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奉獻篇】

千山萬水總是愛,縷縷情絲終為伊

 

口述/賀拉結(Rahel Peters) 採訪整理/周瑋瑋

 

 

在臺灣高雄大樹區的巷弄鄰里間,提到「瑞士媽媽」或「拉結老師」賀拉結,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拉結父母都是瑞士人,為學英文,雙雙到南非留學,成家立業,生了可愛的她。拉結活力四射,爽朗自然的笑臉如陽光燦爛,輕柔和緩的語調如春風薰暖。十六歲那年,她應友人邀約,參加了教會青年團契的登山活動,當她看見臺上分享的組長喜樂滿溢的風采,感覺四處飄蕩的心忽地被緊緊抓住,當下暗暗說:「我要像她一樣!」就在那時,團契牧師走到她面前,問她願不願意相信耶穌?拉結欣喜地點頭,從此開始走進教會,此生無悔。

 

▲「神恩俠侶」賀伯(Herbert Peters)及賀拉結(Rahel Peters),銜負使命,情歸亞洲。

 

「神恩俠侶」賦銜使命赴亞洲

 

22歲那年,拉結自南非大學畢業,決定回到從未居住的故鄉瑞士工作,在當地兒童醫院作職能治療師(Occupational Therapist)。然而,上帝對拉結的心意不僅如此,祂正在為她與未來的另一半賀伯牽起紅線。

 

賀伯與拉結在瑞士同一所教會聚會, 當時剛從瑞士聖經學校畢業,受神呼召,預備到亞洲接受宣教裝備,向華人傳福音。兩人初次相見就非常投緣,賀伯坦承地對拉結表白:自己是個窮學生,除了一顆愛主愛拉結的心之外,他僅有一隻皮箱。

 

身邊不乏追求者的拉結,面對人生大事,心裡的確經歷一番掙扎,不斷向神禱告尋求確據。她與賀伯總可以天南地北無所不談,那種自然的吸引,讓拉結清楚自己對賀伯心有所屬,但是愛情與麵包間的爭戰,卻不斷從中作梗。

 

那天赴約與賀伯見面,心中忐忑的拉結無法暢所欲言,倏地,賀伯書櫃上的一張卡片抓住了她的目光。卡片上一艘獨木舟,眼看在急湍湧流中幾乎要墜入瀑布深淵,圖旁的字句此刻顯得格外醒目:「耶穌在掌權!」拉結馬上意識到,上帝透過這張卡片向她說話,心裡也當下做了回應:「我願意,但是我信心不足,請祢幫助我。」」

 

情牽上帝的兩位有情人終成眷屬,婚後立即比翼雙飛到地球另一邊的香港,接受「青年使命團」為期兩年的宣教裝備。兩年光陰眨眼即逝,夫妻倆的積蓄也差不多用罄,拉結心想是該回瑞士老家養精蓄銳,建立穩定生活了,賀伯心中卻不斷浮現上帝要他去臺灣的呼召。雖然已住在亞洲一段時日,但拉結承認自己並不喜歡亞熱帶炎夏的氣候,再加上對東方文化的認知還屬片面,電影中的幫派鬥毆,令她將華人社會與之等同,甚至懼怕。

 

但是上帝的旨意不能攔阻,某天,神用兩處經文敲動拉結的心:「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詩篇16:6)「要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33)

 

憑著對上帝的全然信心,賀伯與拉結用最後僅有的旅費,買了兩張到臺灣的機票。甫抵臺灣,赫然發現兩封來自瑞士友人的信件,內附奉獻支票,已早在他們來臺前送達他們的新住所,表示願意長期支持賀家宣教工作。兩人驚喜之餘,不得不信服神這位差派他們夫婦的信實老闆,竟是如此豐富奇妙。

 

▲賀伯及賀拉結經過禱告後,從神領受的婚約經文─哥林多前書二章九節。相愛在主裡的賀氏夫婦,天涯海角,此情不渝。

 

是老外還是高雄人?

 

1993年,賀伯與拉結帶著僅有兩個月的長子,來到臺灣高雄大樹區定居宣教,憑著對上帝的信心,後來又在臺灣生了五個孩子。六個子女從小生長在異鄉,卻從沒把自己當成異鄉人,因為看見父母歡歡喜喜地做天國的子民,不受國籍地方限制,專心傳福音,耳濡目染,尊重且認同這樣屬神的國度觀。家門口的「天國信箱」隨時擺滿了福音小冊,歡迎鄰舍自由索取。這種天國子民的認證,讓子女在成長過程中,避免了自我身分的紛擾。

 

