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危機對世界經濟的衝擊

難民安置與如何參與關懷難民事工

 

文/溫英幹

 

 

一、前言

 

筆者為《神國》雜誌56期(2019夏季號)撰寫〈難民危機對世界政治與社會衝擊〉一文,簡述2015年以來在歐洲及其他地區發生的難民危機、難民事務的歷史沿革、難民的定義與人口統計,及難民危機對各國政治及社會的衝擊。之所以針對歐洲,因為歐洲難民問題是國際主要媒體關注的議題。本篇將側重難民安置後對各國經濟的影響,以及基督徒如何在難民事工上有所參與和協助。

 

二、難民問題解決辦法

 

很多國家都承受難民湧入帶來的各種問題。國際組織或人權團體如果只揮舞人道主義這面大旗來勸說各國收容難民,很難使收容國信服。特別若收容國是發展中國家,經濟相對較落後,人民處於貧困狀態,國家財政困難,難有餘力來接待難民。而這些國家內較為富裕的群體也不願把辛苦賺來的錢,拿來繳稅供養避難的客人。1

 

解決難民問題,釜底抽薪的方法是減少難民。難民中,68%來自五個戰亂頻仍的國家。2 例如流亡到歐洲的難民是受中東戰亂之苦的人民,所以只要中東國家減少戰亂衝突,就可減少一大批難民。而歷史顯明,人類多數戰爭起於掌權者或奪權者假借正義或主權之名而行暴力之實,受苦的是老百姓,特別是處於社會基層的貧民或弱勢團體。

 

中美洲往美國邊境非法移民,是因自己國家政治不穩定及暴亂,加上經濟落後,為了改善生活水準,而不惜冒生命危險,攜家帶眷地跋涉數千里到美墨邊境(據報導,其中包括為數57,000沒有成人陪伴的未成年者)。3 墨西哥深受過境移民的困擾,也成了受害者,甚至遭受美國政府指責墨西哥政府對防堵移民過境出力不夠,而以提高關稅作為威脅。為了提供人道救援,墨西哥面臨兩面不討好的困境。中南美國家如能加強政治穩定及增進經濟發展,改善全民生活環境,必能減少移民或逃離的意願。

 

有些逃到鄰國的難民源自政治暴亂,例如委內瑞拉的政爭;緬甸軍方滅族手段使羅興亞族群逃到孟加拉;南蘇丹難民也是因內戰而產生。如果暴亂平息,政治穩定,逃難人群會逐漸回國。非洲難民問題根源在於政治不穩、經濟發展落後及所得分配不均。此外還有恐怖組織的干擾,影響政治及經濟的穩定。

 

以上這些問題的解決辦法,說來容易,做起來卻是萬般困難,牽涉到太多不能掌控的因素。國際機構如世界銀行或聯合國開發署,過去半世紀的努力目標即是減少貧窮,雖然已經獲得重大進步,但至今仍有很多國家屬於低度開發的貧困國家。

 

世界銀行估計,以極度貧窮線(每天每人所得少於美金1.9元)標準計算,全世界的極度貧窮人口由2013年的11%降低到2015年的10%,總數約7億3,590人(截稿前的最新資料)。比起1990年時極度貧窮人口比率高達36%,雖然進步很多,但總數仍是很高。比率大幅下降,是因有幾個地區在減少貧窮方面進步很大。

 

2015年統計顯示,東亞及太平洋地區(以中國減少最多)及歐洲及中亞地區,將極度貧窮人口減低到佔地區人口的2.6%(4,720萬人)。

 

而全世界極度貧窮人口大多集中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這幾年貧窮人口不減反增(佔地區人口之41.1%,達4億1,300萬);其次,大部分貧窮人口居住在農村,多數又是18歲以下的年輕人。4

 

南亞地區的極度貧窮人口佔地區人口的12.4%,2億1,640萬人,僅次於非洲南部,然而此處政治穩定,沒有難民問題。政治及社會的穩定,沒有戰爭與暴亂,可見人民生活安全是避免難民發生的重要因素。

