 

4. 練習傾聽和問好的問題
向穆斯林傳福音,不妨先試著作他們的朋友,第一個功課就是先學習耐心地傾聽。能提出一些好問題,那就更美。務必使對方知道你渴望向他們學習,問問他們的生活狀況,家鄉對生活習慣,孩子如何接受教育,生活有甚麼困難等等。建立關係與信任之後,再透過一些活動,慢慢帶入福音,一起查經。

 

5. 他們不是敵人
對於形形色色的伊斯蘭主義者而言,暴力與鬥爭與其說是宗教運動,不如說是政治的戰鬥口號和過去榮耀的象徵。古蘭經中有114節經文是教導和平的,說明絕大多數穆斯林渴望的不過是和平與平凡的生活。今日的 穆斯林(人民)是伊斯蘭(宗教)的受害者。穆斯林不是基督徒的敵人,我們對他們不存畏懼,不加譴責,也不應為之貼上邪惡、暴力的標籤。我們都不是義人,沒有一個人能達到神的標準。

 

6. 認識伊斯蘭信仰
阿拉伯語裡面,「穆斯林」(Muslim)的意思是順服的人,源於同一阿拉伯字根的詞是伊斯蘭(Islam),意思是服從。從一開始,伊斯蘭教就是被構想成政教合一的宗教。我們從不鼓勵與他們辯論,而是抱持建設性的尊重態度。試著認真地認識伊斯蘭信仰,了解伊斯蘭教價值體系的基本觀念及基本信條等。

 

7. 從身邊的穆斯林開始
僅僅學習伊斯蘭教的知識而不去認識穆斯林或與他們交談,如同紙上談兵。基督徒在與穆斯林交談的任何時候,要親切,不需激動或者害羞,如同聖經的提醒:「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書3︰15)

 

福音派採用「處境化」的穆宣策略,是近年來很多穆斯林歸主的主要原因之一。處境化即是「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哥林多前書9︰22)

 

黃約瑟表示,神的仇敵最成功的策略,便是使基督徒對穆斯林不聞不問、不傳福音、不關心。

 

事實上,典型的穆斯林對基督教的了解,遠比基督徒對伊斯蘭教的了解要更多。就如基督徒被教導怎樣向他人作見証,許多穆斯林也被教導如何反駁基督教的論點,以使我們的見証無效。

 

當我們愈來愈愛「穆」,對伊斯蘭教認識愈多,就愈容易建立良好的溝通橋樑。讓我們勇敢踏出向穆斯林傳福音的第一步,從認識身邊的穆斯林開始吧!

 

▲黃約瑟(中)表示,「神的仇敵最成功的策略,便是使基督徒對穆斯林不聞不問、不傳福音、不關心。」右一為筆者。

 


 

認識伊斯蘭教中的教派

 

伊斯蘭教有不同派別,起因是源於一個基本問題:誰是穆罕默德的真正繼承人。由於穆罕默德生前並沒有指定誰作他的繼承人,這為伊斯蘭教的危機埋下了伏筆。因為各方都極力想讓自己成為繼承人,得到政教兼併的政治勢力。伊斯蘭教兩大派別,遜尼派和什葉派之間最基本的分裂因素,就是繼承人的分歧。今天約有85%的穆斯林是遜尼派,15%是什葉派。什葉派主要國家有伊朗、伊拉克等。

 


 

歐洲正以230%的速度伊斯蘭化,法國已逾臨界點
—來自「守望者精選」的報告要點

 

伊斯蘭教經典中有51%的內容探討如何對待、處置社會中的非穆斯林。伊斯蘭是政治化的意識形態體系。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伊斯蘭歷史專家Richard W. Bulliet,指出伊斯蘭化的臨界點(伊斯蘭人口佔總人口對百分比)是16%。超之,伊斯蘭化難以逆轉。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Political Islam報告指出,伊斯蘭化的臨界點實際應為10%,其算法來自研究算法設計、數據挖掘、機器學習和表現預測的學者Jierui Xie關於「少數群體如何施加影響改變社會共識」的計算模型:一個社會的主流意見能夠迅速被一群隨機分佈、積極轉化他人而自己很難被轉化的高忠誠群體改變。一旦該群體突破總人口的10%,整個社會加速變化。

 

歷史上已被伊斯蘭化、或曾面臨伊斯蘭化的國家莫不如此,包括:埃及、突尼斯、伊朗、伊拉克、西班牙、敘利亞、土耳其、阿爾巴尼亞。除非發生了武力衝突和外力介入,才可能(但不確保)恢復。從伊斯蘭化中恢復過來的國家包括西班牙、巴爾幹部分地區、匈牙利、土耳其(正再度伊斯蘭化)。


目前正在伊斯蘭化的國家包括世人印象中所謂「西方基督教國家」的德國、瑞典、法國、比利時、荷蘭、英國。穆斯林人口達到總人口10%的速率是歷史上的230%。法國早在2010年已「達標」,比利時、德國、荷蘭距離10%還分別有五、六和七年(但沒算上近年湧入的穆斯林移民,如德國就湧入了100萬名)。因此,這些國家有可能離臨界點更近,甚至已經超過。

 

(原文及圖表:https://mp.weixin.qq.com/s/swZCSLJU8O-3aS2LTOLZiA)

 


 

擴展閱讀

 

‧〈認識伊斯蘭和穆斯林〉,簡中國,《神國》20期,http://www.shen-guo.org/knowing-islam-and-muslims.html
‧〈關懷醫治穆斯林的身心靈—專訪韓中天醫療宣教士〉,余國亮,《神國》20期,www.shen-guo.org/healing-muslims.html
‧〈慕宣新視野—你也能參與神對埃及與中東的奇妙計畫〉,李燕光,《神國》42期,http://www.shen-guo.org/gospel-new-horizon.html
‧〈從《錫安大道》看華人西進宣道的呼召〉,陳雅芳,《神國》48期,www.shen-guo.org/calling-to-evangelize-from-east.html
‧〈「一帶一路」的宣教契機與策略〉,廖美惠,《神國》52期,http://shen-guo.org/love-muslims-more.html

 

 

受訪者小檔案
李雀美,1986年8月為花蓮慈濟醫院啟用前的「慈濟推動小組」委員,完成階段性任務後,向證嚴法師辭行。1993年6月,耶穌向她顯現,1994年受洗;2008年受鄭新教牧師差派,開拓貴格會非比教會。2013年按立為牧師。

 

記者小檔案

廖美惠,畢業於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CESNA),本刊特約撰述。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