上高中前,孩子們在家接受教育,賀伯與拉結除了親自教導各種學科及生活常識外,更是固定帶領孩子在家庭祭壇時,一起讀經默想,彼此分享。一家人在家主要用德語交流,到了外面就用英語、國語及一點閩南語與當地人交流。拉結剛到臺灣時,就被國語柔和的音韻深深吸引,喜歡與人交流的熱情個性,使她很快就掌握了與外界溝通的技能。不論是去市場、散步、探訪、團契聚會等,都可以聽見拉結爽朗親切地用中文問候街坊鄰舍、弟兄姊妹。

 

入境隨俗的賀伯與拉結,深愛臺灣這塊土地上濃濃的人情味,他們順服神的帶領,定意要在這第二個家,深耕建造,幫助鄰里。

 

▲「叫我高雄人!」賀家的下一代,左起:約翰、拿但業、安莉亞、婷娜。

 

帶愛走進社區

 

當孩子們還小的時候,賀伯一家人會定期到高雄文藻外語大學分享瑞士文化,與大學生們互動交流,將瑞士的風俗民情、傳統文化、身為宣教家庭的感想及對上帝的信心,透過不同的方式傳遞出去,藉團體遊戲、戲劇表演、歌曲教唱、烘培藝術等活動,體現宣教家庭多元文化的特質。

 

孩子長大一些的時候,他們在社區內開設英文班,由拉結帶著幾個年長的子女,以一對一或團體教學的形式進行。喜愛幼童的拉結特別在教會的主日學中,將英語與聖經結合,讓小朋友們在活潑的教學情境中,同時學習聖經故事與外語。而賀家的子女們因為熟諳這塊土地的風俗民情,更能在設計語言教學上掌握與孩子們之間的互動。

 

每天到了放學時間,賀伯深綠色的箱型麵包車總是準時出現在社區幾所小學門口,接送孩子們到教會參加課後輔導,不論颳風下雨,數十年如一日。這是一份看似簡單卻很重要的工作,是神的託付,輕慢不得。能夠定時現身,穩妥接送,給孩子一種有「安全感的愛」,是讓賀伯多年來持守託付的最大動力。

 

逢人就噓寒問暖的拉結,是街坊鄰居眼中的愛心天使。自然不造作的親和,散發出一股迷人的魅力。「張媽媽,你腳好一點了嗎?」「李伯伯,感冒吃藥了嗎?看醫生了沒?」聰慧的拉結知道服事需要屬靈夥伴才能走得長久。所以多年前便開始與一位有傳福音恩賜的姊妹同工,一起固定探訪社區中的獨居老人,為他們身心靈的病痛禱告,一起讀經、唱詩歌。兩個姊妹因著愛心相同,意念相通,在服事中互相扶持幫助,使許多孤苦無依的心得安慰得滋潤。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賀家人常與教會社青相約組隊,將包裝精美的新約聖經,在大樹區的街頭巷尾分發。這群福音宣教隊伍,穿梭在廟宇香爐鼎盛的社區中,大方地將耶穌介紹給鄰舍,不吝把好消息分享出去的義行,先是引來許多側目觀望,後來成為社區中愛的亮點。

 

身為六個孩子的母親,拉結對青少年成長中所面臨的挑戰、掙扎與徬徨非常了解。她那種充滿母愛光輝的身量,讓許多社區內的新世代喜歡找她談心,尋求輔導。午後,拉結常常會與一兩個青年,挑個安靜有氣氛的歇腳處,來杯咖啡或奶茶,敞開心對話。青少年們喜歡拉結的同理心和幽默感,讓他們能在沒有壓力的談話氛圍中傾訴心聲!而拉結心疼許多青年在人生十字路口時,缺乏家裡的支援與理解,所以常常陪伴他們禱告,適時給予關懷與鼓勵,幫助這些孩子走出陰霾。

 

▲賀家人個個都有「戲胞」,喜以舞臺藝術來傳福音。

 

▲一家人全員出動傳福音是極具說服力的見證。

 

▲賀拉結經常與教會社青相約組隊,穿梭在大樹區的街頭巷尾,分發聖經。

 

以愛開放家庭

 

近年來,賀家大門也經常對教會中有需要的兒童、青少年或成人打開,邀請他們共進瑞士風味的晚餐。有些人從來沒有機會與家人一起吃飯,能在賀家溫馨的氛圍裡,享用別開生面的異國菜肴,意義非凡。

 

每個星期五晚上,賀家的客廳總是坐滿了人。這個針對社區慕道友所設立的查經小組,已行之有年。賀伯根據不同主題,帶領鄰舍讀經、分享和禱告,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還會播放一部與查經內容相符的電影,讓小組成員有更深的體悟與互動。參與者很享受這樣彼此教導、互相鼓勵、操練禱告的聚會方式,加上不定期舉辦聚餐及慶生活動,組員間的情感更為鞏固。

 

能活多久,主說了算

 

然而在宣教禾場上的服事,並不是天色常藍,花香常漫。賀家人也歷經許多生活中的挑戰和艱難。

 

