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險而溫情的大撤退

 

文/珊珊

 

 

千年難遇的哈威颶風開始幾天後,曾舒緩神經的淅淅瀝瀝雨聲,居然讓我恐懼憂慮。每一滴雨水滴落,都挑動我抑鬱痛苦的神經。

 

難以置信

 

第一天,8月25日。大颶風要來了……哎,怎麼又發警報了,孩子又上不了學了,頭疼。

 

第二天,離我們十英里的城淹水了!天,看起來和上次那個大颶風好像啊!城裡人好可憐,又來一次。嗯,中午我還是繼續烤一個麵包吧。

 

第三天,房子被劃為撤離區了……我來看看,嗯,自願撤離區。沒事。老美就是警惕性高。

 

第四天,暴雨還在持續:上午十點,路面積水,排水的小河溝突然變成了大河!怎麼回事?那再下的雨去哪裡?中午十二點,水面上升到了膝蓋……噢!!!???下午四點,水面到了大腿,漫過第一道門前的草坪。趕緊堵門,難道真的要發水?晚上八點,水面到了腰部,馬上進屋。開始給舒舒打電話,舒舒老公Kenny要我們馬上棄車棄屋,步行走到可以開車的地方,他走來接我們。我猶豫,天全黑了,這個時候撤離?怎麼辦?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嗎?

 

舒舒家地勢較高,相對安全,門口卻也有很深的積水,無法開車。Kenny建議我們全家走去,他步行來會合。可是外面漆黑,有齊腰深的水,帶著三個孩子(最小的兩歲)怎麼走啊?至少要走兩個小時。我老公則猶豫,怕情況沒有那麼嚴重而白麻煩人家,畢竟我們有五口人加兩條大狼狗。所以我說考慮考慮,但半小時後,舒舒來電話,說不要考慮了,趕緊收拾行李!原來Kenny已經在來我家的路上,碰上一個好心的路人停車問是否需要幫助,知道我們情況後,主動要求開車帶他來接我們。

 

我知道這是主的意思,不能再一意孤行啊。於是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行李。孩子們被我從沙發上拉起來懵懵懂懂地開始換衣穿鞋。

 

▲2017年8月31日德州。南卡的直升機水上救援隊(SC-HART)在德州亞瑟港進行救援行動。攝影:美國國家空防隊(U.S. Air National Guard)隊員丹尼爾‧馬丁內斯。

 

水中撤離

 

外面漆黑一片,打開門,大雨傾盆。低頭看著滿溢到門前的水,遠處一束手電照過來,是Kenny一腳深一腳淺地在水裡向我們走來,或者說游來。顧不得說甚麼了,我抱老三,老公抱老二,Kenny抱行李,我匆匆看了最後一眼淩亂的房子,忍住淚水,一頭栽進雨裡。

 

冷,卻顧不得,只小心地用腳探著水下情況,提醒自己千萬別摔跤。越走水越深,Kenny在前面非常仔細地扛著大大的行李為我們探路,告訴我們下一步馬上就要到大腿了,馬上就要到腰了……。我此生從未需要如此小心腳下的每一步,況且這是我平時每晚騎車運動的人行道啊!

 

好不容易走到了社區出口,水位慢慢退到了小腿,可以開車了。那個好心人的車子呢?漆黑的夜裡空空曠曠,我甚麼都看不見。也許我們耽誤太久,人家有事要急著回去。還有半小時就宵禁(晚上十點到次日早晨六點不許上街),已經很感激人家了……。正在胡思亂想,突然一束大燈打向我們。燈光!原來燈光真的意味著溫暖、希望、得救!他就在那裡,憑著簡單的承諾,耐心地等待著我們。有一個鄰居看到我們,從家裡向我們跑來,伸出手說:「女士,請讓我幫你做點甚麼!」然後他幫我撐起傘,將已經疲憊不堪的我和老三扶進車。

 