 

▲停止戰亂是防止難民繼續增加的方法。

 

三、對難民的重新安置(Resettlement)

 

聯合國難民署2019年2月19日宣佈,2018年估計有120萬難民需要重新安置,而實際只有55,700人得以重新安置,比率只達4.7%。5 結果是許多難民營成為難民長久居留的地方,長期倚靠地主國及國際慈善機構,造成地主國的社會與經濟負擔。

 

難民署推動的重新安置涉及的難民主要來自幾個收容國:黎巴嫩(9,800人),土耳其(9,000),約旦(5,100)和烏干達(4,000)。按難民署官方說明,所提出的81,310份申請中,最多的難民原籍國是敘利亞(28,200),剛果民主共和國(21,800),厄立特里亞(Eritrea,非洲東北部人口約500萬的國家,4,300)和阿富汗(4,000)。2018年提交的申請中,有68%是暴力和酷刑倖存者、有法律和身體保護需求者,以及面臨高風險的婦女和女童;所有申請中有52%是兒童。

 

重新安置涉及將難民從庇護國遷移到願意接納他們並給予永久居留權的國家。只有一小部分難民如此幸運。通常,難民署任務範圍內的1,990萬難民中,只有不到1%得到重新安置。越來越多的國家不願接受如潮水般到來的難民。例如,加拿大與澳洲過去也接受難民,但澳洲2012年開始嚴格執行移民政策,並將難民送往澳洲位於印度洋東南面的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多年來,澳大利亞由於採取強硬威懾政策來阻止難民進入,而備受批評。6

 

重新安置是一種拯救生命的措施,確保對面臨極大危險的人提供保護。它也是各國政府和社區分擔應對被迫流離失所危機責任的切實機制。重新安置和其他補充途徑也是聯合國難民署推動〈全球難民契約〉(The Global Compact on Refugees)的一個關鍵目標,旨在說明減少大規模難民情況對收容國的影響,及呼籲各國提供更多安置機會。

 

2019年,估計居住在全世界65個難民收容國的140萬難民需要重新安置。2019年主要的重新安置需求來自滯留在中東和土耳其的敘利亞難民,以及地海中部沿岸的庇護國與過境國的難民(希臘、義大利、西班牙等)。這條前往歐洲的移民線路充滿危險,不斷地吞噬著移民和難民的生命。難民署正與各國及合作夥伴合作,制定關於重新安置和補助途徑的三年戰略,申明增加重新安置機會,鼓勵更多國家參與全球重新安置工作,並增加難民獲得其他補充的途徑。

 

美國過去是接受難民最多的國家。1980年國會兩黨通過難民法以來,美國已經接受將近300萬的難民。2017年1月27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並即日生效第13769號行政命令,禁止包括難民在內的中東、北非七國公民進入美國。之後又改為八國,被暫緩生效後改簽署第13780號行政命令,剔除伊拉克,後加入北朝鮮及委內瑞拉。美國此舉,影響難民到美國的名額。2018年美國只接受25,000位難民,為歷年來最低名額。7

 

▲政治不穩定,國內發生衝突及戰亂,受影響最深的是居住在當地的人民。

 

▲等待多時,一個敘利亞難民終於被重新安置到達葡萄牙。又有多少難民家庭等待遙遙無期的安頓呢?(圖片來源;聯合國難民署)

 

四、協助難民對收容國經濟的影響

 

研究發現,許多難民收容國盡力安置難民,當他們融入當地社會之後,在新居地往往能發揮所長,對新居地的經濟有正面貢獻,而非只是消耗當地的資源或納稅人的錢,引發當地人的不滿,或財政不能負荷。但如筆者上篇所述,短期間仍有政治及社會問題。如何磨合,考驗執政者及當地社會的智慧及努力。

 

