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寒地凍的副極地翻譯聖經

 

文/天蜜

 

 

「哦,妳是一個愛斯基摩人!」Naskapi原住民端詳著眼前這位黃皮膚黑頭髮講英語的年輕女孩,親切地圍攏過來。楊悅楞了一下,她從小知道自己是個ABC(美籍華裔),沒想到千里迢迢落腳加拿大Naskapi部落的第一天,就被認作是他們原住民的一份子,距離立刻拉近不少。她揚起燦爛的笑容回答:「我不是愛斯基摩人,我是華人。你們見過華人嗎?華人和愛斯基摩人長得很像。」

 

「我和先生馬丁從美國德州移民過來,希望學習你們的語言文化,和你們做朋友,幫助你們教區把英文聖經翻譯成Naskapi文字。」

 

這是2017年3月一個大雪紛飛的早晨,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機構(Wycliffe)宣教士馬丁和楊悅夫婦(Martin and Alice Reed)抵達魁北克省卡娃娃村(Kawawachikamach)的情景。卡娃娃村那天氣溫是攝氏零下30度,雖然天寒地凍,兩人的心卻是火熱,默默祈求神,既然將他們大老遠帶到這裡,就讓他們能和當地翻譯同工相處融洽,儘快把神寶貴的話語用Naskapi文字翻譯出來,讓當地人閱讀。

 

▲卡娃娃村全景。

 

古老的克里民族

 

Naskapi是加拿大境內被泛稱為「克里人原住民」(Cree People)的一支。北加拿大十多萬的克里人,以部落的形式,由東到西分散在廣袤人稀的副極地氣候帶中,依語言相近程度分為五大區塊:平原克里人,歐吉克里人,沼澤克里人,森林克里人,和北阿伯塔克里人。

 

威克理夫聖經翻譯(Wycliffe)有感於這些原住民極需閱讀到能扎入心田的母語聖經,在二十六年前啟動「克里語聖經翻譯計劃」,幾經艱難,終於培訓出一批原住民翻譯同工,在2007年完成第一本Naskapi語新約聖經。現在楊悅和馬丁接棒,在卡娃娃村協助指導當地同工,進行舊約出埃及記的母語翻譯。未來十五年,他倆將自己委身於神的呼召之下:哪個克里族群渴慕神的話語滋潤,需要母語聖經翻譯,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搬去那裡,竭力完成聖工。

 

▲「克里語聖經翻譯計劃」:平原克里人(黃)、歐吉克里人(紫)、沼澤克里人(紅)、森林克里人(墨)、和北阿伯塔克里人(綠)、納斯卡皮(藍)。

 

人生目標轉折

 

「上帝呼召你的地方,就是你最大的喜悅和這世界最大的飢渴相遇之處。」幾年前楊悅讀到神學家Frederick Buechner的這句名言,立即曉得這就是神對她的呼召,要她扭轉人生跑道,一生用語文天賦和她對跨文化族群互相理解的熱情去翻譯聖經、廣傳福音。

 

楊悅曾是哥倫比亞大學法語系和文化人類學系的優等生,畢業後,在芝加哥一家全國百大零售業做市場推廣,得心應手。時間多、朋友多、常常旅行、生活愜意。可是心裡卻質疑「人生就是如此嗎?」當時她的教會開設一門「世界基督教運動面面觀」課程,在學習中,她看到從創世記到啟示錄,神永恆的計劃就是祂的名在萬族萬民中得到應有的稱頌和榮耀。

 

有一天,課堂請來威克理夫的聖經翻譯者分享事工,聽著聽著,楊悅內心沸騰激動,原來她可以將獨特的語言天賦和愛主的心相結合,跨越文化障礙去翻譯聖經,以此作為她一生的志向,讓萬族萬民都能看到神的作為,榮耀讚美神。

 

前面的道路豁然開朗,三個月後,她辭去工作,進入達拉斯神學院攻讀聖經釋經和語言學碩士學位。在校期間,神為她預備了心志相投的未來夫婿馬丁,他們一起學習並尋求神的帶領。2015年,楊悅在畢業典禮上獲頒「泰勒獎」,這是校方給「能展現特殊跨文化宣教潛力學生」的一大鼓勵。

 

聖經翻譯的裝備

 

「除了學業以外,令我驚奇的是,神也在職場上裝備了我。以前我是個項目經理,知道怎樣訂目標、做宣傳、推廣業務。這些經歷對聖經翻譯也大有幫助,因為光有翻譯,沒有宣傳,很難引起當地人的閱讀興趣。他們不知道這些用母語寫的聖經故事和經文,跟他們的日常生活有何相關?所以最近我們藉著慶祝Naskapi語新約聖經出版十週年的機會,展開一系列宣傳活動:有照片展覽、兒童遊戲、書籍打折,並上了他們惟一的母語廣播電台做介紹。另外,我們將前幾年零星翻譯出的詩篇篇章校正編纂付印,請大家預購。」楊悅說,「想到Naskapi人很快就能用貼近心靈的母語來誦讀150篇偉大的詩》,直接領受神的光照與安慰,就很高興。」