待全家人都進了車,老公在外面給我把門關好說:「你們先走,我得回家,狗還在,門還沒有堵好,家具都沒有處理,我收拾好了明天再去與你們會合!」我知道無法攔阻這個固執男人對家的責任感,但是似乎忘記了甚麼,使勁敲窗戶,好心人幫著把窗戶搖下來,我鼻子酸了,但眼淚都來不及流,用對方才能聽見的聲音互相叮囑「注意安全」、「看好孩子」。

 

Kenny濕透了,孩子也都濕透了,卻沒有一人抱怨和哭鬧。老三依偎在我懷裡,我下巴放在她頭頂。我們這是在幹嘛,真的是逃難嗎?前幾天不是都平平安安的,怎麼突然到了這般田地?神啊,祢不是說不再用洪水毀滅大地了嗎,祢要說到做到啊!

 

很快,我們到了。這裡只有幾英里遠,但因地勢不同危險大大降低,不過積水也到了腰部,我們必須在幾個街區遠的地方下車。

 

▲8月28日,作者珊珊的女兒在朋友舒舒的家中,畫出從家中撤離的情景。(供圖:舒舒)

 

依舊是瓢潑大雨,好心人把車開到實在無法再開的地方把我們放了下來。舒舒讀高中的女兒Sally早就在雨中等我們,沒有打傘,滿臉陽光的笑問:「我來抱誰?」

 

最後,五歲的老二騎在一米八的Kenny肩上,Kenny照樣一馬當先給我們在水裡探路,老二在他背上,用雙手高高舉著雨傘,筆直筆直,似乎怕低一點就打到叔叔的後背;十二歲的老大和Sally,滿臉滿頭雨水,笑眯眯地,共同高高的把行李抬起,緊跟其後;我一手抱著老三,一手打著雨傘走在最後。

 

黑夜寂靜,只有雨聲,我們靠著鄰居前門的燈光依稀辨別著道路。Kenny每走一步都告訴我們腳下是水泥還是草地,是有一個臺階還是人行道……。

 

我們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帶出嘩啦啦的水聲。我走著走著,就開始流淚—不是傷感,而是感動。

 

▲路易斯安那州野生動物和漁業工作人員在前去德州提供救援前,一起祈禱。照片來源:Scott Mathews的臉書。

 

神的天使與避難所

 

我此生永遠不會忘記此情此景,焦慮難受的心變得突然好溫暖,變得好踏實,知道自己被愛包圍著。這就是避難所吧,神給的愛的避難所。是的,就在那時,站在齊腰深的水裡,我卻覺得我已經走進神的避難所。

 

不知道走了多久多久,就在大家都吃不消時,終於看到了舒舒的家,滿是愛的家。

 

現在是第五天,我感覺安全了,雖然不知道未來還要多久,還要經歷幾天,但是,雨小了很多。老公說門口的水退了一點點,舒舒則一直用神的話安慰我。

 

穿上了乾衣服,經歷了這滿滿的愛,在神的避難所裡,我開始復原之路。

 

若是你們互相相愛,世人就認得你們是我的門徒了。

 

這世間有天使,天使就是那互相安慰鼓勵相救的人們。

 

天使就是那要把房子讓給我們住,他自己搬去和朋友住的朋友。

 

天使就是那幾年未見卻邀請我們過去避難的姊妹。

 

天使就是那在夜間跑向我,給我撐傘的鄰居。

 

天使就是那在夜間洪水氾濫時給我們來回開車的陌生人。

 

天使就是那不顧自己安危,執意來營救我們的舒舒一家人。

 

天使就是各方關心我們、為我們禱告的朋友、弟兄、姊妹。

 

這世間有天使,有愛,有溫情,只是有時候灰塵太多,都遮擋住了。而這場大水,讓美麗的東西重新展現。

 

要感謝的人好多好多,我名字無法一一列在這裡,我不但把你們的友情藏於心中,更會知道如何給在困難中的人送去同樣的關心、幫助和禱告。讓愛流動在人間。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