當100多萬難民和移民抵達歐洲,引起人們的廣泛關切,認為難民將對收容國的經濟與財政造成衝擊。難民對收容國的影響頗有爭議性,很少被理解。人們普遍認為,難民營收容的是依賴援助與享用福利的人。近年來已經有不少實證研究報告分析,難民及移民對收容國經濟有其正面影響。因為篇幅所限,這裡介紹最近幾篇研究的結論。

 

1.         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資深研究員Michael Clemens報導8

 

在美國,難民在抵達8年之後,能成為國庫的淨貢獻者。他們抵達時所得到的援助,用金錢投資來計算,幾年後就得到正向的報酬率。研究發現,難民的納稅回報實際上超過他們所獲的福利,在美國的頭20年裡,他們的納稅回報增加大約21,000美元。

 

難民的貢獻也產生倍增效應:難民不僅為雇員,許多人還自己創業,成為雇主,通過創造就業機會擴大對經濟的積極影響。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敘利亞難民向土耳其經濟貢獻了約3.34億美元,超過10,000家敘利亞人為業主的企業,平均雇用了9.4名工人。

 

在大量移民流動的情況下,就業市場政策成為難民政策的一種形式。例如,2010年,瑞典僅有25%的索馬利亞難民(25-64歲)在正規經濟單位就業,而在美國的索馬利亞難民中,有57%就業是受惠於美國的工作權利政策,使他們在正規經濟部門就業,而對整體經濟產生貢獻。

 

最近的研究中觀察大量人口流動情況:1962年從阿爾及利亞到法國,1980年從古巴到邁阿密,1990年代的前蘇聯到以色列,1990年代從巴爾幹半島到歐洲其他地區,每一次的難民事件都帶來大量新工人,其規模與最近流入歐洲相當,為移民聚集的工作情況提供互相比較的機會。

 

研究發現,在兩種情況下,移民者的到來對當地就業市場沒有影響或有正面影響:125,000名古巴人抵達邁阿密對失業率沒有影響,隨後低技能平均工資略有上升。蘇聯難民進入以色列,在短短四年內,足以使該國人口增加12%,在他們所從事的職業中工資大幅增加。

 

縱觀當前的危機,就業市場對德國的影響迄今似微乎其微。幾乎所有難民在抵達時和滯留多年後都得到大量公共援助,各國要求難民以後償還援助作法亦有不同。但到目前為止,淨財政效應最重要的決定因素是難民融入就業市場的速度有多快,並開始創造稅收入。

 

▲聯合國難民署統計的難民真相文件。(資料來源:聯合國難民署)

 

2.         新美國經濟研究基金會(New American Economy Research Fund)在2017年的《新美國經濟報告─從鬥爭到復原力:美國難民的經濟影響》9

 

難民在2015年的家庭總收入超過770億美元,繳納了近210億美元的稅款。該報告對難民為美國經濟貢獻進行全面分析,並對外國出生人口中經常被誤解的經濟貢獻作出分析。這份報告顯示: (1)難民的創業率甚至超過其他移民;(2)難民作為賺錢者和納稅人對美國經濟作出了有意義的貢獻;(3)雖然難民抵達美國後將獲得初步援助,但隨後幾年的收入增加快速;(4)難民對幾個關鍵州的經濟作出特別有意義的貢獻。在美國18個州─包括明尼蘇達州、密歇根州和佐治亞州─在研究樣本中難民擁有超過10億美元的消費能力。僅在加州,他們的消費能力就超過170億美元。而在德州,就超過了46億美元;(5)與其他移民相比,難民在美國扎根和建設生活的情況更是如此。例如在所有的難民家庭中,超過57%的家庭擁有自己的住房,比率相對接近在美國居民總體擁有住房比率;(6)在國家面臨前所未有的人口挑戰的時代,難民處於獨特的協助地位。最近的估計表明,美國65歲以上人口將從2000年的12.4%上升到2030年的20.3%。難民可以幫助減輕預期就業和福利計畫帶來的壓力。