 

根據威克理夫機構調查,全世界還有1600個少數民族沒有自己的母語聖經可讀。聖經翻譯宣教士們抵達少數民族居住的地方後,一邊學習原住民語言,一邊要尋找培訓嫻熟母語的當地同工一起來完成翻譯工作,但難處也正是在此。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會阻攔翻譯的進行,使人不得不警覺:這事工太重要了,是魔鬼爭奪的屬靈戰場,需要後方許多代禱夥伴來托住完成。「有人問,為何需要十到十五年那麼久的時間才能出版一本新約母語聖經?因為,仇敵撒旦總是想方設法攔阻人有機會認識福音。」楊悅說。她的這項體悟來自過去幾個月的觀察。

 

▲2017年北加拿大原住民聖經翻譯學習結束,眾部落學習者手持證書。

 

▲Naskapi舊約《創世記》單行本的封面,2013年翻譯完成。

 

▲最新付印,即將運到卡娃娃村的Naskapi舊約《詩篇》封面。

 

▲卡娃娃村教會(聖約翰英國國教會)的三位教友,主日輪流恭讀Naskapi新約聖經,慶祝這本聖經出版十週年,中間的Cheyenee姊妹特別獻唱Naskapi 詩歌。

 

危機四伏的部落

 

楊悅和馬丁到卡娃娃村的第二天,滿懷期待準備與翻譯同工們見面,忽然傳來一件不幸的消息:不遠處,剛剛發生了一起大車禍。一名四歲小女孩和媽媽與姊姊在雪坡玩雪車,衝下來時,剛好一輛卡車經過,把他們撞飛,最小的女孩當場死亡,其他人重傷。

 

那孩子的媽媽正是聖經翻譯同工之一,而整個Naskapi翻譯計劃的重要協調人Ruby,也是將房間挪出給楊悅居住的房東,正是那孩子的姨婆。由於村子小,一百多家居民彼此沾親帶故,這場意外讓全村的人受到驚嚇,陷入極大的哀傷,直到一個月後辦完孩子的喪禮,大家的心情才慢慢平復。

 

這突如其來的慘劇,讓楊悅和馬丁深受震撼,他們發出緊急代禱,先擱下聖經翻譯,把眼光投向村民的身心靈關懷。他們陪伴安慰受難者家屬,送食物,協助辦喪事,與村民同悲同喜。幾個月下來,透過積極參與村民的日常活動,學習Naskapi語,他們聽到很多家庭故事,原來很多人經歷過家人自殺、酗酒、用藥、疾病、意外、死亡等傷心往事,時隔已久也無法走出。

 

▲威克里夫聖經翻譯宣教士(左起):楊悅和馬丁夫婦,他們的督導Bill & Norma Jean Jancewicz夫婦,聖經翻譯顧問 Watson Williams 2017年在魁北克省合影。

 

這股普遍的創痛哀傷情緒瀰漫在卡娃娃村,連主要的翻譯同工也不例外。一位最具翻譯恩賜的同工,身兼教會長老的繁忙重任,卻因無法擺脫酗酒宿醉惡習,常常不能來參加翻譯工作;有位同工必須陪伴忽染重病的先生前往大城就醫數月而無法工作;一位年輕媽媽抱著熱忱來學習翻譯,可是孩子的托兒問題老令她分心中斷……等等。

 

「這裡非常缺乏心理輔導資源,雖然有一間教堂,但沒有駐村牧師、沒有主日學,大部分人覺得離神非常遙遠,甚至對神懷疑失望。」楊悅觀察到。「人們用自己的方法去減輕痛苦,卻因方法不當造成更多傷害。對我來講最難的是,看到這種情形,我要克制自己不要馬上給別人忠告,要學習以同理心去了解、去傾聽,等有適當時機,才提出一些神的話語來回應他們的想法。」

 

上帝供應美景資源

 

冰封的卡娃娃村在冬天或許容易使人陷入憂鬱,但夏天冰雪一融化就充滿生機,大自然展露出遼闊優美的風景,令楊悅驚歎造物主奇妙的供應。只見喜愛戶外運動的村民們成群結隊划船入湖捕捉成桶成桶的大魚,或是走進茂密森林狩獵大角鹿、黑熊、雷鳥、野雁,滿載而歸。草原山崗上長滿了紅、藍、黑甜蜜多汁的野莓,隨手採摘做成果醬。他們保留祖傳秘方,把植物的樹皮根塊切下煮水,製成藥品。村民多半會傳統手工藝,他們吃完鹿肉,就把鹿角或鹿骨留下,削成耳環項鍊等美麗裝飾。熊的髓脂肥油被當地人視為高級補品,儲存在一個個小盒子內,只有孝敬長輩時才捨得拿出。獵下的獸皮浸泡熏乾處理後,有的做成鼓面,有的由婦女一針一線地縫出孩童軟鞋,極具印第安人特色。夏天也是Naskapi人的慶典季節,村民穿上自己縫制的傳統服裝,享受在一起吃喝跳舞打鼓唱歌的歡樂時光。

