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牧師

訪帶領臺灣監獄佈道團的莊澤豐牧師

 

文/施玲羽 供圖/莊澤豐

 

 

帶神的和煦真光進黑監

 

每年深秋,有一支北美短宣隊跨海到臺灣,兵分三團(南加州兩團,加拿大一團),從東到西,由北至南,甚至遠達綠島、澎湖,走遍全臺四十六所監獄和看守所,透過詩歌、短劇與生命見證,多年來向一萬人佈道,帶領8000人信主。他們如同一群候鳥,每年按時飛進冰冷的鐵窗內,將和煦陽光帶給長年生活在高牆內的受刑人,來自天上的樂音融化了他們禁錮的心,十字架的大愛安慰了他們孤獨受創的靈,人生從此不一樣。

 

「以前臺灣的監獄裡只有佛堂,沒有教堂!」率領並組織跨教會「加州恩典合唱團」的團牧莊澤豐說,完全是神的恩典,為他們打開監獄大門。在聖靈的同行與引領下,每一場監獄佈道都是奇蹟。

 

監獄佈道奇蹟

 

2006年,他們在北部某看守所舉行第一場佈道。詩班團員在臺上排練時,看著二、三十歲的女受刑人穿著拖鞋、鼠灰色上衣,魚貫入場,禁不住淚流滿面。節目開始,底下的學員起初面無表情;歌聲揚起,開始有感動;臺上唱到第三首,許多人紛紛落淚。牧師一呼召,有90%的受刑人舉手決志。團員們猶如打了一場勝仗,振奮無比。

 

2016年短宣隊行程中,有一次離詩班演唱開場剩下十五分鐘,投影器材卻始終搞不定,臺下的受刑人蠢蠢欲動,一陣手忙腳亂之後,power point怎麼樣都出不來。莊牧師跟當時的指揮洪文鳳說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上。「結果指揮的手一舉,power point馬上出來!」莊澤豐笑著說。

 

在基隆的一場監獄佈道,沒有鋼琴,好不容易事前問到一所教會願意租借鍵盤琴。當天眼看著節目就要開場,教會的大門卻關著。莊澤豐從容上臺,告訴底下同學(受刑人),現代人吃東西喜歡原汁原味,今天詩班的演唱也要以原味風格呈現。

 

缺乏樂器伴奏下,那次詩班的表現驚為天人。

 

「四部合音誒,連我都很驚訝,怎麼會這麼好聽?」莊澤豐露出無法置信的表情,「這是聖靈同在的結果。」表演結束後,現場的「同學」有人說很想哭,另一個人決定要受洗。結果,莊澤豐在所有人及典獄長面前,跪下來為那位受刑人施洗。

 

還有2015年一場在新竹的佈道會,詩班開始演唱時,隔壁的鼓陣震天響。莊牧師情商當地的警員,可否請他們暫停練習一小時,可是警員面有難色,他只好要求詩班大聲唱。同時,他在底下默默禱告,待會兒講道時,隔壁的鼓陣能夠停下來。果真,輪到莊澤豐上臺說話,鼓聲嘎然停止,當他呼召時,90%的人舉手。前後十分鐘,一呼召完,旁邊鼓聲又咚咚咚咚繼續響。

 

諸如此類的奇蹟層出不窮,而且每場佈道平均有七成以上的人決志,讓莊澤豐清楚地意識到每場屬靈爭戰都是真實的。

 

「每所監獄都至少有三至五道鐵門,進出之間聽到鐵門哐哐的聲音,心情很沉重。加上一抬頭看到高牆上的鐵絲網,你可以感受到監獄裡被魔鬼轄制的那種黑暗。」連續八年自掏腰包回臺參與監獄佈道的呂茂財長老,這樣形容初次進監探訪的感受。

 

他說自從近幾年監獄裡設教堂,加上臺灣基督教團體及教會各方跟進栽培,受刑人在獄裡決志信主的比例增加,「高牆裡因為『光』的進來,原本那種被魔鬼轄制的氛圍消失了。」

 

▲受刑人向上帝悔改禱告(2012)。

 

佈道團員的密集訓練

 

多年來與莊澤豐的短宣隊配合,關懷協會的義工陳淑蘭老師經常提醒團員,不要把受刑人當作罪該萬死的人。「我們不見得比他們好多少,只不過是『蒙恩的罪人』。」每位受刑人背後,都有無辜的受害者及失望的家人,也無力從罪的綑綁中被釋放出來,正等待著你我的幫助。

 

帶團回臺宣教,莊澤豐本著當年帶霹靂小組的嚴格精神,進行行前三個月的密集訓練。團員在整裝出發之前,每週六早上花二至三個小時練唱,務必把最好的獻給上帝。自掏腰包(每人平均1500-2000美金)回臺之後,展開為期兩週的集體行動生活。每天淩晨四五點起床搭車到監所,穿過重重鐵門,陪伴受刑人三小時,下午再趕另外一場,一整天下來回到旅館時已是八九點。

 

不敢輕忽屬靈的爭戰,莊澤豐要求團員們進旅館第一件事,就是用一塊大毛巾把電視包起來。

 