 

▲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有關難民收容國的前五名及難民來源國前五名的對比圖。(資料來源:聯合國難民署)

 

3.         國民移民論壇(National Immigration Forum)在2018年6月發表的研究報告10

 

移民是經濟的貢獻者,也是財政成功的故事。難民每年通過消費支出和創業為經濟貢獻數十億美元,產生淨積極的財政影響。此外,難民有助於振興衰退地區,推動建立充滿活力的社區。難民通過填補所需的工作對美國工作力市場至關重要,作為一個群體,難民的就業率高於在美國出生的人口。2009年至2011年,處於工作年齡的男性難民就業率為 67%,而在同一時期,土生土長的男性就業率僅為60%。

 

對1980年抵達美國的難民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十年後,難民的收入比同期的經濟移民高出20%。難民也通過將工作時間增加4%,和他們的英語識字技能增加11%,逐漸超過其他經濟移民的表現。

 

4.         利益或負擔(Bounty or burden?)11

 

難民對宏觀經濟的淨影響如何?這個問題通常不是一般人的首要考量。反之,大多數人更專注於難民如何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或是否必須與難民競爭工作。此類的擔心多少能解釋為何有些國家極右翼政黨的支持率上升,比如瑞典民主黨或德國的另選民主黨。在德國,按絕對值計算,德國去年與難民有關的支出超過200億歐元。

 

研究表明,流離失所效應可能存在(例如德國2018年與難民有關的支出超過200億歐元,引起關注)。與新住民具有相似技能的家庭傭工可能吃虧,但其他類型的工人則會受益。短期來看,可能對國內經濟有負面影響,因所有抵達歐洲聯盟國家的難民都需要得到安置和食物。他們的醫療需求必需得到滿足,兒童和成人都需要接受教育,為進入當地工作力市場做準備。在他們裝備好之前,財政支援也是必要的。但隨之而來的政府支出和財政轉移支付的刺激,將給國內需求帶來一劑強心劑。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估計,到2017年底,奧地利、德國和瑞典,這三個難民人數眾多的國家的GDP將分別增長0.5%、0.3%和0.4%。

 

雖然難民的成功融入對決策者構成了挑戰,但長遠來看,可能會產生效益。歐洲正在迅速老齡化,歐盟28國的老年受扶養人比率預計將從2015年的28.8%飆升至本世紀中期的50.3%。在不得不為大量退休人員提供養老金和醫療系統的壓力下,歐洲的各類養老金和醫療體系已經搖搖欲墜。最近抵達歐洲的難民潮可以多少減輕這一負擔。大多數難民都很年輕:在過去幾年中,在歐盟尋求庇護的人中,約有50%的人在18歲至34歲之間,而近1/3的人年齡在18歲以下。他們的生育率也可能高於土生土長的公民。

 

五、基督徒如何參與協助難民的事工

 

聖經對難民及移民的態度

 

神是憐憫施慈愛的神,願意祂的子民對弱勢者行出關懷,尤其將福音傳給他們─多數是穆斯林信徒。對收容難民,主耶穌給我們很好的榜樣,「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但祂接著鼓勵門徒採取行動,「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參考馬太福音9:36-38)

 

在舊約也提到神照顧孤兒寡婦及寄居的人,(如利未記19:33-34;申命記10:18-19),又說:「不可欺壓寄居的」(參考出埃及記23:9),用同理心,因為以色列人在埃及時也作過寄居的,知道寄居的心;以及如果不照顧寄居的就不討神喜悅(參考瑪拉基書3:5,耶利米書7:5,以賽亞書58:6-7)。此外,在收割莊稼或在葡萄園收果子時,不可收刮殆盡、拾取遺落的,要留些給窮人或寄居的,就可蒙福(參考利未記19:9-10)。

 

對難民的救助

 