 

楊悅和馬丁夫婦初來乍到時,對村中與世隔絕單調緩慢的生活不太習慣,但現在已調整好心態步伐,交到許多朋友,每天學習新鮮事物,越來越能融入當地的生活。其實卡娃娃村在所有克里人部落中,算是最先進、設施最完備的一個自治村了─有自來水、電、暖氣,少數人也裝上電腦網路;那裡有一百多棟民房,有學校、運動中心,還有一家小型食品雜貨店。但全村沒有醫院,沒有旅館,沒有餐廳。

 

卡娃娃村原住民自治區到底在地圖上的哪一個點呢?若從蒙特婁 (Montreal)機場下機,先要搭十一個小時的巴士去Sept-Îles,再換乘一星期只開一或兩班次的火車,坐十四小時後抵達Shafferville,然後在石子路上開車半小時才能進入村子。訪客可以住在Shafferville的幾家旅館內,有Wifi和餐飲。卡娃娃村全年有七個月在攝氏0度以下,7月和8月的溫度才會升到攝氏12度左右。

 

1. 春夏捕魚是卡娃娃村民最喜愛的活動。兒童展示父母捕獲的大魚。
2. 用大角鹿骨刻成的刀把。
3. Naskapi人為追念祖先,從舊居地花了一個月時間在雪地步行三百多公里返回卡娃娃村,穿上傳統服飾,接受村民熱烈歡迎。
4. 卡娃娃村子附近遍地野莓,任由馬丁採摘。
5. 在Pow Wow 慶典上,馬丁參與男士們的傳統擊鼓,為此,他學習了幾個月。

6. 同工們2017年從「原住民聖經翻譯研討會」學習歸來,坐小飛機要返回卡娃娃村。

 

村民期待母語聖經

 

楊悅和馬丁目前在協助翻譯出埃及記。他們最近拜訪村內一對老夫婦,老夫婦說他們天天讀聖經,也常請朋友到家裡查經。聽說楊悅馬丁正在協助翻譯舊約,非常興奮地對他們說:「我們雖然有了Naskapi文的新約聖經,可是還渴望用母語讀到出埃及記、撒母耳記、約伯記、以賽亞書……。」這種發自原住民的迫切渴望,正是聖經翻譯宣教士們不畏艱難走向地極的幕後推手。

 

1. 老婦人蘇珊渴慕閱讀母語聖經,叮囑楊悅快將更多的舊約聖經翻譯出來。圖為Naskapi新約聖經大字版。
2. Naskapi原住民自治區辦公室。

3. 這棟紅色建築就是楊悅從事聖經翻譯的地方,歸Naskapi發展部所有。

 

開荒拓土繼續前行

 

啟示錄十四章6節說:「隨後,我看見另一位天使在空中飛翔;他帶著永恆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傳給各國家、各支派、各語言群體、各民族。」

 

楊悅和馬丁在卡娃娃村的實習即將結束。從這個小村莊學到的語言、風俗文化和翻譯過程中遇到的困難,都是未來十五年展開更多克里族群聖經翻譯的寶貴經驗。他們正以禱告尋求神下一步的帶領。他們的差會將和其他五個克里族語系的部落聯絡,看看哪個部落最需要他們移居前往。

 

楊悅從小在德州曉士頓西區中國教會長大、受洗,她的宣教事工得到母會師長的啟發和會眾的支持。雖然習慣於德州的溫暖和城市的便捷,這對年輕宣教夫婦不畏艱苦,向著北方繼續前行。他們將去的克里人村落可能更寒冷更蕭條,但是他們心中火熱,相信聖靈會賜予能力,使他們發揮恩賜,領人信主,用生命回應神的呼召。

 

後記

 

卡娃娃村的小教堂,在2017年9月17日開辦了第一個兒童主日學,原住民用母語唱出平和優美的讚美詩歌感謝神。對克里人聖經翻譯事工有興趣的讀者,可上臉書Kaleidoscope - Reeds' Ministry

若願為這事工禱告和奉獻支持,請上網 Wycliffe.org/partner/reed。

 

 

天蜜曾任新聞記者,文中楊悅是她的女兒。一支筆,將母女的心更加連結,一同經歷神奇妙的使用和帶領。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