2011年,拉結被診斷出罹患皮膚惡性黑色素瘤(Malignant melanoma),進行切除手術後兩年,醫生說癌細胞不見了,不需繼續追蹤。沒想到,2015年1月,左手臂下又發現一顆腫瘤,檢驗報告顯為良性,不過醫生建議做進一步檢查,確保無誤。當時拉結忙著教課、街頭佈道及兒童夏令營,忘了檢查之事。六月,她小腿突感疼痛異常,以為是風寒,沒想到之後每個夜晚都疼痛難眠,各種止痛藥、中醫、推拿指壓療法都不能改善。

 

一天在兒童夏令營,拉結小腿竟無法使力,後來嚴重到必須用輪椅才能行動。驚惶之餘,到處求診,才發現左手臂下腫瘤的癌細胞已轉移到淋巴,再從淋巴到脊椎,導致小腿無法行走。癌細胞已確認擴散到全身,醫生無奈地表示:「妳最多只能再活三個月。看來只有妳的上帝可以救妳了!」

 

這樣突如其來的噩耗讓賀家驟陷陰霾,賀伯無法想像沒有拉結的日子,子女們更是悲痛莫名。拉結自己對上帝說:「如果是祢的旨意,要帶我離開這個世界,我準備好了,因為我知道我將會去哪裡。但我知道還有很多從祢而來的異象尚未完成,我甚至還有六個孩子。祢的旨意到底是甚麼?」」

 

透過讀經、講員的資訊以及弟兄姊妹的關心鼓勵,上帝一直用一段經文對拉結說話:「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祂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以賽亞書53:4)拉結以信心宣告,耶穌已經為了她的皮膚惡性黑色素瘤釘在十字架上,而她此刻能做的便是以降伏、順服、不用擔心的態度來面對,把自己完全交托給天父。於是她決定接受化療,並有感動向醫生傳福音。她寫了一張大卡片給醫生,告訴他:「上帝要我勇敢地接受治療,祂應許要與我同在。」

 

充滿信實慈愛的上帝果真奇妙,拉結在接受化療的過程中不但沒有掉髮、嘔吐,胃口反而比以前更好。除了身體覺得疲憊之外,可以說藥物全無副作用。一天晚上,拉結做了一個夢:她哭著趴在耶穌十字架前,不斷感謝祂為自己的疾病釘在十架上。之後沒幾天,她小腿上的疼痛居然漸漸消失,病情也有所改善,最後連輪椅也不需要了。眼看醫生所說的三個月已期滿,自己卻仍好好地活著,滿心平安的拉結相信耶穌聽了她的迫切禱告。經過前後五次化療,醫生判定拉結脊椎裡的癌細胞已全然不見蹤影。

 

▲能彈能唱的拉結,經常以真誠的歌聲,陪伴獨居老人。

 

帶病天使

 

在住院療養的那段時間,拉結形容自己的病房是「最快樂的病房」。不僅先生孩子們天天輪流相伴,教會的弟兄姊妹也經常來探望她,為她禱告打氣。因著拉結的故事在網路上被分享,還有許多素昧平生的外人因受感動,從四面八方特地前來慰問她。一個護士曾經好奇地問拉結:「你得到這麼可怕的癌症,妳不埋怨上帝嗎?」拉結爽朗地說:「不會,這是我一生中最棒的時候了!」」

 

在醫護人員心目中,一有體力就提著化療點滴袋到每個病房去傳福音的拉結,不但是個不畏險阻的「生命鬥士」,更是一位愛神愛人的「帶病天使」。

 

拉結說:「我現在知道自己在神裡面的價值,並不是我做了甚麼,而是神原本就愛我!軟弱沒關係,神必使我剛強。我自己甚麼都沒做,但透過許多人的禱告,上帝在我身上行了許多奇妙的事!」」

 

▲拉結的關懷、探訪與禱告,慰藉了許多人的心。

 

下一個夢想

 

賀伯夫妻倆心中一直有個夢想—全家開著機動性「福音戲劇車」到處巡迴公演。他們認為這樣隨到隨演、走進社區的傳播藝術,不僅富有創造力又能與人親近。逢人聊起這樣的異象,拉結渾身散發出正面能量,讓人不禁被深深吸引,誠心祝福她夢想成真。

 

從非洲的草原到瑞士的高山,從繁華的香港到高雄大樹的偏鄉,拉結那顆單純傳福音的心,從來沒有改變,環境遷移無法消弭拉結對人的關懷,患癌痛苦無法動搖她對上帝的信心。千山萬水總是愛,縷縷情絲終為伊。

 

 

記者小檔案

周瑋瑋,現任紐約公立學校教師。獻身教育工作的同時,仍醉心於文字服事中,經歷與造物主親近的珍貴時刻。與先生解永平育有一子一女。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