全世界有近7,000萬流離失所的人,其中2,500萬是難民,都是因為受到戰亂、迫害或饑荒而被迫逃離家園。其中一半是未成年的小孩。

 

除了聯合國難民署及各國處理難民問題的機構,國際間許多慈善機構,也廣邀各方捐款救濟。基督教的慈善體系包括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設立的難民孩童危機基金(Refugee Children’s Crisis Fund, donate.worldvision.org/give/refugee-childrens-crisis-fund),美國改革宗教會的難民救濟基金(Refugee Crisis Fund, rca.org/refugee-crisis-fund),美國多宗派聯合成立的教會全球服務難民基金(Church World Service,cwsglobal.org/get-involved/welcome-a-refugee),及世界救援會(worldrelief.org/volunteer)等。其他參與的慈善機構有Jusoor(jusoorsyria.com,協助敘利亞發展),Save the Children(savethechildren.org),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rescue.org),Karam Foundation(karamfoundation.org),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msf.org)等。12

 

筆者在上篇提到德國總理梅克爾獨排眾議接受難民,主要是她有堅定的基督教信仰及悲天憫人的胸懷。她屬於柏林路德宗福音教會,在談到信仰時曾說:「我是福音派教會的成員。我相信上帝,宗教也是我永遠的伴侶,一直是我一生的伴侶。基督徒首先不應該害怕捍衛我們的信仰。」她也公開宣佈德國並非遭受「太多伊斯蘭教」,而是「太少基督教」。13 梅克爾的基督教信仰帶來的道德勇氣值得我們欽佩。遺憾的是大多數人只顧眼前的利益受損,而不願對苦難的難民伸出援手。

 

難民危機發生後,也有各國的宣教士進到難民營去服事,其中有不少是華人宣教士。例如有來自香港、臺灣及中國大陸的華人宣教士進入土耳其服事來自敘利亞的難民;14 進入瑞典服事來自中東的難民;15 在美國本地參與協助難民事工;16 也有到敘利亞的難民營從事關懷與宣教的宣教士;17 以及在德國或其他國家的宣教關懷事工。18

 

天主教教宗在2018年世界難民日也發表文告呼籲普世基督徒關注難民問題,並引用並引用耶穌的話:「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參考馬太福音25:35)提醒信徒接納移民和難民是「直接的落實行動」。他說:「當人們敲響我們的大門,尋求安全庇護和更好的未來,我們就是在收留上主,這是純粹又基本的事。」19

 

基督徒可以為難民做些甚麼?

 

全球難民規模龐大,很多人覺得自己對協助難民危機無能為力。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每天都可以做很多事情來協助難民。最主要是對難民的處境有憐憫及同理心;其次為難民事工及在難民區工作的宣教士禱告。如果不能親身參與,也至少可奉獻金錢支持難民事工,包括捐款給在難民區工作的宣教士、難民事工機構,或聯合國難民署。20 作義工、更深入認識難民議題、參加請願、捐款等工作,可以幫助受難民危機影響的人,或在本地參與關懷難民的事工及協助難民安頓。

 

如果有負擔,可以考慮參與訪問難民營的短宣及協助購買或推銷難民所生產的手工藝品。如果可能,要設法將福音傳給還沒信主的難民。我們也鼓勵各地華人教會的領袖,有負擔來帶領教會會友一起投入支援難民的事工,將福音傳入難民營及難民被安置的地方。

 

目前本刊同工正在與一個網路教學機構合作,透過網路教導難民兒童英語及其他實用技術課程。如果讀者有興趣,也可以參與。21

 

▲基督徒有很多方法可以幫助各地的難民。圖為世界展望會的義工在難民營中幫孩子們上課。(圖片來源:世界展望會網站)

 


 

