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的感覺……

與溫英幹教授同工之吉光片羽

 

文/同工團隊‧整理/吳信惠

 

▲溫教授是《神國》雜誌的開創元老單元企編,從黑白版面時就忠心服事,與同工們分享生命中的各個季節。

 

「鈴……鈴……」電話鈴聲響著,幾聲後,語音答錄聲傳來「這裡是溫公館,所有的電話都會經過審查,請在嗶聲後留言……」,我清清嗓子,「溫教授,您好!我是信惠……」電話那頭,突然出現爽朗的聲音:「信惠,幸會、幸會!」

 

這是打電話給溫教授的序曲,每次他在電話中「信惠,幸會」地說完,我就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完之後,要跟他請教的事,就不那麼嚴肅了。

 

一次在電話中跟他討論有關他所寫的〈全球環境危機對未來世代的衝擊〉,那時我是代理執編。溫教授洋洋灑灑寫下七千多字的文稿。如此專業、學術性的文章,我這位代理要如何處理?

 

「信惠,妳覺得怎樣好就怎麼處理,請妳幫文章瘦身吧!其實,我的文章只有四個人會讀,一個是我,因為我是作者;一個是桂英(溫師母),一個是妳,因為妳是編輯;另一個是瘋子!」我又是大笑不止。

 

溫教授是經濟學者,他的力作,許多都在《神國》雜誌發表,其中不乏經濟與社會發展之專業文稿。他的文思清晰,用字遣詞專業又到位,能把複雜的論述撰寫得易讀好懂,邏輯暢順。假若溫教授是我當年的經濟學教授,我可能會讀出好心得。

 

我剛加入KRC團隊,溫教授就是人才單元的企編,也是營會中的「溫主席」。他在台上報告營會注意事項,鼓勵大家奉獻,搖鈴噹叫大家準時上課;台下處理財務,一絲不苟;需要司機時,他也充當司機,帶著營會同學去費城博物館參觀。

 

過去16年來,《神國》雜誌的團隊職分多有變化,溫教授是惟一從開創至今的單元企編。即使最後在病中,仍為人才單元邀稿,與我在電郵中討論再來的文章。

 

故人如斯,與溫教授同工過的人,無不懷念與他相處的溫馨、有趣、謙和、認真及專業。

 

~吳信惠(KRC董事,本刊執行編輯與文化企編)

 

鐵漢柔情

 

那一天,她承受不住紛至沓來的壓力,在大兒面前,淚珠墜落如夏雨狂打的一朵池塘荷花。

 

有人悄悄問我:「跟方才英幹兄說的話有關係嗎?」我沉吟半晌,是,也不是。心如扁舟,上下起伏,怎能分清牽動漣漪波瀾的是風,還是雨?

 

遠遠瞧見那人靠近英幹兄,低低說了幾句。只見英幹兄疾步向她,雖然聽不見言語,肯定有道歉、有安慰,她方始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英幹兄將信仰融入寫作、教學、講道、諮詢、關懷和培訓,於彎曲悖謬的世代裡注入一泓清泉,結出閃閃發光的人生果實。然而巍巍崢嶸的鐵漢心中仍保有一方柔暖,展示了生命的厚度和生活的溫度。

 

~韓甲華(前KRC董事、前社區單元企編)

 

▲當年溫教授充當司機,帶藝術營的同學去費城參觀美術館。甲華姊(左三)與溫教授(右三)是同班同學,也是初創期之董事及雜誌編輯同工。

 

懷念良師益友

 

溫牧師有很多稱謂,包括牧師、長老、董事、教授等,但因他是我們編輯團隊中年紀最長者,德高望重,故我們都稱他為英幹兄。他是我們效法的好榜樣,茲略舉幾例如下:

 

喜愛禱告,多元事奉:除非時間有衝突,否則他一定參加KRC的線上禱告會。他的事奉多元化,擔任多類福音機構的董事,包括「神國」,「使者」,「溪水旁關懷單親家庭協會」,「冠冕理財」等。他也是《神國》雜誌人才單元企編。

 

帶領全家,同心事主:與桂英姊幫忙處理「神國」財務,兒子曾任馬利蘭聖經教會英文部牧師,現在臺灣中華福音神學院任教,女兒和女婿是在西班牙的宣教士。

 

▲英幹兄與桂英姊鶼鰈情深,並與兒子全家參加2015年KRC春季退修會,全家一起服事。

 

出口成章,帶來歡笑:溫教授不僅是經濟學博士,也有極高的文學修養,能出口成章,妙語如珠,帶來歡笑,讓人莞爾。名言包括「你不理財,財不理你」,「成『公』人士」,「退休人士,坐以待幣」等。

 

