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營模範生回顧與實踐】

為什麼還要寫?

 

文/廖美惠

 

▲從愛寫、會寫、勤寫到為主而寫,廖美惠從KRC文字營展開一場心與筆的發現之旅。

 

我喜歡獨自走一段漫長的旅程,到一個陌生的異地去探險,暫且切斷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脫離原來的身分。


那年盛夏,來到「神國資源文化實務營」,在蘇文安與高俐理兩位老師的帶領下,與一群對文字事奉充滿負擔的文字人,激發出一場精彩的生命對話,也展開一場專屬於自己,心與筆的發現之旅。萬萬沒想到,四天三夜的文字營對我日後的寫作旅程,有了決定性的影響!


作文簿上的精靈


一直不覺得自己能寫,但不否認,從小就愛看書。小學一年級,從老師手中接到新課本,比拿到洋娃娃還興奮。小學五年級作文課題目「我的志願」,從自己的「記者夢」,到為同學代筆的「白衣天使」、「小學老師」,我小小的心靈世界渴望寫、寫、寫,因為看到「文字」,就像看作文簿上跳舞的小精靈,帶我一起飛翔。


來美後,竟如願以償,進入新澤西州一家商業雜誌社,實現了三十年前的「記者夢」,卻不知道這一切都是神所賜福!


從來沒人教我寫採訪稿,就憑著自己喜歡大量閱讀雜誌的習慣,竟不知天高地厚地答應總編輯,一個月寫稿一萬字!


從此,我自由發揮,痛快地寫,從地方政壇寫到中文學校,從醫生寫到餐館大廚,從食衣住行寫到小留學生,所有移民關心的話題,都是我採訪的對象。我像隻快樂的井底之蛙,自在滿足地經營著自己的小天地,企盼點石成金。


信仰與寫作


過去幾年,我的信仰與寫作是兩條平行線,走不到一起。受洗成為基督徒後,第一次參加文字營, 聽蘇文安老師提醒:「生命這一車水,應該澆在哪裡,才能發揮最大的果效?」文字營的師長、同學,對文字可是「玩真的」,令我感到汗顏不已!


我問自己,到底為何而寫?提筆的目的為何?我的基督徒生命夠成熟嗎?神真的要我寫嗎?


我問神:「為什麼聽了這麼多道,查了這麼多經,看了這麼多書,我的生命還是結不出果子?」「為什麼我寫不出生命的見證?」


再次來到文字營時,第一次上了陳惠琬老師的課,她說:「如果我讓你們覺得太遙遠、太難達成 ,我就是個失敗的老師! 我的目的是要幫助你上路!……」我心裡深知,陳老師努力要拉我一把,她勸我們:「不要看自己的短處,不能停在嗜好,要有更高的使命感支撐下去,那是聖靈在內心的催逼,要寫!只要前面有路就行,我們靠的就是這個傻勁!……作個用文字傳福音的宣教士,堅持不放棄那枝筆……。」


打開屬靈眼光


我相信,包括自己在內,多數人提筆寫作,是為了圓一個「未了的夢」,但神國精兵奮戰的目的,在於榮耀神,不在於才華展現!


去年自文字營回來,讀到彼得後書一章5至10節,聖靈像一道光射進心裡,我的靈被打開了!我使勁地、小聲的念,越念,心跳越快……


「因這緣故,你們要格外殷勤,
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
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
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
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
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
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
有了愛弟兄的心,
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
你們若充充足足地有這幾樣,
就必使你們在認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上
不至於閒懶不結果子了。
人若沒有這幾樣,就是眼瞎,
只看見近處的,
忘了他舊日的罪已經得了潔淨。
所以弟兄們,應當更加殷勤,
使你們所蒙的恩召和揀選堅定不移。
你們若行這幾樣,就永不失腳。」


這段經文緊緊抓住我的視線,我重複念了幾遍,邊念邊默想,覺得好像從來沒讀過這段經文,到現在才讀出了真意!


「正筆要先正心」,我想為神而寫,但攔阻重重,因我的德行還沒改,心還沒正;上教會遲到不儆醒;對聖經的追求不認真;對飲食、財物不節制;對先生孩子不夠忍耐,常發脾氣;對神要求的聖潔,也不當回事……。我看到自己像個賴皮的小女孩,只要恩典,不受管教。


求神賜我亮光,求聖靈開啟我內心最深的渴望。我想寫,但不是靠自己爬上去的能力。我衷心相信,神與每個人有個別親密的關係,祂會以獨特的方式,親自對每顆不定的心說話。


我為什麼還要寫?因為,我是被造之物,祂是創造者,這世界是神所設計精妙絕倫的舞臺劇,祂稱之「甚好」!祂所造的這一切,需要我們用信心一步步向前去回應,去探險,去向世人發聲,如此,才能活出真正的生命!


所以,我仍要寫;在家庭中,在工作中,在主愛中,在屬靈生活中,向愛我的主,為世人捨命的耶穌基督,寫出我的生命之歌,寫出我的頌讚感恩!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