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地區 】奔向福音未得之民

——少數民族宣教中心蒙恩路徑與前瞻

 

分享指導/哈杜爾‧達麻畢瑪(Hadul Tamabima),漢名江冠明
整理撰寫/翁靜育

 

 

 

蕩氣迴腸的布農族八部合音,用母語向神的揀選、基督的救恩發出最真摯的頌讚,揭開了「動『原』少數民族宣教禱告之夜」的序幕。這是我們布農族感恩的時刻!與生俱來的好歌喉,鏗鏘有力的律動,震盪著整個會場,我的心更是激動不已……

 

憶起2013年2月,在寒冷的深夜,正確來說是凌晨,在越南北部的高山裡,我們一邊加緊腳步走避反基督徒的越共政府追查,一邊唱著《耶穌全勝利》,也是這樣悠揚高亢的合音!

 

雖然少數民族宣教團隊成員包括了布農族、阿美族、泰雅族、漢族等,團隊人數也不一定能湊齊八部,但我們總是那麼自然而然地,唱出和諧、悠揚、震撼的合音。就像保羅與西拉在監獄中感動天地的頌讚,這夜半歌聲也帶下神的大能,領我們安然躲過追兵。

 

這只是近十年來在少數民族當中宣教的一段插曲,過程雖然艱險,但我們的心是滿足的;看到越南北部少數民族教會不畏逼迫,在夜半暗地聚會渴慕神,寧可為主殉道也要奮勇向本族傳福音,我們的心更是火熱。

 

合音第一部:心焦

 

「動『原』少數民族宣教禱告之夜」中,會眾唱起《田地裡的莊稼》,唱出了神的心意,也唱出了神的焦急:
「田地裡的莊稼,一片片地成熟,看不到收割的人。
家主心裡焦急,焦急如同火燒,尋不到同心人。
見到許多工人,費財費力為己,並不是專愛神。
擁擠主是有人,主要用時無人,怎不叫主傷心。
誰體貼主的心,誰體貼主的心,
誰合乎主使用,誰使主心歡欣。」

 

一股熱情從我的胸臆間湧上,無法平息!求主興起更多的工人!自從2005年秋成立「少數民族宣教中心」以來,不論是在中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甚至是最近的緬甸和越南北部,這是我和宣教團隊發自肺腑的禱告,也是我們努力奔走的異象—「相信有一天,神的兒女會在叢山峻嶺間歡呼跳躍,讚美我們的主耶穌基督。」

 

將近十年篳路藍縷的宣教步履,滴滿神恩典的脂油。我們從中國的少數民族開始,翻山越嶺、奔波顛簸,到各個村寨間宣教,從我們的經驗中發現:少數民族的心都很單純,不是他們拒絕聽聞福音,而是沒有機會聽見福音。因為很少有人願意費盡千辛萬苦,來到他們居住的高山傳福音。

 

看見滿山遍野的群羊沒有牧人,甚至受到惡者的侵吞、仇敵的毀壞、貧窮的肆虐,主的心會是何等焦急?我們只有更辛勤為他們奔走服事、積極募款、傳遞異象,向眾教會發出求救的呼聲!

 

▲ (左) 蕩氣迴腸的原住民敬拜讚美,揭開了動「原」少數民族宣教禱告之夜的序幕。
▲ (右) 全心投入少數民族宣教不遺餘力的本文作者哈杜爾‧達麻畢瑪。

 

合音第二部:冒死

 

還記得宣教團隊前往中國雲南獨龍村的那晚,必須從這岸山頭通到對岸,眼前卻只有一座破爛不堪、巍巍顫顫的長吊橋,望著橋下怒江湍急的水勢,一失腳就有粉身碎骨之虞,但催促著宣教團隊不顧一切走下去的,是耶穌十架苦路的身影。

 