鼓勵晚輩,為我寫序:多年前,「美國福音證主協會」出版拙作《十架七難》,溫牧師為了鼓勵我,撥冗為我寫序。當他知道拙作〈耶穌講道旳七個特徵〉,刊在《飛揚》2020年2月號,立即要我把文章寄給他閱讀。雖然他正在接受化療,仍讀完並回郵鼓勵。

 

相信英幹兄可以當之無愧地像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1章1節所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余國亮(前外展單元企編)

 

▲國亮兄(前排左三)尚未退休前常與溫教授一起開車到營會,良師益友,溫馨接送。

 

午後的咖啡時光

 

一個溫馨的午後,我與英幹兄夫婦、海瓊老師一起喝咖啡。

 

「喂!智囊團!幫忙想想,我女兒快要結婚了,但我那未來的女婿,還是直呼我的英文名字,怎麼辦啊!」海瓊滿面愁容地提出一個難題。

 

「唉呀!那成何體統?千萬要想辦法,讓他在結婚之前就改口叫媽!」英幹兄立刻回應。「這事,也得怪我。為了與年輕人縮短距離,都讓他們直接以我的英文名字相稱的;老外不都這樣的嘛!」海瓊再加解釋。

 

「不行!不行!我第一次去女兒家做客時,外籍女婿直呼我的中文名字,聽起來簡直不像話!我當場糾正他,並且說,如果不改口,你岳母會生氣的!」英幹兄說出自己的經歷。「你真的這樣說啊?要命喔,壞人都給我做!」桂英姊作勢要打先生。「哈哈,哈哈哈……」大家笑作了一團。

 

那個午後,咖啡香醇,友情濃郁,十分愜意!

 

眼前,英幹兄的身影逐漸消失,像大海上一艘小船從我們身邊張開雙帆,乘著清風,駛向蔚藍的海洋,迎向對岸的「家人」!此刻,2010年安息主懷的蔣海瓊老師的身影在眼前冉冉升起……他們永遠是神國文化營力量的凝聚,在我們心裡沒有任何改變!  

 

~簡海蘭(前關係、KRC與你單元企編)

 

▲那一年的午後,咖啡情愜,令海蘭深深懷念。圖為海蘭(右二)與溫教授及KRC同工難得相聚在賓州享用午餐。

 

遍插茱萸

 

那天,要發代禱提醒給同工團隊,數來數去,電郵收件人就是少了一個。再一個一個看過、數過,然後想到……少了英幹兄。

 

2020年初他開始接受癌症治療,便把聯絡同工禱告的事交給我。頭幾個禮拜,稍沙啞的聲音掩蓋不住他飽滿的精神和活潑的信心,還說:「神要我死,我也活不了;神要我活,我也死不了。」6月10日,我再發出禱告會的通知,他回覆說:「Thanks。還要住院幾天,等肺炎得到控制及氧氣正常。」

 

英幹兄從骨子裡是個學者。對基督徒常用的一些詞語,他在經過研究後,竭力要求更改。例如從對神的「崇拜」改稱「敬拜」,以及神對人是「賜福」而非「祝福」。在他溫和的堅持下,《神國》雜誌也這樣改了。

 

2020年5月,女兒決定去DC的大學,我發電郵給英幹兄,謝謝他的關心與代禱,說以後將常有機會探望他和桂英姊了。病中的他很高興地恭喜女兒,說這是所好學校,與他曾經任職的世界銀行相鄰,過去常去學校書店,還說「未來我們有機會見面。」

 

英幹兄,人家說你「著作等身」,我想你的屬靈品格壘起來,也可以「等身」─忠心、盡責、謙卑、智慧、恩慈、信心、盼望、喜樂……。這個「等身」,可是高山仰止的程度。然而你仍是親愛的英幹兄,和我們圍坐一桌,吃飯、說笑、討論、禱告。在這個桌上,不分高低,因為是一家人。

 

英幹兄,你先離席了,要加入天上詩班,盡情地唱讚美詩,不再因病痛而聲音沙啞、體力不濟。但是你「等身」的屬靈品格,要繼續激勵我們成長,照顧、提攜後輩,和後輩的家人。

 

你說「未來我們有機會見面。」是的,期待那一天!

