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期:愛如春陽融冬雪

散文徵選】第2名

玫瑰與向日葵

文/安然

 

 

上帝是光,祂所照耀之處,如春陽,融冬雪。

 

「哇」、「啊」、「呀」,隨著照相機耀眼閃爍的是我們的歡呼聲,相片的配角─團契弟兄姊妹做出形形色色的搞笑動作;相片的主角─兩幅鑲在深粟色木質鏡框的十字繡作品,在牆上映出我們的笑臉。


一幅是盛開的玫瑰,絳紅花瓣繡得逼真美麗,葉子是由深淺不一的綠線繡成,真像是清晨剛剛採摘下來的一般。另一幅是向日葵,大大的花盤、金黃色花瓣用不同的針法勾勒出輪廓,再一針一線繡滿,好一朵嚮往熱烈陽光的追日花呀!


鑲在鏡框裡的聖經經文,襯托玫瑰的是「我是沙崙的玫瑰花」(雅歌2:1);呼應向日葵的是:「但向你們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義的日頭出現,其光線有醫治之能。」(瑪拉基書4:2)我們的歡呼源自對上帝的感恩,因為這兩幅十字繡花卉出自兩位癱瘓的小姊妹之手,要將上帝和弟兄姊妹的愛與祝福傳送給一對即將結婚的傳道人夫婦。

 

 

從前昏暗低迷未見天


繡出玫瑰和向日葵的兩位小姊妹─倩和雪,她們的家是隱藏於京城一條繁華大街裡的小「村莊」。距大街百十步的胡同裡,推開兩扇暗紅色鏽跡斑斑的鐵門,可以看到一排排低矮破舊的平房,通道逼仄的只容一人步行。


倩和雪的家在最裡面一排,一間長方形屋子簡單隔開,外間擺著飯桌和已經不製冷的冰箱,裡屋的窗戶底下橫放著一張大床,緊挨大床邊豎放著一張雙人床,裡外間的進門處,頂多擺幾張小板凳,沒有廚房和衛生間,這就是倩、雪和父母、妹妹五口人棲身之處。


窗外就是院子的圍牆,屋子裡灰濛濛終日不見陽光,即使在白天也必須開燈。家裡有一臺極老式的電視機,是姊妹倆認識外面世界的媒介,豎放的雙人床就是她們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惟一的生活天地。


倩今年十三歲,因基因疾病造成的癱瘓,使她的身體嚴重變形,脊椎側彎,雙腿卷曲外翻,不靠著東西幾乎無法坐住。當發現倩有殘疾時,這對夫妻滿懷希望地要了第二個孩子,然而冬天出生的老二與老大一樣有殘疾,父母給她起名叫雪,今年十一歲。


一個家庭有兩個癱瘓的孩子需要照顧,對靠打工為生的家庭來說是多麼沉重的負擔。她們的父親,一位四川漢子,既心痛又無奈,母親必須留在家裡照顧三個女兒,生活的擔子全部壓在父親身上。想不到2007年冬天,父親出了事故,一條腿骨折,臥床不起,母親又患腦出血住進了醫院,嚴寒的冬天裡,這個家的天塌了。

 

如今喜見愛與光


人的盡頭是上帝的起頭。


教會的一位姊妹從媒體上看到這家人的遭遇,主動找上門幫助。那段時間,教會承擔了這個家庭的生活費和醫藥費,為這家人禱告求援。在四面八方的幫助下,這家人從最困難的時候走了過來。經歷過上帝的大愛,倩和雪信主了,福音的光芒照亮了她們的心。


現在的倩和雪除了不能走路,和同年齡的孩子一樣聰明可愛。我和教會的姊妹每兩週上倩和雪的家教主日學,和她們一起讀聖經故事,一起唱讚美詩,一起禱告。每次和倩與雪一起拍手唱歌:「耶穌愛我萬不錯,因有聖書告訴我,主耶穌愛我,主耶穌愛我。」甜美的童音稚嫩清脆,聽得真是滿心感恩。


雪愛吃肉,臉盤胖嘟嘟,外號叫胖子,是三姊妹中的文娛委員。倩極聰明,看書過目不忘,並對真理有深深的思考,她的問題常使我要思考後才能回答。她們做的十字繡,工整漂亮,不是親眼看到,誰能相信這盛開的玫瑰、追日的向日葵是出自兩雙綿軟纖瘦的小手呢!


上帝是光,祂所照耀之處,如春陽,融冬雪。倩和雪信主以後,她們的母親也信主了,這個家變了,哭泣之地有了歡笑,貧寒殘疾之家有了盼望。上帝用愛和憐憫托住了這曾經絕望的家庭,正如祂讓自己的獨生愛子為我們死,擔當了我們的罪,使我們得著永恆的生命。

 

得獎感言
獲知散文組第二名的消息,既高興又惶恐。自己不過是神國筆兵隊伍裡的一名新兵,作品竟能被上帝使用,是祂的恩典和憐憫,心裡充滿高興和感恩。但惶恐的是,上帝的偉大救恩和長闊高深的慈愛,是自己的愚笨和不足難以表達的,惟有今後更加努力寫作,也求上帝賜下更多的恩典和能力,讓我可以用文字和生命來事奉、榮耀祂。

 

 

作者簡介

安然,本名馬志華,畢業於北京經濟學院貿易經濟系。自1996年起旅居羅馬尼亞,曾先後在兩家當地華人報紙擔任總編,現定居北京,專事文字事奉。小說《再相會》曾獲《海外校園》雜誌2007年華人基督教文學短篇小說徵文比賽優秀作品獎。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