當宣教團隊來到這個英國宣教士富能仁在一百年前曾經涉足的村落,在聚會中,當地的耆老泛著感恩的淚水,說:「我等了一輩子的宣教士回來了,我們向兒孫述說多年的教會情景,如今終於成真了!」

 

還記得有一次,全團與當地同工十幾人必須乘坐小船趕赴聚會點,途中突然陷入急流中打轉,眼看就要撞上暗礁,但一聲「主啊!」的呼求,居然在千鈞一髮之際逆流而上,讚歎主耶穌大能雙手的拯救。我們不能不去,那等著我們的,是全村少數民族殷切的期待,與對神深深的飢渴。

 

2012年秋季,宣教團隊去到印度少數民族的痲瘋病村(現正名為「漢生病」)宣教,他們就像是「賤民中的賤民」,幾位病重者目光呆滯、多處截肢,只能待在暗無天日的茅屋裡等死。在進去痲瘋病村之前,當地人多番警告我們「保持距離」,但在宣教佈道的過程中,神的大愛、主的憐憫與聖靈的感動滿溢在整個會場,我和同族的司建成牧師在為痲瘋病人祝禱時,神的愛融化我們的心,不顧傳染的風險,不約而同地伸手為他們按手禱告,其他同工也跟著按手禱告,只想把耶穌的救恩與愛的大能傳遞給這些在絕望谷底的垂死病患。感謝神,也都保守我們的平安。

 

▲到印度賤民的痲瘋病村(現正名為「漢生病」)病村宣教,不顧傳染的風險,也要為對方按手禱告。

 

合音第三部:傳承

 

這是舉辦「動『原』少數民族宣教禱告之夜」的目的。2013年4月26日晚間,在臺灣新北市新莊區新樹浸信會舉辦的聖會,大會主席是阿美族的陳忠喜牧師,還有兩百多位北部各族原住民教會的牧者、傳道與弟兄姊妹,以及幾位西方宣教士共襄盛舉。我們盼望動員臺灣原住民教會,積極投入向亞洲各地山區的少數民族宣教。

 

過去我們也曾積極培訓漢族同工來向他們宣教,認為漢族同工的語言表達能力與教導恩賜一般而言相當優秀,但從實際的事奉中卻發現,相較於漢族,原住民同工以「類文化宣教」的方式傳福音給少數民族,效果更好。

 

因為臺灣原住民的生活環境、文化背景、成長經驗和亞洲地區少數民族極為相似,不但經得起長途奔波、翻山越嶺的考驗,也較能適應少數民族貧窮落後的原始部落環境,跟他們互動起來,更能引起共鳴。

 

等到村寨福音傳開之後,我們也建立起事奉學校,從中挑選合適的少數民族同工,成為M2M宣教士(Minorities to Minorities,由少數民族向少數民族傳福音)。

 

合音第四部:復興

 

M2M是西方宣教士針對臺灣原住民所採用的宣教策略,根據柯饒富(Ralph Covell)所著《五旬節在臺灣高山族》(Pentecost of the Hills in Taiwan,書名暫譯)一書,1926年至1960年間,西方宣教士前仆後繼獻身臺灣、甚至埋身在臺灣的高山裡,這三、四十年間,逾50%以上的原住民信主,帶來臺灣教會復興的浪潮。

 

近幾年來,臺灣漢族眾教會也都高喊「原住民是臺灣的長子」,極力恢復並重建原住民的自我認同與價值,既然擁有屬靈長子的尊貴名分,原住民教會除了力求復興,更應該有宣教的胸懷與眼界,成為各個少數民族的祝福,這也是我們必須親自償還的福音債!