「兩個禮拜不能看電視,每天回到房間後只能做功課和禱告。這是一場很累的爭戰!」

 

「感謝神讓我當了二十年的警官。其實宣教跟打仗完全一樣,而且你面臨的是一個看不見的敵人。以前當警官的時候,我看得到,雖然是黑道、是暗的;但是宣教的敵人是你完全看不到的。」

 

莊澤豐曾經是臺灣首任霹靂小組隊長,同時身為保一總隊大隊長。警界經歷豐富的他,曾經歷無數槍林彈雨的火爆場面。由於堅守基督信仰,剛正不阿的行事作風,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是部屬及同事眼中的模範。他曾經被派到美國西北大學及FBI受訓,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霹靂警官。

 

「以前我同事常說,莊澤豐,你昇官好像在坐直昇機一樣!」回憶當年的警官生涯,莊澤豐說每一步都蒙神帶領,從來不是自己爭取來的,眼中盡是感恩。

 

▲莊澤豐牧師任警官時,在擒拿拳技訓練場(1988)。

 

我的後臺老闆比他還大

 

出身臺中豐原的莊澤豐,自幼家境清寒,成績優秀的他初、高中都在臺中一中就讀。一中畢業前一晚,最要好的同學請他到家裡吃飯,跟他傳福音,告訴他耶穌愛世人,甚至為世人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

 

同學很認真地講,邊講邊哭;莊澤豐也認真地聽,可是他聽不懂。

 

「我只感覺他心裡面有一個東西,是我沒有的,但是我很想要。」

 

兩人誠懇地做完禱告後,莊澤豐還是不懂;可是他清楚記得,離開同學家之後,心中有一塊石頭不見了。「怎麼會有一個世界是我從來沒聽過的?」走在復興南路街上,他整個人飄起來似的。

 

高中畢業後,考上大學的他,因為家境關係,選擇就讀警察大學。進警大的第一個星期,他就去找教會,從此每個禮拜天,他都穿著制服到中正紀念堂旁邊的臺北衛理堂做禮拜。從此四十年,沒有間斷過教會生活。

 

大學畢業後,莊澤豐被分派到臺南玉井鄉深山裡的派出所。由於表現傑出,被調到麻豆派出所當主管,並在當地認識了妻子孫純菊。兩人結為連理後,孫純菊全心全意地支持在警界盡忠職守的丈夫。

 

身為「人民的保姆」,與社會底層人物打交道,莊澤豐深刻感受到人內心的軟弱與無助。法令只能禁止與刑罰,但是無法改變人心。大部分的賭徒都是慣犯,在幾場大型抓賭行動中,他曾經半年內四次抓到同一個婦人。

 

「她跟我說,主管啊,就算你把我的手砍掉,我還會繼續賭!」莊澤豐知道她說的是真的,因為他在賭場裡親眼看過沒有手的人照樣賭。也有母親賭輸了不惜賣女兒還錢的。

 

「我雖然是警察,又是個基督徒,但是內心裡仍然有一個戰場!」莊澤豐坦承。如同保羅在羅馬書中說的,一個人若沒有順從聖靈的引導,永遠要跟肉體與血氣搏鬥,而無法過得勝的生活。

 

從麻豆被調到新營,到美國FBI受訓回臺之後,被調到臺中,接著又因為有黑道勾結當地員警包娼包賭,被調到臺北龍蛇混雜之區的三重、萬華與新莊,負責整頓。

 

在三重分局擔任督察的他,形容當時地方複雜的程度,讓他戰戰兢兢,沒有跟一個員警吃過飯。他去查勤,局長出來要請他吃巷口一碗陽春麵,他一概拒絕,連茶他都不喝。

 

「你一定要有這種決心啊!如果真的去巷口吃一碗陽春麵,吃到一半,有人來幫忙付錢,你也不知道是誰,太複雜了。」

 

有一次半夜十二點鐘,莊澤豐接到一通同事打來的電話,約他到中山北路一家餐廳吃飯,說有某位將軍在場,可以幫助他升遷。

 

「不好意思哦,我的後臺老闆比他還大!」掛下電話,莊澤豐安心入眠。

 

霹靂警官莊澤豐

 

擔任警政署員警訓練基地技訓隊隊長時,莊澤豐負責策劃和指揮技訓隊跆拳、柔道、射擊、警犬、戰鬥、綜合運用等六組的訓練工作。這支技術隊伍的隊員從全國千挑百選出來,個個都是國手級的教練。擁有一顆牧者心腸的莊澤豐,當時經常邀請教練們清早起來和他參加查經禱告會,一年裡帶了一百多位教練信主。每次進到員警訓練中心大樓前,他就舉手禱告,在工作中身經百戰的他,也真實地經歷到神所賜那出人意外的平安與喜樂。

 