 

~林敏雯(KRC董事、前關係單元企編、文化單元企編、本刊特約撰述)

 

▲敏雯(三排右一)對溫教授與桂英姊的熱情與關心念念不忘。如今發禱告信時,不需要用電郵了,禱告能直接傳達對溫教授的思念。

 

▲2008年神國文化營,朴國華牧師祝福溫教授的人生下半場被神大大使用。

 

最對的一件事

 

2002年夏天,何其有幸與溫英幹教授在使者農莊成為文字營的同班同學,幾年後他成為我的理財班老師。溫教授不但博學多聞,且謙卑幽默,每回談話,無不被他的機智風趣吸引。

 

2018年為《真愛》雜誌「家在北美,根在故鄉」主題採訪溫教授,他表示他的人生下半場比上半場更精彩,只因為他做對了一件事─提早從職場上退休。1996那一年,神讓他走出美國的舒適圈,離開待遇極優渥的國際機構,返臺在東華及元智大學教書及服事,並擴大他日後更多的服事領域。

 

溫教授也常說,可以由職場退休,但永遠不會由事奉神的工場上退休。

 

是的,溫教授,您是神忠心的僕人,您永不退休。即使生命走到最後一刻,當您躺在病床上,仍然用神的話鼓勵、安慰、造就認識的每位朋友。

 

~廖美惠(本刊特約撰述)

 

▲美惠(後排左一)與溫教授先是KRC文字營同學,再是理財營的學生。

 

你的懷念我收下

 

2016年KRC在遊輪上舉辦有詩有畫的文化營,我點評學員作業時,就被溫教授的詩句所打動。其中兩句寫的是與桂英姊同行的歡喜,他說:「人間樂土情相伴,永感神恩渡此航」。他是那麼謙遜,有機會就鼓勵人。回天家前幾天,還在短信中肯定我做的一個講座非常好,道歉說他身體不好不能參加。

 

因為他平易近人,有溫度,我也能打破拘謹,有時候有點倚小賣小。翻看以前的對話,有一則是2017年我客旅臺灣時,到處找咖啡店用WiFi重送附加文件給他,告訴他如果再沒有收到我要哭了。他回覆一個捧腹大笑的貼圖,回答:「電郵看到了,還沒下載,別哭。」

 

我覺得他會笑對我們說:「你的懷念我看到了,別哭。」

 

~李文屏(新詩創作老師、本刊特約撰述、前執行編輯)

 

▲文屏(二排右一)把與溫教授的LINE對話存檔在心,微笑地想著溫教授要她別哭!

 

亦師亦友的好榜樣

 

我們是參加KRC在臺灣宜蘭所舉辦的文化實務營而認識溫教授的。外子Oliver 拜讀溫英幹教授在《神國》雜誌所寫的文章,非常感動,進而參加「冠冕」所有的理財課程。

 

在KRC這三年的服事當中,溫教授亦師亦友的指導更是讓我獲益良多。2018年我和外子很榮幸到美國拜訪溫教授,接受他們夫婦熱誠的款待。這讓我們更近距離的學習溫教授和桂英師母的誠懇,愛人如己,火熱服事主和積極傳福音,他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2019年溫教授返臺時,我們很榮幸有機會陪他回新竹湖口弟弟家拜訪,溫教授最大的心願,就是每位親友都能全家歸主。

 

~何富美(臺灣KRC秘書長)

 

▲富美與Oliver 2018年春季與溫教授同遊華盛頓DC,雖是春天卻有寒冬的體驗。

 

如沐春風

 

與溫教授相處有如沐春風的感受!他的幽默風趣、睿智溫暖總是在人群中散發著馨香之氣。

 

有次,他看我在用iPad,說:「送妳一個禮物!」然後幫我設立一個觸摸圓型按紐,這樣就不用老是按開關,可以延長iPad的壽命。他博學多聞,充實學習各種新知,又擁有樂於分享與助人的胸懷!是一位老少咸宜的「專家」!也是讓我們放心信任的權威代表。

 

英幹兄的繪畫天分也十分了得!在藝術營裡他所展現的生命繪本,真是傳家之寶。去百慕達郵輪營會時,他是惟一攜帶速寫本記錄美景與感動的團員。有一張素描很有故事性與鏡頭感─在郵輪前面,有一個戴帶著太陽眼鏡的卷髮女子迎面而來⋯⋯她就是桂英姊!英幹兄告訴我們,在他的眼中,桂英姊永遠是那樣美麗,讓他心動!

 

▲蘭惠(右一)與溫教授是同學,也是彼此的老師,難得的好情緣。

 

2018年3月,在賓州的營會中,英幹兄給我一張小海報,他說:「這是我們去蘇格蘭國家藝術館看到,特別要留給妳的!」

 

如今我將這張卡片貼在靠近畫室電燈開關的旁邊,有限的言語道不盡我無限的感念:謝謝您,敬愛的溫教授英幹兄!從您身上,我看到耶穌基督的榮美,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夠成為像您一樣的人。

 

~周蘭惠(KRC藝術營老師、本刊美術顧問)

 

▲溫教授親筆素描。

 

編者按:

因篇幅關係,只能擷取部分內容,欲讀全文,請上神國網站 http://www.shen-guo.org/remembering-dr-wen.html 點閱。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