 

「我們派遣原住民牧師為宣教士到南洋土著區傳教吧!」—對臺灣原住民教會培育有功的主僕、美國宣教士孫雅各牧師(James I. Dickson, 1900-1967)在四十年前就有這樣的看見,於是1967年孫理蓮師母(Lillian R. Dickson, 1901-1983)六十六歲時,開始推動海外事工,促成「焚棘海外宣道會」(Burning Bush Mission)的誕生,差派全所哲、林金元等八位原住民宣教士前往,帶來今天東馬砂勞越伊班族(Iban tribe)復興的果實。他們是第一批臺灣原住民的海外宣教士,也是臺灣眾教會第一批差派的宣教士。(註)

 

合音第五部:憐憫

 

「宣教士最需要的不是才幹、恩賜、勢力,而是一顆憐憫靈魂的心。」

「想到每分每秒都有無數人正走向死亡,從地獄發出慘烈的呼喊,你怎能不去傳?」

 

阿美族的林金元宣教士在東馬砂勞越宣教時,有一回,必須搭乘簡便的馬達動力船到伊班族的聚會點宣教。當時天候惡劣,港邊已經掛出四面旗幟,那是大浪來襲的預警。想到神的工作不能被攔阻,於是他「快艇加鞭」,趕去服事。去程滿有神的保守,不料考驗是在回程。

 

驚濤駭浪中,林金元這輩子見過的最大浪頭迎面而來—他後來才知道遇到的是海嘯!他大喊一聲「主啊—」,準備「求主接我回天家」時,居然有隻無形的手挑起小船,直達三層樓高的浪頂,再平穩落在水面。

 

正當他慶幸不已時,第二波海嘯又在眼前,他又大喊一聲「主啊—」,心想「這次一定會回天家」時,同樣的神蹟再次發生!遇見那位「平息風浪的主」之後,從此他的信心大增,更加放膽傳講主的道。他以此勉勵在場會眾︰
「不要怕,只要信!宣教最大的收穫:第一,是為主收割莊稼的喜樂;第二,是在危難中熬煉出神同在的信心!」

 

合音第六部:重生

 

阿美族的林金元宣教士就是為我施洗的牧師,在他牧會的過程中,經常分享宣教的體驗與收穫,年少的我在耳濡目染中,心中漸漸種下了宣教的種子。

 

布農族的我,從小就過著很窮苦的生活,兄弟姊妹八人,必須半工半讀,分擔家計。父親在一次車禍中險些傷殘,肇事者逃之夭夭,龐大醫藥費對一個貧困家庭來說真是雪上加霜。我成長的環境就是這樣充滿了無助、失望、傷心、自憐和絕望,最後差一點得了精神分裂症,想自殺一了百了。

 

一個禮拜天早上,孤寂、憂鬱籠罩著我,隨手打開電視,節目內容深深吸引我—那是臺灣轉播的美國福音佈道會。佈道者在電視機前對觀眾發出呼召,聽到「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從來沒有人這樣告訴過我,我立刻回應禱告,接受耶穌成為我的救主和生命之主。

 

禱告完,心中有塊大石頭卸了下來,隨之而來的是泉湧般的淚水與未曾有過的喜樂平安。那年我十八歲。

 

信主後,不論教會事奉及社會工作,都有主奇妙的引導。1993年時我已經有神的呼召,但因室內設計公司的業務蒸蒸日上,再加上對世俗的眷戀,不願意順服。

 

1994年底因工作忙碌患了一場重病,高燒攝氏四十度不退,再加上醫生打錯針,引起藥物過敏,使我呼吸困難,幾乎死亡。主內肢體發動為我禱告,在搶救過程中,我全心向主許願:「主啊!假如我還有機會踏出醫院大門,我要認真事奉祢。」感謝主的憐憫,幾天後我平安出院。

 

合音第七部:呼召

 

和妻子(司美景)經過了半年同心合意的禱告,取得親友諒解下,結束辛苦經營的室內設計公司,赴美尋求、仰望神的帶領。直到參加基督使者協會舉辦「華人差傳九五大會」時,聖靈的感動與呼召,使我融化在主的愛中,降服於祂。
為了尋求更清楚的印證,我打電話給一位屬靈長者,他也以希伯來書十一章8至16節亞伯拉罕信心的榜樣勉勵我:「你也可以繼續做世上的工作,但是再也沒有一種工作,比傳福音搶救靈魂更有永恆的價值!」聽到這裡,再也無法逃避主的呼召,從此憑信心仰望、順服神的帶領。