憶及當年執勤率領霹靂小組經歷的火爆場面,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奉命帶十個神槍手到臺北縣永和逮捕一名殺人犯。整個攻堅的守候過程裡,他都在禱告,求神保守兄弟們不受傷,同時也擔心擁有重型武器的歹徒在人群往來中傷及無辜。後來爆發近半個小時的激烈槍戰,歹徒甚至丟出一顆手榴彈,滾到一位女士身旁,「奇蹟,沒有爆炸!」莊澤豐說後來歹徒被捕獲時,一直咆哮怎麼沒有爆炸?怎麼沒有爆炸?「只有神知道!」莊澤豐說。

 

神雖然呼召了這位警界鐵漢,但是沒有立刻讓他從職場離開,反而透過環境不斷地熬煉他。

 

莊澤豐絲毫不隱藏當年在警界時的意興風發:「我當督察時,經常兩隻手擺在後面查勤。」他從椅子上站起來示範給我看,「就這樣,兩隻手擺後面。」回到家裡,走路時仍像長官查勤的莊澤豐,每每被太太用手甩開。

 

為人誠信正直,一路贏得長官賞識的霹靂隊長,後來被當時的警政署長莊亨岱推薦到總統府秘書長蔣彥士辦公室上班,算是爬到了仕途的最高峰,擁有私人座車和司機。

 

在總統府上班第一天,莊澤豐因為跟秘書長約了早上七點鐘會面,所以司機一早就把他從家裡載到蔣彥士的官邸前。抵達之後,司機幫他開車門,「大隊長,請下車!」敬個禮,把公事包拿給他,才離開。

 

那時候快七點了,蔣彥士的凱迪拉克座車早在那裡恭候多時。三分鐘後,電梯一開,秘書長走出來,當時他的駕駛已經坐在車裡,不能下車。

 

「我是秘書啊,一看,愣住了。只好馬上替他開門。『秘書長,請上車!』三分鐘前,司機幫我開車門,三分鐘後,我幫另一個人開車門。」人生就是一場戲,要扮演不同的角色,只不過這角色的轉換間,讓莊澤豐如同洗三溫暖一樣,感受深刻。

 

▲莊澤豐牧師(中)全家福(2014)。

 

全心服事天上君王

 

然而在總統府只上班一年半,他就提出辭呈。

 

一個人的一生只活一次。莊澤豐說,過去的二十年,他服事地上的國家和君王;未來二十年,他要全心服事天上的君王。

 

心中很清楚神的帶領與呼召,他辭官時沒有領半毛錢。1994年莊澤豐與妻子帶著當時分別就讀初中、小學的兩個女兒到美國讀神學院。如同在仕途之路上,神的恩典為他預備一切,包括到美國加州的第一棟房子與妻子的第一份工作,他形容都像從天上掉下來一般。

 

自臺福神學院畢業後,莊澤豐應聘於南加州爾灣愛恩臺福基督教會。牧會期間,神感動他進入臺灣偏鄉地區宣教,於是從2001年起,他開始帶領加州跨教會短宣隊回臺。在十一年內,結合了海外兩百多個華人教會,組織一百多個短宣梯隊回到故鄉臺灣,舉辦雙語福音營、品格營,沿街發福音單張、夜市佈道、醫病趕鬼等。

 

耶穌說,「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36, 40)莊澤豐喜歡帶領受刑人大聲禱告,奉耶穌的名,砍斷魔鬼的綑綁,高聲讚美主。當耶穌的愛湧流進這些社會邊緣人的心裡,讓他們感受到被接納、被聆聽、被肯定時,生命從此有180度的翻轉。

 

莊澤豐說,宣教之路一定是由許多禱告鋪出來的。他指出成功的監獄短宣有四個關鍵因素:上帝的心意、成員們的同心禱告、神預備適當的願意付出的人、用心準備加上全然擺上。

 

過去十多年來,監獄佈道短宣隊的腳蹤遍及臺灣北中南及離島各監獄,為了加強受刑人悔改信主後的牧養,他們也協助在高牆內設立了三十四間教堂,捐獻二十幾架鋼琴。此外,過去只聽說過受刑人抄寫佛經,沒聽過抄寫聖經的。兩年前開始,「我們讓受刑人抄箴言、抄約翰福音,抄完還要背誦,可以累積點數,領獎金去買日用品。」

 

「我這二十年來讓我爸媽在家鄉抬不起頭來。」只有初中畢業,《出死入生》一書的作者張洛銘,因在獄中悔改信主,出獄後立志成為傳道人,這幾年跟著恩典合唱團到各監獄向受刑人傳福音。「生命主權交託後,我被煉淨、修剪、建造。之後再跟我的家人、社會接軌。我爸爸在晚年看到浪子回頭,得到祝福,一切榮耀都歸給主。」

 

聖經裡,主對保羅說:「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旦權下歸向神。」(使徒行傳26:18)無論在槍林彈雨的警界,或者在佈道工場裡謙卑服事,莊澤豐永遠把靈魂的禾場視為第一戰場。他對靈魂的疼惜,對受刑人的憐憫,對福音使命的全然委身,讓這支每年深秋返鄉的短宣隊所到之處,特別是在鐵獄內,留下溫暖的印記,讓生命翻轉。

 

 

施玲羽,前中天新聞主播。現定居南加州,育有兩女,享受簡單、平凡家居生活。創世記文字培訓書苑同工。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