1.         參考何清漣專欄:難民問題─世界的難解之結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47408
2.         68%(1,345萬)來自五個國家:敘利亞(629萬)、阿富汗(262萬)、南蘇丹(244萬),緬甸(111萬),及索馬利亞(99萬)。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
3.         Central American migrants face grueling journey north, res.dallasnews.com/interactives/migrantroute/
4.         www.worldbank.org/en/news/press-release/2018/09/19/decline-of-global-extreme-poverty-continues-but-has-slowed-world-bank;www.worldbank.org/en/topic/poverty/overview;
5.         news.un.org/zh/story/2019/02/1028781;news.un.org/en/story/2019/02/1033061
6.         en.wikipedia.org/wiki/Christmas_Island_Detention_Centre
7.         www.globalcitizen.org/en/content/us-accepted-refugees-2018/ 。www.refugeesinternational.org/reports/2018/6/19/report-card-on-the-trump-administrations-performance-on-refugee-and-humanitarian-protection。以財政年度計算,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數字為22,491人,見www.unhcr.org/resettlement-in-the-united-states.html,2/2019。根據不同報導,數字可能有出入。
8.         The Real Economic Cost of Accepting Refugees 9/14/2017 Michael Clemens, www.cgdev.org/blog/real-economic-cost-accepting-refugees
9.         From Struggle to Resilience: The Economic Impact of Refugees in America. 6/19/2017 , research.newamericaneconomy.org/report/from-struggle-to-resilience-the-economic-impact-of-refugees-in-america/
10.       Immigrants as Economic Contributors: Refugees Are a Fiscal Success Story for America 6/14/2018, immigrationforum.org/article/immigrants-as-economic-contributors-refugees-are-a-fiscal-success-story-for-america/
11.       The impact of refugees on European economies is far from clear. Focus Economics, www.focus-economics.com/blog/impact-of-refugees-on-european-economies
12.       美國改革宗難民救濟基金(www.rca.org/mission/refugees)。其他援助機構,參見網頁stepfeed.com/6-international-charities-that-are-helping-refugees-5250。
13.       Angela Merkel: How Germany's Iron Chancellor is shaped by her Christianity,www.christiantoday.com/article/angela-merkel-how-germanys-iron-chancellor-is-shaped-by-her-christianity/75803.htm;後句引自en.wikipedia.org/wiki/Angela_Merkel。
14.       cdn-news.org/news/14739
15.       chinese.gospelherald.com/articles/26963/20180712/ 宣教士女兒服侍難民-以愛助移民二代融入瑞典.htm。近年中東難民潮爆發,許多阿富汗、伊拉克和敘利亞人大量湧入瑞典,就以2015年980萬人口的瑞典已接收16萬多來自中東和北非的難民,成為歐洲之軍。而在重視人權與社會福利的瑞典,政府亦為難民提供住屋、每月補助金、就業津貼、兒童教育及醫療福利等。
16.       behold.oc.org/?p=28526(中東難民事工─憐憫困苦流離者,思溫格)。
17.       shen-guo.org/missionaries-vanished.html(〈消失在地平線的宣教士〉,五粒米,《神國》雜誌54期)。www.ct.org.tw/1336349〈中東難民營正在發生甚麼?〉,黃明發)。
18.       www.globalmissiology.org/chinese/f15/evangelism03_200901.htm(德國福音宣教事工的回顧與前瞻,洪立民牧師─中華福音使命團駐德國宣教士)。
19.       www.vaticannews.va/zht/vatican-city/news/2019-03/world-day-migrants-refugees-theme-czerny-vatican.html
20.       除註11所列機構外,讀者可上網查詢更多支援難民的機構。捐款給聯合國難民署:美國,give.unrefugees.org;國際,donate.unhcr.org;香港,donate.unhcr.org/hk/。
21.       參見高俐理,〈那些難以忘懷的身影,中東之旅心情札記〉,《神國》雜誌56期,2019年夏季號,shen-guo.org/unforgettable-figures.html。

 

 

溫英幹,臺灣東華大學榮譽教授,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董事會主席及《神國雜誌》人才單元企編。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