 

每當我在神學院受裝備的這段期間,主就一直將向少數民族傳福音的負擔放在我心裡。每當我為此禱告時,淚水總是在眼睛裡打轉。據統計,臺灣共有十四族的原住民,超過五十萬人口,約60%以上是基督徒。但是你知道嗎?中國一共有五十五個少數民族,超過一億的人口,但他們絕大多數是福音未得之民。於是我跪在神面前,寫下委身於少數民族宣教的禱告:

 

主啊!給我一顆民族心,
一顆愛少數民族的心。
主啊!我若無此心,
情願右手忘記技巧;
主啊!我若不傳,情願舌頭貼於上膛。
億萬的靈魂,等你我去傳揚。

 

▲ (左) 緬甸難民營的克欽族多數為基督徒,他們也接受少數民族宣教中心的物資與供應。圖為難民營神學院正在教導聖經。
▲ (右) 聚會高峰,是傳遞聖火的神聖時刻!盼望西方宣教士點起福音的聖火,藉由臺灣原住民教會,傳遍各地少數民族。

 

合音第八部:使命

 

「少數民族宣教中心」資深宣教士司建成牧師也是如此,他奮勇承接使命,上山下海,幾次在千鈞一髮之際蒙主拯救,都是源於母親感念西方宣教士將福音傳給臺灣原住民,在懷胎時就已經把他獻給神。

 

這麼一個充滿主的愛與溫柔的牧者,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他從不放過任何傳福音的機會,即使在深入「虎穴」向一位藏族喇嘛傳福音,猛然遭到對方持刀追殺,險些喪命,他也不退縮。

 

「動『原』少數民族宣教禱告之夜」聖會的高潮,是傳遞聖火的神聖時刻!由西方宣教士點起福音的聖火,再由少數民族的宣教士傳遞,最後由臺灣原住民教會的牧者傳到弟兄姊妹手上。當時有很多年輕人舉手熱烈回應。

 

這就是我們最誠摯的盼望,盼望有更多新血投入宣教的行列,盼望有更多原住民用行動承接起長子的名分,盼望有更多弟兄姊妹以禱告與奉獻來支持少數民族的宣教!盼望有一天,福音從少數民族地區傳給萬族萬民,直到主耶穌再來的時刻!

 


1. 林金元、高清玄、陳榮福、吳明義、張天成、李學聖、曾傳火及全所哲等八位原住民牧師。

 

延伸閱讀
‧《來自山谷的回音—少數民族福音使者的佳美腳蹤》,哈杜爾‧達麻畢瑪編著。
‧原住民—臺灣長子的省思,魯瑪夫,基督教論壇報第3327期,2011年10月12∼14日。
‧少數民族福音接棒之省思,魯瑪夫,基督教論壇報第3483期,2013年4月10~12日。
‧《送愛到少數民族季刊》,少數民族宣教中心出版。

季刊歡迎索閱,電話:(408)732-7810,電郵︰love@mfci.org

 

歡迎支持或奉獻給「少數民族宣教中心」
竭誠邀您加入支持少數民族宣教行列,所發收據,報稅時皆可抵扣。

 

北美奉獻:

支票抬頭請寫MFCI(Minorities for Christ International)

並寄到P.O.Box 62047, Sunnyvale, CA 94088, USA   電話:(408) 732-7810

 

臺灣奉獻:

郵政劃撥戶名:社團法人中華少數民族宣教中心差傳會,新帳號申請中,預計6月通過

歡迎來電洽詢:(04)2247-2002 電郵: love@mfci.org
網站1:http://www.mfci.cc 網站2:http://www.mfci.org

 

點擊閱讀更多關懷全球原住民的文章。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